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機械女僕的究極床上侍奉技巧

機械女僕的究極床上侍奉技巧

本文最後由 tom-gun 於 2010-12-2 11:45 編輯

-「咦!今天的晚餐怎麼如此豐盛,不是只有我一個人吃嗎?」

看著眼前滿滿一桌子的菜,我不禁有些吃驚的說。

夏櫻笑嘻嘻的說:「因為我烹飪節目上新學了幾道菜,想要請主人試試看好不好吃。」

「原來是這樣啊!」

「趕快趁熱來吃吧!」

在笑靨如花的機械女僕的催促下,我坐上了餐桌,開始享用大餐。

菜色有火烤牡蠣、法國生蠔、鹽椒蝦、清蒸螃蟹、韭菜炒豬肝•••••

•••奇怪,我怎麼好像有聽人說過這些食物,具有某種特殊的效果。

「親愛的主人!你要多吃一點才有體力喔!」

夏櫻不斷殷勤的將菜夾到我的碗裡,堆成像座小山似的。

算了嘝嗺嘆嘗,戫截戩摫應該是我想太多了,而且這些菜真的很好吃,我毫不猶豫地將它們一掃而空。

那個時候的我,還不知道夏櫻的陰謀,就這樣傻傻的中了她的計謀。

凌晨二點。

我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始終睡不著,更重要的是全身燥熱,硬如鋼鐵的大肉棒在褲檔中,形成一個大帳篷。

這似乎有點奇怪,因為我平時一躺在床上就會呼呼大睡,可是今日整晚都輾轉反側,遲遲也未能進入夢鄉。

到底是怎麼回事?

難道是我晚餐吃太多了嗎?

感到不耐煩的我吞了幾顆安眠藥,終於閉上眼皮成功的睡著。

不知過了多久,我迷迷糊糊中聞到一陣令人著迷的女人香味。

不只是香味,我開始感覺到下面涼涼癢癢的,彷彿有人正撫摸沒有穿著衣物的下半身。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我試圖想要讓有如糊成一團的腦漿清醒過來,勉強睜開眼睛,卻看到夏櫻用她那水汪汪的大眼睛,像是發現什麼寶物似的,盯著我不知何時脫離褲子束縛的大肉棒直瞧。

微溼的雙唇,以近乎要碰到龜頭的距離,貼近到肉棒的前端,一副很有興趣的樣子。

「為什麼妳會在這裡?不對,我的外褲和內褲怎麼都不見了?」

被人看到下體的我,非常慌亂緊張的叫說。

「嘻嘻!書上寫的果然沒錯,男人吃了那些壯陽的東西後,就會變得元氣十足呢!」

「這是怎麼一回事?夏櫻•••••••」

後面的話還沒說出口,夏櫻俯身到我的肉棒前,輕輕的向它吹了一下氣,並且玉手緊緊的握住了那近乎十吋的大肉棒,輕輕的滑動它起來。

「沒想到主人的臉長的這麼可愛,肉棒卻又粗又壯。」

溫熱的手指觸感,輕柔地包裹住肉棒,所用的力度和速度恰好適中,令肉棒越來越硬。讓原本就蠢蠢欲動的它,更加虎虎生威。

受到言語和手指的雙重進攻,我的臉彷彿火燒似的紅成一片。

「啊啊!快•••停•••手!夏櫻!」

當龜頭受到強烈刺激時,爽到快要升天的呻吟聲從我喉嚨裡宣洩出來,我用無力的語氣斷斷續續的說話,因為從股間有如浪濤般一波波襲來的感覺,使我連話都說不出來。

「可是主人不是露出很有快感的表情嗎?不用擔心,身為性愛專用機械女僕的我,一定會用最高級的侍奉技巧讓你射出來。」

「•••••••這樣反而更加糟糕啊!」

強烈的快感讓我忍不住想要讓肉棒逃離夏櫻的掌控,但是卻被她的纖手緊緊抓住,毫無反抗的能力。

「我已、已經快••••••」

「咦!是不是要射了呢!不用客氣,全部射出來吧!」

一股瘋狂的電流穿過了我的脊髓,大量的混濁的白色液體,從龜頭處宛如噴泉般射了出來。

而且不偏不倚地全飛濺到夏櫻美麗的臉蛋上。

•••••••我居然對自己的機械女僕做出顏射的行為,強烈的羞恥感讓我非常沮喪。

「嘻嘻!主人的精液真是濃稠,而且即使射出來了,它好像還在高喊著還未滿足似的,不停的抗~~議中。」

拿取衛生紙用它擦拭掉臉上的白濁液體後,夏櫻一把握住了尚處於尖挺狀態的肉棒。

經她一提我才注意到,一口氣射出那麼多的精液後,沒想到肉棒還精神抖擻的站立不搖。

「既然如此,賭上身為性愛專用的機械女僕的名聲,我一定要讓親愛的主人繳械投降!」

「不用做到這種地步吧!」

夏櫻並沒有理會我的抗議,開始脫去圍裙且一顆顆解開胸前女僕裝的鈕扣。

一對被蕾絲胸罩所包裹住的巨大乳房應聲彈了出來,雖然很可悲,我仍然因為男性的本能,不由的睜大眼睛直盯著那對高聳的山峰不放。

豐滿的傲人胸部,此時看起來比隔著女僕裝還要更大更有魄力。

「接下來就用這裡爲主人服務•••••喜歡嗎?」

我還不及夏櫻話中的意思,她的雙手就開始行動了。

拿掉胸罩後,泛著粉紅櫻花色的乳頭,堅立在兩座高聳的山峰上,呈現在我的面前;

我一時之間看傻了眼,沒想到夏櫻繼續把兩團乳球擠在一起,騰出一些狹小的空間來,接著將我那迫不及待跳動的肉棒,從兩座乳峰中間插了進去。

「這••••••這•••••」

我已經爽到不知如何形容,整隻肉棒陷入了柔軟到無以附加的山峰之間,同時被兩團滑嫩的乳球緊緊的壓迫,帶來無限纏綿的舒適感覺。

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乳交!?

「不用客氣喔!可以隨主人的高興而抽動!」

就像是看穿我心中的興奮,夏櫻露出性感的笑容,誘惑著說。

「真、真的可以••••」

「嗯!盡量地滿足你的願望吧!」

也許是由於我遲遲沒有行動,夏櫻感到不耐煩,乾脆自己用雙手夾住了胸部,開始搖晃著身體。

肉棒完全被乳房給夾著緊緊的,肌膚彼此之間的互相摩擦的觸感,讓我的腦海裡徹底被一股令人感到暈眩的快感給征服。

剛剛才達到射精高潮的肉棒,受到刺激後此時前端從乳溝中探出頭來。

「主~~人!肉棒好像很好吃的樣子,我可以舔舔看嗎?」

夏櫻一邊說話,一邊伸出舌頭舔了一下櫻唇,整個人充滿了使人瘋狂的嫵媚和豔麗。

「妳說什麼?」

我被夏櫻的話給嚇了一大跳。!

「那我就不客氣囉!接下來我會用舌頭服務主人的肉棒,讓你品嘗到升天的快感。」

肉棒的兩側被乳房給緊緊夾住,前端則是被櫻桃小口一口氣含了進去。

紅腫的龜頭被含住,再加上那溫熱溼滑舌頭的挑弄,這樣的感覺是從未有過的,我差點爽到叫出來。

「呼•••主人的肉棒很大、很硬、有很熱•••••嗯啾啾•••」

「啊啊啊啊!」

一時之間,房間只剩下夏櫻吸吮肉棒的聲音,和我的喘氣聲。

她的雙手不斷搓弄著自己的乳房,肉棒的每一個地方都受到擠壓刺激,柔軟熾熱的觸感,讓全身湧出輕飄飄的感覺。

相較於足以吸引任何男人目光的巨大乳房,那嬌小的舌頭也絲毫不遜色,舌尖不斷挑逗龜頭的部份。

舌頭時而舔過,時而愛撫,有時更用嘴唇吸吮不放,在這有如惡魔般的高明技巧下,我有如受到電擊般戰慄不已。

「你喜歡我用乳交和口交同時來疼愛肉棒嗎?」

「嗯!真的很舒服•••••」

我不得不承認,這樣的感覺真的是只能用快感來形容。

「既然主人覺得不錯的話,那夏櫻要更加努力讓你感到舒服~~~噗啾噗啾∼∼」

夏櫻一邊發出淫亂的聲音,一面加強力道舔吮龜頭,不斷地加以撫弄刺激,彷彿在品嘗一根美味香蕉似的。

下半身傳來一陣麻痺感,肉棒開始產生一陣痙攣,這個感覺莫非是••••

•••••

「夏櫻•••••我又快要射了•••••」

「是這樣嗎?那這次射到我的嘴裡好了,我一直想要吃看看主人的精液是什麼味道!」

「咦!妳說什麼?」

停止乳交後,夏櫻握住了肉棒,將它整個吞了進去。

櫻桃小口緊緊地吸吮肉棒,並且快速地上下滑動,激烈的程度和剛才的口交完全不同,一陣極樂的快感一波波湧來,我被吞沒進去無法自拔。

「唔呼•••啾噗•••••啾•••••」

「我已經•••••已經•••••啊啊•••••」

在嘴唇和香舌雙重的愛撫下,我發出失神的呻吟聲,隱藏在體內最深處的男性慾望,此時開始沸騰到了極點,陷入無法思考的瘋狂狀態。

「全部射到我的嘴裡吧!」

「啊啊啊•••••••」

原本挺直的肉棒產生一陣的劇烈顫抖,滾熱的濃稠液體如洩洪般,以千軍萬馬之勢射入夏櫻的口內。

夏櫻用力的閉緊櫻唇,傳來吞嚥的細微聲響,把射出來的精液都吃了下去。

彷彿要把庫存的精液搾乾似的,她輕輕地吸吮著肉棒的前端,所有的精液都一滴不剩地被她吃下肚去。

啊啊!在對機械女僕顏射之後,這次換成口內射精,我真是太糟糕了••••

•••••

「嗯嗯!主人的精液濃濃的、溫溫地、滑滑的,還有一點奇怪的刺鼻味道,不過很好吃喔!」

「•••••這種感想不用向我這個當事人說吧!」

我有點自暴自棄的講。

「主人真是害羞,接下來要玩什麼好呢?」

「什麼!還有接下來?」

我目瞪口呆著看著夏櫻,她到底在說什麼?

「可是主人的這裡,還是很有元∼∼氣∼∼啊!」

夏櫻用那白皙的手指輕彈了一下肉棒,它宛如不服輸的又再度站了起來。

這怎麼可能,明明就射精了兩次,為什麼還如此生氣勃勃?

「法國空運而來的最新鮮生蠔,果然很有效果,剛才已經試過了顏射和口內爆漿,將下來就玩中出吧!反正夜晚的時間還很多。」

望著夏櫻露出媚惑人心的嬌豔笑容,我突然覺得自己的命運就像是待宰的羔羊,毫無反抗的能力。

夏櫻那甜美的臉蛋,彷彿像是天使無邪般的清純秀麗,可是胸前那對傲人的乳房,卻賣弄風騷般地搖晃著,充滿足以媲美惡魔般的誘惑力。

此時她已經忍不住春情的蕩漾,那潔白的小手,一邊揉捏著自己的胸部,一般愛撫著美腿中間的小穴。

「主人粗壯的肉棒已經誘發出夏櫻的慾望了,我也想要用肉棒讓人家的蜜穴達到高潮的快~感!」

「咦!?咦咦咦!這是不可能的啦,它剛才已經射了兩次,根本連站都站不起來。」

「親愛的主人在說謊,明明它就元氣十足啊!」

夏櫻用她那一對充滿情慾的眼睛看著我,一旦被她那妖艷的眼神盯住,就再也逃不掉了。她的右手握住了活蹦亂跳的肉棒,左手則是輕撫著我的胸膛,還不時在耳邊吹氣。

「再來一次做愛,好嗎?」

如蜜糖的甜美聲音,如入無人之境灌入腦海裡,我突然覺得有某條名為‘理智’的神經,啪的一聲徹底斷裂。

接下來的我,完全被慾望的大海給吞沒了。

將夏櫻的女僕裝給褪下後,除了粉紅的吊褲襪和內褲外,整個身體都曝露在我的面前,幾乎呈現全裸的狀態。

如最上好瓷器般光滑的嫩膚、細緻白皙的小手、纖細卻又不會過瘦的柳腰,以及那豐挺雪白的胸部,一切都宛如藝術品讓我驚嘆不已。

夏櫻將我壓倒在床上,一雙小手到處遊走著,不斷刺激著最敏感的部位。

除了用手指以外,她的香舌也一直舔舐著肌膚,最後深入我的口中,與舌頭纏綿在一起,久久無法分離。

我也不甘示弱的翻過身來,反過來將夏櫻壓住,不客氣的揉搓那對F罩杯的胸部。

「嗯呀••••主人用力一點嘛•••••啊∼∼嗯∼∼∼」

她不時發出幾聲的嬌喘聲,更加激起我那男性的本能,我一面揉搓那對令人愛不釋手的乳房,一面親吻嬌柔的肌膚。

從晶瑩剔透的耳垂開始,秀氣的脖子、一手無法掌握的玉乳、平坦的小腹,一路到粉腿的中間的蜜穴,都被我用舌頭舔過。

曲線優美的雪白修長雙腿,渾圓高挺的臀部,美的不可方物。

脫下內褲後,我將手指輕輕插入小穴中,只覺得蜜穴不但狹窄,而且手指緊緊的被溫暖濕滑的嫩肉給包圍住,讓我的肉棒不住的跳動,彷彿在哀嚎想要替代手指進去的慾望。

「可以放進去了嗎?」

我有點遲疑的問說。

「不要客氣,請主人用那粗大的肉棒插入那早已溼透的蜜穴中,盡情的蹂躪吧!」

夏櫻一面說著淫蕩的話語,一面用青蔥似的玉指,將充滿著豐富愛液的小穴縫隙給撐開,似乎可以感覺到那些嫩肉正在蠢蠢欲動的甜美氣息。

忍受不住本能驅動的我,伸出手握住還處於勃起狀態的肉棒,頂在她的蜜穴前方。

「嗯哈啊••••放進去了••••堅挺的肉棒•••••啊呼唔嗯!」

龜頭毫不費力地貫入了夏櫻的陰部,發出滋噗滋噗地的聲音,往溼熱淫穴的最深處一路挺進。

因為裡面早已完全濕潤,所以根本沒用到什麼力氣,處於勃起狀態的肉棒便完全沒入小穴內。

肉棒勇猛的在蜜穴裡橫衝直撞著,持續地撥弄刺激著她的深處,動作時而激烈時而輕柔地變化著,來回辛勤地磨擦著鮮嫩的小穴。

這和口交時的感覺又不一樣,肉棒被具有絕佳彈性的肉壁給整個包覆住,蜜穴最深處的柔肉,用力地絞弄著紅腫的龜頭,有種說不出來的舒服。

「啊嗯!主人!怎麼樣?夏櫻的小穴是不是讓你覺得很舒服呢?有沒有快要升天的快感?」

「好棒、好舒服喔!」*

我喘著氣說,不斷加快抽送的速度。

「主人的肉棒不斷地摩擦著我的肉壁•••••發出嚕啾嚕啾的色色聲音,啊啊!已經頂到最深處了!」

插入蜜穴的觸感比我想像中的還要令人如癡如醉,炙熱得彷彿要使我的腦漿融化的快感,整個大腦頓時變成一陣空白,什麼都無法思考。

夏櫻雙手緊抱著我的頭,把臉給埋在深淵的乳溝內。同時淫穴內的嫩肉像是產生連鎖反應似的一陣激烈的緊縮,使勁地微妙地刺激著肉棒。

被蜜穴地吸吮著的龜頭,產生哆嗦的快感傳回我的大腦,讓埋入乳房內的我彷彿是個毒品中毒者,緊緊抓住這令人幸福到快要窒息的感覺。

從兩人結合的部位滲出的大量愛液,讓夏櫻的小穴閃耀著濕答答的淫光。

「哈啊啊嗯!我好像快要高潮了••••主人!」

隨著我腰際的激烈抽送的動作,夏櫻也開始地情不自禁的發出陣陣的嬌喘聲,宛如仙樂般讓我感到悅耳。

夏櫻的小穴穴讓我品嘗到前所未有的舒服,如火般燃燒的情慾完全集中於下半身,已經到了忍耐的極限了。

「我要射出來了••••••啊啊啊!」

「全部射出來,讓主人白濁的精液徹底的灌滿我的小穴!」

夏櫻緊緊抱住我的身體不放,激烈地扭動著柳腰。

「我、我不行了••••••••」

「射出來讓我們一起高潮吧!」

還來不及將肉棒抽出來,被蜜穴使勁地吸吮著龜頭,就已經迫不及待地在夏櫻的體內爆發出來,從性器的結合處流洩出溫熱的白色汁液。

「阿威!不要再賴床,快點起來上學吧!

就在我達到高潮的時候,同班同學艾莉絲推開房門闖了進來。

我驚訝到眼前一片空白,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艾莉絲不可置信的看著赤裸身體的夏櫻和我,美麗的臉蛋一陣紅一陣白,一副快要氣炸的樣子。

「••••••阿威!你這個無可救藥的大笨蛋!」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