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超能特工

超能特工

劉偉是一個在英國長大的香港人,廿歲後回來香港定居。

表面上他是一間報館的記者,掛著平凡的面孔,實№上,他是英國政府派來香

港的特別職員,專門負責調查在香港發生的奇人怪事。當然,能夠被英國政府看上

,並不是一個普通人,除了身手敏捷外,在全世界的華人之間,劉偉身懷的特異功

能力量,數一數二。張寶勝的「隔空取物」技巧和念力,他在十六歲時已經學會。

最遺憾的是他沒有預知未來的能力,否則已可以成為「英國之寶」。劉偉除非

接到英國政府的指令,他每日的工作只是負責撰寫報紙的體育專欄,所以他算是報

館 的大閒人。另外,因為要方便行事,他沒有任何親人和女友,過著獨身的生活。

粉碎邪教(1)

英國政府得知回歸後數個月香港的邪教肆虐,於是發出特別指令,要劉偉調查

某邪教,而英政府更懷疑該邪教指使信眾以賣淫來籌集經費,所以英政府要搗破該

邪教的中央組織。為了給劉偉一個基本的認識,英國政府派來另一個特別人員--

娜塔莎來協助劉偉。

劉偉收到高層的指示,要到中區某酒店的咖啡廳,與娜塔莎見面。劉偉是一個

獨來獨往的人,雖然高層指定他與人合作,但心裡仍不是味兒。

到了咖啡廳,劉偉雙目立刻向四周搜尋,找尋一位胸前掛著玫瑰花心口針的外

籍女郎--娜塔莎。經過落地玻璃窗前,坐著一個廿來歲的洋少女,身穿米色薄襯

衣,深藍色外套和及膝裙。劉偉一聲不響地坐在她前面的凳上,並輕聲對身旁的侍

應說:「咖啡。」回頭對眼前的女郎報以一笑。那洋女開口,以出奇流利的廣東話

說:「你好!劉偉。」

果然這女郎是娜塔莎。劉偉不作任何應對,心裡正對這洋妞打鬼主意。劉偉立

刻集中精神,用腦電波影響茶幾上的咖啡杯,令咖啡杯柄的粒子產生異動,心想:

快要有好戲看。當娜塔莎拿起咖啡杯,放在嘴邊之№,杯的柄斷裂了,半杯咖啡濺

在她的米色襯衣身上,雖然有著啡黃色,但仍令到襯衣呈半透明狀態。娜塔莎的身

材比潘密拉安德遜有過之而無不及,在半透明的襯衣下,雙峰似要奪衣而出。雖然

有外套的遮蓋,依然看到粉紅色的蕾絲胸罩,只能夠蓋著半個肉球。娜塔莎用外套

蓋著,立刻直奔洗手間。

回來時,娜塔莎的裝束令人眼前一亮:「米色襯衣在她手上!」即是說,娜塔

莎的深藍色外套內只是一件不合身的胸罩,娜塔莎胸前是兩個顆圓渾的肉峰,劉偉

想到:和她乳交也是一件人生快事。娜塔莎坐好後,劉偉立時遞上另一杯咖啡,心

中暗笑說:「我給你叫了另一杯咖啡。」侍應一旁不斷向娜塔莎道歉,沒有人知道

這件事是劉偉的傑作。

娜塔莎和劉偉一同返回娜塔莎酒店的房間,一入房間便立即進行會議,經過她

的詳細報告後,劉偉對香港的邪教有一定認識。另外,娜塔莎和劉偉亦商討了合作

的計劃,策劃如何粉碎這邪教組織。結果,兩人同意以娜塔莎為 ,參加該邪教的

活動,而劉偉則負責暗中保護她的安全。

在交談將近結束前,劉偉心裡又有鬼主意,他留意到娜塔莎的胸罩是沒有肩帶

的前開型,於是他集中精神,令到她的胸罩扣裂開,不消兩秒,「蔔」的一聲,胸

罩扣應聲斷開,兩個肉球立時向兩側分開,胸罩變成了依附在雙峰前的一塊布。劉

偉看到娜塔莎依然神態自若,又急急想了第二個辦法,他用腦電波控制依附在娜塔

莎胸前的胸罩,使到胸罩微微的上下移動,使到胸罩與娜塔莎的乳尖不斷摩擦。不

消廿秒,劉偉見到娜塔莎的坐姿有些不自然,心中暗自歡喜,於是他又變本加厲,

用腦電波弄斷她外套上的鈕扣,外套立刻包不住肉球,向左右兩邊躺開,胸罩也在

沒有承托之下甩掉,露出大半邊酥胸,只剩下神秘的兩點未見。

劉偉立刻把握時間,上前一手把娜塔莎抱住,同一時間把兩唇印在娜塔莎的嘴

唇上。因為之前受到胸罩的摩擦刺激,再加上劉偉純熟的接吻技巧,娜塔莎身體產

生無窮的慾火,對性愛有著強烈的 要。劉偉以三寸之舌,伸進娜塔莎的口腔內,

對娜塔莎的舌頭和牙根進行刺激,同時,雙手十指在豐滿的肉球上不停地搓揉,拇

指和食指則集中刺激乳尖,漸漸乳尖充血隆地,呈微微的深紅色,在雙手刺激的同

時,劉偉用熟練的技巧脫去娜塔莎的外套和及膝裙的鈕扣,現在,娜塔莎全身只餘

下粉紅色通花內褲。

娜塔莎是一個標致的洋女郎,留著金啡色的及肩長發,五官並沒有外籍人般粗

獷,又比起東方人的細致突出,算是一個小美人。皮膚白中帶著微紅色,雖然沒有

東方人般幼細嫩滑,而且有些少雀班,但令人感到一份原始美。標準的身材,胸前

的肉球配合著呼吸,有節奏的上下顫動,加上豐滿的臀部和修長而有肌肉的美腿,

完全是做愛的好對手。

劉偉於是三路進攻,上方舌頭不斷刺激娜塔莎的耳珠,間歇地向她耳孔微微吹

氣;中路左手不斷撫摸著她乳房,指尖輕彈她的乳尖,每彈一下,娜塔莎便發出哼

聲,如劉偉所料是一個敏感的豪放女;下路右手沿著腰肢向下滑,直到她的盛臀,

再一直向下,在她的大腿內側工作,手掌沿著大腿內側不斷上下移動,娜塔莎感覺

到像有螞蟻不斷在這性感帶爬行,淫水就像江河缺堤般不斷流出,不自覺地輕聲呻

吟。劉偉順勢而上,用整個手掌包裹著娜塔莎的陰部,中指隔著粉紅色內褲不斷撩

動陰唇,劉偉隔著內褲也感到娜塔莎不能自控,內褲已經濕了大半片。於是,食指

乘機撥開內褲,中指與陰唇作直接接觸,中指前後撥弄了兩輪後,劉偉毫不客氣將

中指伸進娜塔莎的陰道內。

娜塔莎高呼一聲:「噢!」整個人軟倒在劉偉的懷中,而劉偉把她放在單人床

上,娜塔莎躺在床上,表現出極度的饑渴,「快來呀!」娜塔莎由一個淑女變成一

個淫濺的蕩婦。劉偉立即脫去身上所有衣物,同時用其舌頭舔娜塔莎的陰唇,劉偉

舌尖給她陰唇更強烈的刺激,娜塔莎把雙腿夾緊,似要把劉偉的頭埋在她的腿縫間

,她雙手不停亂爪,呻吟聲也越來越大……

 

粉碎邪教(2)

正當劉偉如箭在弦,掏出他那七寸陽具之№,娜塔莎露出她淫蕩的本性,反客

為主,一手把劉偉拉倒在床上,自己順勢轉身把他壓在下面。娜塔莎一手拿著那條

肉棒,便放在嘴裡弄,劉偉的肉棒在小嘴的吹奏下,立時青筋暴現,劉偉也不甘示

弱,一頭栽進娜塔莎雙腿間,用舌頭向娜塔莎的陰唇作出回應。

兩人在69姿勢下,受到極大的刺激,娜塔莎的陰戶流出大量的津液,而劉偉

亦面臨發射的邊緣,就在接近發射之№,娜塔莎兩支手指扣著肉棒的未端,劉偉要

射精的感覺便消失了。這刻,娜塔莎坐在劉偉的身上,肉棒順勢滑入了陰道內。娜

塔莎雙手不停搓揉自己一雙肉球,腰肢不停的上下套弄,盤絲洞在娜塔莎控制下,

就像鯉魚嘴般一開一合,娜塔莎不斷加快腰肢的活動,迎接高潮的來臨,劉偉趁機

反身把娜塔莎壓在下方,兩手拿著修長的美腿,如垂直的V字般攤開,整個桃源洞

盡入眼中,順勢一用腰力便把肉棒直搗她的花心。劉偉加快推進的速度,每一次插

入也似要將陰道弄破。

娜塔莎在毫無還擊力的情況下,只好雙手不停亂抓,以高聲的呻吟來回應:「

OH……Yes……babe……come on 」劉偉以極速的抽插來主攻,再加上直搗花心,又

在到達陰部頂端時,間歇性以腰部打圈來刺激陰核四周,不消數十下,娜塔莎只剩

下微乎其微的輕呼,進入失神狀態。劉偉感到娜塔莎的陰道不斷抽搐,再加上一股

溫暖的陰精迎著肉棒而來,在接近爆漿的時候,劉偉立刻將肉棒抽出來,將所有精

液射在娜塔莎的面上。娜塔莎回味著剛才高潮迭起,吞下部份精液,滿足地睡在劉

偉的懷裡。

劉偉離開酒店後,兩人依計劃進行,娜塔莎混入邪教內 解情況,劉偉負責暗

中保護,等待時機成熟時才一舉搗破該組織。經過個多星期,娜塔莎已經成功混入

邪教之中。在劉偉的監視下,娜塔莎暫時仍然安全,不過由於加入的時間尚短,所

以娜塔莎知道的資料並不多。

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娜塔莎的調查工作依然沒有任何起色,直到一個月後的

某一日,劉偉接到娜塔莎的電話,通知他自己正身處險境,要他立刻到邪教大嶼山

的分部。劉偉不敢怠慢,立刻通知另外兩個同僚,飛車往大嶼山。大半小時後,劉

偉到達娜塔莎所說的洋房,只見四周異常平靜,並沒有任何異動,自己便躍身爬上

二樓由露台進入屋內。

劉偉眼見二樓空無一人,四周的擺設又沒有特別,於是閃身輕巧地往一樓。只

見一樓的四周都占滿色情裸女海報,而一個飾物櫃內掛著數件女裝黑色皮內衣和褲

,另一個書櫃上有些透明小瓶,內裡有些液體。在無任何人跡下,劉偉慢慢一步一

步的往地下走,在樓梯的轉角處,聽見女性的呻吟聲,從樓梯角探頭往下面望,什

麼也沒有看見。

劉偉不作聲的走到地下,躲在樓梯底的暗處,整個大廳沒有異樣,而那些呻吟

聲似是由走廊的盡頭傳來,劉偉輕聲走到走廊盡頭,從門縫一瞥,房內的情況令他

吃了一驚:只見娜塔莎雙手雙腳都給手銬分別扣在床的四角,身上沒有任何衣物,

只穿著純白色的玻璃絲襪褲,仔細地看會發現娜塔莎的臉龐,雙峰,纖腰,雙腿的

絲襪上都滿布男性的精液。劉偉立刻上前,用念力解開手銬,羌用床單抹去她身上

的精液,脫去自己的外套,蓋在娜塔莎身上。

劉偉把娜塔莎放在車上,便打算駕車離去,漸漸發覺娜塔莎的呻吟聲不斷,細

心觀察下,在玻璃絲襪的包裹下,娜塔莎的陰部和脾眼插著兩支自慰器,劉偉慢慢

將絲襪撕開,把自慰器拿出來,而自慰器的頂端原來連接著一個高爾夫球,難怪娜

塔莎會欲仙欲死。兩支自慰器拿走後,娜塔莎感到極度空虛,在不能控制之下,手

指便往陰道裡探,食指和中指一進一出來模擬陰莖的活動。劉偉受不住此情此境的

誘惑,立刻脫掉所有的衣物,和娜塔莎在車子內干起來,娜塔莎的陰道就像火般熱

,劉偉不消數分鐘就栽倒了,經過數個回合的大戰,才能弄熄娜塔莎的慾火,而兩

人亦筋疲力盡,在車裡倒頭大睡。

兩人一直睡到第二天清晨,娜塔莎將整件事情說出來:原來該邪教用催眠術,

令一眾信徒處於不清醒的狀態,在 要賣淫時,便給一支春藥她們吃,吃了之後,

整個人會極之輕奮,淫水流過不停,十個男人也應付自如。她昨天吃了春藥後,只

感到下體很癢,有不同大小尺碼的人干過她,詳細情形就忘記了。劉偉心想似乎是

娜塔莎太過性饑渴的關系,把所有人都嚇走了,但由於娜塔莎已經獲得邪教內的資

料,兩人向英國政府報告後不消一天,已看見電視新聞上播出警方接到消息,在長

沙灣破獲某邪教買淫組織,而這個檔案便順利完成了。

翌日,娜塔莎乘搭飛機回英國,但不可告人的秘密是,劉偉偷偷地將數瓶透明

液體藏起來,那些便是令女士淫水流不停的強力春藥。

超能特工(二)

一念之差

在完成搜集邪教那件事的兩個月內,劉偉荒廢了做體育記者的事。總編輯於是

把心一橫,把劉偉調任去采訪奇趣新聞。對劉偉來說,似乎是一件最好不過的事,

既可以躲懶,又有藉口乘機離開報館出外采訪。

劉偉最近負責特稿,專題報導香港的奇人。結果,劉偉花了兩個星期來搜集資

料,也只是一些雞毛蒜皮,把心一橫,劉偉放了一天假,打算到郊外遊山玩水。把

車停在郊野公園,鎖好車門後,便沿著樹蔭傍的小路走。雖然昨晚下過雨,而且平

日的郊野公園渺無人煙,但劉偉自信自己身手不凡,而且現在白天陽光普照,一個

人走也沒有危險。

在路上走了大半句鐘,經過了水塘,劉偉眼前出現了一個小竹林,穿越竹林後

,一間殘破的古廟便出現眼前,古廟門口坐著一個廟祝,五十來歲,不發一言。劉

偉心裡想:既然來到,何不求一支簽問問自身?經過廟祝身傍時,那男人突然說了

一句:「年輕人,走路時記著小心,提防有血光之災」。劉偉是一個自負的人,對

那廟祝的說話只是一笑置之,頭也不回便走了。

劉偉回頭穿過竹林,沿著小路回到車子旁,正要開動汽車之№,一個妙齡女郎

從草叢中跳出來,攔住了車子。眼前是一個剛廿十齣頭的少女,留著及肩的長發,

平凡的輪廓,令劉偉眼前一亮的反而是她的衣著!純白色的襯衣,被泥濘濕透了,

如泳裝般貼著她玲瓏的身材,兩個肉球在不合身的乳罩緊縛下,乳溝足以夾緊整支

手掌,胸罩的質料薄如蟬翼,隱約突起了乳尖。她的下半身更是惹火:粉紅色的薄

長裙,也是沾滿了泥濘,她似乎是經過一些矮樹叢,有半邊的長裙給撕裂了,露出

大半條完美無瑕的美腿,和米白色的高跟鞋,玉腿給雪白的絲襪包裹著,雖然有些

部位走了線,又沾了污跡,反而令人眼前一亮,有一種原始和被暴虐的意念。

劉偉不自覺地打開車門,揚手示意那少女上車。少女坐在車裡,只顧著喘息而

不發一言,劉偉見少女沒有任何錶示,惟有把車開行,等待著她的反應,無意中察

覺到少女由於急速喘氣,一對玉峰起伏不停。而少女似乎仍未平伏驚慌的心情,沒

有發現自己整條美腿完完全全的裸露出來,還有雪白的絲襪、襪帶和小部份米白色

的內褲,也毫不客氣地,在撕裂的長裙側展露了。試問見到這個情境,有誰不會心

動?更何況是劉偉這個色鬼!

劉偉慢慢地把車速減慢,裝作車子沒有燃油,其實心裡集中精神,用念力來弄

斷那少女的乳罩扣。不消五秒,「蔔」的一聲,乳罩的背扣斷開了,由於乳罩沒有

肩帶的關系,背帶應聲彈開後,乳罩滑落到小腹間,雙峰在沒有束縛之下,向兩邊

擴張,似要沖破襯衣的阻隔。劉偉乘機從身旁取出手銬,把她雙手扣在座位上,把

座位放下,便開始行動。

完全解除了自己的束縛後,劉偉用力撕開她的襯衣,一雙豐滿的玉峰立刻彈出

來,劉偉便毫不客氣,雙手用力地在她雙峰上搓,拇指停留在乳尖上,把玩著那兩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