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媽媽與我,我們甜蜜的性生活

媽媽與我,我們甜蜜的性生活

我對爸爸媽媽最早的記憶是童年時開始。

我爸爸樣貌粗犷、做事認真,是一個勤奮的工人,他個子高高瘦瘦,皮膚黝黑,肌肉發達。

我媽媽與爸爸截然相反,身形嬌小,人很溫柔,棕色的頭發棕色的眼睛,是那種十分傳統的家庭主婦。我們幾個孩子繼承了她的優點,也是棕色的頭發棕色的眼睛。媽媽人很風趣,但有些隨便,與爸爸直來直去的性格完全兩樣。

他們的生活一直很和諧,他們結婚初三年,媽媽生了我們三個孩子。如果不是爸爸後來離開過一段時間,我的兄弟姐妹一定不止現在這個數。

 

有一天,還是大白天,但父母卻躲在房間里做遊戲。我想和他們一起玩,於是推開了父母的房間,見到媽媽正躺在床上,睡衣從肩頭滑落, 爸爸正吮吸著媽媽的乳房。她讓我爬上床來,我好奇地撫摸它,輕輕拍打它,發現媽媽很喜歡這樣。爸爸和我保持了默契,他先低頭吮吸一會媽媽的乳房,然後離開,改由我來撫摸和拍打它們,媽媽則快樂地呻吟。後來我頑皮地重重拍在媽媽雪白的乳房上,盡管打得媽媽生痛,但他們都大笑起來,顯得很開心。

可我記得以後我還想這樣做時,我被爸爸趕下床,而他們則繼續她們有趣的遊戲。

后來爸爸開始酗酒,脾氣變得很壞。他不知道什麽時候就會發火, 他的四個哥哥都是這樣。他們五個人經常一起下酒館酗酒,然後大打出手。如果他們找不到其他人,就會自己打起來,直到酒保叫來警察。

最終,爸爸爲此付出了代價,由於一次酒後惡意傷人被判入獄兩年,留下媽媽和我們幾個孩子艱難度日。

我們發現媽媽很討厭一個人睡,因此我和兩個妹妹就輪流陪媽媽睡覺。那時我們還小,她只是喜歡摟著一個人那種溫暖、舒適的感覺,不論那人是男人、女人,或是男孩和女孩,她只是不想一個人睡。

我喜歡舒舒服服地躺在媽媽溫暖的懷抱里,聽媽媽哼著搖籃曲入睡呢,由於媽媽喜歡穿著透明的睡衣,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媽媽美麗豐滿的乳房。當然,我還小,那只是我出自天然的愛——一個孩子對媽媽深深的依戀之情。

在輪到妹妹們和媽媽一起睡時,我被冷落了。媽媽說她厭倦了每一次醒來都是因爲我在吮吸她的乳房。通常,媽媽的睡衣總是蓋得嚴嚴實實的,但偶爾我會想辦法將它揭開,露出媽媽赤裸的乳房,然後像爸爸那樣起勁地吮吸。

我五歲時爸爸出獄了,爸爸像變了個人似的,信奉起宗教來,爲人變得謹慎,還找到了一份好工作,我們家的生活開始好轉起來。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到了青春萌動的年齡,我驚奇地發現我的小雞雞竟然會變大變硬。有時還會遺精。

後來我們一家終於在安頓下來,爸爸和媽媽買了一幢小洋房。 男孩和女孩可以分開住了,我和兩個小弟弟一起住,兩個妹妹住小一點的房間,爸爸和媽媽則有了一間最大的臥室和一張大床。

在爸爸出獄後的七年裡,他們倆仍然愛得那麽深,但就是媽媽有點喜歡賣弄風騷,而我則成了她主要的犧牲品。媽媽喜歡從黃昏時刻就開始穿睡衣,她也喜歡穿著透明暴露、開領的衣服。當她坐下看報紙或電視時,睡衣會落到胸口,此時我甚至可以看到她堅挺的乳頭。我常常會走過去,從上面往下看她突起的乳房和櫻紅的乳頭,那是我童年的夢想。我非常想伸手過去好好地摸一摸,但這是爸爸的專利,沒我的份。

我十五歲時,媽媽更甚,晚上經常穿著睡衣在房間里走來走去,有時穿得比在床上還少。好幾次半夜我上廁所或是去找水喝,都會在途中碰見媽媽。她穿著很窄的短襯裙(當然是透明的),只遮到腋下,堪堪裹住挺拔豐滿的乳房,向下延伸到大腿的分叉處下面一點,勉強遮住微微墳起的陰戶,但在她走動時,裙子會上擺,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她肥碩的乳峰蕩起的漣漪以及體下兩腿之間那黑色捲曲的黑森林。

我開始想知道媽媽是不是對我有『那方面』的興趣。當然那時我已經知道了『亂倫』的含義,也知道這有悖於常理並爲世俗所唾棄,但我不在乎,我開始嘗試挑逗媽媽,但她看起來只是覺得我的努力很有趣而已。

到了我十六歲時,爸爸失業了,我們家的經濟景況一下子拮倨起來。當情況更加惡劣難以爲繼時,爸爸不得不考慮外出打工。

後來,他找到了一份建築工程的工作, 爸爸接受了那份工作,這意味著他不得不離開家相當長一段時間。

他臨走前握住我的手說:“你現在是這個家的主人了,你應該負起照顧媽媽和弟妹們的責任,因爲你已經長大了。”

我答應著,讓爸爸放心,不過我的注意力卻轉到了媽媽身上。爲什麽當爸爸像往常那樣囑咐我時,媽媽看著我的表情是那樣的奇怪呢?

爸爸走後一星期,媽媽變得更加風騷。

每晚我上廁所,都會碰到不少『奇遇』。媽媽仍然穿著窄小的短襯裙,只不過又變短了,只遮到她的乳頭部位,大半雪白的胸肌暴露在我的面前,露出深深的乳溝,往往看得我雙眼暴突。幾乎只要我半夜爬起來,就會碰上媽媽的這種打扮,好像是媽媽在故意等我似的,我想知道媽媽這樣做的真正目的是什麽。

在爸爸走後的第一個星期天,我和媽媽一起坐在起居室,但感覺非常無聊,媽媽看起來有些坐立不安,她說她想教我玩一種雙人紙牌。她穿著一件淺褐色透明的舊睡衣,當她俯下身洗牌時,我可以從領口看到媽媽堅挺的紅色乳頭。每一次我們的手不小心碰到一塊,媽媽的身體就像觸電似的顫抖,胸前的兩塊東西顫巍巍的十分誘人。

我們可以感覺到房間里彌漫著一種令人緊張躁動的氣氛。

媽媽不停地淌著汗水,盡管房間里很冷,她身上也穿得很少。

我開始想其它新遊戲,尋找一種使媽媽可以加入,但只有我們倆的遊戲。媽媽的身上散發出一種成熟女人的誘人的體香,是一種可以激起男人慾望的馨香,這使我産生了下流猥瑣的念頭,對媽媽身體的渴求一下子空前強烈起來。

我的體溫在上升,我的雞巴迅速膨脹,脹得比我以前的任何時侯都大,被牛仔褲緊緊得束縛著,頂得我的龜頭生痛。

我想媽媽現在的心情可能和我是一樣的,但旁邊還有弟弟妹妹在,所以不敢輕舉妄動。

但另一方面,我又有些害怕。

我才十六歲,而媽媽卻是一個三十六歲的成熟婦女,又是我的親生媽媽,會不會是我自作多情、會錯了媽媽的意思呢?也許她只是出於對孩子的關心,出於天然的母愛呢?

再怎麽說她也是我的媽媽,兒子怎麽能打媽媽的主意呢?再說近親相奸是不好的,近親相奸後果嚴重的,想到這些不禁使我很憋氣。

這些可怕和混亂的想法困擾著我,我站起來,告訴媽媽我有點不舒服,想回房睡覺。

「好吧,寶貝。明天早上我們再來看你,今晚好好休息。」媽媽慈愛地說著,向我吻別。但這一次她沒有吻我的臉,而是吻在了我的嘴上,我發誓媽媽的舌頭碰到了我的嘴唇。

這意外的刺激使我不得不打了兩槍,然後才疲倦地睡過去了。

大約淩晨三點時我被尿憋醒了,不得不讓我有點不情願地爬起來,因爲我可以肯定媽媽一定會像往常那樣埋伏在那等我。

但我錯了,媽媽居然沒有等在過道上,看來我是神經過敏了,想想也是,三點鍾了,媽媽再有興趣也熬不到這時候。

回房的路上,經過媽媽的臥室時,媽媽會睡在她那張令人羨慕的大床上。

門開著,我停下了腳步,因爲我聽到媽媽的臥室里傳來一些奇怪的碰撞聲音和有節奏的呻吟。

媽媽怎麽了?我想她一定又在做什麽奇怪的舉動,但也許是她生病了呢?或許我該叫大夫來。

房間里沒有燈光,但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媽媽正站在梳妝台前。

她面對著鏡子,左手扶在梳妝台上,右手被梳妝台擋住了,看不清具體在做什麽,但我可以分辨出她的右手在腹股溝附近來回移動,好像在把什麽東西往體內推。碰撞聲來自梳妝台,呻吟來自媽媽,當她的右手移動時,媽媽會發出快樂的呻吟。

我獃獃地看著鏡子,從鏡子里我看到了媽媽的豐滿的乳房隨著她自慰的動作而震顫的樣子。

哦,真是一個香豔刺激的場面,但我卻被媽媽的表情吸引住了……

媽媽睜著眼,她的眼睛正直勾勾地盯著我,顯然在看我的反應。

暗淡的月光透過窗子射了進來,我和媽媽眼神的對視中,我看到媽媽眼中迫切的眼神。

我感到很尴尬和混亂,我轉身跑回臥室,迷迷糊糊地睡過去了。

第二天早上當我醒來時,發現媽媽站在我床前用摸我的額頭。

「有點熱,看來你有些發燒,我看你今天最好別去學校了。」然後讓弟弟捎話給我請假。

十分鍾後,弟妹們都出門了,媽媽走了進來。

「你沒病,起來吧,去洗個澡,我有話對你說。」她命令道,但語氣很溫和。

我溜進浴室,把水溫調到合適的程度,浸泡在水中擺弄著雞巴胡思亂想……

突然門打開了,媽媽就站在門口。

(二)「我告訴過你要你洗澡,不是要你擺弄你那東西,是不是要我站在這里看你洗?」她生氣道。

「不,不!媽媽,不要,請把門關上好嗎?」我乞求道。

經媽媽這麽一打擾,我也沒了興趣,雞巴很快萎縮下來。

我匆匆忙忙洗完澡,正在用毛巾擦身子,門又開了,媽媽又走進來。

「嗨,寶貝,讓媽媽幫你。」媽媽說著,用一條又大又軟的毛巾給我擦拭身體。

「我並不想打斷你的好事,寶貝。」她說,「但我們得好好談談昨晚的事,我想那對我們倆都有好處,當然如果你剛才沒有射出來的話。」擦乾身子後,媽媽手拉著我把我領到她的臥室,一起坐在床上,她仍然穿著剛才的浴袍。

「現在,我們先談談剛才浴室里發生的事,你每天要自慰多少次呢?不管怎麽說,我從來沒有見過像你這麽頻繁射精的男孩。」「哦,媽媽!我沒你說的那麽多吧!」她露齒一笑,說:「老實點,不要試圖糊弄你的媽媽,想想是誰幫你洗衣服的。你的短褲總是粘滿乾燥的精液,你的床單總是汙漬斑斑,更不用說你妹妹和我的每件內褲都被你當成擦精布了。不是你是誰呢?說吧,到底多少次?」我低頭看著地板,踟躇得說:「通常是五次,有時是七次。」媽媽眼睛一亮,喃喃道:「太棒了。」她擡起我的頭,讓我看著她。

「昨晚我看到你在盯著我看,你知道那時我在做什麽嗎?」「不知道,起初我想你是在摸什麽東西,不過你看起來很舒服。媽媽,對不起,我不該偷看你。」「你不是在偷看,孩子,是我讓你看。我需要你看,這樣我們才能談下去。昨晚我真希望你進房間來,不過這樣也好,現在我們都有話可說了,我們可以看清楚對方在做什麽,那時我在自慰,也就是你說的手淫。」「媽媽也這樣做嗎?」「當然了,寶貝。」她說,「當人們不能滿足自己的性需要時就會這樣。好了,現在我們到床上去。」她讓我躺到床的中央,然後自己走到窗前,拉開窗簾,讓早上的陽光照進臥室。

接著她從壁櫥里拿出一條黑色布條,走到我身後,突然用布條將我的眼睛蒙上,再打個結。

「別擔心,寶貝,馬上會給你解開的,我只是想讓你大吃一驚。」我正在琢磨媽媽話里的意思,就聽到有東西滑落的聲音,好像是一條蛇,然後床動了,是媽媽上床了,她挨著我旁邊的枕頭躺了下來。

「好了,我給你解開布條,不過你可別偷看喔,眼睛還要閉著。」她說:「你發誓不偷看。」「好的,媽媽,我發誓。」媽媽解開蒙著我眼睛的布條,任其落在我的脖子上,我緊閉雙眼。

我又嗅到了媽媽身上淡淡的體香,昨晚打牌時我聞到的那種如蘭似麝的幽香。

我的下體開始變硬,媽媽一定看到了,我很想知道她會有什麽反應。

「可以了,孩子,你睜開眼吧。」

上帝啊,媽媽真美!

我的目光飛快地從媽媽的陰戶上掠過,不敢稍做停留。媽媽的陰毛烏黑發亮,看起來有些潮濕,濃密的陰毛覆蓋了整個山丘,使我看不到那道裂縫。

媽媽突然骨盆往前一送,身子後仰,露出了她陰部的那道裂縫。媽媽用手將陰唇撐開,我可以看到在裂縫里的頂部有一個很大的粒狀物,在它的下面,有一個淫水漣漣的肉洞,我不由自主地顫抖起來,雞巴變得生氣勃勃,完全地硬挺起來,龜頭的小口中流出了透明的液體。

與此同時,媽媽從枕頭下抽出一根長長的假陽具,然後媽媽將它插入自己的屄洞,用力地抽動起來。

「這就是我昨晚做的事。」她說:「 我只有這根冰冷的塑料玩具,用它來安慰自己,我多麽希望有人能解救我啊。但我膽小的兒子卻沒有勇氣這樣做,現在我不再需要它了,我要你,兒子,來吧,我不想自己來,我想我們倆一起來更有趣。」  我結結巴巴地說:「媽媽,你的意思是要我們倆…我們倆…一起…呃…一起…那個…呃…?」「來吧寶貝,我們要一起做愛!我吸你的雞雞,你舔媽的洞洞。我要吸乾你的每一滴精液,讓你今天再也爬不起來。」她扳過我的身子,濕潤的雙唇溫柔地吻上了我的嘴。

「不要討厭媽媽,孩子。」她說著,我頭一次看到媽媽流淚,「我還沒有老,我和你一樣有強烈的性慾,但沒有人能真正滿足我,我又不能到街上去隨隨便便找一個男人,現在我真的需要你這樣。」「喔,媽媽,我從來就沒有討厭過你,你不知道我想你都想瘋了,但我不知道該怎麽做,我從來沒有真的和女人做過這種事。」「我想也是,你甚至還不知道怎麽接吻。」「教我,媽媽。」媽媽將身體靠向我,雙唇又吻了上來,我感到她的舌頭輕輕地在我的嘴唇上滑過,然後挑動我的牙齒,想要往裡擠。

「嘴唇張開點,寶貝。」媽媽說。

我感到媽媽柔軟溫熱的舌頭滑進了我嘴裡,和我的舌頭激烈地交纏著,我下意識地抵住媽媽的進攻,但她舌頭突然地一勾,退回了自己嘴裡,卻將我的舌頭勾到了她的嘴裡。

這是多麽香豔的體會呀!我們倆的舌頭抵死纏綿著,互有進退,都在拚命地吮吸對方的唾液。

與此同時,媽媽引我的手到她高聳的乳房上,用力擠壓和揉捏她的乳頭,我感到媽的硬度空前地堅硬。

媽媽把頭轉向我說:「你想吮吸它們,是嗎?」媽媽的手溫柔地撫在我硬挺的雞巴,細長的手指輕輕地點擊著我的龜頭,將龜頭因興奮而流出的透明的潤滑液塗滿龜頭和整根雞巴,感覺真是爽。

媽媽坐起來,她的乳房雪白豐滿,雖然有些下垂,但無可否認地充滿著成熟婦女迷人的魅力。

我伸手托住媽媽的乳房,擡起到我嘴邊,使我伸嘴就可以夠到那兩粒玫瑰色的堅挺的乳頭。

當我陶醉地吮吸著它們時,我才真正感覺到自己是個大人了。

媽媽呻吟著,用手撫摸著我的頭發。

剛才媽媽用舌頭將我弄出來的情景曆曆在目,我舔著媽媽的右乳,將硬挺的乳頭含在嘴裡,舌尖輕輕地圍繞著乳暈劃圓。從敏感的舌尖上,我可以感覺到媽媽的身體在微微地顫抖,乳頭也滲出了微熱的液體。我用牙齒輕輕地咬住媽媽的乳根,舌尖舔了舔媽媽流出的乳液,淡淡的、甜甜的,有一種說不出的熟悉感。

我輕咬著媽媽的乳頭,用力地左右拉拽它,同時手揉面團似的起勁地揉搓著媽媽豐滿的乳房。

媽媽不住地吸氣,呻吟著說:「用力…哦…哦…孩子…再重點…」 幾分鍾後,媽媽忍不住了,一把將我的頭拉開按到她的蜜屄上,說:「想不到你這麽口齒伶俐,孩子,現在快用你的小淫嘴舔媽媽的騷屄呀。」媽媽有些手忙腳亂地來回幾次才引導我的臉對正她的陰戶,那裡已經濕成一片,散發出的潮氣溫暖而帶有一絲甜香,這比什麽刺激都要強烈百倍。

「快舔媽媽那裡,孩子。」媽媽怕我不懂,說:「用你的舌頭舔媽媽的小屄,如果順利的話,我們倆都會很快活的。別害臊,要知道這是你出生的地方, 你不過是回老地方看看罷了。快舔吧,把你的舌頭伸進去,不要管什麽倫理道德,讓它們見鬼去吧。」有了媽媽的這番話,我放心地用舌頭舔遍媽媽的整個淫屄。舌頭深深地插進媽媽的嫩屄,用力地在陰壁上刮著。

我留心媽媽的反應,當我的舌頭在陰道內活動時,媽媽會發出短促的呼吸聲,身體顫抖,陰壁上液體的分泌加劇。

我發現當我舔到媽媽陰道內的一個小突起時,媽媽的反應會突然加劇,於是我專舔這個突起。

媽媽呻吟道:「哦…對…孩子…你這小壞蛋…哦…真聰明…知道舔媽媽的小豆豆…弄得媽媽好癢…哦…哦…好舒服…哦…上帝…媽媽要 了…哦……」我不停地舔媽媽的淫屄,舌頭深深地插在媽媽的陰道內。

媽媽的呼吸越來越急促,陰壁劇烈收縮,淫液不斷外流,流到我的臉上,粘滿了我的臉和整個大腿根部,然後流到床上,把床單弄濕了一片。

「哦…寶貝…我最愛的兒子…」媽媽大叫起來:「用力吸呀…好兒子…用力舔媽媽的浪屄呀…哦…哦…媽媽高潮來了…乖兒子….好棒…不行了,哦…哦哦…出來了…不行… … 了……」我退出舌頭,擡頭看媽媽。

媽媽的身體痙攣著,表情十分痛苦,雙手緊緊地捉住我肩膀,手指深陷進我的肌肉。

好一會,媽媽才平靜下來,微笑地看著我,然後說出了最讓我動心的話。

「謝謝你,孩子,我的愛人,剛才太美了,媽媽也讓你嘬出了高潮,現在,該是讓我的寶貝兒子體會成人快樂,來吧,孩子,肏媽吧!」我爬到媽媽的身上,臉對著臉地看著媽媽,勃起的雞巴觸到了媽媽的陰毛,強烈地刺激著我的龜頭。

「媽媽,我知道我們的行爲是不對的,我們不叫對方的真名,像一對戀人一樣,好嗎?」

「不!」媽媽出乎意料地激動。

很快她又用柔和的語氣對我說:「孩子,你知道什麽是亂倫嗎?」

我說:「當然,媽媽,同一個家庭的成員彼此通姦、做愛就是亂倫,像我們現在這樣,對吧,媽媽?」

「正確,兒子,太正確了。那你知道亂倫是最淫邪最下流的嗎?在現實社會中這是絕對禁止的,是過失,是犯罪,甚至反自然的。這些你都知道嗎?」

我笑了起來:「當然了,媽媽。不過這樣不是更有趣嗎?」

媽媽跟著也笑了:「媽媽很高興你也這樣想,我可不想失去這種下流的美妙感覺。我還要你不斷地提醒我,讓我知道我們是母子,我們在亂倫。我們待會兒媽媽要你用你的大雞巴,肏媽媽的小屄。做愛時我叫你兒子,你要叫我媽咪,不要叫母親或媽媽,要叫媽咪。小孩子都管母親叫媽咪,我希望記得我在和我最可愛的兒子一起在肏屄做愛。」

我深情地看著媽媽美麗的棕色眼睛,說:「我愛你,媽咪。」媽媽很高興地回答:「我也愛你,兒子。我很高興你以前沒有和其他女人做過,媽咪想成爲寶貝兒子的第一個女人,媽媽要教會好兒子怎樣和女人做愛。」她伸手往下一探,捉住我的雞巴,滿心歡喜地說:「哦,好硬,這是屬於媽咪的了,謝謝你,兒子。」她引導我的龜頭對正她的淫屄口,然後用手圈住我的屁股,將我往前推。由於媽媽的陰道口早已濕成一片,我的雞巴順利地進入了媽媽的體內。

媽媽歡快地叫到:「哦,歡迎你回來,我的好兒子。」媽媽教我要前後挺動屁股,這樣才能使我的雞巴完全進入,與媽媽結合爲一體。

我感覺到媽媽溫暖的屄肉緊緊地纏繞著我的雞巴,陰道的深處彷佛有一種吸力,將雞巴往深處吸,肉壁有規律地蠕動著,不愧是經驗豐富、久經鍛煉的淫屄呀!

我被這完全想像不到的快樂迷住了,這是怎樣的一種感覺啊……

媽媽的嫩屄內又熱又濕,這也是我肏的第一個女人的美屄。

我想起媽媽剛才說過的話,於是放鬆身體,讓淫邪的亂倫感覺支配我的行動,我邊肏媽媽的嫩屄一邊和她說話。

「喜歡嗎,媽咪?是你的親兒子在肏媽咪的騷屄呢。」「還要繼續嗎,媽咪?」「哦,這種感覺真下流,真淫蕩,是吧,媽咪?」「媽咪和寶貝兒子一起肏屄舒不舒服?」我低頭咬住媽媽的乳頭,用力地左右拉扯,舌尖舔著媽媽乳頭的中心,給媽媽一種鑽心蝕骨的快感。

媽媽的手撫過我的頭發。

「哦…對…兒子在肏媽咪…哦…淫蕩的兒子和媽咪肏屄…哦…好兒子…用力肏媽咪浪屄…狠狠地肏死媽咪…」我偷眼看看媽媽,她緊閉著雙眼,臉泛紅潮,鼻息粗重額頭滲出了細汗,顯得很陶醉。

「兒子的雞雞很大吧,媽咪?喜歡兒子的雞巴嗎?」媽媽無意識地呢喃著:「哦…哦…是的…哦…是的…好大…好雞巴…好硬…哦…我的寶貝兒子有個大雞巴…哦…哦哦…肏的媽咪好舒坦呀…快呀…在用力點…哦…」

我伸手到媽媽的小屄,撩弄媽媽的陰唇,用力地將兩片陰唇上下前後左右地扭拉著,雞巴加速出入,一進一出間,媽媽的淫肉隨之捲入翻出,同時帶出大量淫水,那情景十分淫靡。

「哦…哦!」媽媽尖叫起來,「不…不要…哦…哦…饒了媽咪吧…哦…太美了…哦…不行了…兒子…媽咪不行了…快…快…媽咪要來了…快快…再快點…哦…哦…哦哦…哦哦哦…媽咪舒坦死了…呀……」盡管媽媽剛才被我舔出過一次,但媽媽這時淫水開始大量外流,順著雞巴流到我的小腹、大腿上、手上,完全弄濕了床單。

隨著我們身體的每一次有力的碰撞,淫水被激得四下飛濺,濺滿了我的全身。

媽媽的陰壁越收越緊,緊緊箍住我的雞巴,不住放浪行骸地淫叫出聲,刺激著我的意識。

顛動的屁股瘋狂地左右搖擺,彷佛要將我的雞巴連根拔斷。

我的意識模糊起來,所有的感覺都集中到了媽媽和我的結合處,感覺到那裡傳來的有規律的搏動,這一回我和媽媽一起噴出來了!只感到身體一顫一顫的,放射感持續了好長一段時間,令我周身酥麻舒坦。

我從媽媽身上翻身下來,疲憊地躺在她身邊,模糊中我聽到她說:「哦,我的兒子真是好樣的,他射進了我的屄裡面,如果能生出個孩子來就好了。」我一下子清醒過來。

操蛋,見鬼! 我不但肏了我的親媽,而且還把精液射進了她的屄裡面,我頓時驚慌失措起來,我不是父親,即使我想,我的兄弟姐妹們也不會答應,我該怎樣想爸爸交代呢?

「哦,上帝,媽媽。如果你懷孕怎麽辦?我們該怎麽辦?我的寶寶多久才會出來?我該怎麽辦?」我確實有些惶急,畢竟我還只是一個小孩,遇上我無能爲力的事只能聽媽媽的。

媽媽笑起來:「你倒知道這樣會懷孕,我還以爲你想要媽媽給你生個兒子呢?這樣不好嗎?有個管你叫哥哥的兒子也很有趣呀,再說我也想給我的寶貝兒子生個大胖小子。」我急得要掉眼淚。

媽媽見我如此惶急,作弄了我一番,這才說:「寶貝,放心吧,那有那麽容易懷孕的。媽媽的安全期還有一個星期呢,即使是非安全期,想要媽咪做一次就受孕,那媽媽還不給累死。你看我跟你爸爸怎麽久了,才生出你們五個嗎?」原來如此,我放下心來。

媽媽繼續向我保證,打消我的顧慮。

「聽著,孩子。我是你的媽媽,即使我放蕩 ,我也不會傷害自己的兒子。媽媽只是想讓你和媽媽做愛,也希望你喜歡這樣。別擔心這樣會懷孕,那是媽媽的事,你不用操心。」說著她給了我一個長長的、緩慢的、溫柔的、深深的熱吻。

「好了,現在,我想讓你試點新花樣。剛才你僅僅舔過媽媽的騷屄,這次我們來點新的,來,兒子,再舔舔媽媽。」接下來我不停得舔媽媽,媽媽也舔我的雞巴。每次肏媽媽的時候,我都用心地舔媽媽的嫩屄,一直弄到媽媽滿意爲止。

但我確實喜歡這樣,那一天『69』這個數字成爲我生命中的幸運數字。

當媽媽用她飽滿柔軟的乳房夾住我的雞巴時,我感覺就像上了天堂一樣, 令我大開眼界。

看來,今天真是我一生中最快樂的日子了。

我母子倆又數度交歡,直到雙雙筋疲力盡無以爲繼爲止。

暑假了,媽媽安排弟弟妹妹或去親戚家,或讓他們外出野營,我留下來和媽媽一起看家。

這樣我們有了整整一個星期的時間過兩人世界,我感覺就像是一個已婚男人一樣,和自己心愛的妻子一起享受著人生的甜蜜。

我公然睡在媽媽的大床上,只要我們喜歡,就會一刻不停地做愛。

爲了取悅我,媽媽整整一星期不著片縷,即使是我們性交結束,媽媽的乳房被我又吸又咬地痛得挺立不起來,我也能從看媽媽的裸體中得到極大的滿足。特別是她雪白豐滿的乳房上布滿我的唾液和咬痕,肥美的嫩屄里流出我的精液的樣子最令我興奮。

的確,看著我射出的精液一點一點地從自己媽媽的嫩屄里流出來是一種極大的刺激和滿足。

在每次和媽媽的瘋狂做愛後,我就想她是我的媽媽,雖不能和我象妻子那樣共度一生, 但我的媽媽,我最親愛的媽媽,能與她相伴永遠,就這樣的庝她愛他,就是我永遠可望可及的天堂……。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