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土雞香

土雞香

土雞香

秋末冬初,妻去南方開會,獨自在家,甚感無聊。

一日飯后餘暇,去打保齡球;歸來是已是夜半時分,路過一小市場,忽聞路

邊有人喊我,“大哥,幫我個忙吧。”便駐足觀看。

只見路邊一衣衫單薄的女子,挎著一個小包,消瘦的的身材在夜風中瑟瑟發

抖。

“什麽事?”我轉過身去問她。

“大哥,我到這來打工,好幾天了,找不著活,今天實在沒地方去了,你能

讓我住一天,給個20、30就行。”她疲憊的目光可憐巴巴的望著我。

我心中明白,這又是一個迫於無奈欲下海作“雞”的打工妹;看著她那消瘦

但還算清秀的身材,不僅想起別人講的“騎肥馬,肏瘦屄”,心中更湧起一種采

花獵豔的慾望,妻不在家,正閑的無聊,嘗試一下“土雞”的味道到也是個新鮮

事,看看“土雞”到底有什麽不同!?

本來就性慾旺盛的我,帶著還有點好奇的心態;情不自禁的想佔有這個眼前

的“村妞”(就這麽決定了)。

“行吧,那你就到我那住一天。”我回答她,她精神一振,隨即便默默的跟

在我身後走著。

估計她肯定沒有吃飯,我先領她到路邊的小食攤,爲她買了包子和馄饨,我

順便到小店買了些下酒的小菜和牙刷等物品,見她吃飽了。便帶她打了輛的士,

特意讓司機繞了幾個圈,才把她領回家中。

在浴室打開了熱水器,調好了水溫,教她如何用電吹風吹乾頭發,並囑咐她

再刷刷牙。就回到客廳,換上睡袍,倒了杯雄蠶蛾酒,坐在沙發上,就著小菜,

慢慢的喝著,等她洗完澡出來。

許久,她穿著乳罩和褲衩,捧著疊好的衣服,赤著腳走出了浴室,小心翼翼

的把衣服放在椅子上,坐在一邊剪了手,腳指甲;這才起身走了過來,怯怯地站

在我身邊。

我伸手捏著她的大腿里側,把手從她兩腿中間向後一伸,翻手兜住了她的屁

股,往我身邊一帶,她趔趄了一下倒在我的懷中。左手抱住她消瘦的身子,我俯

下頭叼住她的嘴唇,右手伸進他的內褲去摳抓她的屄穴,她的身體微微抖動了一

下,自然叉開的兩腿,一隻腳不知所措的蹬在我的腳上,伸出的舌頭輕輕舔著我

的鼻子。

稀疏的屄毛,陰唇倒也豐滿;在我只穿著睡袍的身上,雞巴早已膨脹勃起;

一股沖動湧來,我站起身,依然叼著她的嘴唇,摳抓著她的屄穴,半拖半抱的擁

著她走進臥室。

一把掀去床罩,將她抛在床上,三下兩下剝下她的乳罩和褲衩,我挺起堪稱

粗大的雞巴對準她的屄狠狠的插了進去。覺得她的陰道有點干澀,此時,身下的

她急忙叉開並蜷縮起了雙腿,微微顫抖著身體,低低的發出“哎,唉”呻吟,兩

眼可憐巴巴的望著我,淚流滿面,泣而無聲。

我此時毫無憐香惜玉之心,兩手抓捏這她柔挺的乳房,挺著腰桿連續用力,

終於把粗大的雞巴全部插進她的屄里,用力在她此時還是乾巴巴的陰道中,忽淺

忽深的狠狠抽插著。

沒想到她耐力挺好,她把雙腿盡可能的盤向我身後;在我的蹂躏下堅持,忍

耐著,任我在她身上盡情發泄。新鮮感讓興奮,高潮到來的快,在她干澀的屄中

抽插了也就是十來分鍾吧,我的雞巴在一陣陣痙孿中,把精液象高壓水龍一樣

“吱吱”的射向她的子宮。

從她身上翻身下來躺在床邊,她坐了起來,一手捂住屄穴,一手去拿被她我

扔在床頭的褲衩,我用腿一擋她的手,扔給她一包紙巾,“用這個擦。”她低低

的說了一聲:“謝謝。”

擦拭乾淨屄穴處流淌出來的精液后,她在床上跪在我身邊用紙巾輕輕擦拭我

的雞巴。

我躺著端詳著她,雖然消瘦,但乳房還算豐滿,紅嫩的小乳頭微微凸起,一

雙干過農活的手;兩只小腳卻挺纖秀,也就是20左右歲,剛洗完澡的身體還有

些青春的氣息。

我此時意猶未盡,一把將她摟過來,親吻她的嘴唇,含唆她的舌頭,兩手抓

揉她的乳房,手指不停的捏搓撥弄著她的乳頭,不一會,她的乳房開始漲挺,乳

頭也凸了起來。

我轉過身,頭靠著她的大腿,一條腿壓在她乳房上,一手撥開她陰唇上方的

包皮,手指撥弄她的陰蒂,另一隻手用中指和食指伸進她的陰道,抽插著。(她

的陰道內比妻粗糙)她的陰蒂雖不大,可在我的撥弄下,漸漸凸起,緩緩的呈獻

紅色。

漸漸她的呼吸開始急促,陰道中緩緩的流出淫水,不時輕輕的扭動身體,踏

在床上的兩腳不時的支撐腰肢和屁股哆唆著上挺,嘴裡不時發出按耐不住“嗯、

哦”的嬌吟聲。

我坐起身來,讓她靠在床頭與我面對面的坐著,兩手握著她一隻纖細的小腳

在手中把玩,把腳伸向她的屄穴處,用腳趾撥弄她的陰唇。她望了我一眼,小心

翼翼把她的小腳也伸了過來,撥動我的雞巴,不時的用腳趾抓撓我的雞巴根部,

搓我的雞巴毛和陰莖。

時間不長,我的雞巴又梆梆勃起,龜頭漲的發亮,我起身下床,站在床邊示

意讓她過來,她起身走來,吃驚的看著我的雞巴;我讓她兩手摟著我的脖子,托

起她的兩腿,將雞巴對準她地屄口,“撲哧”的肏入。

上下顛動的抽插,她則將兩腿盤向我背後;身體也隨之上下顫動著,兩眼激

情的望著我,一隻手托著漲鼓的乳房,使勁將凸起的乳頭往我嘴邊送,口中喘著

粗氣,低聲“嗬嗬”一陣陣嬌吟著。

許久,一股熱呼呼的淫水,在她的屄里,順著陰道,沿著我的雞巴淌在了我

的雞巴毛和卵囊上。

她的高潮已到來,我也有些疲倦,我調整了一下情緒,稍許,高潮到來,在

她嬌哏的“嗯嗯”聲中,雞巴中的精液像火山噴發一樣射向她的子宮。

我把她放下地,她連忙用手捂住屄口,略彎著腰,腿,步履蹒跚的隨我走進

浴室,進門就蹲在座便上,讓屄里的精液流出來;隨后,在我的雞巴周圍塗上浴

液,細致的爲我沖洗干淨后,才爲自己沖洗屄處。

從浴室出來,我去沖咖啡,她步履蹒跚的回了臥室,她說她不會喝咖啡,我

就用微波爐給她熱了筒露露。一進臥室,見她已赤裸裸的仰臥在床上,她接過露

露喝了幾口,就放在了一邊。

我躺下,舒展了一下身體,轉身遙控調一下空調的溫度,就感到她在用腳趾

搓我的小腿,我轉過身來,伸出胳膊,她就把頭枕在我肩上,依偎在我懷中。

過一會兒,她又把一條大腿伸過來,兩腿夾著我的左大腿,伸手攥著我的雞

巴,嘴裡喃喃的說:“大哥,你可真利害!那我也能伺候好你!”

我心裡說,‘我才肏了你兩回,你就說我利害,這才開始哪!’

望著躺在我懷中的赤裸裸的“村妞”,喝過咖啡后我沒有一點睡意。心想,

今晚不肏夠了絕不罷休。職業的娼妓就是讓人發泄的;只要我能滿足,就不要管

她怎麽樣。

妻的身體不好,爲照顧她的身體,我這些年來一直控制著自己的性慾,妻她

根本滿足不了我旺盛的性要求,可把我憋壞了!

想著想著,我伸手把剛合上眼的“土雞”拉到懷里,把她的嘴巴對著我的雞

巴,把已硬梆梆的雞巴伸了過去,她睜開眼睛遲疑了一下,終於張開嘴巴,含住

我的雞巴,笨拙的一下一下吞吐唆裹起來。而我則枕在她的大腿上,兩手揉搓著

她的陰蒂,摳插著她的屄膣。

眼看著她的淫水又從屄里徐徐的向出流淌著,我把手指插進去,在屄里來回

撥動,她的身體漸漸的戰唆著,從含著雞巴的嘴中發出含糊不清的呻吟。

突然,她身體猛一哆唆,“呃”的嘔了一聲,爬起來捂著嘴巴跑進了浴室

“噗噗”的吐了好幾口,走回來端起床台上的露露去漱口,回來后,她苦著臉對

我說:“大哥,你的雞巴太長了,都捅到我嗓子眼裡了。”

看到她這個樣子,我打消了讓她口交的念頭,隨后讓她趴在床邊撅著屁股,

雙手在前面撐著,從床台里拿處兩個保險套,套在雞巴上;猛的把硬梆梆的雞巴

插進了她的屁眼。

“哎呀∼∼”她竟敢叫了一聲;腿一彎,跪向床墊,我兩手一拉,扶她站直

了,挺著腰桿繼續抽插著。

“唉喲,大哥,求你別肏屁眼呀,疼啊!哪有肏屁眼的呀!”她帶著哭腔說

道。

真是個“土雞”!我不管她如何唉叫,繼續挺著雞巴猛烈抽插,同時,兩手

用力揉捏她的大腿,她不時的呻吟令我興奮不已,許久,在她屁眼劇烈的收縮痙

攣中,雞巴終於“哧哧”的狂射了。

放開她的兩腿,她一下子倒在床上,兩眼流處了淚水。我自己走進浴室,脫

下保險套,上面一些血絲,看來真是肏疼她了。

洗淨身子和兩手回到臥室,見她可憐的绻臥在床上,肛門處夾著紙巾,我在

她身邊躺下,她慢悠悠的轉過身來,緩緩的伸展開身體,抓住我的手放在胸前,

唉求著對我說:“大哥,再別肏屁眼了,行不行?”

我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她身子往前一湊,討好的撲在我的懷里。

躺在床上,摟著懷中的“土雞”總是意猶未盡。稍歇了一會,又開始肏她,

當我用傳統方式肏完第五次時,天已見亮了。我們都困了,我壓在已經疲憊不堪

仍渾身赤裸裸的仰臥在床上小“土雞”身上;兩手攥著她的乳房,香甜的睡去。

一覺醒來,已近黃昏,她已醒了,仍老實的任我壓在她身上卻不動彈。起身

后我倆個又進浴室洗戲了一通,摟著她坐在客廳的椅子上,挺著硬梆梆的雞巴,

插進她說的已經都被肏的火辣辣的屄里。

一陣瘋狂的抽插,在她“嗯、嗯”嬌吟中,又把一股炙熱的精液射進她的屄

里。

出門之前,我給了她100元錢。又領她去自助餐廳吃了飯,臨別時,她眷

戀地問我:“大哥,以後還能見著嗎?”

我回答說:“看緣分吧。”

看著她拖著由於被肏了一夜,而變得步履蹒跚的兩腿,邁進已是漆黑的夜幕

里,我才感到,我的腿也軟了。

哥們,野花的味道就是和家花不一樣,“土雞”別有一番韻味呀!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