蜗居6

蜗居6

海萍回到家后,苏醇已经把晚饭都准备好了,两人边吃边谈着。

“刚才,海藻来电话说,定金已经准备好了,你明天一起去看房子吗?”海

萍问道。

“我明天要加班,你和海藻自己去吧!”

“加班,你那破工作,还要加班?”

“你这是什麼话!正好有个图纸,客户起着要嘛,什麼破工作,我一个月也

有四千多了!”

“我说,你这个男人怎麼这样的,买房子这么大的事情,你都不去,还好意

思说四千多了,你要是赚的多点,以致於我们现在还住在这破房子里,还是借的

!瞧你这点出息,懒得跟你说!不吃了!”海萍扔下筷子,拿着脸盆,睡衣到曬

台上的卫生间了去。

等海萍擦洗完身子,苏醇已经吃完饭,正抽着烟在看新闻联播,“你怎麼回

事啊!吃好饭也不收拾,到看起新闻来了!”海萍大声道。

“我想看完新闻再收拾。”

“看什麼新闻,新闻关你屁事!你又不是国家领导!别看了,快点收拾好,

我跟海藻约好了,一早就要走了!”

“那我抽完这只烟,就收拾!”

“你还抽烟,我跟你说啊,现在开始你给我把烟戒掉,省点钱,还要还贷款

了!”

“省这点烟钱搞不好了!”苏醇轻声道。

“你除了会抽烟,还会什麼!连个卫生间也买不起,每天洗身子像是做贼似

的,还抽啊,快收拾了!”海萍已经开始吼了!

苏醇连忙掐灭烟,收拾起碗筷,出门洗碗去了。

海萍一个人躺在床上,抬头望着斑驳的天花板,刚才的一通发火,使她感到

心裡舒服了不少,“我什麼时候才能舒舒服服地洗个热水澡,快了,明天要是房

子还可以我就先把定金付了!这破房子,连洗个澡也像做贼一样!”海萍想着,

手在身上摸了幾下。

等苏醇把事情都幹完后,海萍已经迷迷糊糊地睡着了,苏醇,看了会电视,

觉得很无聊,关了电视也睡了。

深夜裡,海萍走进了一套公寓,这房子地上铺着的实木地板蠟打着锃亮,墙

上贴着米黄色的碎花墙纸,罗马式的石膏吊顶,水晶吊灯,自己终於拥有了属於

自己的房子。

海萍连忙走进卫生间,推开门,她看到全套的TOTO卫浴潔具,卫生间的一面

墙上镶着一块一人多高的镜子!海萍慢慢地脱光身上的衣服,站在镜子前看着自

己的身體,虽然已经年过三十,女兒也快六岁了,但是海萍的身材基本没什麼大

的变化,只是比生女兒前豐满了点,乳房也大了,微微的有点下垂着虽然哺乳过

的乳头已经不住粉嫩,但是比以前大了一圈,看上去更加的诱人,小腹虽然不再

那样的平坦,但小腹下浓密捲曲的阴毛,再加上浑圆的屁股,更显出少妇的韵味

。海萍在镜子前环顾着自己。

“我要舒舒服服地洗个热水澡!”海萍跨进了浴缸,躺在满是浴液的浴缸里

海萍闭上了眼睛,空氣里洋溢着进口浴液淡淡的香味,这香味闻得海萍不由得在

自己身上抚摸着,她一隻手抚摸着自己的乳房,手指捏着自己的乳头,另一隻手

伸到了自己的两腿间,缕摸着自己的阴毛,慢慢的分开自己的两片阴唇,一股热

水涌进了阴道,海萍的手指摸到了阴蒂在上面揉着,上面的手开始交替用力捏揉

着自己的两只乳房。海萍感到身子渐渐的发热,脸开始发烫了,两只乳头也挺立

起来,阴道内开始有阴液流出来了。“嗯,嗯……!”海萍发出了呻吟。

海萍突然聽到了脚步声,她慌忙的睁开眼睛,一个赤身裸體的男人走了进来

,卫生间里的水蒸氣,使海萍看不清那男人的脸,只能够看清楚那男人两腿间杂

,一把把海萍从浴缸里拉起,海萍獃獃的看着那男人,可她还是辨别不清那人是

苏醇还是谁!“在这里你可以放开自己了,快帮我摸摸!”低沉的男中音,那人

拉过海萍的手放在勃起的阴茎上,海萍开始自觉的抚摸着阴茎,“把腿分开,让

我也弄弄你!”那带有磁感的男中音使海萍不自觉地分开了双腿,男人用手在海

萍湿漉漉的阴唇上抚摸了幾下,一根手指插进了阴道,“哦……”海萍呻吟了一

下。男人的另一隻手也在海萍的一隻乳房上用力的揉着,“海萍这里不住会有人

打擾我们了!

你尽情的享受吧!”那人插在海萍阴道内的手指的动作加快了,随着手指的

进进出出一股份阴液被带出,海萍的阴道开始有规律的收缩着,乳房也已经发胀

了,抚摸那人阴茎的速度也渐渐的加快了,海萍感到在自己的抚弄下,手中的阴

茎变得更粗更烫,“海萍!快点,手再快点!我要射了!”男人低声吼着,又把

一根手指插进了海萍的阴道,大拇指也按在了海萍的阴蒂上揉着。

“哦!哦!我也要到了!”海萍的身子开始颤抖起来,抚摸阴茎的动作更快

了!“海萍,我!我!我射了!”

那人的一大股精液射了出来,射到了海萍发胀的乳房上!海萍的身子被滚烫

的精液一激,阴道紧紧的收缩了幾下,随着又一股阴液的湧出,海萍又一次到达

了山峰!

海萍猛地醒来过来,昏暗的床头灯光下,

目前我只找到这么多如果出新的我会及时更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