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打工的小葉(2)

打工的小葉(2)

打工的小葉(2)

我拚命忍耐著即將高潮的快感穿上拖鞋,我的身上開始冒出一些細汗,小嫩

穴裡酥癢難耐,大量的愛液像瀑布似的湧出來,一會兒就從蜜穴流到拖鞋裡了。

我喘著粗氣,雪白的手臂護住嬌乳,慢慢地走到櫃子邊。煙伯此時正坐在櫃

子下的木椅子上,我剛才能爬上櫃子的櫃台,是藉助了木椅子做踏腳的,現在怎

麼辦呢?

「煙……煙伯伯……麻煩……您讓一下好嗎?」

煙伯笑著分開雙腿,露出胯間一小節椅子的邊,示意讓我站在那個上面。我

咬了一下嘴唇,輕輕擡起右腳,小心的踩在那僅僅只能容下我腳趾的那麼一小塊

地方,然後扶著煙伯的肩膀,擡起左腿跪上櫃台。

櫃台大概有我的腰這麼高,我搭上櫃台的腿必須分開90°才行,煙伯的位

置一定能把我正在不停吐著愛液的嫩穴看得一清二楚。一想到這裡,又一大泡愛

液被嫩穴擠了出去,羞得我渾身顫抖。嗚嗚嗚……再這麼下去,小葉要瘋掉了。

還好,煙伯沒有出手干擾我,我順利地爬上櫃台取下剛才裝滿亂糟糟的葉子

的盒子:「王伯伯……是這個嗎?」

「是的,你給煙伯伯驗驗貨。」

驗貨就是要給他看了?我扶著櫃子蹲下來,蹲下的雙腿無法閉合,只能將濕

潤的肉穴對著煙伯:「煙伯伯……您驗貨……」

煙伯伯聞了一下煙葉,眼睛卻死死地盯著我的小穴,煞有其事的說道:「不

錯,又鮮又嫩,沒有異味,確實是好貨。」

討厭……您是驗煙葉還是驗人家的小穴啊?

煙伯拿走盒子,連著煙桿一起放桌子上。我以為煙伯要走了,扶著煙伯的肩

膀準備下去,誰知煙伯一手抓著我的膝蓋,一手順著柔軟的大腿內側直接撫上了

不停流著愛液的嫩穴。

「噢……別這樣……煙伯伯……呀……」

「嗯,不錯,陰唇又嫩又軟,陰毛也細細軟軟的,乍一看還以為是個讀初中

的小妹妹呢!」煙伯一邊評價一邊將一根手指插進嫩穴,對於徘徊在高潮邊緣的

我來說刺激實在太大了。

我頓時渾身無力,雙腿一軟的坐在了櫃台上,煙伯則順水推舟,將我一隻嫩

腳抓在手裡舉了起來。

「咦?你的腳怎麼是濕的啊?這黏黏的液體是什麼啊?」煙伯一手捏著我白

嫩的腳丫,一手伸出手指在腳心上試探愛液的黏度。

「不要啊……煙伯伯……那個是……噢……」我想拿掉煙伯的手,卻不料煙

伯伸出舌頭在我雪白的腳心上狠狠一舔,頓時腳心的麻癢和強烈的快感一齊衝向

我的腦門,我的身體不自主地弓起,柔軟的乳房也一抖一抖的不停顫抖。

「嗯……原來是愛液啊!」煙伯放下我的嫩腳,我則渾身無力地側躺在櫃台

上喘著粗氣。

「嘿嘿,今天煙伯伯有點事,改日再幫你驗驗小穴啊!」煙伯滿意的走了,

王伯卻在敲著桌子叫我過去。

我艱難的爬起來,一小步一小步挪到王伯身邊,王伯伯一把摟著我的腰,讓

我上身趴在桌子上,滾圓的龜頭撐開滿是愛液的柔軟嫩唇,粗大的肉棒慢慢插入

早已愛液泛濫的嫩穴。

「噢……好粗……快一點……快幹我……」

王伯伯不緊不慢地輕輕插入又輕輕抽出,似乎故意不給人家高潮似的。

「王伯伯……快點好嗎?小葉受不了了……噢……」我扭著腰向王伯抗議。

「我怕小葉滿足以後就回學校了,我就幹不到小葉這麼漂亮的女孩啦!」

「不會……小葉在這兒陪你……噢……幫你打工……快幹小葉……狠狠地幹

我……」

「嘿嘿……你說的哦!」

「嗯……小葉答應你啦……天天給你幹好不好……快幹我吧……噢……變大

了……變大了……」

王伯伯很興奮,粗大的肉棒在嫩穴裡又大了一圈,本以為王伯會好好幹我,

卻沒料到他又將肉棒抽了出去,下體又傳來一陣討厭的空虛。嗚嗚嗚……

「別急啦!王伯伯先將店面關了,今天我們好好玩玩。」說著,王伯把門鎖

上,然後又關了燈,抱著香汗淋漓的我走進自己的房間。

我躺在王伯的床上,緊緊摟著王伯的脖子,我能感覺到王伯的龜頭抵在我柔

軟稚嫩的小穴口,忽然腰部一沈,粗大火熱的肉棒直直的一插到底,「噢……」

強烈的快感像電流一樣充滿我的全身。

我緊緊地抱著王伯的脖子,猛地弓起身體,大量的愛液像噴泉一樣從體內爆

發,嫩穴內柔軟的壁肉不自主地緊緊包裹吸吮著入侵的異物,我能感到自己的雙

腿繃得筆直,十隻白皙的腳趾也抽筋似的彎曲,直到最後漸漸失去了意識。

「這麼舒服啊?居然被我幹得潮吹了?」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的意識才慢慢

恢復,睜開雙眼,迷迷糊糊看到陳伯溫柔的笑。

「舒服麼?」

我沒有力氣說話,只是點點頭。王伯笑呵呵的親了一下我的額頭,雙手將我

的雙手按在床上並十指相扣,然後提起腰,粗大的肉棒再一次狠狠入侵我稚嫩的

小穴。「嗯……啊……好粗……呼……」粗大的龜頭刮著敏感的壁肉,快感的刺

激使我發出了微弱的呻吟。

得到褒獎的王伯更加賣力地抽動肉棒,每一次都將滾圓的龜頭狠狠地幹到了

我的子宮口。

「舒服嗎?我的小淫娃。」

「舒服……舒服……不要停……再來……噢……唔……」強烈的快感衝擊著

我,使我不自主地張開嘴吐著舌頭,我摟著王伯的脖子,王伯也低頭將我吐出的

小香舌含入嘴裡,一邊吸吮一邊用自己粗糙的舌頭和我的舌頭不停地糾纏。

「你個小淫娃,不穿衣服的趴在我家門口,是不是欠幹啊?」

「啊……不要這麼說啊……幹我呀……噢……」

「喜歡王伯幹你嗎?」

「喜歡……啊……最喜歡王伯了……輕……輕一點兒……」我不顧羞恥地挺

起小穴迎合著王伯粗大的肉棒。

「長得這麼清純可愛又幼齒,居然這麼淫蕩。」王伯擡起手擦了一下自己嘴

角邊的口水:「小穴還這麼緊,又繞又吸的,真不知道破你處的男人是怎麼進去

的。」

「啊……不要……噢……太深了啦……頂進去了……嗚……」

「被王伯頂到子宮爽不爽啊?」

「好舒服……噢……好粗……」

「那……等下王伯要在子宮裡面射精哦!」

「啊……不要……不要……會有寶寶的……呀……」我雖然搖著頭拒絕,但

是身體還是不由自主地隨著王伯的抽插而挺動,以幫助粗大的肉棒能更加深入自

己的嫩穴。

正在這時候,我手邊的手機響了,王伯也在用力插了兩下後停了下來。

我看了看手機界面:「唔……是小風……我男朋友……」

「接吧!」王伯嘿嘿一笑,眼裡閃出一點特殊的亮光。我翹起嘴巴瞪了他一

眼。

「喂……」

「寶貝,想我不?」手機裡傳來了小風熟悉的聲音。

「想啊……噢……」我剛說出一個字,王伯猛地將肉棒狠狠地插入。

「怎麼了?」

「沒……沒什麼呀……啊……茵茵在跟我鬧著玩呢……」我胡亂的編了一個

藉口。

「玩什麼呢?發出這麼銷魂的聲音。」

「茵茵……在……在撓我腳心……噢……別……」我正在努力思考想理由,

王伯一邊幹我還一邊咬我的耳垂。

「別玩太瘋了啦,保持下淑女形象啊!」

「嗯好……啊……唔……唔……」我還在說話,王伯就張嘴貼上我的嘴唇,

並且伸出粗糙的舌頭到我嘴裡四處搗亂尋找我的舌尖。

「嗯……我的工作好枯燥哦,還是上課舒服。」

我使勁推著王伯,王伯卻一動不動地繼續尋找,終於被他抓到了,隨後又把

我的舌尖吸進自己嘴裡,心滿意足的吸吮。小風肯定想不到,跟他通電話的心愛

女友,正在被一個五十多歲的老伯粗大的肉棒狠狠地幹著嫩穴,還被老伯撬開貝

齒,在老伯的激情索吻下獻出了自己可愛的小香舌。

「小葉,我好想你。」小風見我沒有回答,他又開始說了。

「唔……唔……噢……我也是……」我推了王伯好幾下,王伯才終於放開我

的嘴,放開的同時,肉棒還正好用力地插了一下。

我朝王伯噓了一下,王伯一把將我摟起來,改成他坐在床上,而我則坐在他

胯間,粗大的肉棒始終沒有開我的嫩穴。

「嗯……唔……不要……」我知道自己又會要叫出聲音來,馬上用手捂住了

嘴。

「晚上出來,給我幹幹好不好?」

「不要啦……」男人好討厭,就知道幹人家。呼∼∼

王伯抱著我滿是香汗的裸背,從下往上一下一下狠狠地幹著我,我也緊緊地

抱著王伯的脖子,雪白的身體跟著王伯的節奏一下一下的搖晃,沾著汗珠的嬌乳

緊緊地貼著王伯胸口的粗糙的皮膚,敏感的乳頭不停地跟皮膚來回摩擦。

我將手機拿遠一點,在王伯耳朵邊輕聲說:「求……求求你……別動了……

人家要高潮了……噢……」

「那好……我們一起高潮……跟王伯一起……在你男朋友的耳邊高潮……再

讓王伯把精液全部射進小葉的子宮裡……」

「噢……不要……小風會知道的……啊……」王伯的速度越來越快,我們也

抱得越來越緊。在男友面前被姦淫到高潮的強烈刺激使我無法思考,最後我捂著

手機的話筒,雙手緊緊抱著王伯滿是臭汗的脖子。

「給我……給小葉……讓小葉幫您生孩子……噢……好粗……好燙……」

王伯也受到刺激,我能感到火熱粗大的龜頭狠狠地頂開我的子宮口,大量滾

燙的精液不停地噴進子宮裡。火熱的肉棒一抖一抖的足足射了有半分鐘,王伯才

慢慢地鬆開我。

我無力地倚在王伯身上,才想起手裡仍拿著電話,小風還在笑著說著什麼,

我已經聽不清楚了,最後他才慌忙的說了句拜拜,就掛斷了電話。

王伯笑著關掉我的手機,伸出舌頭來舔著我的脖子:「舒服嗎?」

「嗯哼……王伯伯的精液……好多……在小葉肚子裡滿滿的……」我覺得有

些害羞,雙手稍微用力地環繞著王伯的脖子,將頭埋入自己的臂彎。

「嘿嘿,因為王伯伯很久沒幹過女人啦!幹了小葉這麼漂亮的女孩,還是射

在子宮裡,怎麼能不多射一點呢?」

「唔……討厭……人家有寶寶了怎麼辦啊?」

「那你就做我老婆吧,做我的老婆可是會很爽的喲!」

「老色鬼,才不要做你老婆呢∼∼哼!」我扶著王伯的肩膀正準備起身,只

感覺到肉穴裡一個粗大的異物正在離開我的肉穴。我低頭一看,剛剛才射精的肉

棒居然又再次堅硬起來了,死死地抵住我的嫩穴口,所以那些白花花的精液才沒

有漏出來。

「嘿嘿……明白了吧?」王伯摟著我的腰,笑嘻嘻的看著我。我紅著臉,輕

輕咬著自己的一根手指,扶著王伯的肩膀,慢慢地坐下去。

「噢……」我一手抱著王伯的脖子,在王伯耳邊小聲的說:「老公……幹我

噢……」王伯渾身一抖,原本就粗大堅硬的肉棒在我嫩穴裡又大了一圈。他嘿嘿

一笑,摟著我的腰,再一次狠狠地抽幹起來……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