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變身繫列之空姐契約

變身繫列之空姐契約

恆美航空,對於這家國內民營航空企業的領頭羊公司,人們總是充滿了好奇。

恆美航空不僅崛起速度奇快,並且發展道路也沒有一般民航那樣曲折,ZF對恆美的支持力度也不一般,不過更令人津津樂道的是恆美航空的軟環境,機型先進,服務一流,空乘質量更是首屈一指……時至今日,恆美航空已經成為許多人心中高檔次的代名詞——若論享受,首推恆美!「真是好大的手筆,頭等艙待遇只是作為一般標準。」

邵楚晨乘坐著即將返回H省的恆美航空HM1210次航班,不由得暗暗驚奇。

高檔次的飛行服務意味著高價格,以邵楚晨這樣的普通工薪階層,外出時根本不會考慮票價奇高的恆美航空。

不過這一回倒是個例外,邵楚晨為公司促成了一筆價值不菲的交易,公司老板高興之餘,大手一揮,為參與商談的全體成員定了恆美航空的回國機票,這讓包括邵楚晨在內的四名員工也感到興奮。

「嘖嘖,這下我相信了外界那些傳言了,恆美的價格高是高,但高得物超所值啊!」

團隊中年齡最小的小趙笑嘻嘻地說道。

「那可不,位置寬鬆舒服不說,電子設備什麼的一應俱全,還提供不限量的紅酒……如果這趟航班能飛幾十個小時就好了。」

和邵楚晨同年入職的小鄭露出了憧憬的表情。

「你們兩個啊……」

四人中年齡最大的老羅彷彿看不下去了,揉了揉眉心「跟著小邵出來一趟怎麼還指這麼不著調,算了,終歸是高興,我先歇會。」

「那是那是,跟著邵哥吃香的喝辣的。」

聽到老羅提到邵楚晨,小趙一臉的贊同。

小鄭也露出一副賤賤的表情,「說的不錯,這次你可是首功啊,楚楚~」

這次的合同幾乎是邵楚晨一力促成的,說是首功一點不為過,但小鄭最後那賤賤的稱呼,還是讓邵楚晨抽了抽嘴角。

「麻煩你正常點,怎麼從上了飛機你就興奮個沒完呢。」

對於小鄭這個好友,邵楚晨也沒太多辦法,對方在公司是出了名的不著調,本就斯文有點女生相的邵楚晨,更因為小鄭一口一個楚楚,被公司人開過不少玩笑,不過邵楚晨脾氣好,也沒有為此紅過臉,反而讓他的人緣變得更加好。

「哥們必須讚美你啊,如果不是你,我怎麼會踏足這個聖域。」

小鄭信誓旦旦舉起右手。

「聖域?」

邵楚晨無語,越說越離譜啊。

「不錯,能被這麼多高質量美女環繞並且盡心服務,恆美就是我的聖域。」

小鄭一臉神聖的說道,小趙也使勁點頭示意,不過得忽略他倆嘴角若隱若現的口水。

高質量麼,的確是啊……邵楚晨同樣贊同小鄭的話,就在他視線可及之處,一名恆美的空姐正在檢查乘客行李放置情況以確保飛行安全。

柔軟的紅唇,水潤的眼睛,美麗的瓜子臉施以恰到好處的淡妝,身材勻稱,膚色白皙,一雙修長美腿被黑絲包裹,眼前這名空姐完全有去競爭選美前幾名的資本……如果一名兩名也就算了,哪家航空公司沒有幾朵花,但整個恆美航空,空乘質量幾乎都是這個水平線上的,這就讓人感到不可思議了,恆美到底哪裡找來這麼一批空乘的?似乎感受到了邵楚晨的目光,空姐衝著他微微一笑,邵楚晨的目光剛從對方黑絲美腿上移開,見狀,帶著些許不好意思,也趕忙點頭示意。

「太浪費了,太浪費了。」

小鄭一邊陶醉地看著那些明星一般漂亮的美女空姐,一邊不住地嘀咕,「這麼漂亮怎麼都干空姐了,把她們的照片放網上,絕對完爆那些所謂的網絡女神……哇!還有那個,長得好像玉女派明星李XX耶!」

「嗯,是有點奇怪,恆美航空的這種情況,按理說外界應該各種消息滿天飛了,畢竟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陣亡你這號人。」

邵楚晨若有所思地道。

「給我等等,啥叫我這樣的人?!我這是人類享受美麗本性。」

小鄭翻了個白眼,「另外我叫鄭王,不是陣亡,楚楚你語文老師會哭的。」

「你改我就改。」

「行,您隨意,反正我又不會掉兩塊肉。」

鄭王撇撇嘴,隨即扭頭找小趙一起討論美女去了。

真的很奇怪……雖然小鄭沒有在意,但邵楚晨心中的違和感依舊存在。

在這個信息交流發達,同時有略顯浮躁的時代,恆美公司的這些美女空姐絕對會成為令人矚目的話題,可在沒有乘坐恆美航空前,邵楚晨對它的印象都集中於昂貴的價格、舒適的環境、貼心全方位的服務等等,幾乎沒有什麼關於空姐的話題。

除此之外,恆美這樣的服務高則高矣,但明顯不符合商業規律,它究竟是哪兒來的龐大資金供其發展的?邵楚晨的疑惑越來越多,以前沒怎麼細想,現在他才發現恆美的古怪之處,抱著懷疑的態度,想著想著,邵楚晨竟然不知不覺中睡著了……不知過了多久,邵楚晨一個激靈從無夢的酣眠中驚醒,一摸額頭,竟發現自己睡覺睡得出了汗,歎了口氣,和小鄭他們招呼一聲,邵楚晨準備到洗手間整理一番。

「抱歉打擾您了先生,但是,您似乎有些困擾?」

邵楚晨有些尷尬地放下了已經握住洗手間把手的右手,轉過身,來者竟是之前對自己微笑的長腿空姐,邵楚晨愈加窘迫,好巧不巧地被一名女性攔在廁所前,尤其還是一名大美女,這真是……唉……「那個,我用下洗手間。」

邵楚晨是在想不到有什麼別的可說。

美麗的空姐微微一笑,和之前禮儀性的笑容不同,這次的笑容中還帶著絲絲關切,「是這樣的先生,您的同伴告訴我,您似乎有些不舒服,我們飛機上有完備的藥物和設備配置,還有用於特別情況的休息室,不介意的話,請隨我到休息室歇息一下。」

越過空姐,邵楚晨果然看到小鄭正舉起大拇指,對他嘿嘿一笑,這讓邵楚晨嘴角一抽,這傢伙真是多此一舉啊。

「不了,我……」

「您看上去需要休息一下哦,先生。」

對方的態度很堅持,看出她言語眉目間的關切,一向不太懂得拒絕女性的邵楚晨沉默一下後,無奈的道,「那麻煩你了。」

聽到邵楚晨確定的回答,長腿空姐美眸一亮,嘴角掀起清麗的弧度,側身示意道,「那麼,這邊請。」

跟著空姐向機尾方向走去,因為身處後位,邵楚晨得以近距離地欣賞美女的身影,目光從對方繫著領巾的白皙脖頸往下逡巡,經過纖細的腰身和包裹著挺翹臀部的短裙,很自然地落在了那雙不斷邁出優雅步伐的美腿上。

毫無疑問,這名美女空姐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這雙勾魂攝魄的大長腿!曼妙,筆挺,比一般女性更加修長,特別大腿部分不似歐美人那樣過於豐滿,而是邵楚晨最欣賞的勻稱協調……尤其現在這雙長腿被黑絲所覆蓋,猶如某貴重品被精心包裝起來,黑絲美腿的吸引力頓時更上一層樓,惹得邵楚晨的眼神不斷在上面飄過。

直到兩人經過空乘休息區,邵楚晨發現有幾名空姐在這裡等候,才連忙收起多餘的心思,一副目不轉睛的樣子,不過心裡多少卻有些慚愧,覺得自己唐突了對方。

對於這些長腿空姐並不清楚,接近休息區的幾名空姐時,她對空姐們說了什麼,由於長腿空姐壓低聲音的緣故,邵楚晨沒有聽清,但總感覺長腿空姐說話後,那些對他報以禮儀性微笑的空姐們似乎笑得別有深意。

「先生,請進來吧。」

越過了空乘休息區,長腿空姐打開一扇門說道。

邵楚晨進到房間裡,看了看裡面環境,不由得感到意外……恆美真是恆美,竟然壓縮寶貴的機艙空間,建了這麼一個精緻的小空間,哪像其他航空公司,恨不得把廁所空間都留成座位。

「邵先生,您先坐,我幫您拿藥。」

長腿空姐示意邵楚晨先做到房間裡唯一的單人沙發上,然後便在靠牆的一排抽屜上翻找起來。

大概是小鄭告訴她我的名字了,但這……還用不著吃藥吧?聽到對方的話邵楚晨有些猶豫,不過想到睡醒後自己是有些輕微暈機現象,他便沒有拒絕,順勢坐下下來。

這時,長腿空姐已經端著水走了過來,再次露出令邵楚晨無法拒絕的迷人微笑後,長腿空姐微微彎下腰,素手一翻,露出掌心中的一片白色藥片,接過藥片和水,邵楚晨沒有立馬吃下去,反是露出猶豫的神色。

看到邵楚晨這種表情,長腿空姐彷彿猜中了他的心思,柔聲說道,「邵先生,我是恆美航空編號HM075的空乘人員林軒美,你可以叫我軒美哦。」

說罷她還俏皮地眨了眨眼睛。

長腿空姐軒美的話帶著幾分並不合空乘禮儀的隨意,但邵楚晨卻覺得和對方距離近了一些,「謝謝你的關心了,林小姐。」

而後,他便將藥片混著清水一飲而盡。

軒美始終帶著淡淡地笑容注視著邵楚晨,等邵楚晨喝完水,她接過水杯放在了一旁的落地櫃上,再次轉身,軒美忽然對著邵楚晨俯下身子,美麗的臉龐一下子靠近過來。

軒美的動作完全出乎邵楚晨的意料,近乎面對面的零距離接觸,邵楚晨發現這種臉龐比之前看時還要誘人……皮膚光滑有彈性,長長的睫毛如同蝶翼般撲扇著,淡紅色的嘴唇更是嬌艷欲滴,令邵楚晨的小心臟不爭氣地跳動起來。

「那個,林……」

和軒美對視幾秒鐘,邵楚晨努力平復下動搖的情緒,剛要開口,對方卻搶先說道。

「邵先生出了不少汗呢,讓我來為你服務一下吧。」

說著,軒美拿著不知何時取到手裡的毛巾,仔細地在邵楚晨額間和臉頰兩側擦拭起來。

長腿空姐軒美的這番動作,倒是讓邵楚晨不知所措了。

前面說到過,邵楚晨此人不太懂得拒絕女性,其實也是他不擅於和女人相處,若非涉及工作等某些方面,邵楚晨多半會被女人牽著鼻子走。

從小到大,從學校到步入社會,邵楚晨的這個缺點似乎沒什麼長進,以至於之前的幾段戀愛經歷都虎頭蛇尾、無疾而終,連公司裡的人都說,要拿下邵楚晨此人非常簡單,只要女方夠主動就行了,實際上真有某些女同事有這個心思,尤其邵楚晨工作能力逐步得到體現,已經有人盤算著要拿下這個優質貨了。

軒美的動作很細心,而隨著她逐漸抬起身子,邵楚晨發現此時美女空姐的胸部已經和自己的視線平齊,被制服藏起來的豐滿凸起甚至還不經意地刮了邵楚晨鼻尖一下,這不禁令邵楚晨大窘,索性閉上眼睛以免軒美誤會。

邵楚晨並不清楚,軒美其實一直有注意他的反應,看到他閉上眼睛的動作,長腿空姐眼中的笑意更深,將毛巾隨手甩開,軒美調皮地對著邵楚晨的耳朵吹了口氣,語調細軟如同催眠般道,「你的肌肉怎麼這麼僵硬?乾脆,我來幫幫你。」

不等邵楚晨回應,軒美白嫩的小手就已經挨上邵楚晨的兩肩,頗有技巧地按捏起來。

邵楚晨沒有拒絕的時間,實際上他也缺乏拒絕的意志,軒美的按捏非常有技巧,纖細靈巧的十指準確地捏在肩膀及後備的穴位上,頓時令人感到一陣輕鬆和暢快,畢竟之前經歷了一場拉鋸戰般的談判,邵楚晨的精神和身體都積攢了疲倦,現在被軒美手法高明的按摩一弄,邵楚晨不禁舒服地瞇了瞇眼睛。

「邵先生果然頗為勞累,所以身體才這麼僵硬呢。」

聽到軒美的話,邵楚晨不禁臉上一紅,僵硬或許是有舟車勞頓的原因,但更大的原因是邵楚晨自己對一個大美女如此親近自己的本能反應。

「那個,應該是工作的關係,最近……嗯,有點忙。」

邵楚晨掩飾般地說道。

「工作?邵先生是做什麼的?」

「我啊,在一家貿易公司。」

「耶,那邵先生真是年輕有為呢!」

「呵,過譽了,其實也只是為別人打工而已。」

「就算這樣,邵先生也是貴公司相當重視的人才呢,不是任何一家公司都會為員工安排我們恆美航班的。」

「也是托公司的福。」

就這麼一問一答間,邵楚晨和軒美似乎變得親近不少,邵楚晨不再公式化的有問有答,軒美的語氣和動作也變得大膽起來。

邵楚晨的西服外套已經被軒美以有礙按摩的名義脫下,美麗空姐的方巾也被解開,露出領口處白皙的皮膚以及一抹溝壑春光,小小的休息室內,飄蕩著幾絲若有若無的旖旎氣息,連帶著邵楚晨的反應力都有所下降。

軒美的按摩方向一路向下,終於,在邵楚晨期待、緊張以及尷尬等等情緒糅合成的複雜心情中,軒美柔弱無骨的小手移到了邵楚晨的股間。

「讓我看看,邵先生的這裡,似乎也積聚了不少壓力呢。」

軒美嬌笑著看了看邵楚晨,然後很自然地解開了邵楚晨的腰帶,扒開褲子取出了已然有昂首抬頭之勢的小楚晨。

除了乾咳,邵楚晨實在厚不起臉接話,但身為一個男人,他本能的對下面將要發生的事有所期待,前後的矛盾讓邵楚晨漲紅了臉。

邵楚晨的表現似乎令軒美十分開心,她也不逼迫邵楚晨答話,而是把注意力放在手中熱氣騰騰的陽具上,顯然,在氣氛和異性刺激之下,小楚晨爭氣的硬挺起來,「味道還挺重,能看出邵先生這幾天的確工作很辛苦啊。」

長腿空姐湊上前聞了聞,一股略帶腥臭的味道飄入鼻腔。

但邵楚晨好像打定主意不接腔,他現在確實不知道該怎麼應付,他的前女友都沒有給他打過手槍,如今一名氣質典雅的空姐,一名黑絲大美女,姿勢誘人地伏在身前為他擼管,邵楚晨深受刺激之餘乾脆雙眼一閉,一副把主動權交給了軒美任人宰割的樣子。

作為一個正常的男性,邵楚晨自然也懂得打手槍這項有益身心健康的運動,但直到遇到軒美,邵楚晨才明白自己動手和異性動手的差別!小楚晨被美女的玉手所把持,細膩的肌膚讓堅硬的肉棒倍感舒適,異性的溫度則令肉棒愈加火熱滾燙,尤其軒美擼管的方法和之前她做按摩一樣充滿技巧性,比起男性那種簡單粗魯的律動,軒美的則加入了層出不窮的小把戲,以上下律動為中心,她的另一隻玉手時而研磨龜頭,時而將尖尖的指尖輕插尿管口,甚至輕咬龜冠邊緣,讓些許種痛楚加入其中進一步催化邵楚晨的快感。

邵楚晨的肉棒完全硬了起來,或者說已經隨時可以進入臨射階段,可偏偏軒美似是對這點瞭如指掌,總在關鍵時刻放慢手速,掐住肉棒根處抑制邵楚晨的射精慾望。

重複了幾次,邵楚晨覺得快感都有些像是折磨了,他無奈地睜開眼睛,望向軒美,希望美女空姐不要再這麼玩弄他,讓自己痛痛快快地將下身積蓄已久的欲望釋放出來。

軒美此刻粉嫩的雙頰也透出陣陣潮紅,她非常喜歡這種感覺,這種無論對方是男是女,卻被她挑逗玩弄得春意勃發、迷失自我的感覺!尤其邵楚晨的性格,更是軒美所喜歡的那類,所以在邵楚晨登機的那一刻,他就成了軒美的『獵物』。

「不要急……多忍耐一會才能享受更大的快樂!」

軒美媚聲安慰邵楚晨道,「你看,她們就是不錯的例子。」

美女空姐抽空拿出一個遙控器,按了兩下,休息室的兩台小屏幕頓時亮了起來,等看清屏幕中的東西,邵楚晨整個人都目瞪口呆起來。

「啊,啊——先生,您好棒!啊——用力,就是那裡!用力啊,啊——!」

堪比島國女優的放浪叫床聲從屏幕中傳出,而緊接著出現的畫面也不外如是,一個中年男子正用後入式猛干一名空姐。

邵楚晨吃驚的是,屏幕裡放的可不是什麼島國電影,因為他認識裡面那個中年人,對方是邵楚晨打過交道的一家公司的經理,而這名經理和邵楚晨乘坐的是同一航班!這是……直播?!那個經理真刀實槍的幹上了?!明白了這一點,邵楚晨的目光頓時無法從屏幕上移開。

屏幕中的地點是洗手間,看空姐的制服就知道她是恆美的人,因為角度的原因看不清她的模樣,但這名空姐上身的制服已被完全脫下,就連胸罩也僅剩一邊掛在手臂上。

空姐彎著腰,一手撐牆,一手則不斷揉捏著自己飽滿的乳房,至於另一隻乳房則被經理的大手掌握並用力揉搓著,惹得空姐一陣陣浪叫。

空姐的上半身雖然暴露無餘,下邊的短裙卻只被提到腰間,包覆著渾圓雙腿的黑絲襪也沒有脫下,就這麼迎合著經理的衝擊,黑色的絲腿不停地與經理長毛大腿相撞,激烈程度絕不亞於島國影片。

左邊屏幕中的畫面已夠勁爆了,但等右邊的屏幕完全亮起後,邵楚晨才知道,兩邊的等級完全不一樣,因為右邊屏幕中的兩人都是女的!一個就是那名長得像玉女派明星的恆美空姐,而另一名則是穿著紅色外套的少婦。

邵楚晨對少婦有印象,因為對方五官端正,舉止有禮,能看出是接受過良好教育的富家子弟,所以在候機室時還被小鄧他們議論過。

然而此刻,少婦文文雅的舉止已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無盡的風情與迷人的呻吟。

紅衣少婦與玉女空姐上身都還算完整,但下半身的裙子都脫了下來,將分別穿著肉色和黑色絲襪的美腿展露無遺,看得邵楚晨一陣眼熱。

少婦和空姐就在一個狹小的過道中,雙雙背對機壁,兩雙絲腿交叉糾纏,互相頂住對方蜜穴口,賣力地廝磨著,同時發出略顯低沉但蘊含情慾絕不亞於被經理猛干的空姐的媚叫。

兩名美女抵死纏綿、淫聲浪語,看得邵楚晨血氣上湧呼吸急促,目光完全無法挪開,看著少婦與玉女空姐無限嫵媚的神情,更看著不停交纏著的筆直絲腿,邵楚晨在感到快感的同時心裡還產生了一種莫名其妙的羨慕,微小卻又根深蒂固。

精神上的興奮忠實地反應在現實,邵楚晨的肉棒更紅更硬,尿管口也滲出透明的粘液,這些變化自然瞞不過一直照顧小楚晨的軒美的眼睛。

她沒有因邵楚晨一直緊盯屏幕而不快,反而神秘一笑,接著迅速起身,身體壓在邵楚晨上面,修長的絲腿上抬,準確地用腿彎夾住邵楚晨一柱擎天的肉棒!「嘶,軒美你——!」

等邵楚晨反應過來,軒美已開始用黑絲美腿為其做起腿交,絲襪不同於肌膚的絲滑令邵楚晨抽了口冷氣,心中的興奮更是瞬間膨脹到了極致。

「邵先生,人家的腿舒服麼?」

軒美紅艷的小嘴中也發出一聲聲呻吟。

「舒……服,好,好厲害……」

邵楚晨艱難地回答。

「是嘛,那人家要更用力咯,邵先生可要準備好了。」

隨著軒美話音落下,她腿上的動作陡然又重了幾分,腿交原本就沒有手弄的那份精細,如今在軒美刻意施為下,腿交節奏更加迅猛,一股股的快感從腦海迸發,散佈到四肢百骸,最終又交匯在青筋畢露隨時可能崩潰的小楚晨上。

「要射了吧,邵先生,你要射了吧?!」

軒美的黑絲美腿在律動,豐滿的酥胸蹭著邵楚晨,香甜的氣息也不時噴在邵楚晨臉上,奈何邵楚晨根本答不上話,只有喘粗氣的份兒。

絲襪絲滑的觸感對如今敏感之極的龜頭來說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強烈的異物刮蹭感,腿彎有力的擺動堪比男人粗魯的擼管,而粗魯在性慾高漲時便意味著刺激,加之右邊屏幕中同樣愈加激烈的女同行為陪襯,小楚晨幾乎到了臨界值。

「……不,不行!我要射了!」

邵楚晨氣喘吁吁地說道。

「那就射出來,全部射出來吧!邵先生!」

軒美同樣興奮地喊道。

噗噗噗噗,精關失控,隨著邵楚晨的悶哼,濃稠的精液噴湧而出,迅速浸染了長腿空姐的黑絲,並且龜頭在噴射了幾秒後,仍舊一抖一抖地吐出絲絲精液,這是邵楚晨射得最痛快的一次,就連和女友做愛也略有不如。

「邵先生積蓄的壓力真不少呢,射了這麼多,那麼請好好享受射精的餘韻吧。」

軒美從邵楚晨身上起來,重新跪坐下去,一手輕輕按壓邵楚晨的卵袋,一手順著尿道,將殘餘的精液慢慢擠壓出來,細心周到的服務令邵楚晨不免感動。

兩個屏幕上的畫面此時也黯淡了下去,除了軒美仍在輕柔地按撫小楚晨,整個休息室褪去了之前的激情,一種靜謐的氛圍慢慢在其中飄蕩,這不禁讓慾火得以發洩的邵楚晨感到昏昏欲睡。

「邵先生,您困了嗎?……我們的服務……滿意?」

半睡半醒間,隱約聽到軒美在說著什麼。

「如何……恆美航空……契約……美妙……」

因為實在提不起精神,邵楚晨聽得斷斷續續的,似乎軒美在詢問什麼,雖然沒有聽清,但邵楚晨覺得應該是問自己是否滿意之類的……都這樣還能不滿意?於是,昏昏沉沉的邵楚晨不管軒美說什麼,都本能地點頭。

「那麼,契約成立。」

這一句話,邵楚晨聽得非常清楚,但腦子轉不起來,也沒能理解,況且很快睡意就瀰漫開來,等到飛機著陸,邵楚晨也忘記了這個怪異的小片段。

在下機的時候,邵楚晨又見到了軒美,此時長腿美女重新恢復了空姐的舉止禮儀,完全看不出休息室中色色的一面,當然,那條沾滿邵楚晨精液的黑色絲襪也替換過,想到之前那撩人心魄的腿交,邵楚晨不由得有點出神。

「你怎麼了邵哥,咱們該下機了。」

後面跟著的小趙小聲提醒邵楚晨。

被小趙這麼一打攪,邵楚晨也收回了心思,朝軒美釋然的一笑,便跟著人流往下走去,但就在經過軒美身邊的一瞬間,一句話飄進了邵楚晨耳朵。

「小乖乖,我們明天見。」

咦?邵楚晨趕忙回頭,卻發現軒美正在和乘客告別,並沒有主意這邊……聽錯了吧,邵楚晨自嘲地搖搖頭,明天見?我下一次乘坐恆美航空都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啊。

走下飛機,出了機場,坐上公司派來的接送車,望著不斷後退的機場風景,邵楚晨絕頂把這段回憶深深地珍藏起來,午夜夢醒時,也許會成為他回味無窮的秘事吧……

 

 

***

 

***

 

***

 

***

然而……「早呦,邵先生——啊,不對,現在不是邵先生了,或者應該叫楚楚吧~」

軒美食指放在唇間,笑得很甜,但邵楚晨大腦完全在當機狀態。

恆美的空姐?怎麼在我家?這就是明天見的意思?等等,她怎麼進來的?我是不是還在做夢?腦子裡閃過一堆信息,但邵楚晨整個人還是呆坐在床上,一副還沒睡醒的懵懂模樣。

軒美似乎看懂了邵楚晨的心事,「突然遇到這種變化可能會手足無措,所以我是幫你的。」

「幫我……什麼?」

邵楚晨還是反應不過來。

「還沒有發覺啊?霍啦~你瞧,你的身體已經這麼美了!」

軒美用力一拽,將邵楚晨搭在身上的薄毯完全拉開。

「我……?!」

邵楚晨的聲音戛然而止,自己怎麼會發出這種甜膩可人的語調?胸部也沉沉的……這是乳房?還有下面?!小楚晨……沒了?!當邵楚晨終於意識到最嚴重的問題不是軒美出現在自己家,而是自己竟然變成了個女人時,種種記憶從腦海深處浮現,包括昨天在飛機上的關鍵一幕,契約!『如何?邵先生,感覺很棒吧,這就是我們恆美航空哦!我注意到你剛才似乎對右邊屏幕中的情景很感興趣,那麼,想不想要更多地快樂,想不想享受更美好的人生,來到恆美航空你會有超越普通人碌碌一生的奇遇,只要簽下這份空姐契約,你會知道什麼才是無盡的美妙。

』這才是當時軒美的原話。

就算清楚了這點,邵楚晨仍然一臉的震驚,「可是……變、變成女人這種事……」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外人進恆美無非三個途徑——空姐、機師、雜務,你不是飛行專業出身,干雜務又顯得浪費,這麼好的條件自然要加入我們空姐組咯!」

說道這裡,軒美拿出一張紙,赫然就是那份空姐契約,眼神變得神秘深邃,「而且,你已經簽了契約,不是麼?」

聽到『契約』兩字,邵楚晨整個人瞬間僵硬,但她的眼神卻柔和起來,驚慌無錯的心緒也復下來……這兩個字似乎帶著某種奇妙的魔力,悄然間影響了她的思維和認知,彷彿理所當然般,令她接受眼前的事實。

「安心,今天我會好好教你的,讓你瞭解恆美,瞭解我們,更瞭解你自己……來,先換衣服吧。」

軒美將一個放在桌邊的紙袋拿了過來,將裡面的東西一一掏了出來。

皺了皺眉,猶豫了一下,邵楚晨最終順從地『嗯』了一聲。

這自然是契約在發揮作用,這一整天都會潛移默化地影響邵楚晨的思維,直至最後她完全接受這一切,就像之前簽下契約的空姐們一樣,死心塌地地加入恆美。

「來,轉下身子,我先幫你戴胸罩……唔,差不多呢!知道嗎?這可是我用的尺寸的胸罩,沒想到你有著如此清純的臉孔,胸部卻意外地有魄力!……什麼什麼,有些呼吸不暢?沒事的,慢慢適應下就好,畢竟還是男人的時候也沒用過,不習慣只是暫時的,記住了,不許偷偷脫下來!……衣服就穿我的運動裝,沒關係,反正也是暫時的,一會就幫你挑新的……OK,這樣就可以了,其他東西就不用拿了,公司會派專人幫你運走的。運到哪兒?當然是運到我們恆美自己的住宿區,條件比起你現在住的地方可要強得多,而且各種設施一應俱全,運動館、美容院、商購中心等一樣不少,畢竟空姐組才是恆美最核心的部分,待遇自然是最高級的!」

軒美迅速地幫邵楚晨整理好衣著,沒等邵楚晨整理出個頭緒,她已經帶著邵楚晨告別了曾經的住所。

「……商場?」

受到契約的影響,邵楚晨著實迷茫了好一段時間,發覺的時候她和軒美已經站在商場的入口。

「挑衣服啦挑衣服,作為你的初體驗,挑衣服可是必不可少的一環,不過在此之前——」

軒美邊說邊拉著邵楚晨走進商場旁一家裝修甚為華麗的美發沙龍,「先要把準備工作做好。」

沙龍裡有人似乎就在等邵楚晨兩人,看到兩人的身影,對方露出了笑容,「歡迎光臨,軒美你們總算來了。」

「沒辦法,新人太能睡了,我可是等了好一陣才叫醒她的。」

軒美答話道。

兩個熟人互相打了招呼,作為新人的邵楚晨則老老實實地跟在軒美身邊,不過這個在沙龍等候的人她並不陌生,正是昨天航班上的玉女空姐,那位的和紅衣少婦癡纏交偶的氣質美女。

「楚楚是麼?」

玉女空姐仔細打量了邵楚晨,展顏一笑,輕聲讚道,「這名字很不錯,的確楚楚動人,清純可愛……我叫沁竹,在軒美之前就進了恆美,你可以叫我沁竹姐。」

「……你、你好。」

邵楚晨喃喃道。

「沁竹姐是我的室友,等楚楚你加入恆美,我們三個就是室友了。」

軒美高興地插了一句。

「好了,其他的事可以晚些再談,」

沁竹拍了拍手,「接下來,讓我們先為楚楚打點一番。」

兩名美容師走上前,客氣地將邵楚晨帶到包間裡,沁竹也跟著進來,和兩名美容師分立兩邊,不斷審視著坐在中間的邵楚晨,這令後者一陣的不自在。

圍觀邵楚晨好一會兒,沁竹終於打破了包間中的沉默,開口道,「很好,不愧是軒美看中,又簽訂契約進來的美人。」

先誇獎了一句,沁竹雙手按住扶手,身體前傾,秀美靚麗的臉龐湊上前來,「你應該感到幸運,被恆美選中,說明你的素質很高,而恆美的標準放在外面,就是挑選頂級美女的要求。如果你原本就是女人,會更敬佩恆美的神奇,因為它能實現女性夢寐以求的事情,凡是女人,就無法拒絕對美的追求。」

「請等等,」

邵楚晨從沁竹的話聽出了別的,「原本是女人……你的意思是,其他人不是像我這樣由,由……」

由男的變成女的……或許是羞恥心尚存,最後幾個字邵楚晨支支吾吾地就是沒說出來,不過沁竹卻知道邵楚晨的意思,於是玉女空姐便娓娓道來。

「正如你想的,比如我和軒美是貨真價實的女人,恆美收人的條件並不局限於性別這麼狹隘的界限,之所以我們能在這裡相見,是因為都具備公司所要求的資質。」

邵楚晨很想問問所謂的資質是指什麼,但沁竹顯然不想深入這個話題,「好了,讓我們開始正事,因為你本身素質就高,所以也不用很費事,只需稍稍修飾就能展現出魅力呢。」

撩了撩邵楚晨的劉海,沁竹解釋道,「首先,你的身高不高,所以比起長髮,短一點的頭髮會更適合你。」

一名美容師立即拿出發剪,按照沁竹的話開始修剪邵楚晨的頭髮。

「其次,化妝會讓你的美麗加倍,女人的美分兩種,先天的和後天的,只有把先天和後天結合起來,才是一個美麗而完整女人,」

沁竹一邊說,一邊與另一名美容師一起動手,在邵楚晨的臉上揮舞著小巧的化妝用具,「化妝的技巧我和軒美會慢慢交你,今天化一下淡妝就可以,淡妝也是以後你日常和工作中最常用的裝扮。」

邵楚晨此時的感覺很奇怪,是的,化妝用的小刷子劃過臉頰,帶來些許的刺癢,但同時也帶來可以分辨出的變化,在沁竹和美容師的努力下,邵楚晨通過鏡子看到,柔順的睫毛經過修飾彷彿帶上了晶瑩的閃光,白皙的肌膚變得更加嬌嫩誘人,淡淡的眼影也為原本清純的氣質帶來一絲魅惑……而沁竹在化妝的同時,還不停地軟玉溫香地介紹著化妝的用途和效果,一時間,邵楚晨不由得醉了,沁竹的聲音似乎變得飄渺深邃,她內心深處也愛上了這種身為女人才能享受到特權。

這時,沁竹也停下來手中的動作,微笑道,「諾,這就是你哦,可愛的小家伙。」

鏡子之中,出現了一道可愛且靚麗的身影,彎彎的柳眉輕佻,嬌俏的瓊鼻微微聳動,水汪汪的美眸中既有羞怯也有好奇,櫻桃般的小口塗抹了淡粉色的口紅,鮮嫩的猶如剝去外殼的荔枝,不禁讓人想吸允一番好好平常她的味道,稍稍修剪的齊肩發更襯托主人的清純與可人。

就好比軒美的艷麗,沁竹的高潔,女性化的邵楚晨其特質就是清純,這倒是與以前邵楚晨的個人喜好不謀而合,看著鏡中的足以秒殺各種所謂清純女神的可人兒模樣,邵楚晨好一番沉醉,不知不覺中,心中的天平又傾斜了不少……沁竹領著化妝完畢的邵楚晨走出包間,在外面等待的軒美眼神一亮,嘖嘖稱讚道,「沁竹姐果然好手段,這下小楚楚看著更誘人了,真想現在就好好疼愛你一番呢。」

軒美說的很直接,可邵楚晨的臉皮似乎沒有隨著女性化而變化,白皙的小臉一紅,故作而言他道,「接下來,做什麼?」

「自然是挑衣服咯,這身運動衣可一點都不可愛,我都等不及幫你換一身合適的裝扮了!」

長腿空姐興致滿滿地回答道。

「嗯。」

點點頭,因之前的尷尬和對女性漂亮服飾的蠢蠢欲動,邵楚晨先一步走出了沙龍,所以她沒能看到沁竹和軒美看她背影的眼神,以及兩名空姐意味深長的眼神交換……上天賦予了男性和女性各種不同,體質、情感、思考方式等等,其中互有長短,各有千秋,但在某一方面,男性幾乎是完敗的,那就是衣食住行中的衣……對比男性乏陳可取,近乎千篇一律的衣服,女性簡直完爆男的幾條街,比如在什麼音樂電影頒獎典禮,有多少人會注意男嘉賓的服裝?女嘉賓的服裝才是走紅地毯時的閃光燈聚焦點!只不過,之前對選購還饒有興致的邵楚晨此刻卻欲哭無淚,她已經被兩名空姐剝成赤裸裸的小羔羊,困在了試衣間中。

「真是的,先前沒仔細量過就覺得很大,現在量了竟然只比我還大一碼,真是下流的胸部呢,和這種清純的臉一點都不相稱!」

軒美不忿地握著邵楚晨的豐美雙乳,空姐的那雙小手根本沒法將其握住,這頓時引起了軒美羨慕嫉妒恨,一不做二不休,乾脆大力揉弄著她口中的下流胸部。

柔軟的乳肉在軒美的玩弄下不斷改變著形狀,偏偏這對大白兔還彈力十足,不論怎麼弄都依然傲立,結果軒美就壞心眼地主攻雪白乳峰上的兩顆粉葡萄,一陣掐擠按搓下來,乳頭不爭氣地硬挺了起來,至於邵楚晨本人,早已滿臉通紅,某種起霧,緊咬的小嘴中不時飄出一絲似痛似樂的呻吟。

不是邵楚晨不反抗,實在是她勢單力孤,沒法以一敵二……軒美之所以肆無忌憚,正是因沁竹助紂為虐,束縛了邵楚晨的雙手、並且反鉗住邵楚晨的沁竹也不老實,清純美女渾圓挺翹的臀部正在被其襲擊,當然,兩名空姐絲毫不認為這是欺負人,異口同聲地說是為了準確測量邵楚晨的身體數據。

這種香艷的身體測量折騰了好久,豐胸美臀、纖腰玉腿,沁竹和軒美很負責地把邵楚晨的身體『測量』個遍,等軒美將胸部的怨念發洩完畢,神清氣爽地出去為邵楚晨拿替換衣服時,後者已經完全提不起力氣,癱軟在沁竹懷中喘個不停。

但空姐們調戲歸調戲,她們還是很負責地為小美女挑了不少衣服,邵楚晨休息了一會兒,總算能重新控制身體了不過她並不清楚,她能逃脫兩名空姐的狼爪,並不是軒美和沁竹點到即止,而是她們精心計算的結果。

一番愛撫與刺激下來,雖然連一個高潮都沒讓邵楚晨這個雛兒達到,但正是這樣,先讓邵楚晨嘗到女性身體的甜頭,只要循環漸進,很快就會讓前者如染上毒癮般離不開她們……邵楚晨是軒美簽進來的,自是早有覬覦,而沁竹則是徹頭徹尾的LES,對邵楚晨這樣的變身美女有另類的喜愛,目標一致的兩人準備好好料理小美女,直到她們能美美地享用。

所以,她們自然不會放棄換衣這個名正言順揩油的機會,偏偏邵楚晨還沒發完全拒絕,因為邵楚晨小看穿衣服這件看似簡單的事情了——「嘻嘻,扣不上吧?哼,你以為胸部是越大越好啊,讓你自己戴胸罩就知道難處了!」

「不對不對,哪有人這樣穿絲襪的,會把絲襪戳壞的,你坐下,我來教你。」

如果說外衣和裙子還能馬馬虎虎地套上,第一次面對胸罩和絲襪,邵楚晨就一籌莫展了,最後不得不拜託兩名空姐。

軒美和沁竹不客氣地接受,當然少不了收些福利,但一件件原本與邵楚晨毫無交集的女性服飾穿在身上,她的感覺越來越奇妙,尤其是光滑的絲襪套上雙腿的時候,她瞬間愛上了這種玉腿被絲襪包裹的感覺,蹭了蹭絲腿,原本已經不那麼順潤的私處似乎又有些氾濫……在兩名空姐的擺弄下,邵楚晨試了不少的裝扮,有出席宴會和正是場合用的白色晚禮服,有休閒類的吊帶裙,有露出一雙修長美腿的熱褲背心組合,自然也少不了空姐的工作服裝扮。

尤其是一身空姐打扮時候,沁竹和軒美看得一陣心動,就這麼讓邵楚晨穿著制服,好好得愛撫了一番,程度也略微激烈,令小美女成功地洩了出來,把嶄新的空姐短裙和黑色絲襪浸染得濕濕嗒嗒。

最後,包括那件被弄濕的空姐服在內,沁竹和軒美將之前為邵楚晨選的衣服一併打包買下,看她們刷卡時候的隨意,邵楚晨不由得暗暗咂舌,這購買力簡直完爆她,這就是她們說的恆美的實力……?別的暫且不說,但經過沁竹她們的一番包裝,再次走在街上的邵楚晨已煥然一新。

柔順的劉海挽起別著一個紫色的U型發卡,玲瓏有致的嬌軀上穿著兩人給挑選的吊帶裙,晶瑩圓潤的腳丫則兢兢戰戰地踩著一雙中跟涼鞋……嘛,其實邵楚晨還沒發好好駕馭這種女性專屬武器,軒美和沁竹卻拿做空姐哪有不穿高跟鞋為理由,強迫她換上,好在兩人沒有把事情做絕,而是讓她從中跟開始適應,可惜這對邵楚晨來說依舊難度頗高,一段路走下來,速度慢不說,邵楚晨還總有種搖搖欲墜的感覺,著實令她鬱悶。

然而外人就不這麼看了,兩個大美女,一個艷麗一個可愛,絕對夠養眼,再加上艷麗美女不時親暱的關愛動作,看得一眾雄性暗叫給力,有些思想齷齪的已經開始意淫什麼3P之類的了。

受到中跟涼鞋和路人刺人眼光的困擾,邵楚晨變得格外敏感,胳膊好像露的有點多,裙子似乎也沒法完全掩住大腿,小風吹進股間覺得涼颼颼的,不會內褲也若隱若現吧……胡思亂想了一陣,邵楚晨臉又紅了,新換的小內內貌似也潮了。

好在這種尷尬又奇妙的情況沒有持續太久,走了不遠,長腿空姐帶她進了一家掛著英文招牌的店面。

「這裡是做什麼的?」

看了看四周,和去過的美容沙龍有些像,又有哪裡不一樣。

「逛了街也美餐了一頓,下面放鬆一下,做做spa啦。」

軒美隨口道。

「spa?」

「哎,不知道麼?spa,水療,以前按摩過吧,和那個性質有點相似,這裡是咱們女人的專屬放鬆空間哦。」

說到按摩兩字,軒美還特意拉長聲音,男人的按摩嘛,嗯,大家都懂。

然而出乎軒美的意料,邵楚晨一臉坦然地搖搖頭……原諒邵楚晨這個某種意義上的雛兒吧,就他之前那樣對女性有點敬而遠之的性格,當然不會去找女技師按摩,也就沒法經歷喜聞樂見的某事,小鄭說邵楚晨是個奇葩其實很有道理。

「那更有必要好好感受一下!」

軒美給前台打了招呼,為邵楚晨安排了最有經驗的一名按摩師,然後便將還在嘀咕的邵楚晨推了進去。

「好啦,咱們一會兒再見。」

眨眨眼,軒美捏了捏邵楚晨臉頰後消失在門口。

這個房間不小,裝修十分典雅,四周還細緻地裝點了花飾,房間裡面打了很柔和的黃燈,整體光線較暗,主要家具有一張沙發,中間一張按摩床和旁邊一個很大的按摩浴缸,房內不僅飄著一股股淡淡的香味,還放著舒緩輕柔的音樂,確實是容易令人放鬆的環境。

「歡迎光臨,請問,我可以為你服務麼?」

一個突兀的聲音打斷了邵楚晨的思路,原來按摩師已經在房間中,但由於房內光線不亮以及被環境所吸引,邵楚晨沒及時發現對方。

「抱、抱歉,剛才沒留意到你。」

邵楚晨連忙致歉。

按摩師笑著搖頭表示不礙事,按摩師再一次詢問是否能為邵楚晨服務,後者的回答當然是『是』,於是在按摩師的幫助下,邵楚晨脫了衣服,換上棉拖和浴巾,按摩師則細心地將邵楚晨的衣物整理放好。

等邵楚晨裹著浴巾從屏風後出來,按摩師帶她來到按摩浴缸邊上,「那麼,我們先清洗一下身子。」

按照按摩師的指示,邵楚晨斜坐在按摩浴缸中,按摩師試好了水溫,開始慢慢地往她身上淋著,並且用手輕輕地揉搓著,邵楚晨原本還有些緊張的情緒,在按摩師溫柔的動作下慢慢平復,開始真正享受spa帶給人的放鬆。

女人的撫摸原來這麼舒服……邵楚晨安靜地感受著溫水的滋潤和按摩師的按撫,和之前兩名空姐對她的毛手毛腳不一樣,這種按摩柔軟順心,彷彿真的帶走了疲倦,令邵楚晨懶懶的不想動作,直到按摩師的手滑進雙腿之間,邵楚晨的身體才猛地一僵。

感受到邵楚晨的身體變化,按摩師彎了彎柳眉,「聽說你是第一次來這裡,不過別緊張,我會弄得你很舒服,你會喜歡上這種感覺的。」

果真,按摩師的動作依舊溫柔之極,撥開陰唇,用水流沖洗沖洗褶皺,小指輕輕插入小穴一些,旋轉著清洗了內裡,沒有刺激,而是純粹的按摩,很快又讓邵楚晨回到放鬆的狀態。

「唔,你的這裡有點凌亂啊,」

按摩師捏起一小撮陰毛,柔聲詢問道,「一會兒幫你修理一下吧?」

突然被人談及私處,邵楚晨有些不適應,只能含糊不清地應了一聲。

很快,清洗完畢,在按摩師的牽引下躺上按摩床,邵楚晨看到按摩師端來一個精緻的小盆以及按摩精油,但對方沒有立即調和精油,而是又取出了其他東西。

「那麼先修理一下你的私處吧,請把腿分開些。」

這話聽得邵楚晨滿臉通紅,變身之後,似乎她變得特別容易臉紅,好在之前臉上蓋了一條毛巾,應該不會被按摩師看到,但把私處給別人觀看加擺弄,邵楚晨實在抹不開臉,所以她沒有按按摩師說的去做。

對方撲哧一聲笑了出來,「沒關係,這種事很正常,你也想擁有一個性感迷人的私處吧……來,先分開腿。」

按摩師雙手堅定地按在邵楚晨的美腿上,不容拒絕地朝外慢慢用力,在按摩師的堅持下,邵楚晨在沉默中張開了雙腿,將私處暴露在按摩師視野中,隔著毛巾,她似乎都能感受到按摩師火辣刺人的視線。

這之後,按摩師先用小剪刀將陰毛剪短了一些,然後塗上蜜蠟,稍微停頓後用力一撕,再仔細修剪遺漏的地方和私處的形狀……修完之後,按摩師還拿鏡子照給邵楚晨看,僅僅瞄了一眼,邵楚晨臉頰更燙,那個地方粉色的嫩嫩的,還被修成整齊的三角形,天吶……修飾了陰部,按摩師開始下一個步驟,用準備好的小盆調好精油,雙手捧起一捧,再淋在邵楚晨的身上。

燙燙的精油接觸到肌膚,讓人感到有些舒服,特別淋到胸部、屁股這些敏感部位時候,還引得邵楚晨身子一震顫慄。

淋了精油,按摩師接著仔細地用手將油塗抹到邵楚晨全身,抹到肩膀、抹到脖頸、抹到秀腿,還扶起邵楚晨,把手從後面伸向乳房,似乎是為邵楚晨豐滿的胸部而驚訝,按摩師這裡抹得尤為仔細,連乳頭都不放過,扣起指彎,圈住乳頭上下塗抹。

塗抹精油的過程酥酥麻麻的,但更多是溫柔舒適,不禁令邵楚晨回想起小時候被母親呵護的感覺,漸漸地,邵楚晨打起了瞌睡……「呀……!」

不知到了什麼時間,迷迷糊糊的邵楚晨突然發出很女性化的叫聲,朝下一看,原來按摩師跪坐在她雙腿間,正用靈巧的舌頭舔她的陰唇。

「別起來,乖乖躺著,下面是精油按摩的最後一步哦。」

「怎麼是你?」

按摩師抬起了頭,邵楚晨驚訝地發現舔自己的人竟是沁竹,而非之前的按摩師。

「呵呵,看來按摩師做的不錯,你下面已經濕成這樣了。」

沁竹用手指勾起一絲亮晶晶的粘液,故意讓邵楚晨瞧清楚,看到後者無地自容的神情,她興奮地舔了舔誘人的紅唇,「別害羞嘛,精油按摩了陰部,陰部都會因為刺激而充血,一直維持這種狀態對身體並不好,最好的辦法就是達到高潮,使充血退去,既達到了徹底放鬆的目的,也對身體有益,所以做姐姐的只能幫這個忙啦!」

「好了,其他的就別管了,乖乖地讓姐姐幫你弄,保證你很舒服的!」

說完,沁竹的一根指頭又靈巧地沒入邵楚晨的小穴扣弄起來,同時也沒放過充血變大的陰蒂,對著它又親又咬,將一波波強烈的快感帶給邵楚晨。

「別、別這樣,好麻……啊……!」

邵楚晨上氣不接下氣,對比之前的按摩,簡直是兩個極端,一個溫柔一個就激烈,邵楚晨和之前在更衣室被玩弄一般……不,甚至搞糟,或許是之前按摩的關係,整個身體都提不起力氣,反倒是下面變得極為敏感,沁竹的一番吸允抽插令邵楚晨感到反被的快感,舒服得讓她有點害怕。

「我喜歡你小穴的顏色,乾淨漂亮,一看就讓人高興。」

沁竹開發邵楚晨的同時,還用言語刺激對方,「我知道你看過飛機上的影像,那個穿紅衣的女人,記得吧?年輕貌美,可惜嫁人嫁得早,和老公做得太多,下面就沒有這麼漂亮,不過那股成熟的人妻的味道也還不錯,當然啦,你這樣粉嫩粉嫩的小傢伙才是姐姐的最愛!」

說這些話似乎讓沁竹也變得興奮,插入邵楚晨小穴的指頭又加了一根,變成了兩指,「好緊哦,還一動一動的,這麼想要?」

邵楚晨的小穴潮熱又緊致,沁竹開心地在其中探索著,有時候故意用指甲刮刮陰道壁,就能引發邵楚晨小小的痙攣。

「我、我……出、出來了!……」

在沁竹手指又一次猛地深入後,邵楚晨美腿繃直,達到了一個小高潮。

「嗯,也差不多了。」

看著小美女失神的樣子,發覺對方已經不排斥自己兩根手指的深入,沁竹滿意地點點頭,然後在邵楚晨眼皮底下,拿出了一個按摩棒。

你想做什麼?!……邵楚晨眼睜睜地看著沁竹握著按摩在自己春潮氾濫的小穴口摩挲,卻因為乏力說不出完整的話,更讓她羞恥的是,自己的小穴還一縮一縮地,主動去吞吐按摩棒的前端。

「蠻主動的嘛,好吧,就不吊著你了,我進去咯!」

沁竹一用力,按摩棒在邵楚晨愛液的潤滑下,順利地滑入了小穴。

「天吶——?!」

邵楚晨渾身哆嗦起來,比沁竹兩指粗得多的按摩棒,瞬間塞滿了陰道,充實感和粗暴的刺激傳入腦海,使得邵楚晨腦子一陣發懵,小嘴也發出無意識的尖叫。

「哈,好漲,好漲哦……」

大概是因為有了前面的鋪墊,沁竹用按摩棒直接開始了用力的抽插,每一次都將按摩棒深深地刺入邵楚晨體內,高興時還用按摩棒的龜頭在小穴深處研磨幾下。

「雖然因為你不是處男,以至於變身沒有處女這點比較可惜,但是托這點的福,也能更快進入調教狀態……哎呀,不行,我也忍不住了!」

沁竹看著按摩棒抽插小穴不時帶出的愛液,神情也越發激動,空閒的左手伸到了自己私處,撥開濕漉漉的內褲,對準散發著濃濃情慾的濕潤蜜穴戳了進去。

「哈,哈,舒服……哈,再來……!」

「啊啊,就、就這個樣子!……腰也動起來,再浪點!」

邵楚晨被刺激的語無倫次,沁竹也變得瘋狂起來,一邊繼續玩自己的小穴並抽插著邵楚晨,一邊對著她淫聲浪語,而在快感的刺激下,邵楚晨本能地按照沁竹的指示,磨動她的翹臀,同時發出陣陣呻吟。

「死了,我……啊啊啊,唔啊啊……!」

終於,在放蕩中情慾積攢到了頂峰,邵楚晨發出瀕死般的尖叫,渾身抽搐,腦海完全一片空白,猶如登臨仙境,忘卻了自己與一切。

等邵楚晨重新恢復意識,只見沁竹和軒美並排站著,笑嘻嘻地看著她,空姐們都脫得赤條條的,露出兩具前凸後翹的美麗嬌軀,挺拔的雪峰,渾圓的臀部,長長的美腿,無一不是致命的誘惑,哪怕對邵楚晨變身成女人也不例外!除此之外,兩名空姐胯間都聳立著一根長長的雙頭龍,龜頭猙獰威武,比之前沁竹侵犯邵楚晨的按摩棒還來得粗大。

眼神不由自主地落在那兩根顯眼的雙頭龍上,剛剛下體充實而銷魂的感覺還未褪去,邵楚晨此時看到空姐們胯下的巨物,不久前才高潮過的小穴竟抽搐起來,一股強烈的慾望蓋過了身體的疲倦,邵楚晨媚眼如絲地看向沁竹和軒美,喉嚨中發出了飢渴的嗚咽聲。

「拜託,我,還想要……」

聽著邵楚晨充滿渴望與情慾的請求,沁竹與軒美相視一笑。

「哇哦,好厲害的按摩,之前那麼害羞的一個美人都變得急不可耐了。」

軒美咬著沁竹的耳朵說道。

沁竹不客氣地揉了揉軒美惹眼的大白兔,「那可是特製的精油,效力長著呢。」

「那我就不客氣了!沁竹你剛才都玩過一次了,這次就讓我先來!」

軒美笑得極其妖艷,走上前拍了拍邵楚晨的小屁股,「小乖乖,來,趴到床上,屁股翹起來哦!」

腦海裡早沒有了其他想法,被追求快感思緒控制的邵楚晨自然按照軒美的吩咐,小母狗一樣翹起臀部,微微搖動著,祈求軒美的臨幸。

「那麼咱們一起。」

軒美將龜頭對準邵楚晨愛液四溢的小穴,對站在前方,將雙頭龍瞄著邵楚晨櫻唇的沁竹說道。

「一、二!」

「唔——?!」

小穴再次被粗大的按摩器具貫穿,連嘴也被碩大的龜頭塞滿,期待已久的戰栗感、充實感又回到了身體,邵楚晨興奮得哆嗦著,喜悅的淚水也悄悄滑過了臉頰。

光線依舊昏暗的按摩間中,不斷迴響著三個女人的淫聲浪語……恆美航空,到底是神的懲罰還是惡魔的玩笑,邵楚晨也不知道,但如今她確實像軒美曾說過的那樣,享受到了常人無法想像的美妙,真相已經不重要了,邵楚晨注定只能沉淪,深深陷入恆美這個漩渦之中。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