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暗夜偷香–我和合租姐姐的故事

暗夜偷香–我和合租姐姐的故事

光陰似箭,一晃暑假匆匆而過,在蓮姐不斷來電催促中,我告別了我愛的表姐表妹們,踏上了客車,回歸在另一個愛我的女人的懷抱裡面!坐了整整一天半的汽車,我終於回到了我和蓮姐與強哥的合租屋裡!

「走,小宇!為了慶祝你回來我請你去跳舞!」我剛剛放下手裡的衣物,就聽見了蓮姐那甜美的聲音在我的身後響起!

「強哥呢?在家嗎?叫上一起吧!」我問道。

「他出去幹活了,這次可能要兩,三天才會回來,你快點,我去換一套衣服馬上走!」蓮姐回答道。

「我馬上好了!」我一面快速的收拾著衣物,把衣物放好。一面聽到蓮姐的回答心裡面暗自驚喜。

不一會兒,蓮姐也換還衣服。我們出門打車直奔舞廳。在舞廳裡面我和蓮姐選了個角落坐下,點了一瓶紅酒慢慢的喝了起來。

舞池裡面光線昏暗了些,各種燈光在變幻不定的閃爍著,讓人目眩神迷,騰騰的煙霧,酒氣,女人的香水味和男人的體息瀰漫著整個空間。我捏熄那根快要燃盡的煙蒂,偷偷得深情地看了蓮姐一眼,若有所思。

「來吧!我們去跳舞去!」蓮姐放下了手中的酒杯,一把拖住我的手說道。進入舞池裡面蓮姐開始扭動起來,蓮姐的腰部好像一條蛇一樣,當蓮姐扭動的時候,蓮姐胸前挺立的雙峰像兩團火焰一樣在狂烈地抖動,彷彿波浪一般。我偷偷的看著蓮姐搖晃不定的雙峰,有點發呆發傻了。蓮姐的腰部充滿了彈力,扭動的時候,她那渾圓的屁股也在隨著左右搖擺!

我覺得自己有一種頭暈目眩的感覺,渾身燥熱起來,是這兒狂烈的音樂聲?還是這閃爍的迷離的燈光,或者是蓮姐那火爆的充滿誘惑的身體。我看著她不停地扭動,感到有一種原始的激動的興奮在我的身體裡,在我的血液裡充斥著,而這種感覺在我的體內越來越強烈,越來越衝動。蓮姐像是一團,熊熊燃燒著的火,讓我迫切地想要不顧一切地去做那個撲火的飛蛾。

就在這一剎那,舞池裡面的音樂聲突然之間變得緩慢了,我發覺蓮姐也正在看著我。她慢慢地走到我的身邊,靠在了我的身上,臉貼在了我的胸膛。「小宇,你在想什麼,想要蓮姐了嗎?」她在我的耳邊輕聲的問道。

我心中小鹿亂跳,伸出雙手緊緊的樓住她的腰部。「你真的想要我了嗎?」蓮姐仰起頭,鮮紅而性感的嘴唇幾乎親到我的臉頰上。「小宇,你體內有太多太多的精力想要發洩是嗎?」我沒有回答她。

蓮姐喝了不少紅酒,她的體內似乎已被燃燒的火辣辣的,不住地湧動著難以壓制的衝動,嗅著從我身上不斷散發的一陣陣微微的男人的汗味,更是撩撥得心神搖蕩,情不自禁了。我握住蓮姐那嬌嫩光滑的手掌,心裡面不禁在想:「也許有的時候,女人的一雙纖小柔軟的手就會誘惑起男人無限的慾望吧!」

我將目光輕移到她的臉上,正好與她四目相對,她的眼睛裡滿含春意,眼光媚態十足,身體的每個部分似乎都在源源不斷地散發出誘人的氣息。我從蓮姐的緊身黑色連衣裙的低胸的領口處看見了她紫色的蕾絲胸罩,那裡面包裹著一對圓圓挺立的玉乳,它們在我的視線中微微地挑逗地顫動著,好像就要跳躍出來一樣,彷彿在呼喚著讓我貼近它們。

蓮姐似乎有些難耐,她將身體更緊的向我靠了近來,想要用她自己那魅力和性感十足的身體來融化我,蓮姐見我不動聲色,她有些著急的將嘴湊到我的耳邊,柔聲道:「小宇,你不願意把姐姐抱得更緊些嗎?」

我只感覺到蓮姐那對迷人挺立的玉乳抵在我的胸前,她那豐滿性感的身軀躺入了我的懷中,透過薄如蟬翼的黑色衣裙邊,我清晰地感覺到那圓潤的大腿,溫熱平滑的小腹,發育的豐滿柔軟而又挺立的乳峰,女人的清香體味撲鼻而來,挑逗著我的慾望。蓮姐的臉摩擦著我的耳際,我被挑逗得慾火中燒,我的小弟弟迅速而猛烈的翹了起來,頂在了蓮姐的小腹上。

「小宇,你真的讓我心動,你知道嗎?」蓮姐感覺到我的異樣,翹起雙唇在我耳邊說道。「嗯,我也一樣!」我陶醉在迷糊中喃喃答道。我的雙手撫摸著蓮姐的美背,將火燙的唇壓在她豐潤柔嫩的嘴唇上。雙唇相接,我們都興奮的忘了周圍。

「我已經受不了拉!小宇,我們回家去做愛吧,好嗎?」蓮姐醉眼迷離的問道。「我想小宇你也有這種感覺了,是嗎?」這時,蓮姐拉著我的手:「小宇…我們走吧!」

說著,我們相擁在一起擠出了舞廳,強烈震耳的音樂在我們的身後響著,街上的行人已經漸漸稀少了,公路上不時閃過飛馳的汽車,公路兩旁只有那巨大的廣告燈和明亮的街燈依然不知疲倦地亮著。我們相互挽著,在街上攔住了一輛出租車,在車的後排癱坐下來。

好一會兒車子在我們的合租屋前停了下來,我們下車走近房間,打開了房門扭打開了電燈,明亮的燈光照亮了室內的一切。我們並排地躺在床頭,靜靜地看著對方,相視而笑。

「把燈開暗一點,怎麼樣?」我癡癡地看著蓮姐問道。

蓮姐笑了起來:「你還怕羞啊,你又不是處男了,而且我們又不是第一次了!」

「好啊!你敢笑話我,看我等會兒不搞暈你!我先去沖涼啦!」

「我求之不得呢!」蓮姐放肆的說道。「等一下!我們來個鴛鴦浴,好不好?」蓮姐迅速抱著我的身體,嬌羞的問道。

「只要你不怕待會兒我在浴室就把你給吃了,我當然歡迎羅!」我摟著蓮姐的脖子,重重的將火燙的唇印在蓮姐的唇上,然後輕聲道:「幫我脫衣服!」

「好啊!」蓮姐拖著長長的音調,朝我扮了個鬼臉,然後伸出纖小柔軟的手來解我的衣褲!

「噢!小宇,你的好像又變大了!」蓮姐看著身上一絲不掛的我的身體下的小弟弟,用纖細的手指點了點我的小弟弟道:「乖乖的聽話點哦!等會兒你要努力哦!」

隨後蓮姐自己身上的緊身黑色連衣裙也滑落在房中的地板上,拉著我走進了浴室裡。浴缸裡面的水就要滿了,蓮姐上前關掉水龍頭,把上面的蓮蓬噴頭扭開,一片水簾像瀑布似的密密麻麻地一串串散落在她的頭上,肩上,從她的頭頂往下而傾。

我走進浴池雙手抱住蓮姐,在瀰漫著水蒸汽的浴室中側頭看著在浴壁上鏡中的蓮姐和自己,我輕捻著蓮姐那挺立雪白的玉乳,自己的小弟弟從蓮姐那烏黑髮亮的陰毛中挺立著,抵住了蓮姐幽幽森林下的桃源洞口。

「別這麼急嘛!小宇,來姐姐跟你擦擦背。」蓮姐移動雙腿,躲開我小弟弟的頂撞,扳過我的身體,手按著濕淋淋的浴巾在我的背上擦著。

「蹲下去,你那小弟弟不聽話,淹它一會兒。」蓮姐忍住嬌笑,握住我的小弟弟在浴池裡面上下擼動的逗弄著。我躺在浴池裡,雙手從她的兩腋下穿過,摟住她光滑柔潤的美背往下按,一具美麗的嬌軀寢入水中,我們互相擦試著身體!

「小宇,來,抱姐姐到床上去!」蓮姐兩眼凝盼,雙手摟住了我,我也一隻手從她的背後繞過,摟著她的纖腰,一手握著她的兩條玉腿往房中走去,把她嬌艷柔嫩的嬌軀放倒在床上。

我仔細欣賞著蓮姐那美妙的軀體,粉彤彤的臉頰,挺立的玉乳柔弱而富有彈性,平滑的小腹下,幽幽芳草從中,那微微凸出的陰戶中間嬌艷柔嫩的桃源洞,無不令我神魂顛倒。我緊緊的抱著蓮姐的玉體親吻起來,蓮姐的那一對挺立的玉乳在我的胸上用力的擠壓,磨擦著。而她則發出陣陣的呻吟聲!

不一會兒,我要蓮姐轉過身去,形成69姿式,蓮姐那圓潤的屁股幾乎都貼到了我的臉上,我輕輕把她的屁股抬起了點,用手分開了她那嬌艷欲滴的大陰唇,顯出了裡麵粉嫩鮮紅的嫩肉,我貪婪的親吻了上去,舌頭伸入桃源洞裡面盡情的絞動著,不時的含著那顆艷如瑪瑙的陰蒂,用力的舔吸著,吸的蓮姐渾身顫抖,不停的晃動起來!

而我那股男性的體味和挺立的小弟弟更加刺激了蓮姐的情慾,她低下了頭,張開了嘴巴含住了我的小弟弟,粉頸一上一下,小嘴一張一合地舔弄著我的小弟弟,我龜頭上面的馬眼裡不時流出透明的液體,很快又被蓮姐紅嫩的小嘴吸得一干二淨。硬幫幫的小弟弟被她含在嘴裡,更使得蓮姐全身燥熱難耐,桃源洞裡面奇癢難熬,突然一股股暖流從小腹裡面向下蔓延,又從那粉嫩鮮紅的桃源洞裡面溢了出來。

這時候,蓮姐想到的只是那肉棒一插到底的快感!蓮姐迅速的轉過身來,跨在我的胯間,一隻纖纖玉手握住我那紅的發紫的肉棒,一隻手伸向自己的桃源洞,緩緩的分開自己那粉嫩鮮紅的大陰唇,玉門對準肉棒,慢慢的坐了下去。她咬緊牙關,緊握雙手屈伸玉腿,扭腰旋臀,滿頭的長髮在空中飛舞,小臉像一朵盛開的紅山茶。

「啊!…好美…好漲…!」從蓮姐的嘴裡不時發出陣陣含糊不清的呻吟!

我也伸出雙手揉捏她那一對挺立的玉乳,嬌嫩粉紅的乳頭,艷麗悅眼,讓人愛不釋手。我不停的上下挺動起來,來配合著她的扭動,肉棒被她的桃源洞吞進吐出。當肉棒的龜頭一連幾次碰觸到她的花心時,蓮姐就情不自禁的浪叫起來,俯下上半身,把我抱的更緊,全身顫抖得也更加厲害了!蓮姐的浪叫聲激勵著我,我的腰部上下挺動的越來越快,蓮姐那渾圓的屁股扭動的越來越激烈,陰道隨之陣陣收縮,我知道蓮姐要高潮了。

「啊!…我頂不住…了…小宇…我不行…了…美死了…啊!」浪叫聲未完,一股強烈的陰精在蓮姐的小腹裡面蔓延而下,從桃源洞裡面噴了出來,淫液把我們的陰毛寢濕得粘在了一起,蓮姐也精疲力盡的壓在了我的身上。我們相擁了一刻,才分了開來,辦理善後的清潔工作。

兩天以後,強哥還是回來了。他(她)們又過起了她(他)們的二人小世界,而我也投入到了緊張的學習中。但是,蓮姐有時候會在強哥轉身的那一剎那間不停的對我拋媚眼。

又是一個星期五的下午,我早早的翹課回家,還沒有走近房屋就聽見了蓮姐話語聲:「啊強,別管窗簾了,快過來!」「今天強哥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呢?」我心裡面在慘淡的想著。

我偷偷的走近窗前,從簾縫往裡面一看,強哥將蓮姐推倒在床,之後兩手不斷地將蓮姐的上衣從牛仔褲裡面拉出來,隨即雪白的腰身呈現在強哥的眼前,強哥熟練地沿著蓮姐的肚臍周圍輕輕地吻著,蓮姐的敏感地帶被強哥這樣舔弄刺激著,強哥的雙手伸進了蓮姐的上衣裡面,強哥的雙手碰觸到的是那對讓他極為熟悉卻又好像很陌生的玉乳,強哥緩緩地向蓮姐的兩旁的乳尖摸去,輕輕地揉捏著那粒粉嫩的小櫻桃,蓮姐的口裡面發出了誘人的呻吟。

強哥收回了雙手,蓮姐相當主動地將上衣脫下,露出那對挺立的玉乳,並且自己撫摸起來。強哥的雙手收回之後,開始去解蓮姐的牛仔褲,由於現在蓮姐的臀部因為興奮而騰空著,所以很輕意地將蓮姐的牛仔褲褪到膝下。

這時候強哥將他的目標轉移到蓮姐那神秘誘人的三角地帶,隔著內褲或吸或舔,並且將手指輕輕地戳弄著蓮姐的桃源洞,蓮姐這時候已經快要忍受不住了,強哥起身將上衣和長褲脫下,蓮姐像發了情的母貓一樣撲向強哥的下身,熟練地掏出他的肉棒,就開始舔弄起來,那種味道從她的口裡面傳到她的大腦裡,讓她幾乎要窒息,但是這味道更加促使她拚命地舔,熱情的舔,忘情地舔。

強哥終於忍受不住了,腰間一陣顫抖,熱熱的精液直射而出,射入了蓮姐的口裡面,蓮姐絲毫不以為髒地吞了下去,並且繼續的舔弄著強哥那軟化的小弟弟,很快地肉棒再度挺了起來,蓮姐一聲嬌呼,轉身趴在床上,扭動著她那渾圓的屁股等待著強哥的插入。

強哥一隻手握住自己的肉棒,一隻手扶著蓮姐那渾圓的屁股,肉棒對準蓮姐那神秘誘人的桃源洞口,將肉棒深深地插了蓮姐那粉嫩鮮紅的桃源洞裡。並且開始劇烈快速的抽插起來,使的蓮姐那渾圓的屁股在每次受到身體撞擊的時候就抖動的變了形狀,蓮姐興奮的迎合著強哥抽插,強哥看到蓮姐臉上愉悅的表情,他知道蓮姐這時候正在邁進高潮當中。蓮姐胸前那一對挺立的玉乳也因為姿勢和被強哥幹著的緣故,正在極為淫蕩的來回擺動著。

強哥這時候似乎感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性衝動,莫大的興奮感覺從他的身體裡面湧出,他雙手扶著蓮姐的腿胯間,更加猛烈的抽插起來,肉棒整根的沒盡,次次到底!

「啊!…強…你的雞巴…好厲害!…嗯…喔…好粗的…雞巴…操的…我…快死了…啊!美死我了…好哥哥…啊!…我不行了…我丟了…啊!…」

隨著蓮姐的聲聲浪叫,在強哥的猛烈的抽插下,很快地蓮姐就達到了高潮,而強哥也在蓮姐高潮的時候與蓮姐一起雙雙攀上了顛峰。

我看完一幕後悄悄的退回到走道上,轉身走向了自己的房間,脫了衣物躺在床上蒙頭大睡,當然更多的期待是在與蓮姐的夢中相會吧!

「哎!蓮姐過上性福了,連吃飯也不叫我了!」是夜,我從夢中醒來(最主要是被餓醒得),一看時間是晚上1點鐘了。我起身穿上拖鞋向廚房走去,準備到廚房裡面去找點吃的東西。

「嗯!廚房裡面的燈怎麼是亮著得!」還未走近廚房我就看到了廚房裡面燈光明亮。我打開廚房的門,邁了進去!而我則看到了讓我噴鼻血的一幕!

「小宇,你睡醒了!餓了嗎?我給你弄了吃的,馬上就好!」蓮姐穿著一件蕾絲透明的睡衣轉過身來對我盈盈一笑的說道。

「這時候還吃什麼飯啊!吃你就夠了!」我心裡面在喜滋滋想到!只見蓮姐那白羊似的雪嫩玉體赤裸裸的包裹在紫色蕾絲透明的睡衣裡,一對玉乳像熟透的水蜜桃般的挺立在胸前,吹彈可破,玉乳尖上兩粒粉嫩的乳頭像櫻桃一樣,隨著呼吸起伏,萬般媚惑地微微顫動著,修長的雙腿之間,幽谷蜜泉在烏黑發亮的森林中若隱若現,讓人忍不住得想去一親芳澤,深探桃花源。

我上前一手環抱著蓮姐的前胸,一隻手輕揉著她那挺立在胸前的一對像熟透的水蜜桃般的玉乳,另一隻手伸進她的睡衣裡面按在她的陰戶上梳理著她的陰毛,手指伸到她的雙腿之間輕輕的撥弄著。我將嘴唇貼上蓮姐鮮嫩的紅唇上,張大嘴巴,就像要把蓮姐的雙唇生吞一般,貪婪的吸狁著,蓮姐雙眼緊閉,美麗的睫毛微微顫抖,微張的櫻桃小嘴,一點點伸出小巧的舌頭,我用自己的舌尖輕觸她的舌尖,蓮姐不自覺地從喉嚨處發出了呻吟聲。

我的手撥開了蓮姐那粉嫩鮮紅的花瓣,向裡面摸索而去,手指在每一片花瓣上輕輕的撫摸著,把沾滿愛液的手指插入桃源洞裡面抽插起來,蓮姐這時候已經癱瘓在地,完全濕潤的花蕊在不停的抽搐著。

我的嘴終於離開她的雙唇,蓮姐像極度缺氧私的大口大口喘息著,嬌挺的玉乳隨著她的呼吸在不聽的顫動著。

「啊!…我受不了了!…小宇!」蓮姐雙唇微張的喃喃低吟到。

在蓮姐玉面暈紅,嬌羞萬分中,我將她剝脫得一絲不掛的抱到了餐桌上,我也迅速的脫掉自己身上的所有衣物,挺著早就漲的難受的小弟弟站在了餐桌前。我分開蓮姐那修長雪白的玉腿,挺著小弟弟,待她還未反應過來的時候,就狠狠地往她那濕潤的桃源洞插了進去。

「啊!…」蓮姐一聲嬌呼,卻有暗暗歡喜。一股生理上淫蕩的需要從她的腰間升起,她覺得我粗大的小弟弟進入她的花心讓她好有充實的感覺。我的小弟弟在她那粉嫩鮮紅的桃源洞裡面不斷的挺動,龜頭不時的頂到她那嬌軟稚嫩的花蕊。而蓮姐則本能地收縮著小腹,美妙難言地收縮,蠕動著桃源洞裡面的陰道肉壁,有時候還會緊緊地夾住那狂野抽插的小弟弟,桃源洞裡面的嫩肉不時盤繞,纏捲著我的龜頭。

蓮姐嬌羞火熱地迎合著我的抽插,迎合著小弟弟對她桃源洞裡面花蕊的頂觸,一股股的陰精玉液如泉湧出,從她的桃源小洞裡面流到了餐桌上。這時我們倆人的身體交合處已經淫滑不堪,愛液漣漣了,蓮姐那一片烏黑發亮的陰毛中更加是春潮氾濫,亮晶晶的誘人發狂。

在如此不斷的往復中,我用一隻手的手指按住蓮姐那嬌小可愛,完全充血勃起的鮮紅陰蒂一陣揉捏,另一隻手握住她的玉乳,在玉乳尖上輕捻著兩粒粉嫩的乳頭。只見蓮姐一陣銀牙輕咬,渾身顫抖,一顆芳心如飄浮在雲端一般的不斷在上升著。

「啊!…快用力…求求你…小宇…用力干我…啊…嗯…好美的…感覺啊!…喔…唔…對了…用力…啊…我…不行了!…我丟了……啊!」

我的小弟弟這時已經在蓮姐的桃源洞裡面抽插好幾百下了,小弟弟在蓮姐的陰道肉壁上強烈的摩擦下陣陣發麻。我的陽精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我將小弟弟深深地插入蓮姐的桃源洞的最深處,整根沒進,龜頭緊緊頂在她的花蕊上,一股滾燙的精液直射而出,射進了她的桃源最深處…!

【完】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