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同床亂倫

母子同床亂倫

在我12歲的時候,我的父母離婚了,從此我就跟著媽媽一起生活。那年,媽媽34歲,那離婚以後的4年裡,我們母子倆相依爲命,我天天晚上都陪媽媽一起睡,直到那一次。

 

那天晚上,和往常一樣,8點半我便先上床睡覺了,媽媽還沒回來,她去參加同學聚會了,正當我睡得模模糊糊的時候,我聽見媽媽回來了,她坐在梳妝台前,解開她的長發,接著脫去了她的長裙、胸罩,我眯著眼偷偷地窺視,媽媽的身體修長,她身高1.62cm,乳房豐滿,依然十分堅挺,紅紅的乳暈上是那粒紫紅色的乳頭,她的小腹平坦,簡直不象是有個16歲兒子的媽,她穿著一件非常保守的內褲,我根本看不見那裡面的風景,但她的屁股輪廓卻很是性感。我看著看著,不知不覺雞巴翹了起來,因爲是夏天,所以我只在肚子上蓋了件被單,這一下顯露無疑,可是我已控制不住自己,看著媽媽走過來我只能裝著睡覺。

 

媽媽走到床前,好久沒動彈,我肯定她在看著我那翹起的大雞巴,我只能一動不動,可恨的是我的雞巴卻越來越硬了。

 

媽媽躺了下來,手有意無意地放在我的小腹上,我仍然裝著呼呼大睡,媽媽在酒精的不斷刺激下,終於忍不住了,她的手慢慢地在朝下移動,終於,她的手伸進了我的內褲,輕輕地握住了我那大雞巴,我感覺得到她全身在顫抖,她慢慢地套弄起來,另一隻手卻忍不住褪下自己的內褲,把手指插進陰道里,自慰起來了。看著這一切,我怎能受得了,於是我假作翻了個身,把手剛好放在媽媽的小穴上,媽媽顯然吃了一驚,可見我又睡著了,才又繼續套弄起雞巴來,另一隻手竟然抓著我的手,去撫摸她的小穴,我感受到她那濃密的陰毛、那肥厚的陰唇、那流著蜜汁的陰道,我的雞巴已經快爆炸了,我再也忍不住了,精液射了出來,射得媽媽一手都是,媽媽連忙把滿是精液的手插進她那陰道里,我聽見她呻吟連連,終於見她興奮得弓起身子,然後長歎了一起,癱軟在床上了。

 

第二天,我起床后媽媽已經起來了,她見到我后似乎有些不自在,我知道昨晚那一切全是酒後亂性,我不知媽媽以後會怎麽想,但我已想好了,從今天起,我要讓媽媽成爲我的女人。

 

晚上放學后,我習慣地先進浴室洗澡,媽媽在客廳里看電視,我家的浴室門正對著客廳的,我進去后故意讓門稍微敞開一點,然後讓身體正對著門一邊唱歌一邊洗了起來,同時注意著門外的動靜。我終於聽見媽媽站起來的聲音,我趕緊用手搓起雞巴來,我看到媽媽的影子停在門外了,這時,我的雞巴已不可竭制地硬了起來,於是我乾脆套弄起來,這時我聽見門外媽媽的呼吸粗起來了,害得我憋也憋不住了,我抄起內褲,把精液射在那上面,然後用水沖洗雞巴,我注意到媽媽已經回到沙發上了。我洗好后故意把內褲放在上面,扔在洗衣機上,就穿著條三角褲回到客廳,我看到媽媽的眼光一直在盯著我的下部,我對媽媽說:“媽,該你洗了。”“好吧小濤,等會媽洗好了幫我按摩一下,我覺得腰有些酸。”我心裡在偷笑:“好吧,我等你。”我看著媽媽進了浴室,心想她看到內褲會做什麽呢?於是我悄悄地伏在地下,從氣窗往裡看,只見媽媽已經脫光了衣服,她手裡捧著我那內褲,把它放在鼻子下聞著,一付陶醉的樣子,接著她竟然伸出她的舌頭,舔起我的內褲來,然後用內褲磨起她的小穴來了。我激動地回到沙發上,興奮得全身在顫抖。

 

媽媽出來了,她只穿了件縷空的睡袍,我能看見她乳房上那兩粒紫葡萄和她下面那濃密的陰毛的黑影,她根本就沒穿內衣內褲,媽媽說:“來,到媽臥室去。”我興奮地跟了進去。

 

“媽,你趴在床上,我先按摩你的背。”媽媽趴了上去,我先是隔著睡衣給她按摩,可覺得不過瘾,於是我大著膽子說:“媽,隔著衣服不好按,你把衣服脫了吧?”媽媽猶豫了一下:“那好吧。”她把睡衣褪到腰上,我便坐在媽媽屁股上,輕輕地按摩她那光滑、結實的背部,按著按著,我的雙手慢慢移到她身體的兩側,我觸到她的乳房了,我感到她輕輕抖動了一下,見她沒說什麽,我大著膽子繼續往裡探,終於我的手掌里握著媽媽的乳房了,我輕輕地揉著,用兩指輕挾著兩粒乳頭,我感到它們在挺立起來,而我的雞巴也不由自主地硬了起來,剛好就頂在媽媽的屁股溝里,我便順著按摩的動作,把雞巴也一下一下向前頂,接著我的手慢慢朝下按摩,到媽媽的腰部時,我順手就將睡衣往下褪,媽媽的屁股露了出來,我用雙手揉捏著,然後分開媽媽的雙腿,我看見媽媽那黑黑的小菊花,那邊上還長著一些陰毛,在往前是肥厚的陰唇,我看到生我養我的媽媽身上最神密的地方了,我用手指輕輕撫摸她的菊花,她輕聲呻吟了起來,我不顧一切地扯下她的睡衣,將她翻過身來,媽媽害羞地捂住眼睛,我伏下身子,分開她的雙腿,我舔著她那柔軟的陰毛,分開她那粉紅的陰唇,用舌頭舔那開始漲大的陰蒂,我的舌頭轉著圈,舔括著陰蒂,媽媽浪叫起來了:“兒子,好舒服呀,哦!”她的雙手緊壓我的頭,我連氣都透不過來了,我將舌頭整個伸進了她的陰道,轉動著舌頭,舔括著她的陰道壁,她不停地大叫著:“兒子,我的好兒子,媽媽好快樂,好充實呀!”“哦,哦,我要死了!”她的雙腿緊緊夾著我的頭,我感覺她在抽搐,我的嘴裡忽然湧進一股甘泉,哦!我大口地吞了下去,此時我的雞巴已硬得開始發疼了,我站起來,挺起雞巴,口中叫道:“媽,我回家啦!”我插了進去,只覺得媽媽的陰道又緊又滑,我一下就插到了底,“啊!”媽媽快樂地叫了起來。我慢慢地抽動著,“媽,你舒服嗎?”

 

“媽媽好幸福啊!啊,啊!”

 

“兒子長大了,兒子的雞巴也長大了。”

 

“兒子的雞巴好大啊!哦!”

 

“兒子會送你上天的。”

 

我四淺一深地抽送著,看著媽媽的陰唇隨著我的抽送一張一弛,看著她的淫水四下飛濺,我不由得加快了動作。

 

“啊!啊!好兒子,好哥哥,哦!”

 

“啊!雞巴好硬、好大啊,我太漲了,我要上天了,啊!”

 

“哦,媽媽,你的小穴好緊呀!”

 

“好兒子,媽讓你插死了。”

 

“媽,你翻過身來,我要從後面插你。”

 

媽媽翻過身子,跪在床上,我扶著我的雞巴插了進去,後面插起來覺得更緊,我雙手抱著媽媽的大屁股,一下接一下大力抽插起來,媽媽象只發情的母狗一樣,不停地喘息著,呻吟著!我伏下身子,雙手握住媽媽的乳房,揉捏著,同時不停地撞擊她的屁股,媽媽大叫起來:“兒子,快,快,我要上天了。哦!”

 

“插死你媽媽吧!”

 

我狠狠地撞擊她,每一下都深達子宮口,同時將龜頭頂在子宮口上,磨呀磨,房間里只聽得“噼啪,噼啪”的聲音,媽媽的屁股被我撞得通紅,媽媽忽然一動不動了,這時我感到她的陰道里一陣溫暖,同時陰道壁一陣陣的抽搐,她的陰精泄了出來,我也忍不住了,只覺得雞巴不停地在突突跳動,“啊!媽,我來了。”我射出了一生中的第一次精子,我讓我的兒女們回家去了。

 

我和媽媽躺在床上,我們摟抱在一起,媽媽哭了,我大吃一驚,“媽,對不起。”

 

“不,媽沒怪你。”

 

“媽,我會一生一世愛你的。”

 

“媽沒想到還有這一天,媽這些年好苦啊。”

 

“媽,我知道,以後我會讓你幸福的,你放心吧!”

 

我吻干媽媽臉上的淚痕,我的手撫摸著媽媽豐滿的乳房,我的舌頭伸進了媽媽的嘴裡,我們相互糾纏著,我的雞巴又硬了起來。我翻身趴上媽媽身上,在一次進入她的身體,我一下又一下地撞擊著她,媽媽又不停地呻吟起來。

 

“小濤,你好厲害哦。”

 

“媽,你的小穴好美呀!”

 

“哦!哦!”媽媽使勁抱著我的身子,一翻身騎在我身上,我躺在床上,看著我的母親一上一下地用陰戶撞擊著她的兒子,她的乳房上下晃動,呻吟連聲。我坐了起來,雙手環抱她的腰,她扶著我的肩膀,兩腿緊夾著我的腰,抽送起來,我不時拍打著她的屁股,每拍一下她就快樂地大叫一聲,我終於又一次地把精液射進了媽媽的陰道里。這一夜我摟著媽媽,睡得好安心、好舒適。

 

第二天醒來后,我見媽媽還在熟睡著,她身上仍然寸縷不掛,我看著她那豐滿的乳房和黑森森的陰毛,我的大雞巴禁不住又硬了起來。我翻身下了床,分開媽媽的雙腿,媽媽那美麗的小穴便在我面前了,我將臉湊了上去,聞著她那小穴發出的腥味,我分開陰唇上濃密的陰毛,舌頭舔著了她的陰核,舔著舔著,陰核大了起來,陰道里漸漸濕潤起來,媽媽在睡夢中呻吟起來,我的舌頭舔上了她的陰唇,牙齒輕啃著陰核,媽媽的腿不自禁地纏上我的腰,淫水汩汩流出,我一口一口吞著,一邊把舌頭盡可能地伸進陰道里,不斷地攪動著,媽媽的呻吟越來越大聲,我乾脆把舌頭移到她的會陰部,讓舌頭在肛門周圍遊走,最後讓舌尖慢慢伸入菊花中,那腥臭味讓我回味無窮。這時媽媽醒了,她大吃一驚,“兒子,你在干什麽?那兒好髒的。”

 

“媽,你身上的一切在我看來都是那麽美好。”

 

“傻孩子。”

 

“媽媽,你喜歡這樣嗎?”我說著繼續舔弄著她的肛門。

 

“哦!好舒服。”媽媽邊說邊把我的頭用力壓了下去,我的鼻子深陷在媽媽的陰道里,我憋住氣,邊把舌尖頂進肛門里,邊用鼻子磨擦著陰道,媽媽興奮起來,她自己用手撫摸她的陰核,口裡不停地浪叫起來。這時我的雞巴開始硬了起來,我站起身來,挺著大雞巴讓它在媽媽的陰道口磨擦,媽媽“哎呀,哎呀。”地叫喚起來。

 

“好兒子,別折磨媽媽了,快插進去吧!”

 

“媽媽,你說插進哪兒呀?”

 

“你這個壞小子,我不說。”

 

於是我故意讓雞巴在媽媽的穴口滑來滑去,磨擦著媽媽的陰核,媽媽終於忍不住了。

 

“好兒子,快插進媽媽的小穴里吧,媽媽裡面好難受。”

 

我不忍心在折磨媽媽了,腰一挺,大雞巴插了進去,媽媽長歎一聲:“哦,好漲啊!”

 

“媽,我的老弟來啦!”我擺動腰身,挺著大雞巴,深一下淺一下地抽插起來,媽媽的小穴雖然生過孩子,但因爲久未被干,所以仍然挺緊的,我只覺得雞巴被緊緊地包裹著,熱乎乎的舒服極了,每次深深地插進去時能感覺觸到了子宮口,於是我對著子宮口使勁地抽插起來,媽媽在不停地浪叫著,我們的每一次接觸,都是她快樂的源泉,我感到她的淫水越來越多,子宮口越操越開,我的雞巴已能進入她的子宮了,媽媽的乳房隨著我的每一次抽插在不停地晃蕩著,她的小腹隨著雞巴的進進出出而上下起伏著,只見她陰唇已被幹得翻了出來,淫水隨著雞巴的抽出四處飛濺,媽媽的口中已不知在說些什麽了,我感到她的陰道在陣陣抽搐,兩眼直往上翻,淫水汩汩地湧了出來,可我的大雞巴卻毫無交貨的意思,我仍然一深一淺不停地抽插著她,媽媽緩過勁來,此時她的陰道更加敏感了,我旋轉著大雞巴,讓它磨著陰道壁,我感覺得到媽媽在不停地哆嗦,我伏下身子,讓媽媽抱住脖子,我雙手托著她的雙腿,將她抱了起來,我摟著她的屁股,一下一下地干著她,媽媽雙臂環著我的脖子,兩腿緊夾著我的腰,一上一下地動了起來,我將媽媽抵在牆上,將她的雙腿分得開開的,大雞巴不停地撞擊她的陰阜,媽媽不停地呻吟著:“哦,我要死了,快乾死我了。”

 

“媽媽,你的小穴好美呀!”

 

“我要操死你,操到你上天堂!”

 

“哦,來吧!讓媽再死一回吧!”

 

“你的雞巴好大好硬呀!媽媽快漲死了,哦!”

 

我覺得媽媽的淫水不斷地湧出來,弄得地板上到處都是,我抽插的速度加快起來,每一下都捅進媽媽的花心裡,雞巴這時象要炸了一樣,精液打了出去,一陣、兩陣、三陣,深深地射進媽媽的子宮深處,媽媽已一動也不能動了,我倆就這樣癱在滿是淫水精液的地板上。“哦,媽媽,我好快樂。”

 

媽媽摟著我:“濤兒,謝謝你,讓媽得到了這輩子多未得到的高潮。”

 

從此,家裡成了我和媽媽做愛的天堂。我們幾乎天天做愛,夜夜相擁而眠。

 

久未做愛的媽媽自從和我做愛以來,就變得越來越喜愛這個玩意了,只要是在家裡,我們倆都是赤身裸體的,有一次,我們在地板上幹得正興奮,我家的大公狗小白湊了過來,它竟然用舌頭舔著媽媽陰道里流出的愛液,它的舌頭沿著媽媽的股溝一下一下往上舔,舌尖還探進媽媽的肛門里,我急忙拔出雞巴,站在一邊觀看,只見小白的舌尖在媽媽的肛門里舔呀舔,媽媽興奮得哎呀直叫,小白的舌頭越舔越上,伸進了媽媽的陰道里,舔吃著她的淫水,有時舔到她的陰核時她便使勁叫喚起來。

 

我想小白也許發情了吧,我便蹲下身子,握住小白的狗雞巴,幫它套弄起來,弄著弄著,小白的雞巴慢慢從包皮中露了出來,暗紅色的龜頭上淌著淫液,我將小白往前推,讓它的雞巴插進媽媽的陰道里,小白挺動著大雞巴,拱著身子急速抽動起來,媽媽快樂地大叫起來:“哎呀,哎呀!快漲死啦!”

 

“哎呀,好大的雞巴呀!”

 

“哦,我的好狗狗啊!”

 

我這時也忍不住跨到媽媽臉上,把雞巴插進她的嘴裡,使勁地抽插起來,媽媽在兩根雞巴的抽插下,已經連叫都叫不出來了,這時小白已經插了上百下了,只見它用力將雞巴捅進媽媽的穴里,媽媽慘叫一聲,小白那膨大的蝴蝶結已插進她的小穴里了,這下不等它射完精是拔不出來了。我也不管媽媽這時有什麽感受了,雙手扯住她的頭發,將雞巴深深地一下一下插進她的喉嚨深處,我的雞巴已漲到極限了,我也不管媽媽的眼睛都翻白了,急速抽動著雞巴,把精液深深地射進她的喉嚨里,拔出雞巴,媽媽已癱軟在地上,這時小白的雞巴卻還插在她的小穴里,媽媽終於緩過氣來,雙手捧著小腹,“呀,好漲呀!”

 

“我從沒有高潮過九次的,哦!好爽呀!”

 

“哦,哦!又來了,啊!啊!”

 

我見媽媽緩過氣了,就把雞巴再次塞到她的嘴裡,媽媽捧著我的雞巴,又舔又吸,把雞巴上的精液和她自已的淫水舔得乾乾淨淨,這時,小白終於抽出它的狗雞巴了,隨著雞巴拔出來,它射出的精液也跟著流了出來,嘩,想不到小白的精液會那麽多,我看見媽媽的陰道在小白的姦淫下連口都合不起來了。

 

“媽,我和小白表現不錯吧?”

 

“你這小壞蛋,竟然讓狗來干你媽。”

 

“媽,你等著,我不但讓狗來干你,我還要讓魚也來干你呢!”

 

“你敢?”

 

“媽,你等著吧,我要讓你喜歡得要死。哈哈!”

 

這麽過了幾天,我上市場買了幾條鳗魚、十斤泥鳅、胡蘿卜、黃瓜。我想媽媽今晚可爽個夠了。

 

夜晚終於來臨了,我先把浴缸里的水放好,然後把鳗魚、泥鳅放進裡面,黃瓜和胡蘿卜放在浴缸邊,哈哈,媽媽這下可能爽個夠了。

 

“媽!快來洗澡啦,我幫你放好水了。”

 

“來了,你和我一起洗嗎?”

 

“我在浴缸里等你啦!”

 

水面上熱氣騰騰的,媽媽看不見水下有什麽,她脫光身子,跨進了浴缸,“咦?水裡有什麽?”

 

“啊!什麽東西亂鑽?啊!啊!”

 

我一把摟住媽媽,“你現在只管享受我給你的快樂吧!”

 

浴缸里的泥鳅因爲水溫過熱,它們到處亂竄,媽媽的小穴成了它們乘涼的場所,浴缸里只有媽媽的小穴這麽一個洞,幾百隻泥鳅全聚集在這此,拚命往裡鑽,媽媽的雙腿分得開開的,兩腿之間水浪翻騰,那幾百隻泥鳅在她的陰道里鑽進鑽出,我的雙手在她的乳房上摸摸捏捏,媽媽躺在那,就只能緊緊摟住我,“裡面好漲啊!”

 

“好癢啊!”

 

“啊!啊!啊!”

 

媽媽的雙腿緊緊夾著,陰道里的泥鳅因爲擁擠翻滾得更加厲害起來,媽媽無力地躺在浴缸里唉唉地叫著,我把她抱到浴缸邊上,讓她伏在浴缸邊,然後用手分開她的屁股,用舌頭舔起她的肛門來,媽媽不由得呻吟起來,“哦,兒子呀!媽媽快爽死了!哦!”

 

“哦,哦,哦!”

 

我從水中捉起一隻鳗來,這是只稍小些的鳗,只有三指大小,我用手指撐開媽媽的肛門,將鳗魚的頭塞進她的肛門里,那鳗魚扭動著身子越鑽越進,媽媽快樂地大叫起來,我握住鳗魚的尾巴,一下一下地抽插起來,那鳗魚使勁擺動著身子,在媽媽的直腸里撞來撞去,媽媽前面被泥鳅擠得滿滿的,後面讓鳗魚塞處滿滿的,她的心花開了謝、謝了開,已經不知經曆了多少次高潮,她趴在浴缸邊一動也不動了,雙腿也不由得鬆了開來,小穴里的泥鳅也一條條滑了出來。我松開鳗魚,這只鳗魚經過一番抽插后,已軟軟地癱在那了,我把它塞進肛門里,只留了尾巴在外頭,然後摸了一條最大的鳗魚,把它塞進媽媽的陰道里,它在裡面撲騰著、掙扎著,媽媽在它的刺激下又活了回來。我抓住兩條鳗魚的尾巴,輕一下重一下抽插著媽媽的兩個穴,媽媽在浴缸里掙扎著、撲騰著,我坐上媽媽的臉,將雞巴塞進她的嘴裡,將雞巴和鳗魚一下又一下地干進她的三個小穴里,一連幹了五六百下,媽媽已經癱在那不會動彈了,我拔出雞巴,把一股股的濃精射在媽媽的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