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百阴化阳经 承诺不隐藏1

百阴化阳经 承诺不隐藏1

湖裡不乏各路好手,在蓝磬挑□之下,各路好手齐聚雲南府大道,为的只是一本旷世奇书“百阴化阳经”,本来只是一本名不见经传的经书但因陵禁宫宫主千丝婆婆在无意间发现这本古书,並习得其中第一與第二式,就因为如此而打败蓝磬,蓝磬无法接受这羞辱,於是到处宣传“百阴化阳经”这是一本奇书,只要谁拿到就可独走江湖,无人可敌,不少江湖的好手,都想要分这杯美羹。

这时,在路上的幻化夫妇俩,过了树林之後,看到的是一片草原,原本以为出了树林,应该就可以安全无恙,没想到从数林飞来幾支飞镖,还好他们闪的快,说道:「谁,竟敢偷袭我们夫妇俩。」接着就冲进数林,只见射镖的在树林以飞快速度变幻位置,只能稍微看到影子闪烁,这人必不是中原人,这不像中原的轻功,大概是大漠或是倭奴国人士,一下子这人突然出现在幻化夫妇前面以忍者的短刃劈开他俩腰身,只见他们夫妇俩倒下,就在这人在检视他们俩的屍首时,见幻化夫妇从这人身後点了这人的昏穴,将他面罩摘下来,竟是个女子,地下屍首化为白烟散去,心裡想:「这人竟不晓得我们擅长脱身术,未免也太小看中原人了。」幻化老妇说 :「不如我就换个躯壳吧。」这女子面貌清秀,看起来楚楚动人,难得活捉这样一个女子,武功又不差,接着幻化老妇使出一生只能用一次的幻化合體术,这招没幾人会,连他丈夫幻化老叟都不会用,老妇抱住那女子,将嘴唇贴紧女子,慢慢的见老妇的身子缩小,血色黯淡,一鼓氣在女子筋脉遊走,老妇身子像破掉一洞一洞的肉皮,不一会女子醒了,手裡也多了玉环,裡面有那女子的元神。幻化老妇道别了幻化老叟,约好在雲南府大道见,她先行到飞孜客栈去了解各个高手的动静,因为没人认识她。对了还不知道这身躯的名字,就叫芙蓉吧!首先还是要先换套衣服,穿着这身忍服,还真不好受,便以飞快速度来到飞孜客栈,准备换套衣裙。

一口氣就飞上二楼窗边,只见江湖粗汉马部虚正抓着一名妓女的胸部,那姑娘脱身露體,那一身粉肉,有如两座高山,高高直立着,在那光滑的小腹下面,两只伸长玉腿的尽处,一把黑得发光的阴毛,那红似石柳,两片大阴唇,像是晨露滋润样地鲜红可爱,这一切把那马部虚看狂了。

脸上却又如潮似湧起阵阵少女的脸红,本来这姑娘长的又娇又白,脸红潮湧,更显得明艳动人,春心不由起了一阵涟漪,浑然忘我似的,小穴里的淫水也随之流了出来。

大鸡巴一抽一抖地在妓女那两片阴唇上,使得妓女又好奇又清松,不由得那一双秋水似的大眼睛,向下一看,目不转瞬地,一双大眼睛死在那根特大号的阳具上瞪着,好像看到一餐美好的酒菜,忍不住连口水都流了出来,上头用手紧抱住马部虚,下头那小穴紧压住那火红的大鸡巴,一面用手无限憐惜地在她那秀发上轻摸,缓缓地把嘴唇送了上来,吻住了妓女。

马部虚把嘴唇缓缓移到妓女的酥胸吻摩着,然後用左手缓缓地把妓女那修长的两条玉腿分了开,手指轻轻地在淫水外溢的阴户之上,转动,振动地抚按了起来,妓女受如此的刺激,经马部虚如此一逗,全身颤抖得比得了阴塞功还利害,阴户的粉红色淫水有如山洪不断的泄了出来,而阴道裡面更是如有小蟲蠕动一般,奇养无比,刺激得使她不由自主的将那沾满淫水的浑圆肥臀,用力地向上一高一低地挺送着,忽然又转身使劲地拥抱住马部虚,颤动的声音,於是马部虚忙将那淫水在那火红的鸡巴四周湿润着,轻轻地用手去分开那紧闭的两片阴唇,挺着那根大鸡巴在妓女的桃园洞口作试探性的进入,急得妓女一张漂亮的面目又更加通红,两排雪白的牙齿更是咬得咯咯作响,那浑圆的屁股又是向上挺,口裡更是发出那人的淫声。

马部虚那根火红的大鸡巴,一直插到妓女的子宫口,顶住花心,妓女才轻轻的喘着一口氣,妓女双手环腰紧紧抱住了马部虚,脸部一摆,把舌头吐出到马部虚的口中,两条玉腿,分支在床上,迎合着马部虚下插的姿势,用力一挺,那豐满的臀部,已主动的打转着,阴户深处的子宫口,更似小嘴似的,一吸一收的吻住马部虚的龟头,使他徒生快感。

马部虚龟头被吸吮的浑然忘我,妓女一直配合着马部虚的动作,上迎下挺,淫水不断地向外猛泻,从屁股沟里,一直流到那潔白的床单里。这使得妓女的动作又激烈起来,似乎马部虚那鸡巴的抽动已配合不上她了。

妓女双手紧紧抱住马部虚的臀部,大屁股没命地往上挺,,口裡的浪叫之声,更加大了。

马部虚的动作也随之加快,浅浅深深,又翻又搅,又是猛插,一插到底,抵紧了妓女的子宫口,猛吸起来,当那龟头在吸阴精时,不自觉地吸住了妓女的穴心,这时马部虚依然不停的冲刺着,身體下面的妓女,娇弱无力的哼叫着,满头秀发,凌乱地散在枕头之上,脸上的光辉,似乎感觉到很满足的样子。

这时马部虚的龟头,感到一阵烫热,急忙连冲一阵,后脊一麻,也把精液滋滋地漏在妓女的阴户里。

在窗外一旁偷看的芙蓉,早已春心荡漾,真想享受那鱼水之欢,没想到妓院竟有如此标致的少女,看来破瓜没幾时,连那两片大阴唇,像是晨露滋润样地鲜红可爱,真是不可多得,对了!得趕紧换衣服,要怎麼拿到那妓女的衣物呢?用幻化销魂术好了,让他们幻想自己與对方做爱一直到两人精神衰竭而睡去,接着看芙蓉念起咒语,只见马部虚與妓女不停爱抚自己,感觉很舒服似的,两人内功都並不高,而且刚交欢完,一下子就被催眠了。

芙蓉脱掉身上的忍服,内面还有一件捆衣,把捆衣又去了,才露出一抹酥胸,两峰嫩乳,纤细柳腰,屁股高耸,大腿肥白,小腿细嫩,这身躯竟是如此妖媚,被捆衣包住还真是看不出来,在旁的妓女也未必能比得上,捡起床铺旁的衣物,迅速的穿上,一旁的两人都没发现,仍沉醉在迷梦世界,正要走时发现一条手帕,上面刻着“仇毓”,这不是一指追魂仇天的宝贝女兒吗?这妓女竟然是仇毓,难道她当妓女是有阴谋,算了不关我的事,还是先行離开这里吧!

正从上雍趕来的幻崆大师與雲飞山莊的李佩蓉,还有随行的燕擎天,是为了要阻止这一场争夺奇书的大战而来,他们要先避免因蓝磬的一己之怨,使得武林不安寧,不好的是挡在他们面前的乌山二妖麻山八掌妖婆與八荒毒嫂,相当不好对付,麻山八掌妖婆先是用出痼疾掌往幻崆大师與李佩蓉击去,光是一掌击中就可以令人血脉逆流,何况是八掌,要是全击中不死也难,幻崆大师與李佩蓉分别使出聖氣鼎與顺氣漂,在掌还未到前,就已退後了幾步,顺着掌氣浮动,李佩蓉拿出青霜宝剑向麻山八掌妖婆斩去,剑竟然被左四掌接住,反转了一下,佩蓉险些把剑给掉了,幻崆大师运氣飞了过来,给麻山八掌妖婆胸口一击,用手臂往麻山八掌妖婆撞去,在一旁八荒毒嫂與燕擎天也是战的难分难解,你往我来。

这时恰巧路过的伏雷公子何劲,见李佩蓉颇有幾分姿色,想要加入她那一方,李佩蓉使出“寒梅吐蕊”“落叶飞花”“天外来鸿”幾悍招都被瞻八掌妖婆闪开,跑到两妖后的伏雷公子使出“伏雷劈”像一片闪电墙往她俩撞去,两妖来不及闪开这突来的一击,双双被击中,不巧的是被强光刺眼的李佩蓉被掌氣與余雷给击中,幾乎昏迷不醒,幻崆大师與燕擎天也被震到,还好伤的不重,乌山二妖见情势不利再战,起身运功飞速離去,伏雷公子见佩蓉受重伤,懊悔失手,就不再追去,趕紧扶起李佩蓉,给她点了璇玑穴,怕她血脉逆流而死。

幻崆大师趕紧过来看了一下佩蓉,说道:「这样一来不妙,这種伤势就算救活,也是行屍走肉,只有找怪医鲁凯了,但这傢伙脾氣古怪,行事不按牌理出牌,有时找了也是白找。」燕擎天说道:「还是试看看好了,伏雷公子你也一同去你吧,你对她似乎蛮锺情的。」伏雷公子说:「要上那去找怪医鲁凯呢?」幻崆大师说:「在前方十幾里路上,现在就走吧。」在归雲阁的那头,垂柳掩映,粉墙绿瓦自林隙中露有出,有置身世外桃源的感受,房间里是一张床,床上躺着一个中年大汉,他就是怪医鲁凯,他的上身赤膊,下身胯间,挺出一根不下六七寸的东西,粗得像棒槌一样硬硬的,在点头晃脑,一个妙龄女人由外面进来,她是他的丫环,将睡衣丢在地下,赤着身子爬上床去,男的因而跳下床。女的躺在床上,伸手抓住他的东西。男的双手握住她的双腿,站在床边以粗大的东西,对正她的花房,往裡直插,插到她直嚷:「不行,太...大,慢...点。」这时,那男的拚命的往女的裡面插进去,还没插到根部。女的已经消受不了说道:「顶死...人了。不...好。」男的猛力一抽,狠命一送,这样连续了好幾次。弄得女的狠咬着牙,两眼发白的嚷道:「受不...了,天...啊...」男的狠抽猛送起来,越弄越硬,越搞越大,来回不停的急攻。

这时候双方吻住了,更紧紧的搂住他,互相绵缠着。男的吻了之後,又摸住对方软绵的奶子,继而又用口去吸吮,只吸吮得女的浑身发抖。她时而抚摸他健壮的身體,一双迷人的秋波,在他的身上转瞬。她在他脸上深长的吻着,不时又用牙去咬,以媚眼不停的上下溜动,蛇般雪白身子在他的懷中扭摆不停。这種媚态,弄得男心中慾火萬丈,浑身发毛。

那女的这时微哼着,口中不断的叫,她一直叫不停...此时那男的性致更浓,也拚命似的享受,像狂人一般的进行工作。他有时一抽出口,再猛插到底,有时又用龟头在洞口上轻轻的磨擦着,只擦得她全身颤抖,她用双手搂住男的屁股,自己花蕾向前迎上来,这样自然的全根而没,这样他近於疯狂。

只聽女的不时嗲声嗲氣的喊:「我丢...精了...啊...丢了...」最後她实在吃不消,软瘫地躺在床上也无法配合男的行动,唯一的是在「嗯...嗯...」的哼声。

「快...一点丢...我...受不了...」她在哀求他早点结束这场...谁知男正在兴头上,顾不到许多,继续不断的去採伐,似乎更凶,凶得近乎发狂,淫水源源的淌出,床单上湿了一大片。木床被冲击得吱吱...乱响。

小屋中,形成一个疯狂的世界,他尽情的去领受这唯一的小洞天中的美境。男的不时抓起床单,将狼牙棒上的水擦乾后又替她的花房擦乾,继而插进去。乾点似乎够刺激。她渐渐的软在床上,口中不断的哼声。她知道他还没有射精的现象,一把握住狼牙棒,扭动屁股,让他抽出来。他这时急的直嚷道:「我...还不够...没有丢...」她实在很像鬥倒的公鸡,无精打彩的在床上,一双散痪的眼神,瞧着他健壮的身體。她的手一把握住他的狼牙棒,以哀求的语调说:「我实在是...受不了..了...啊...」

怪医鲁凯才将阳精射在丫环蜜户里。

怪医鲁凯时常这样子折磨自己的丫环,不时以咒语控制丫环的情慾,像刚才丫环已忘了自己的身份,只知道要交欢,她不知有多少次是在不着衣物的情况下醒来,但她也没办法,主人没娶妻,难免空虚寂寞,说不定改天就成为主人的妻子,又何尝不是種荣耀,何况主人会用药物使自己的阴户窄小,宛如少女,时常有意想不到的快感,也是不错。

在李佩蓉被送来的早一步,芙蓉来到了归雲阁,怪医鲁凯出来问道:

「你是谁,竟长的如此迷人,但这衣服不是仇毓的吗?你把她杀了是不是?」芙蓉答:「死老怪,是我幻化老妇啊!我换个样子了!你看她的元神还在这,得趕快找到个死者给她出来,再迟就要化为血水了。」怪医道:「我这没死人,到有幾条死鱼,应该不行吧!」这时抬来了全身发黑的李佩蓉,幻崆大师,伏雷公子何劲與燕擎天一同说道:「老怪帮帮忙,她血脉已久未行,再不救就完蛋了,请想法子。」老怪看了佩蓉全身,把了脉,翻开眼皮看了一阵子,说:「不妙她元神已破,救活也是个任人把玩的躯體,不如杀了她好了。」在一旁的芙蓉把玉环放在李佩蓉身上,暗自念念有词,然後说道:「老怪救她,看在我的面子上。」怪医鲁凯说:「你都这样说了,我还能怎样,救醒也是你的人,又不是李佩蓉本人,叫他们要有準备才好,我就开始了。」他把李佩蓉的衣物退去,在头及胸部與脚底的幾个穴都刺了幾根针,在花瓣处也沾点奇怪的不明液汁,接着把佩蓉扶成盘坐样,出掌帮她运氣,过一会兒,见针往屋顶射去,众人一看,才知满乌顶的针在上面,慢慢地佩蓉睁开眼睛,说:

「这是那裡,我松菱为何会在这里?为什麼她长的跟我一样?」芙蓉拿了镜子给佩蓉看,说:「你现在长这模样,我得了你的身躯,你脑里还有一些记忆,你努力想,就会知道你现在是什麼身分。」她发呆一会,然後说:「我好像叫李佩蓉,是雲飞山莊莊主,你是说我不再是松菱,我是叫李佩蓉的女子,这有些怪,但我就可以摆脱其他忍者的攻击了,到是你要小心啊,还有我全身发黑要怎麼治啊?」怪医说:「幻化老妇的事,你不必担心,还有等会你就知道怎麼治你的病了,谁要留下来陪佩蓉啊,就你了小色狼!」伏雷公子这时高兴的说不出来,只是看着别人出去。

不一会,受到不明液汁的影响,佩蓉全身发热,有種未有过的想法,只想要吃肉棒,赤□着身體的李佩蓉,那一对坚挺而又最富弹性的双峰,立即压在伏雷公子的胸上。登时一阵奇妙的热力和感觉,使得伏雷公子身上微微一震,李佩蓉传出的怦怦心跳声,居然感染得使他的一颗心,也跟着猛跳起来。

而且就在这时,伏雷公子鼻中又嗅着由李佩蓉身上,散发出来的一股最为奇妙的幽香氣息,非兰非麝,醉人已極。

这一来,伏雷公子的一颗心,更似要跳出了心腔,不止如此,而且身上也升起了一股热流,像电一般闪尽全身。对李佩蓉的柳腰搂了起来,把嘴□上来拚命地在她的樱桃小嘴中狂吻着。

於是伏雷公子,伸手按住她的阴户,李佩蓉本人还是个尚未开苞的清人,只觉得又湿又烫,那两瓣阴唇也随着手指的拂弄,一开一闭自动颤抖着伏雷公子的手指兒塞进红倚处女的阴道里,轻轻地挖弄着,一面又摸着佩蓉阴道口沿的阴核兒。一些滑粘粘的淫水,从她的小肉洞里滴滴的泛滥出来。

他立刻转身跪了起来,分开佩蓉那两条修长的玉腿,让佩蓉右手抓着伏雷公子那火红的大阳具,对准她那鲜红夺目的阴户,猛力一挺“滋!”

一声,阳具已随着润滑的粘液,塞进了佩蓉的阴道里。在佩蓉躯體的松菱本身也未破过瓜,在初经人道,蓬门初开之时感到一阵激痛,狂狂的大叫一声,从不知有那麼痛。

伏雷公子一手搂住佩蓉粉颈,张嘴吻她的嘴唇,一手搓磨捏弄着结实浑圆的少女玉乳,他的阳具猛力抽送,火辣辣的龟头,点点撞进花心。佩蓉玉股掀动,哼叫声音不已,阳具塞进阴道底处,佩蓉一阵肤裂肉裂般的激痛,当抽出来时,混身酸麻酥养,才稍稍鬆了一口氣。

佩蓉肉紧的淫叫着,一方面又自动地把阴户往上挺,伏雷公子更是使劲地抽送着。伏雷公子抽送得愈紧,佩蓉的反应也愈剧烈,突然她的双手拚命地按压在伏雷公子的臂部,迎合着伏雷公子的挺送,情绪之热烈,使伏雷公子感到吃驚,幾十下后,佩蓉的氣息粗短的喘起来了,眼睛若开若闭,嘴裡呻吟连声忽然,佩蓉的小嘴凑到伏雷公子唇上,把吞头塞在他的嘴裡,要他吮吻着,身子挺得更高,大屁股的扭动,也更加快速起来。

 

伏雷公子心想处女膜已破,於是他就插得更深,抽得更急,每次均使他粗大的龟头,重重地顶在花心之上。

他抽得愈是利害,愈能使佩蓉浪荡與快活,最後狂荡的像发了疯,娇声哭了起来泪水如泉般湧出,伏雷公子被她的荡声淫语逗得愈发性起,猛把阳具一顶到底,大龟头使劲地在她的花心上转动了起来。

突然佩蓉全身颤抖,子宫在痉缩,不断吮吻着伏雷公子的大鸡巴的龟头,浓烈的阴精,猛泄而出,浇得伏雷公子有说不出的痛快。於是把阳具不断的快抽紧插,大鸡巴突然一挺,那滚烫而又黏黏的阳精忍不住滋滋地泄在佩蓉的阴户之中了。快感过后,伏雷公子全身仍伏在佩蓉身上,憐爱地吻着佩蓉的脸颊。佩蓉满足地面带微笑,有着一股少女的娇羞,看着自己黑色退下美丽妖娆的白□身子,药效似乎未退去,佩蓉还想再战,只是小妮子身段體力不够而作罢。

[已完结]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