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多情的妻妹

多情的妻妹

我有一個和老婆同母異父的小姨子,因丈母娘的關係,我們不在一個城市,小

姨子和老婆有很大的差別,老婆要比同母異父的妹妹高出十幾公分,由於婚姻問題

,小姨子離婚了,單位的效益還可以,只是離婚後孩子的父親經常借口看孩子來騷

擾她,丈母娘只好找了單位的領導,把小姨子調到了銷售部,派到我所在城市的銷

售服務點,為的是能夠幫助照顧,同時利用我的關係能幫助小姨子完成銷售任務。

小姨子我結婚時見過,給我一個深刻印象是那種小家碧玉型的女孩,幾年不見

變化不大,還是那麼漂亮和嬌美,唯一的變化是增加了一些成熟,一米五幾的個子

像個少女,有點靦腆的用那雙亮亮的眼睛看著我,甜甜的叫道:「姐夫,」然後臉

一紅便和我老婆,她的異姓姐姐說話去了。

家裡一般都是我下廚主勺,老婆炒的菜她自己都不喜歡吃,小姨子來了怎麼也

要弄好點,我弄了幾個菜,孩子在我父母那裡上學,上海的教育相對西北要好很多

自此小姨子每逢週末就會到家來,銷售點的伙食也比較差,老婆在一家企業上

倒班,所以有時週末要上班,家裡就只有我和小姨子了。

以往的週末我都會出去和朋友小聚一下,自從小姨子來了之後我就出去的少了

,也許是在潛意識中就有佔有小姨子的慾望,所以朋友叫也很少出去,有時看到小

姨子剛洗完澡,那紅紅的臉頰和嬌嫩的肌膚都會令我想若非非,可是老婆在我只好

忍住,晚上房事時拿老婆當小姨子。

為了能讓小姨子在此地站住,我帶著她去認識我的朋友或是朋友的朋友,一個

星期時間幫她搞定了半年的任務,兩人白天在一起同行,一起吃飯,兩人的距離一

下拉近了,加上完成了她半年的任務她非常高興,對我也不像剛來時那樣靦腆,有

時開玩笑還會打我,我自然會藉機抓住她柔嫩的手,每當此時她都會羞紅了臉,這

說明她有想法,我也會藉機試探她。

有一次談好了一筆不小的交易,她異常的興奮,吃過飯我建議到黃河邊走走,

她欣然答應,兩人沿著河邊走,我有預謀的說:「翔翔(她的小名)今天高興嗎?

「嗯,當然高興了,不過謝謝你了,都是你的幫忙,不然我就是找到人家也不

會把單子給我的,」她一邊說一邊用亮亮的、有點羨慕眼神看著我。

「那你怎麼謝我?」我用充滿了愛憐、情意綿綿的目光看著她,她和我對視了

一下,感受到我目光中的內容後,一下變得侷促起來,白淨的臉頰一下變得紅潤潤

的,低下頭說:「我不知道,你想我怎麼謝你?」

我笑著沒有說話,用手指指我的臉,她知性的明白我的意思,忽然變得頑皮的

說:「你想的美,你是我姐夫你就該幫我的,何況我姐知道了會打我的,」

我裝作很失望又不願放棄的說:「那我親你也行。」

「不!」她看我要動手,緊張的叫了起來,一下跑開了,我便追了過去,我中

學是練中長跑的,國家二級運動員,她那是我的對手,沒跑出三米就被我追上,看

著她跑動時扭動的屁股,令我怦然心動,抓向後背的手一沉,落在了她軟軟的臀肉

上,她一聲驚叫並沒有生氣,嘴裡不假思索的說:「流氓」。

這我更不能放過她了,一下將她抱住,一隻手不自然的按在了她的胸口,感覺

柔軟中富有彈性,她一下子變得不知所措,身子發軟的靠在我身上,我順勢在她紅

紅的臉上吻了一下,我知道點到為止的道理,目的達到放開了她,她走開了一步有

點哀怨的看看我,兩眼中突然充滿了盈眶的淚水,說:「你壞,你也欺負我。」

她這樣一下反而把我弄蒙了,沒由來的哭了,我想是自己做過了,心中不由發

酸,忍不住走過去,一下就將她攔在懷裡,嘴裡說:「對不起,我只是跟你鬧著玩

呢,我怎麼會欺負你,我喜歡還來不及呢,要不我會整天陪著你,四處幫你拉單子

?」

她聽了之後抬頭仰視著我說:「我姐知道了會罵死我的,姐夫我知道你對我好

,可我不能對不起我姐姐,」

我用手抹去她臉上的淚水說:「不會的,你我不說她怎麼能知道,就算知道了

也不要緊,我愛著你姐姐,同樣也喜歡你,這有什麼,別哭了,你不喜歡我以後不

碰你了,」說完鬆開了她,她的臉上馬上露出了些許的失落感。

我深得欲擒故縱的道理,這也是我泡良常用的手段。我扭頭就走,臉上顯露出

極度失落的樣子,沒走出兩步就聽到她追上來的腳步聲,然後袖子一緊,她拉住我

說:「你生氣了?我不是那個意思。」

我轉過身對著她說:「我沒有生氣,只是有點失落」。

她用亮亮的眼睛告訴我她的委屈,說:「我明白你的心,可是我不能,你叫我

怎麼面對我姐姐,要破壞你們的婚姻也不會到今天。」

說著兩行淚水又湧了出來,到此時我才有點反應過來,她對我的稱呼已經不是

姐夫而是你了,同時聽了她的話感覺她話沒有說完,不由追問:「你說什麼,破壞

我和你姐姐的婚姻?」

她用充滿了傷感的目光看著我說:「我就告訴你吧,自從你和我姐第一次回家

,在公園你救小孩的那次我就喜歡你了,不過我沒有說,也知道我不能做這種事,

我就想你走了我就會忘了的,可是越想忘就越忘不掉,我結婚就是想忘掉你,可是

……」

我聽了她的話我無語了,我一時不知該怎麼做,我開始害怕會傷害到她,兩人

默默的走著,還是我打破了沉默說:「翔翔我真的不知道,都是我不好,可是我真

的從內心喜歡你,以後我會尊重你的。」

她臉上開始露出微笑的說:「我知道,你這幾天一直陪著我,我心裡特別高興

,以後怎麼樣是以後的事,總之我明白你對我的心也算是有了回報,我已經知足了

,走吧!」說著抱住我的胳膊,我竟然有了不自然的感覺,內心也明白得到她不難

,可是一旦失去理智就不好收拾,不由自主的自嘲般的笑了。

這天週五,老婆正好上小夜班,晚上八點上到夜裡兩點,為了安全一般都會在

單位提供的宿舍睡,早上再回來。吃過飯老婆收拾了一下便走了,我和小姨子坐著

看電視,無聊的電視使得我們邊看邊聊,開場無非就是問她的工作怎麼樣,說著話

題自然轉到了她的婚姻上。

「翔翔你不該那樣,就算要找也找個好的,你這麼漂亮還怕找不到?」我提起

了上次河邊她說的話,她一下就明白我說的什麼,說:「都過去了,現在不是挺好

嗎,那是我自己選擇的我又沒有怪你,」

「可我這一陣一直在自責,總感到對不起你,」我從心裡說出來的話。

「好了,男人一點好不好,我都沒怎樣你反而像個女人,」說著透出心中甜甜

的樣子。

大約是感到有點彆扭或是不自在說:「我上網去了,」說著就到我的工作間去

了。(其實是一個簡單的書房,我經常上網什麼的,以後會是兒子的學習的地方)

我望著她嬌小的背影,心想真不錯她能有這樣的心胸,可能許多男人也未必能

如此看的開,可是話說回來,也是因為她和那個男的沒有什麼感情基礎,加上那男

的貪杯又不知道珍惜她,在外面胡來,而現在能和自己心儀的人在一起,性情、心

情、理智都會好很多。

我正在胡思亂想她在裡間叫我:「姐夫你來看看怎麼了?」我起身到了房裡,

一看不知她上了什麼網一下跳出了許多的廣告頁面,她關都關不及,我忙打開屏蔽

功能,將所有的網頁關了馬上殺毒,果然殺出兩條,她有點不好意思,我沒有責備

她只是隨口問:「你上什麼網了?一定是色情的。」

「沒有,是一個聊天的,有一個購物的廣告,我想看看賣啥的,結果一點就這

樣了,」她有點急切的說,此時我已經聽不到她說什麼,由於位置的關係,我只能

站在她的身後,半俯著身子,因此離她非常的近,她身上散發出來女性特有的那種

淡淡的體香和洗髮水的味道,鼻子裡的感覺令我的神經開始快速的興奮和衝動起來

她見自己的話沒有迴音,不由扭頭看我,臉一下就碰到了我的鼻子,我如同被

人在面部打了一拳,一股酸脹帶有輕度暈眩的感覺使我悶哼一聲,頭如抽筋般的後

仰,雙手摀住了鼻子,同時感到鼻腔發熱發癢,有什麼流了出來。

她也被碰的不輕,輕叫一聲摀住了耳朵上面的部位,還是關心的轉頭看我,猛

地就跳了起來說:「快,哎呀都流血了,」說著拉我往衛生間去,我便順著她到了

衛生間,她忙幫我洗,一邊洗一邊說:「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告訴她沒關

係。

洗好出來,她讓我躺在沙發上,然後用一條濕的涼毛巾折疊起來放在我的額頭

上,用冷卻法幫我止血,由於她的個子不高,又是半彎腰的俯身,她的臉正對著我

的臉,從她口中呼出的熱氣噴在我的臉上,同時由於低頭,家居寬鬆的衣服下垂,

使得胸前一下空出許多的空間,這使我一覽無餘的看到她咖啡色的乳罩無法完全遮

蓋住的乳房。

她的胸乳不算太大,只能說是中國女性中較豐滿的,此時乳罩上方露出的潔白

粉嫩的肉團讓我產生了極大的衝動,一股熱流從肚臍下的丹田直衝大腦,一股將她

抱住的慾望在腦子裡和另一個道德的我打著架,道德的我令我閉上了眼睛,而另一

個我則在我的腦海中不斷的勾畫出她嬌媚赤裸的身姿。

她的起身是我獲得了暫時的解脫,但是隨著她將從新用冷水沖洗過的毛巾再次

敷在我的額頭時,她盡然坐在了我身邊的沙發上,彈性很好的臀部透過薄薄的布料

將她的體溫傳給了我。

我有點受不了了,只好說:「翔翔你去洗澡吧,我沒有事了」,她還是表現的

很內疚的樣子,問我還疼不疼,我告訴她沒有事,她才去洗澡了。我躺在沙發上,

腦子裡不斷的想像著她嬌小赤裸的身子在浴室裡的樣子。男人有時是很矛盾的,特

別是當他還有理智和道德時,我此時不知該怎麼做,內心裡我是挺喜歡這個小姨子

的,可是感覺又有點對不起她們姐倆,她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很吸引我。

正當我胡思亂想時,她從浴室裡出來了,手裡拿著換下來洗好的咖啡色小內褲

對我說:「姐夫你好點了嗎,要不你先洗澡,你洗完我好收拾衛生間,」說完邊到

陽台上涼東西。

我洗好澡出來她穿著老婆的純棉睡衣褲,坐在沙發上看電視,見我出來便起身

到浴室去了。我坐下看到她已經為我從新泡好了茶水,我穿著T恤和方腿短褲,舒

適的半靠在沙發上,不一會她就拿著洗好的我的內褲去陽台,我這才想起,我換下

來的褲頭習慣的放在盆子裡。

她很快就回到了沙發上,坐在邊上那個小沙發上,我只好說:「謝謝你,」

「什麼?」她不解的看著我。

「你幫我洗的襪子和短褲啊」,我的潛意識裡又開始試探,她好像沒有什麼的

說:「順手的事,不然我姐回來還要洗的」。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