蜗居2

蜗居2

还是这个月色朦胧的夜晚,宋思明开着车驶在回家的路上。作为市府的秘书

,他幾乎每晚都有推不开的应酬。他已经将大部分不重要的交际回了,但是他还

是觉得忙不过来。今晚,是一家房地产公司的老闆请客,要说,这位陈老闆还是

他的远房亲戚,刚到上海时还只是个包工头,这幾年在宋思明,明裡暗裡的照顾

下已经有陈老闆上升到了陈总。

宋思明微微点下了车窗,阵阵凉风吹了进来。本来这種应酬对他来说只是逢

场做戏,可是今晚他觉得不虚此行。今晚,宋思明在酒席上见到了一位女孩,刚

见到时,宋思明好像进入了梦境,这位女孩不就是自己大学时,暗恋的苏惠。苏

惠不是已经去世了吗。那眼前的这位女孩又是谁?她是陈寺福带来的,好像是陈

公司里的文员,是陈专门叫来陪酒的。这个陈寺福亏他想得出。苏惠是宋思明心

中的隐痛,看着眼前这位叫郭海藻的女孩面无表情的勉强地在酒席间,一杯杯地

敬着酒。宋思明就觉得是苏惠在敬酒似的。他一点胃口也没有了,只是不停地喝

着酒,没多长时间,他就借口还有事離开了,临走时,宋思明特地来到郭海藻面

前,悄悄地把自己地名片塞给了海藻,並轻声道“以後有困难可以直接找我。”

处於宋思明现在的地位,他不是一个随意发名片的人,可是当他看到眼前这位楚

楚憐人的女孩时,他有種感觉他要帮她,他要帮她改变现在的生活,就算是为已

经故去的苏惠吧!

车子慢慢拐进一条幽静的小路,宋思明的家是那種解放前建造的日式小洋房

,独门独户的,確切的应该是他老婆娘家的房子。宋思明能有今天的地位多半是

靠他老丈人的关系。他老丈人是他大学里的领导,当年,宋思明为了毕业后能够

留在上海,毅然选择了领导的女兒,这个选择为他以後的仕途铺开了道路。

宋思明刚推开门,“咦!你怎麼这个早回来了?”老婆雅娴早已经习惯他十

点以後到家了。

“早!都快十点了!”宋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掛钟。

“你哪天不是十点以後到家的,今天太阳西边出来了!”雅娴连忙递过拖鞋。

“婷婷呢,睡了吗?”宋故意扯开话题。

“真是太阳西边出来了,你怎麼时候关心过女兒,她早睡了,明天还要上学

了!”

“我今天有点累。”宋思明低着头,他现在有点不敢正眼看雅娴,他觉得自

己对这个家是亏欠的。

“你哪天回来不是叫累的,睡衣已经放在卫生间了,快洗个澡,早点休息吧!”

宋思明洗完澡,可是头还是有点晕,走进卧室他闻到一股香水味,抬头一看

奶子鼓鼓地顶在胸前,透过睡裙宋思明可以清楚地看到雅娴两个褐色的奶头挺立

着。

宋思明虽然才四十多岁,或许是自己所处地位的原因吧,他不是一个很花心

的人,虽然不时有女人願意主动投懷入抱,但他还是能把握住自己的,这点让雅

娴还是很宽慰的。宋思明和雅娴之间的夫妻生活已经是例行公事了,宋思明现在

不大会主动提出要求了。反而雅娴最近到性致很强的,每次雅娴要,宋还是应付

的,“就当交水费吧!”每次宋都这样想的。

“你喷香水了?哪来的?”宋思明走到了床边。

“就是上次来家裡送东西的陈总给的。”

“什麼陈总,包工头一个,以後少喷点!”宋从心裡看不起陈寺福。

宋思明刚上床,雅娴就靠了上来,一隻手已经伸进了宋的内裤内。宋思明的

头还晕着,他半躺在床上,任由雅娴的手抚摸着自己的阴茎,可是雅娴抚摸了好

久,宋还是没有一点反应,阴茎还是软软的。

雅娴见宋思明没反应,忙直起身子,撩起了睡裙,露出了自己的阴部。雅娴

知道宋思明很迷恋自己的阴部,宋是喜欢阴毛浓密的女人,自己刚跟宋思明谈恋

爱时,宋还留恋着苏惠,对自己不冷不热的。可是当和有了第一次后,宋对她的

态度改变了许多,雅娴现在还清楚的记得宋思明第一次看到自己阴部时的情景,

那时,宋思明的眼神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宋思明告诉雅娴,她的阴部长的很

好,特别是那丛浓密的阴毛,太性感了!雅娴刚开始还没觉的什麼,女人的阴毛

有什麼好看难看的!当她看到其他女人的阴毛后,她认为宋思明说的没错。自己

的阴毛虽然长的很浓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