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屠龙记 第七回夫妻命归西 第八回受辱武当山

倚天屠龙记 第七回夫妻命归西 第八回受辱武当山

第七回  夫妻命归西

吴清风是华山派掌门人西华子的大弟子,此人年纪轻轻,但功夫了得,尤其是床上功夫,更令许多女人如痴如醉。他长得十分俊俏,堪称武林一代美男子,又天赋異秉,拥有一根硕大无比的大鸡巴,许多纯情少女和淫娃荡妇都被他在床上彻底的征服了。

此次他是奉了师命,前去武当山打聽谢逊的消息,无意撞见殷素素的闺中秘密,於是便使出这美男计,但他见殷素素只是和他玩玩,並未动真情,於是便想出了以殷素素偷汉子这件事作为要挟,使她说出谢逊下落,为了保险起见,他便有想法在殷素素私处刻下字,以此来证明殷素素偷汉子的事实。

此刻,他要去向师父汇报。他的师父西华子就在武当山下,其实,武当山下的各客栈都已人满为患,武林各门各派都顷巢出动,都是为了向张殷夫妇打聽谢逊下落,目的其实就是为了夺得屠龙宝刀。

他向师父报告了一切,西华子对他大加赞赏,並嘱咐他小心行事。

吴清风回到自己的房间,刚想入睡,突然门被打开了,他一看,原来是自己的师娘卫四娘。只见卫四娘将门关好,一边便朝他走来,一边嗔怒道:“你这小子,这段时间和那姓殷的小淫妇玩得高兴,把师娘我都忘了?”

吴清风连忙陪着笑脸,将卫四娘搂在懷中,说道:“师娘对我那麼好,我那敢忘记师娘呀!这不都是师父交代的任务嘛!”

原来,这吴清风和他的师娘卫四娘早有一腿。西华子贵为一派掌门,武林高手,可是床上功夫不行,胯下那根宝贝也小得要命,根本无法满足卫四娘。在吴清风16岁那年,卫四娘见清风长得俊美,便将他叫入自己的房中,令他脱下裤子,看见他那根鸡巴又粗又大足足有西华子的三倍,很是欢喜,当下便将他留在房中,雲雨一番。

从此隔三差五地叫清风去她房中欢娱,渐渐地,三年过去了,吴清风的床上技巧越来越好,鸡巴也越来越大,更加讨人喜欢。吴清风也已不满足於卫四娘那老婆娘,经常趁着下山为师父办事,勾引那些未开苞的少女或者是风情萬種的少妇。

此时,卫四娘好久没有和吴清风上床,那小骚穴早已癢的不得了,很想趕快让吴清风插一插。於是,便迫不及待地去解吴清风的裤子。

吴清风有点担心地问道:“被师父发现了怎麼办?”

卫四娘笑着说:“那死鬼我点了他的睡穴,不到明天一大早是起不来的!”

吴清风聽到这话,这才放心下来,脱掉上衣交與卫四娘手裡,乘機将手在她那紧穿着内衣的浮凸胴體上捏揉起来。

他抱起卫四娘接上了嘴唇,边走边吻进入了里间卧室,一把将她扔在床上,熟练的把她身上的肚兜和内裤除去,看着她那对最为自豪的浑圆豪乳,和两腿间黑毛茸茸的三角部位。

卫四娘风骚地说:“好呀!天天看都看不够!这可是你最爱吃的一对大奶子呀!”

吴清风在那对白白的豪乳上大力揉玩,那两只红红的大奶头他吮多少次都不够。在豪乳上揉玩了一会,一隻手就伸到她两腿间的阴毛丛中拨弄着早已湿润了的阴唇和肉洞口,将粗大的手指在她敏感的肉洞里来回扣弄。

“哎哎——哼哼——使劲——掏呀——掏出水来了——”

卫四娘高声呻吟,由於敏感的乳房和阴道被他不停的揉玩抠弄,她越来越骚浪起来,白腻腻的胴體放浪的扭动着,浑圆的大屁股一挺一挺的配合着吴清风的手指插弄。

成熟白嫩的女體全身打颤,伸过两条滑腻的大腿,环绕到吴清风的腰间,将那毛茸茸的女阴在他下身猛磨。

吴清风被她磨得慾火大起,抱住她那白嫩滑腻的豐满裸躯,狂吻着她的粉颈和肥大的乳峰,自己的大鸡巴已经胀大,上边青筋暴露,又粗又硬。

吴清风的看着卫四娘肥大双乳和阴毛丛中那裂开的肉缝,快速脱光亮出自己黑红粗大的阳具,借着蜗牛吐涎的余润,大力操进那裂开的骚肉穴中。

卫四娘被插入的样子份外妖冶,使吴清风慾火更旺,揪住她那对白嫩嫩的大乳房,阳具更形粗壮,插在她那肥美的骚穴里冲刺得格外粗暴,彷彿狂风骤雨。

卫四娘妖冶迷人的呻吟声,变得十分粗浊和短促了。

“哎呦——你好粗呀——操到肚裡好胀呀——呜——呜——”

如狼嚎似的叫床声,响彻整个套房,这卫四娘可真够淫荡的,叫床的功夫就令吴清风这小子很是喜欢——吴清风双手大力揉玩着卫四娘那对大乳峰,下體在她胯间大力耸动。粗大黑红的阳具,猛力的狂操卫四娘的骚穴,似要一口氣操烂她的五脏六肺才甘心。

卫四娘被他狂操了一会兒之後,紫色“唇舌”上的快活肉蒂,暗暗作祟,一丝丝快感不断从那快活“肉蒂”上传向全身,彷彿骤饮美酒,陶醉在阴户被大阳具粗暴操弄的極端刺激中,不由发出甘美的呻吟声。

吴清风看着卫四娘的样子,十分兴奋,双手将那对肥圆大乳左揉右捏,就像玩弄着两个柔软白嫩的大肉球!下體更加激烈的撞向卫四娘的胯间。

卫四娘似乎也在兴奋的不由自主的迎合。约过了半个多时辰,卫四娘变成更加放浪主动,吴清风也有力地操动,令她呜咽不已,将肥嫩阴户大力迎合,四肢如八爪鱼一样缠在他的身上。

吴清风得她骚浪迎合,感到她阴户里嫩肉套着阳具不住的翕动,狂操之间,快感陡然达到極点,阳精一喷而发,射在激动的子宫口上。

卫四娘被滚热的阳精一射,子宫口大颤,阴道发抖,高潮也虽之而来。吴清风拖泥带水抽出阳具,再瞧卫四娘的紫色阴户,变得红肿模糊,狼狈到極点。

之後的两天,吴清风接连去了殷素素房间幾次,逼她说出谢逊的下落,殷素素怎麼也不肯出卖义兄,吴清风又想再干殷素素,但自从殷素素得知吴清风的诡计之後,誓死也不肯让吴清风再碰她一下。吴清风见自讨没趣,只好惺惺離开殷素素房间,但他临走前却说道:“你这不要脸的淫妇,後天是张三豐的一百岁大寿,天下英雄齐聚,你就等着天下英雄耻笑吧!”

两天後,正是张三豐一百岁岁大寿。众多的武林人士都前来祝贺,其实名义上是为张真人祝贺寿辰,其实大多是为了打聽谢逊的下落,好图谋屠龙刀。

少林、峨嵋、华山、崆峒、嵩山、衡山等众多武林正派都前来祝贺,当然也有丐帮等一些江湖帮派,更有一些江湖上不知名的小派小教小帮,一些武林邪道也不请自来,暗中潜入武当山。可以说,武当山是鱼龙混杂,人山人海。

殷素素此深心中焦急萬分,一来是爱子至今没有下落,但更重要的是她怕清风来揭穿她的秘密。好在她在华山派的人群中並未瞧见吴清风,但心裡始终不踏实。

武当山的大堂厅人满为患,武当七子都在招呼客人,殷素素觉得不安,於是便出外走走。刚走过一个僻静之处,吴清风突然闪出来,令她顿时驚惶失措。

吴清风问她:“我再给你最後的機会,你快告诉我谢逊下落,否则一会我就要告知天下英雄你做过的‘好事’!”

殷素素此时心裡痛苦萬分,连忙说道:“求求你,不要说出去好吗?”

吴清风当然不给她機会,但殷素素又不能做出背信弃义之事来,坚持不说。

吴清风怒火中烧,说道:“那你就等着瞧吧!”说完,便走开了。

殷素素回到大厅时,看到吴清风已经站到华山派那裡了,只好低着头,不敢朝四周望。

众武林人士客套完了,便有人切入正题,要张殷夫妇说出谢逊的下落。於是众人纷纷言语围攻张殷夫妇,並幾乎要动起手来。

这时,张三豐缓缓走了出来,众人安静了许多,都想要聽聽张三豐要说些什麼。

张三豐当然只是说了一些客套话,对谢逊之事却隻字未提。於是众人又开始乱哄哄的,並有人质问张三豐为何不交待谢逊的下落,於是一呼百应,矛头又指向了张三豐,说他袒护弟子、與邪教中人勾结。

张三豐厉声说道:“关於谢逊下落,我已问过翠山,他说並不知道,所以,众位英雄也不用再过问了!各位如果是为我祝寿就请先回客房休息,如果谁别有目的的话,我劝众位还是打消念头,速速归去吧,否则,哼哼——”

张三豐这么一说,众人安静了许多。虽然说,来武当山的人数众多,如果一起上,武当派是敌不过的,但这些人都各懷鬼胎,没有组织,而且谁都不願意先上做替死鬼,再说张三豐毕竟是一代武林宗师,大家对他还是比较尊重的。

正在场面走向僵局的时候,华山派中传来一个声音:“慢着,请丈夫人出来说话!”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华山派大弟子吴清风。只见他徐徐从华山派中走了出来,笑着说道:“众位英雄可想知道张夫人的一个秘密!”

众人聽他这么说,知道其中必有文章,於是都竖起耳朵准备聆聽。

殷素素见那吴清风对自己丝毫不留情面,执意要揭穿自己,於是便抢先一步跪在张翠山面前,说道:“翠山,我对不起你了,我没有脸再活到这个世界上,就让我一死了之吧!”

张翠山还没弄明白是怎麼回事,就见爱妻已拔出剑来,一剑便抹在脖子上,整个人淌着血倒在地上。张翠山连忙撲向爱妻,失声痛哭,但一切为时已完,殷素素已经停止了呼吸。

张翠山並不知道爱妻是为何自刎,但回想起與殷素素这十三年的夫妻感情,不禁顿失求生慾念,拾起爱妻手中的剑,便像殷素素那样将剑插进自己的喉咙中去。

张三豐看着爱徒行为有所怪異,正要上前安慰一番,谁料他也赴了殷素素的后尘,他还没来得及阻止爱徒的冲动,张翠山也一命归西。

众人见突发此情况,眼看张殷夫妇已死,知道再在武当山上呆着也没什麼用了,便纷纷告辞准备下山。

张三豐突然看见两个人背着一个大布袋,布袋中似乎有活物,好象是一个孩子在挣扎,二人正准备離去。张三豐夺步飞向俩人,说道:“留下孩子!”

那俩人正是玄冥二老,本想到武当山利用无忌要挟张殷夫妇说出谢逊下落,谁知出此变故,只有带无忌快離开武当,然後再慢慢向他逼问。谁知张三豐耳明眼快,手脚动作更快,眼看就要欺身过来,鹤笔翁无奈,只好对着无忌的背发了一掌,就将无忌抛给张三豐,两人夺命而逃。

张三豐打开布袋,里边果然是无忌,由於中了一掌,已经昏迷不行。张三豐连忙将无忌带回后厅,准备给无忌治疗。

张三豐看了无忌的伤势,背上一个黑紫色的手印,凭他多年的经验,这是玄冥神掌,无忌一定是中了玄冥寒毒,而那二人八成就是玄冥二老了。

张三豐看了皱了皱眉头,无奈地摇摇头。众位弟子忙问到底是怎麼回事,无忌还有救吗?

第八回  受辱武当山

 

大家多多捧场啊{:3_304:} 别老是一句话用到底嘛聊聊对作品的看法是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