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熟女的悲哀 第四章

熟女的悲哀 第四章

自從武華新在鄭香紅嘴裡得到了滿足之後,武華新的膽子是越來越大了。但是他的學習成績卻從來沒有跌出全年級的前5名。尤其是在最近全市的小學生作文比賽中,武華新的作文獲得了全市的2等獎。而作文的標題就是《我的語文老師》。

這樣鄭香紅感到很欣慰很感動,但是她又感到很擔心,擔心武華新的需求會越來越強烈會越來越多。這幾天在她的課上,只要她來到武華新的身邊,武華新就會用手去**的她的雙腿和**部,讓她感到擔心受怕,甚至有幾次在課堂上把他的手伸進了**里**著差點喊出來。可是她並沒有對武華新有什麽不悅的顔色,相反,鄭香紅自己也從中感到了一絲的快慰。

然而,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鄭香紅和武華新的關系畢竟是紙包不住火,華育小學的副校長似乎看出了什麽情況。

一天上午,鄭香紅在課堂上經過武華新的課桌,武華新手又不安分起來,可這一切卻讓路過教室的副校長韓東看到了。面對這楊的場景,韓東的眼睛一亮,一絲**笑露在了嘴角。一個計劃在他的腦海里誕生了。

以後每天鄭香紅的課,韓東都會來到她的教室背後欣賞這學生和老師之間的特殊“交流”。

自從董文倩在赤頂峰上被陌生男人一反常態的用溫柔的手段**后,她似乎對這個男人並不感到惡心和厭惡了。雖然心裡還挺反感他的手段,但是她發現自己的身體卻不是那樣的,陌生男人帶給她的感覺似乎正是她自己需要的。

金字塔集團總經理辦公室,董文倩正在接待一個陌生男人。

他是前來取車的!

“車在地下停車場,A區15號位。”董文倩拿著鑰匙,交給陌生男人的手裡,剛想收回手就被那個男人緊緊的抓住。

“你干什麽,你太放肆了!快放手!!”董文倩又羞又惱,她沒有想到這個前來取車的男人這麽大膽。

“赤頂峰上的**夜,讓董事長滋潤了不少啊,臉色好多了!”取車的男人**笑著說道。

董文倩心中大吃一驚,但是很快的鎮靜下來。她想無非是那個佔有他的陌生男人口風不嚴說出去的,估計他沒有什麽證據。更何況是來幫那個男人取車,也應該是他的手下,沒有什麽要緊的關系,男人就是這樣想稍微的占點便宜。

“對不起,我不知道你說什麽,請你拿上鑰匙后馬上出去,我還要工作!”

董文倩厲聲說道。

而路過總經理辦公室的人力資源主管向新春似乎聽到董事長在在和某個人爭吵什麽,想進去看看,卻被秘書攔了下來。

“沒有董事長的吩咐,任何人不能進去!”秘書冷冷的回答。

望著面帶愠色的董事長,取車的男人呵呵笑了起來,從身上取下一張光盤,放在董事長的桌子。“今天下午,該大樓C座貨運電梯口,我在那兒等候您的大駕。”說完揚長而去。

董文倩傻了,她傻傻的坐在椅子上,獃獃的看著桌子上的光盤。雖然有中央空調,但是身上依然出了一絲絲的汗水。不用看她也知道那是什麽了。可是他是怎麽拍的呢?陌生男人當時並沒有攜帶任何的攝影設備啊。難道,難道取車的人躲在樹林裡面**?對,一定是這樣!

董文倩播放光盤,果然在拍攝角度是在樹林里,由於那天晚上皓月當空跟白天一樣,拍攝效果非常的好,自己的臉,甚至是自己的……都清楚的拍了下來。

董文倩依然坐在椅子上,一隻手撐著頭部,一行淚水從眼角流落下來。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被一個陌生男人玩弄已經讓她感到十分的羞恥,可現在又來了一個,自己是什麽?是董事長?是個妻子?不是,自己簡直就是**女!可是光盤在他們手上,如果傳了出去自己會身敗名裂,自己的家庭會破碎,這些都是她不願意想的不願意看到的……可是答應了他們,自己就是……但是卻保住了自己的名聲,可以讓自己的丈夫不知道這一切……

下午下班的時候,董文倩依然在辦公室里,外面的人走的差不多了。董文倩收拾好東西,拿上**者給她的光盤,鎮定的向目標大樓C座貨運電梯口走去。

那個**者早就在電梯門口等著她了,已經是下午6點鍾了,貨運電梯處平時人就少,一到下班的時間更是寂靜的可怕。然而,董文倩知道自己必須過去,雖然她知道那個**者想做什麽想要什麽。就是自己心裡有一百個不同意自己也要過去。

**者很禮貌的向董文倩打了招呼,然後兩人並排進入貨運電梯。在電梯關門的一刹那間,**者猛的摟住了董文倩。

隨著電梯上升過程中,可以隱約的聽到董文倩毫無作用的反抗聲,“別,別這樣……”

……

在華育小學的教師宿舍里,副校長韓東坐在沙發人,嘴裡叼著煙,眼睛色**的看著鄭香紅。

“怎麽樣,我並沒有說錯吧,課堂上的鄭老師對武華新同學可真是照顧的很啊!”

“沒有。沒有那回事情,校長您別誤會!”鄭香紅緊張的說道。

她心裡此時異常的緊張羞愧。恨自己爲何在當時沒有堅持自己的原則讓武華新如此放肆,結果還讓校長知道了這樣令人羞愧的事情。

“哦?難道是我看錯了嗎……這樣吧,明天我向校黨委彙報一下情況,看看他們怎麽處理吧!”說著,韓東滅掉手中的煙蒂便起身向門口走去。

“不要,校長,您開條件,只要我能接受,我一定答應你!千萬別……”鄭香紅一手拖住韓東,哀求的說道。

韓東回過頭,看著一臉驚恐表情的鄭香紅,笑著說道:“是嗎?那我相信我這個條件你肯定會答應的。”

說著,一把抱住鄭香紅,把充滿煙草味的嘴死死的貼在了鄭香紅的朱唇上。

一陣窒息過后,韓東那充滿煙味的嘴喘著粗氣離開了鄭香紅的唇,羞憤的鄭香紅揚起右手奮力的給了韓東一個耳光。

韓東捂著臉吃驚的看著鄭香紅,只見她眼眶濕潤,淚珠在眼眶裡打轉,飽滿的**隨著呼吸努力的向外挺著。

“好,你打的好!明天你等著…”說完,韓東立即開門離開了。

鄭香紅愣愣的站在了那裡,眼淚刹那間落了下來。明天,會是什麽樣的情況呢……

而在城市另一端的貨運電梯里,董文倩可就沒有那麽好的運氣了。

“把你的**擡高點,對,寶貝,對,翹起來,讓我好好看看,哦!皮膚很光滑啊,很白,怎麽樣,我剛才插的深嗎……哦,你這個蕩婦,口口聲聲的說不要,可是流了這麽多水,想把我給淹死啊!”**者無恥的說著。

面對這一切,董文倩只能無奈的發出“唔…唔…”的聲音,原來她的嘴裡被塞進了自己粉紅色的**,黑色的裙子已經被丟到了電梯的另一邊,米黃色的上衣落在自己的腳下,粉紅色的**掛在胸前,**的**借著重力在不停的晃動著,略帶深色的條紋表明剛才她的飽滿**被**者毫不留情的重重的**著。

雙手扶在電梯的扶手處,將**的**部對著**自己**者。真是一副**的景色。

“唔!……”董文倩又發出了一陣悲鳴。

**者將自己的**又一次深深的插進已經泛濫的**內,雙手緊緊的握住董文倩那纖細的腰部。自己一前一後的晃動著,粗壯的**狠狠的出擊著。每次一次插入,董文倩都要“唔”的叫一聲,似乎是滿足的表情也似乎是對**者一種求饒的告白。

**者昂起頭,每次插入都做一次深呼吸,然後轉化爲**部的力量狠狠的抽動著,速度不快但是每次都插入的很深。雙手離開腰部迅速的握住那對已經飽受蹂躏的**,再次狠狠的**起來。

“刺激,夠刺激,董事長的身體是妙不可言啊。”**者一邊賣弄著一邊說著。爲了尋求更大的刺激,**者將董文倩的身體轉向了自己,扯掉塞在嘴裡**,把玩著因爲長時間被**塞住而漲紅的雙臉。

“來,用嘴含住它!”**者將自己粗壯的**向董文倩的嘴唇靠了過去。

“什麽?不,太惡心了,我不會!”董文倩說著將頭偏向了一邊。

“少給我裝清純了,別給我說你沒有和你老公做過!就算沒有做過,今天我也要好好的教你,讓你學會如何讓男人快樂!!”說著,**者將董文倩的臉狠狠的揪了過來,將自己的**死死地頂在了董文倩的嘴上。

董文倩閉著嘴巴,牙齒死死的咬著,讓**者一時無法得逞。**者見董文倩不肯就範,心生一計,用手捏住了董文倩的鼻子,讓她用嘴來呼吸好讓她自己張開嘴巴。

無可奈何的董文倩在實在憋不住的情況下終於張嘴呼吸了。可是嘴一張,一股腥臭的味道從嘴裡蔓延開來。**者將他的**插了進來,同時放開了捏住她鼻子的手。董文倩向獲得大赦一樣深深的呼吸,但是她知道自己的香唇失守了。

**者奮力的在董文倩的嘴裡抽動著,每次都幾乎頂到了她的咽喉部分。由於她的舌頭總是不自覺的在**的抽動下翻滾著,給**著帶來了極大的**。

很快**者感到自己快射了,他緊緊的抱住董文倩的頭部,喘著粗氣奮力的抽動著。

董文倩似乎知道**者快要到了,爲了不讓他在自己的嘴裡射出那骯髒的東西。董文倩用雙手死死的抵著**者的大腿。正所謂胳膊扭不過大腿,董文倩費勁了力氣也沒有掙開,反而加速了**者達到**的速度。

終於,董文倩感到嘴裡噴射進了很多粘乎乎的腥臭味液體,她知道**者在她的嘴裡**了,幹了他最想乾的事情。**者放開了董文倩的頭,滿足的喘息著。看著癱倒在電梯上的董文倩頭發散亂的披在她肩上,淚水在眼眶裡轉悠著,一絲白色的**順著嘴角流了來。

“董事長,以後每天我都會在這等你的。希望你能準時到這里上課哦!!我是位很好的老師!”

說完,**者整理好衣服,打開電梯門輕松的離去。可憐的董文倩依然癱倒在那裡,無限的悲傷哀愁讓她明白自己已經墜入無可挽回的深淵了!!

以後,在每天下班后,在那幾乎無人光顧的貨運電梯里,都有一個少婦在電梯中發出那一陣陣不知是痛快還是悲哀的**聲……

再說鄭香紅,第二天她膽戰心驚的來到學校。但是學校似乎沒有什麽事情一樣的。一切照常進行。辦公室里,同事們和往常一樣相互交流問候。這一切讓鄭香紅緊張的心稍稍的平穩了下來。

但是她現在擔心的是武華新,擔心在課堂上他還繼續亂來,如果讓他繼續胡來的話,那可就會出現不可收拾的局面了。

武華新對鄭香紅目前的處境可謂是一無所知。他依然以爲鄭香紅可以滿足的他的需要。但是在課堂上,他卻發現他心愛的鄭香紅老師不再經過他的位置了。

他很疑惑,可他也不好問爲什麽。

放學后,趁辦公室只有鄭香紅一個人在,武華新走進辦公室情不自**的把鄭香紅摟在了懷里。

鄭香紅驚呼一聲,“不行,這里是辦公室!”說著掙扎著要擺**武華新的擁抱。

可是,不明就裡的武華新死死的抱著她,嘴巴捕捉到鄭香紅的臉上,雙手不安分的開始隔著白色短袖襯衫肉捏著她的**。

鄭香紅“啊”的喊了出來,她感受到了武華新帶給她的**和刺激,**在武華新的**下已經是很敏感的地帶了。那種快意的感覺迅速傳遍了她的全身,她**不住**起來。但是頭腦稍顯清醒的她知道不能在這個時候在這個公共場所讓武華新胡來,否則自己會遇到更大的危險。

想到這,鄭香紅奮力的掙**了武華新的擁抱,低聲怒斥道:“武華新,你還要我在學校做人嗎?你想毀了我是吧!”

武華新不出聲了,他意識到自己的行爲過分了,如果這個時候有人進來看到這樣的情況,自己還有鄭老師就都會被除名的。他小聲的說:“對不起,我不該這樣。但是…”

“但是什麽?是不是我上課的時候不再經過你的位置了?你知道你那樣是不對的。你那樣我無法安心上課,同學看了更不得了,以後決不允許那樣無禮!”

鄭香紅不想說更多的事情,武華新還小也明白不了這麽多,“你先回去,我還要備課。”

武華新看著鄭香紅,只好轉身回去,雖然他心中有許多不願意,但是他不能在辦公室違背她的意識。因爲在辦公室在學校,他一直當鄭香紅是自己的老師。

等武華新離開后,鄭香紅站起身來,關上窗戶和窗簾。她要整理一下衣服,剛才武華新的擁抱和**將自己的衣服全部都弄亂了。她一件件的**掉衣服,然後又一件件重新穿上。可她卻沒有注意到,在離她位置不遠的電腦顯示器和文件夾之間一個不顯眼的地方,一台微型攝像機擺在那悄然的錄制下了剛才的一切。

由此,鄭香紅的命運被武華新再次改變了。

數日後,中午放學后的鄭香紅回到家中,打開門后發現一個快遞袋,上面寫著鄭香紅親啓。她打開后發現裡面就是一張光盤,她感到很好奇,放在電腦中一看,裡面竟然是昨天下午武華新在辦公室擁抱、親吻、**她,以及自己整理衣服的鏡頭,連自己在整理衣服期間裸露的身體都沒有放過。

鄭香紅滿腦子混亂,她猜到一定是韓東那個色鬼、流氓乾的。真卑鄙無恥下流!!也只有他才知道自己和武華新的事情。他想以此來威脅!就在這個時候,她的手機想了,一個陌生的電話號碼。

“喂!哪位?”

“是鄭香紅老師吧?”

對方的聲音顯得很陌生,可是他是怎麽知道自己的手機號碼的呢……鄭香紅感到很疑惑。

“是我,你哪位?你怎麽知道我的手機號碼?”

“呵呵,快遞收到了吧,怎麽樣?鄭老師爲人師表的表演還是很不錯的啊。

讓一個學生這樣,居然會有段時間不反抗,不掙扎!”

“你…你是誰?你…你究竟想怎麽樣?”鄭香紅用著顫動的聲音問道。

“呵呵,不想怎麽樣,只是想和鄭老師交個很好的朋友而已。不知道你是否有興趣呢?”

“有你這樣交朋友的嗎……你這樣的手段太卑鄙太無恥了!我相信我們應該認識,否則你是不會在辦公室拍攝到這一切的!”

“呵呵,鄭老師果然是個聰明人啊,這樣吧,晚上8點,零點咖啡吧16號卡坐。我在那等你!”

說完,這個匿名電話就掛斷了!!鄭香紅擔心的事情終於發生了,並且比預想的要嚴重的多。她知道這個電話一定是韓東打來的。雖然聲音不象,但是可以用其他手段來改變。她坐在床邊,努力的理好自己的思維,來醞釀著如何對付今天晚上的這場惡戰!

中午的炎熱讓很多人都足不出戶,躲在家裡靜靜的享受著空調。董文倩也不例外,只不過她是在自己的辦公室里。**者對她的淩辱似乎已經讓她感到了麻木,每次在電梯里**者都把她玩弄的死去活來,尤其是令她惡心的**讓她有了惡夢般的回憶。

董文倩半躺在沙發上,心裡回憶著最近發生的一切。從丈夫出國以來,自己身上發生了這麽大的變故。由一個妻子淪落爲現在另外兩個男人的玩物,自己還沒有反抗的餘地,任由他們擺布!自己沒有任何的辦法來擺**這樣的局面。想到這,董文倩的不**淚流滿面。

一陣電話的響聲傳來,董文倩忙去看電話,原來是丈夫從國外打過來的。

“寶貝,最近怎麽樣?還好吧!”

“還可以。”董文倩點頭回答道。

“告訴你,明天下午我回來,今天晚上我到北京!”

“真的嗎?那好,我在家等你!”

董文倩聽到這樣的消息實在是太高興了,她的確太需要自己的丈夫的關心和愛護了。可是她又擔心起來,如果丈夫在家的時候,那些男人來找她,她該怎麽辦呢?是不是向丈夫說出自己的遭遇呢……董文倩又一次深深的陷入了猶豫中。

晚上,鄭香紅如約來到了零點咖啡吧,走進了16號卡坐里,裡面居然沒有人。

這個時候一個男侍走過來說:“請問您是鄭女士吧?”

鄭香紅點頭應答。

“這里是一位先生給你的。”說完他就轉身而去。

鄭香紅手中拿著匿名電話者給她的東西,感到很奇怪,對方是誰呢?既然已經約好了怎麽會自己爽約了呢?感到莫名其妙的鄭香紅拿著東西迅速的離開了咖啡吧回到家中。打開了匿名電話者留給她的東西,不看則以,一看頓時感到天旋地轉……

第二天,董文倩顯得格外的忙碌,因爲今天晚上他的丈夫就要回來了。她要提前處理好公司的事情,好早早的回去和自己的丈夫相會,要把今天晚上的時間全都交給自己的丈夫去享受,讓最近的煩惱全都滾蛋吧。想到這,董文倩的工作速度又加快了很多。

下班的時間很快的到了,董文倩很快的收拾好東西,興沖沖走出了辦公室。

可是剛走出電梯門,董文倩的雙腿就有點發軟了。

在寫字樓的門口,那個讓她避之不及的**者就在那等著她,而他的身邊還有那個第一次**她的陌生男人……

金津市飛機場,陳軍一下飛機並沒有看到自己的老婆來接她,心想,“可能是她太忙了吧,一個人打理這麽大的集團。”

他在稍等片刻后便打的返回自己的家中。打開房門,陳軍興奮的喊道,“老婆,老婆…”

沒有人回應。

還沒有回來嗎……算了,我還是先把飯做好吧!

可是善良的陳軍心中怎麽也沒有會想到,自己的老婆正在東成國際大酒店的套間里,在第一次被**的房間里,讓兩個男人同時**著。

酒店裡的董文倩木然的站在那裡,流著眼淚任他們喘著粗氣**光她的衣服。

“來吧,夫人,我要好好的享受你的身體!”

**者隔著**迫不及待的揉摸了起來,並把董文倩從後面按到在地上。而陌生男人則早已經**下自己的褲子,撥弄著已經堅硬的**,準備在董文倩的嘴裡**自己的**……

“知道嗎?鄭香紅請了一個星期的病假。”

“是嗎,怪可憐的,老公常年在外工作,自己一個人在家裡。”

“不知道嚴重不?”

“應該不會吧,如果嚴重怎麽不去醫院住院啊?”

“說的也是。”

放學后,華育小學的老師在路上紛紛議論著。

因爲,鄭香紅的老師是十分敬業,而且人緣也非常的好。大家對她的病情也就自然而然的非常關心。

而此時的鄭香紅卻躺在自己的床上,默默的流著眼淚,不敢相信自己昨天眼裡看到的是事實。可是照片卻明白無誤的顯示著她的丈夫,一個她心愛的男人,曾經給她帶來那麽多幸福和快樂的男人,卻在外面和一個陌生的女人一起……

她不能明白爲什麽丈夫要如此的背叛她,更不明白那個電話約見的她的男人爲何不露面,他又是如何弄到自己丈夫和別的女人鬼混的照片的。

而陳軍,他爲了讓自己的老婆回來能夠有個驚喜,能讓她在忙完公司的事情后能夠回來好好的休息,好好的度過今晚美好的時光,特意親自下廚房準備今天的晚餐,他一邊弄著一邊哼著小曲子,顯得是十分的高興和興奮。的確,在國外這麽長的日子,今晚可以很好的和自己的老婆度過一個瘋狂的夜晚了。

可是,在酒店的套間里,董文倩也在哼著小曲,那是讓男人興奮的**聲,**者的**在董文倩的兩股之間奮力的抽動著,時不時的還“啪”的一聲,拍打的她那**而又高貴的**。**的每次抽出都能夠從董文倩的最深處帶出一絲絲的**液,而陌生男人的臉上早就露出了滿足的表情,他低頭看著董文倩**著自己的**,嘴角邊流下了絲絲的口水,他感覺到董文倩的舌頭在不停在他的**上翻滾著。

這樣的刺激讓他不自己的昂起了自己頭,雙手按住董文倩的頭部,開始準備著最後的瘋狂……

悲哀的董文倩自從她進入房間里,就知道自己是在劫難逃了。可是她不想,實在是不想任由兩個人玩弄她的身體,更何況自己的丈夫此時應該已經到家了。

她知道自己的丈夫此時是更需要她在他的身邊。如果自己不同意,只能讓世界拖的更久,讓丈夫等的更長。她只有違心的主動去滿足他們的獸欲,才能讓自己盡快的**身,才能讓自己盡快的回到家裡和自己的丈夫團聚。

她開始在兩個男人面前賣弄自己的身體,主動的去**他們無限的**,盡早的讓他們達到**。她主動的向後頂著**,迎合**者的抽動,她的舌頭主動的尋找男人的**,刺激的他的關鍵神經。

漸漸的,她在自己的主動行動中開始覺得自己是個十足的**女,是個十足的**。她開始沈醉於男人的**之中,她覺得自己的**里有如開閘的洪水,泛濫不可收拾。她覺得自己的**在陌生男人的**下發脹,她覺得她需要男人們更加瘋狂的蹂躏。她扭動著自己的身軀,這樣可以造成男人誤以爲她還矜持的掙扎,激發他們更瘋狂的**。

果然,他們上當了。**者緊緊的握著董文倩的腰部,更瘋狂的**,“啪啪”的響聲不絕於耳。陌生男人死死的按住她的頭部每次都做最深的插入,**每次都能觸到董文倩的喉嚨,強烈的窒息感和動人的悅耳的抽查聲,喘著粗氣的**聲,讓房間里的三個人在不久后達到了瘋狂的**……

天色已經暗了下來,陳軍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但他並沒有什麽心思看,不斷的上下換頻道。他已經給董文倩的公司打電話了,沒有人接聽。

“老婆干什麽去了呢?難道她忘記我今天要回來了嗎?難道她不知道自己的丈夫此時此刻正在焦急的等著她一同共進晚餐嗎?難道她是在故意報複我出國工作。”一連串的問題在陳軍的腦子里冒了出來。

他起身在房間里來回走動著,不停的看著窗戶外面的馬路,希望看到老婆的身影。他覺得他對自己的老婆付出的太少,這次回國休假,他要好好的帶著她出去旅遊,散散心,好好的享受著一起生活的時光。

酒店裡的董文倩趴在地毯上,她的嘴角處一絲乳白色的**掛在上面,眼眶濕漉漉的,但是沒有淚水流出來,干澀的眼神,無助的表情,淩亂的頭發,無不體現出她那墜入地獄般的悲哀感受。她努力的爬了起來,癡呆的望著那兩個無恥的男人,輕輕的轉身無聲的走進了浴室。

“嘩嘩”的水聲傳了出來……

**者似乎還未盡興,聽著浴室里傳來的水聲,他胯下的**再次膨脹了起來。他一邊抽煙一邊幻想她那迷人的身體,呼吸的頻率越來越快,很快他滅了煙蒂,快步走進了浴室。

“啊,不,不要了,放過我吧,我丈夫還在家裡啊……”董文倩哭泣的喊了起來。

聽到眼前美麗的少婦哭喊著自己的丈夫,**者**大增,他要的就是這樣刺激的哭喊,他不在顧及董文倩的感受,他要在她身上**自己**。因爲在她身上的享受是有限的。也許今天,也許明天將不能在享受她那迷人的**了。董文倩的哭喊聲在浴室中慢慢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男人的叫聲,女人的**聲以及嘩嘩的流水聲。陌生男人坐在臥室里聽到這樣的聲音不**的微笑起來……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