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我的荒唐亂倫往事

我的荒唐亂倫往事

我的性發育比較早. 很小的時候, 記不得幾歲了, 那時候我家還是一居室, 我和媽媽爸爸睡一張大床, 半夜裡經常被他們的動靜弄醒. 有時候就偷偷的瞇著眼看,因為不開燈所以基本看不太清楚,只能看到爸爸光著身子趴在媽媽身上運動.那時候已經知道那是怎麼回事了.

有幾次我睡在另一頭, 剛好他們是凌晨在做, 外面已經比較亮了, 看到爸爸趴在媽媽身上, 媽媽的兩腿裹在爸爸的屁股上, 爸爸在一點點的動,隱約能看到爸爸的JJ在插媽媽的逼,不過很模糊.

還有的時候,我和媽媽睡一頭,媽媽在投入的時候會伸手摸我的小幾幾,可恨的是那個幾幾就不由自主的硬了.

記得爸爸每次都很快, 媽媽剛有點感覺, 叫他使勁, 他就沒了, 害的媽媽總跟他為這吵架.

我的整個成長經歷就是伴隨著看著他們做愛成長的.

初中的時候, 記不得是初幾, 那時我們搬了家, 我也已經分床睡了. 那時爸爸總要上夜班, 我媽媽嫌她那裡熱有時就到我床上睡. 床小,不夠兩人, 就一人一頭. 開始是睡夢中會不知不覺的摟著媽媽的腿, 後來就習慣了, 天天如此.記得有天媽媽把腿就抬我身上了, 我也把腿插過她的, 兩人屁股就挨著屁股. 我看她睡的熟, 就順著她的內褲腳(那種寬鬆的大褲叉), 去摸她的逼, 第一次很緊張, 以前認為女人那裡會想身體各部位一樣堅硬, 沒想到這麼軟這麼濕, 就那樣在外面摸著, 不敢進入, 後來就睡了. 以後常如此, 直到一天(那天姿勢很合適, 她把一條腿支起來了) , 我就用手進入了片光滑柔軟的地方, 當時也沒有意識到那是陰道, 因為在概念中陰道是比較小的, (可能我媽媽陰道確實松點, 而且不向我老婆那樣有鄒折, 她的很光滑), 然後順著進去, 感覺有個硬硬的東西(後來才知道是子宮口), 就這樣以後幾乎天摸著睡覺,幾乎所有時間手都是在她的逼上睡的. 媽媽的逼和老婆的截然不同, 陰唇上無一根毛, 陰阜上也很少, 而我老婆的簡直是亂草(以後發給大家看).

我現在相信她那時候多數是清醒的,起 ​​碼模模糊糊知道我做什麼.

有的時候是爸爸上白班和大夜班, 她就不過來了, 不過有時候爸爸上大夜班, 她也會後半夜過來, 有幾次是剛剛和爸爸做完(我在這邊能聽見), 然後爸爸就走了, 媽媽到廁所洗完屁股有時就會走到我這邊. 記得有次她做完過來,我摸過去的時候感覺特別水滑, 還特意把手指聞了一下, 有一種刺鼻的腥騷氣, 現在想起來肯定是沒洗乾淨的精液味道.

不知道哪一天, 可能媽媽確實累, 或者我的手指弄疼她了, 她用腳把我的手蹬開了. 那一瞬間我簡直是無地自容,因為自己的醜事被發現了(現在想多可笑,天天用手口她的逼,還天真的以為她不知道)

過後幾天,我就不敢了,不過發現媽媽也沒有說什麼,一切想沒事一樣,我的膽子就大了起來

記得第一次是有天起來小便, 回來後就迷迷糊糊的睡到她的一頭了. 媽媽是臉朝里的, 回頭看看, 也沒說什麼, 只是往裡面挪了點地方. 就這樣我睡到了她的那頭. 開始還是老老實實的背對著睡, 後來就翻過身了, 不過發現睡一頭根本就沒辦法摸了. 只好頂著媽媽的屁股睡. 那天的情形是記的很清楚. 下面硬的象鐵, 裡面象火在燒, 昏了頭, 膽子一大就掏出那東西往媽媽的屁股溝裡蹭, 順著媽媽的褲縫, 一點一點望裡面頂. 不過那都是徒勞, 因為根本沒有辦法深入哪怕一點點. 不知道過了多久, 印像中是很久很久, 突然媽媽伸過來一隻手到背後, 把我的東西往腿中一夾, 然後又睡去了.我知道她沒有睡, 但是也不敢進一步了. 就這樣一來放著, 也沒有進,也沒有退(無法進,也不想退), 接觸到陰唇的東西彷彿是要爆炸一樣的愉快,快感慢慢的積累, 然後就是那不可遏制的排山倒海的激動. 回想起來, 以後十多年也再沒有那樣的快感了. 記憶中那次射的特別的多, 時間也特別大長. 濃濃的東西到處流淌.我也迅速回到現實中來.記得當時的感覺就是要去自殺,覺得自己是多麼骯髒.不可原諒.

媽媽沒有開燈,也沒有起床(她平常做那事每次完了都要上廁所洗屁股的),只是在黑暗中抬了下屁股,脫下內褲塞在腿間又睡去了.

第一次赤裸裸的頂著媽媽的屁股,感覺難以形容.內疚和快樂夾雜在一起,還混雜著濃濃的精液的腥味,接下來就是沉沉的睡意.

一覺醒來, 發現還抱著媽媽, 下身的褲子濕濕的很不舒服, 於是平生第一次大膽的脫了褲子, 完全的裸著. 騷動又衝上來, 硬硬的往那裡頂, 這一次媽媽醒來了, 小聲但堅決的說: 好好睡覺! 聲音雖不大, 但是卻非常威嚴(我平常就怕她), 我只好老實了.那一次就這麼不明不白的過去了, 第二天不知道什麼時候媽媽早起來打掃完畢了.我的旁邊放了一件新洗的內褲.

那次以後, 後來媽媽就不過來睡了. 我自己也知道做錯了, 過後很後悔. 大家心照不宣, 誰也沒有提起來這事, 彷彿什麼也沒有發生. 但是夜晚強烈的性衝動,讓我學會了手淫,而且一發不可收拾.一天到晚萎靡不振.媽媽也看出來了,就旁敲側擊的說,不要胡思亂想,要好好學習,等等.

有一天是夏天, 天很熱, 和媽媽一起看電視, 好像電視上說的是計劃生育的事, 她就把褲子往下拉, 讓我看她的刀口, 並且把短褲往下拉一直到她的陰阜.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她的陰部(只是陰毛而已),或者說算是看到吧.

那次和媽媽一起回外公家. 外公家是個小的兩居室, 我和媽媽每次都是睡一張床. 後來長大, 隱約聽到外公提起說孩子大了不能睡一起, 結果馬上遭到外婆的痛罵,說老東西多心.以後再也沒有提起.

自那次在媽媽的陰唇上射精以後, 我一直回憶那滋味, 可惜媽媽再也沒有到我床上來過. 上床的時候我直接就睡在了媽媽那一頭, 媽媽說, 睡那頭去,我說我不, 媽媽也沒反對. 躺下後不久, 半夜, 我又開始小動作. 這次媽媽沒有睡著, 我也索性不害怕了, 隔著褲子就往她屁股縫裡頂, 希望能重複上次的經歷. 媽媽被頂的不耐煩, 說, 好好睡覺. 我說, 睡不著. 過了很久, 媽媽突然轉過身平躺著, 說, 上來吧. 我沒有完全理解她的意思, 媽媽又說了聲, 上來吧. 我趕緊一偏身趴在她身上, 媽媽抬起屁股脫下了她的內褲. 我也趕緊脫了衣服, 記得當時手抖的非常厲害,幾乎拿不住東西.趴到媽媽身上就開始頂(當時也不知道用手引導一下). 可能是因為緊張, 那裡居然軟的像皮囊, 根本沒法進入. 媽媽伸手抓住我的東西, 把它硬塞了進去(好在媽媽的陰道很寬鬆, 後來在老婆身上試過, 軟的情況下根本塞不進去). 我就那樣趴在她身上, 不能動彈, 因為一動就可能滑出來, 媽媽問, 你平時也這樣嗎, 我說, 不是的, 媽媽鬆口氣, 說, 如果平時也這樣就要去看病了. 然後又說, 不要讓旁人知道啊, 我說當然. 媽媽有說, 你知道嗎, XXX和他兒子也有這事, XXX是媽媽的乾姊妹,他的兒子也常和我玩.關於XXX的事,我以後在慢慢說.

我媽媽說了很多XXX和她兒子的事, 甚至她和她兒子怎麼做的細節XXX都告訴了她. 然後有自言自語說, 其實這事很普遍的, 就是大家不說出來.母子兩就這樣聊了一會. 不知不覺, 下面居然有了反映, 媽媽說, 動動, 我剛剛動了幾下, 馬上控制不住的一瀉如注. 射精過後情緒馬上跌回到地面, 很不適應,心中開始強烈的自責,好在媽媽似乎不在意.我想我的第一次是怎麼糟糕,先是陽萎,後是早洩.好在這些馬上就被克服了,沒有遺留下來.

過了很久, 媽媽才輕輕問:出來了? 我點點頭. 她有問: 舒坦了? 我嗯了一身. 繼續默默的趴在她的身上,JJ靜靜的留在她的逼裡. 奇怪的是,射精後的東西不但沒有軟縮,相反居然在裡面不斷的長大,火熱,堅挺起來.

就這樣趴了很久,媽媽可能也感覺到下面的變化,小聲在我耳邊說:再動動.

受到鼓舞, 我又運動起來, 這次的運動是徹底和大力的, 以至於討厭的床發出吱吱噶噶的聲音, 而且她的逼裡由於之前被裝滿了精液, 也不斷發出那種黏黏的聲音. 媽媽慌忙用倆腿緊緊的箍住我的屁股, 以防我動作太大發出聲音. 媽媽拿過她的內褲, 從她的屁股下面把我們交合的地方擦乾, 順便又把內褲墊在她的屁股下面. 我和她就這樣緊緊貼著運動, 過了不久, 媽媽顯然有反應了, 對著我的耳朵說: 舒坦, 用力! 可是我要大動的時候她又不讓. 這樣動了一會, 我又射了.射完以後腦袋一片迷糊, 翻過身就睡了. 往常媽媽和爸爸做完後都要洗的, 那次可能是因為不想去廁所發出響聲吧,所以把墊在屁股下的內褲夾到兩腿間,就睡了.

第二天起來發現自己內褲已經穿上, 媽媽已經在廚房了. 大家象什麼也沒有發生過一樣, 誰也沒有表現出異樣, 也再也沒有提起. 只是我整天都感覺特別的清爽(這種感覺以後就少了), 活力充沛. 記得我去廁所小便, 看著軟軟的東西和上面已經乾了的一層白白的屑子, 在心裡對自己的小弟說: 這下你舒服了吧?從此可見我本質是邪惡的.

回家以後, 一切又彷佛恢復到正常, 彷彿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過. 只到有一次,爸爸剛去上班, 媽媽關上門就進了我的房間, 下身什麼也沒有穿, 一臉潮紅,兩腿間夾著衛生紙, 也不說話, 躺到我身邊並且發出了一種淫蕩的哼哼聲, 我馬上趴了上去, 分開她的兩腿, 扔掉了那衛生紙,跪在她兩腿間仔細看她的陰部, 因為亮著燈, 所以看的很仔細, 那是我第一次仔細的看一個女人的逼. 她的逼很光滑, 陰唇上一根毛也沒有,扒開大陰唇,可以看到一張張開的嘴, (這和我老婆完全不一樣, 我老婆的是完全封閉的), 小陰唇上沾著一些衛生紙的屑, 張開的嘴裡緩慢的流出一些液體,而且散發出一種混合著精液的腥味. 肥胖的陰阜上有幾根細小的絨毛. 肚子發福的很厲害, 腰帶以下形成了一個大鼓包, 猛一看以為懷孕了似的. 媽媽好像也放鬆了, 張開了兩腿讓我看. 我看的入神的時候, 媽媽說, 舔舔, 我還不知道可以舔, 因為那是尿尿的地方, 而且還散發著一股濃濃的精液味道, 心裡有點抗拒, 過還是把嘴湊上去了,伸出舌頭舔起來, 媽媽很興奮, 雙手抓住我的頭, 就緊緊按在他的逼上, 我喘不過氣, 急忙掙脫,媽媽這才說, 去把燈關了.我趕緊下床, 關燈, 就趴上去. 還是媽媽把他放進去的, 這次因為沒有什麼顧忌, 所以動作很大, 我學著爸爸的樣子, 兩手撐起身體, 媽媽也把腿抬起來, 我的身體拍打到​​她的陰阜和發福的小肚子, 發出清脆響亮的聲音, 伴隨著下面那狗舔食的水聲, 還有偶爾還會從她的逼裡發出的那種令人討厭的類似放屁的聲音. 媽媽的臉有點發燙, 聲音也變的顫動, 不斷的說: 攢勁! 攢勁! 過了一會,突然緊緊的抱住我, 一口咬住我的肩膀, 下面的腿緊緊的箍住我的屁股不讓我再動. 就這樣過了很久, 她才鬆開來, 長長的嘆口氣說: 真舒坦哪… ….

過後媽媽去洗乾淨, 又回來睡在我身邊, 那次我們說了很多話, 她告訴我爸爸有早洩(那時不知道這個名詞, 就是說你爸爸每次幾下就完事了, 吊著個人很難受,等等),記得她還特別放蕩的說,以後媽媽逼癢癢就來找你,你不要讓別人知道,啊?我真沒想到媽媽會說的如此露骨的髒話.

那天的整個晚上, 我們幾乎都沒有怎麼睡. 中間不斷的醒來, 翻身上去, 運動, 射精, 下來, 睡去, 反反覆復有七八次, 媽媽說她有生以來沒這麼爽過, 因為每次爸爸都是幾下就交待了, 即使能多弄幾下, 她也是提心吊膽, 生怕他馬上頂不住. 我們還試了後入, 開始媽媽不肯, 說那像狗, 不過在我插入後她又大呼小叫, 說很舒服. 這個姿勢不爽的是, 媽媽的逼裡不斷發出那種放屁一樣的聲音. 因為這一點後來我們也就少用了. 女上位也試過, 不過媽媽優點胖壓的人不舒服,動作也不靈活,常常讓JJ滑出來.

最讓人難以忍受的是媽媽特別喜歡讓我為她口交. 平時的時候沒有問題, 可是射精後再做, 實在是太難了, 精液的氣味實在刺人, 尤其在不應期, 而媽媽好象特別喜歡在射精過後讓我給她口交, 尤其是當她還沒有來的時候. 媽媽很容易在口交中高潮, 高潮一來就用雙手把我的頭不要命的望她的逼上壓,兩條胖腿也拚命夾我的腦袋.她的逼本來就肥胖,再加上流滿了淫水和精液,我每每會感到窒息.我真害怕她高興起來會把我憋死.

高二的那一年, 爸爸終於知道了我和媽媽的事情. 印像中好像是媽媽在高潮快來的時候說出來的. 我現在猜想也許他從一開始就知道也不一定. 不過爸爸沒有什麼反應. 就是睜隻眼閉隻眼. 有的東西心照不宣, 說出來大家都不好, 不說出來什麼事情也沒有. 所以後來即使爸爸在家的時候, 媽媽有時候也會過來睡, 多數時候是他們剛做完以後, 因為很多時候她是腿間夾著衛生紙過來的. 後來媽媽告訴我, 因為爸爸早洩,他也知道自己的弱點, 所以也就默許媽媽過來, 至少沒有阻止. 當然表面上媽媽說過來睡是為了討厭爸爸打呼嚕. 儘管如此, 每次爸爸在家的時候, 我還是很緊張的, 生怕弄出動靜來. 而且都是用被子蓋的嚴嚴實實,而且也只有一個上位(有時是側位),口交,上位,和後位就不敢了.有幾次甚至嚇的有點軟.倒是媽媽很不在乎,可能是她心裡有底吧.

現在想起來, 爸爸之所以能容忍我, 主要原因是他的那個早洩毛病, 為此他曾四處求醫, 被騙了不少錢. 每次和媽媽常吵架, 媽媽就罵他沒用.他也很擔心媽媽會出軌, 而且媽媽在外面也確實有人. 後來媽媽跟他說了我的事, 他不但沒有反對, 反而覺得很興奮. 而媽媽之所以敢跟他說,也是吃準了他的心理.在此之前他們做愛的時候也常拿我做幻想對象.

直到有一天, 好像是端五節, 爸爸媽媽都喝了很多酒, 爸爸好像喝醉了, 晚上的時候,媽媽想要,爸爸卻不行了, 媽媽一急, 光著屁股就跑過來, 掀開被子鑽進我的被窩. 我還是像往常那樣, 蓋著被子趴在她身上弄, 就在媽媽快高潮的時候,門開了, 爸爸帶著一股酒氣, 悄悄近來, 自己掀開被躺在了邊上. 我被那一幕嚇呆了, 可是媽媽緊緊的箍住我讓我不能動彈.緊接著屁股後面感覺伸過來一隻手, 摸到了我兩結合的部位. 開始我以為是媽媽, 後來才意識到是爸爸, 因為那手太粗糙了. 我連驚帶嚇軟下來, 趁媽媽松點勁, 趕緊滾下來躺到一邊, 用被子蒙住頭,心裡突突的跳, 真希望有地縫能鑽進去. 不過什麼也沒有發生: 爸爸竟自趴了上去, 媽媽很不情願的一邊推擋一邊說, 當著孩子呢, 可是爸爸還是堅持, 最後還是成功的插進去開始運動起來. 床的顛撲令人很舒服, 使我聯想起小時候我睡他們邊上的那些場景, 那是非常令人安詳的有節奏的動作, 非常催眠.可是那時候卻沒有半點安詳, 心裡亂極了. 爸爸媽媽就在我身邊放肆的動作, 而最要命的, 是爸爸發現我我們的秘密. 我不知道下面會怎樣, 甚至想到他可能會殺了我.

不知道是因為酒的作用, 還是因為太刺激, 爸爸那次居然挺了很久很久, 不時的伏下身, 又不時撐起上半身(他就會這兩個動作). 慢慢的, 媽媽又被鉤起來, 呼吸急促, 不斷的哼哼, 手也伸過來抓住我的東西, 就像我小時候的那樣. 就在她快要衝上高潮的時候, 爸爸終於支持不住了. 接著就是巨大的喘息, 媽媽說了聲,什麼就把他掀到一邊, 過了不久就聽到了雷鳴一樣的呼嚕聲.媽媽光著身體睡在中間, 下身濕的透透, 床單上像被尿過一樣. 媽媽轉過身來, 臉上熱呼呼的,嘴裡不斷哼哼著,一隻手抓著我的東西不斷套弄, 另一隻手扣著自己的屄. 很快她就高潮了. 然後也倒到一邊呼呼睡去了. 落下我一個人, 東西直挺在那裡, 伸手摸了媽媽的屄, 滑滑的,從小腹到大腿全是精液, 我自己一邊扣著媽媽的屄一邊手淫, 看到爸爸在邊上睡的象死豬, 我又膽大包天的翻身上去, 插了進去, 媽媽的屄里特別的水, 我幾乎是一下子就射了. 完了以後, 又是一片空白可懊悔, 看著床上睡的父母, 覺得真的很墮落. 自己去廁所拿了衛生紙, 替媽媽的陰部擦乾, 又替她蓋上被, 就默默到媽媽的房間看電視去了.直到很晚, 才在媽媽的床上睡了.

第二天起床, 爸爸已經出去了, 媽媽在上廁所, 我飯也沒吃就上學去了, 整個一天就想在另一個世界, 彷彿每個人都在用鄙視的眼光看我. 人變的特別消沉.不過好在媽媽和爸爸沒有表現任何異樣,所以過幾天就適應了.

自從那次捅破了窗戶紙, 媽媽和爸爸就變的沒有顧忌了. 做愛也不怎麼避著我了.媽媽還是常獨自過我這邊. 不同的是, 不是在他們完事之後, 而是在他們做之前. 媽媽告訴我, 那是爸爸讓的, 說是和我做完以後再跟爸爸做, 他會很興奮, 而且堅持的很久, 早洩的毛病沒有了. 爸爸有點變態,看到我的精液就特別興奮, 一聞到精液的味道, 就特別雄壯耐久. 所以每次我和媽媽完事後, 她都不擦不洗, 而是直接用手摀著屄回去, 過去後爸爸都要伏下去聞一聞, 然後就會無比興奮地插入, 他把這個叫抗洪. 這些都是媽媽告訴我的. 儘管我也知道媽媽回去後他們還會有節目, 但是射精完以後我就昏昏欲睡,一般懶得管他們做什麼了.

有一次我和媽媽做完後, 她又手摀下面回去了, 我去上廁所, 回來的時候透過虛掩的門縫看到爸爸光著身子伏在媽媽身上運動著, 儘管小時候時常看到他們做愛, 但是有過那次經歷後, 感覺就不一樣了, 我就鬼使神差的在門邊偷看, 以為他們不知道, 誰知道媽媽突然說, 進來吧, 我嚇一跳, 爸爸也回頭看到了我, 不過什麼也沒有說,還是繼續運動著, 我鬼使神差的推門進去了,側著身子躺在媽媽邊上,因為我知道媽媽要做什麼. 媽媽伸出手, 摸到了我的東西, 儘管是軟軟的, 不過媽媽還是很興奮, 很快就高潮了, 高潮時候不但媽媽顯得很激動, 爸爸也是特別亢奮, 下面的撞擊快速有力, 拍打陰部的聲音響亮有節奏, 整個床都被晃動起來. 我坐起來,偷眼看了他們下面的結合處, 發現已經是水汪的一片了, 爸爸的東西雄壯的進出著, 一股精液的味道撲面而來,那應當是我之前註進去的.我不喜歡這種尷尬而下流的場面,就回去睡覺了.我回去的時候,爸爸還伏在她上面運動著.

偶然的時候, 爸爸也想跑到我這邊看我們做, 多數時候都被媽媽罵回去, 說, 別過來, 回去等著! 好像媽媽不希望他在旁邊, 那樣讓她放不開.有一次, 爸爸在那邊等的太久, 偷偷過來說, 怎麼還沒完, 我和媽媽正在關鍵時候, 也沒有理他, 他就獨自坐在床頭, 掀開我們的被子, 趴在那裡看我們的出入, 印像中那次我好像沒有太抗拒的感覺, 只是偶爾感覺有手在摸我和媽媽的結合處, 很不舒服. 我射精後, 爸爸馬上趴到媽媽兩腿間聞了聞, 然後跪在媽媽兩腿間, 小心的用他的JJ把正在往外面流的精液頂回去(他把這叫抗洪). 他的龜頭很大, 像個小雞蛋, 硬的時候緊貼著肚皮,所以他必須往下按才能進去,我的那個則像個萬向軸(媽媽語),所以我什麼動作都能做,我爸爸則只有那一個姿勢.

我很疲憊, 就到那個房間睡了. 說實話我沒有我爸爸那麼變態,心理承受能力不夠. 中間過來拿過東西, 看到他們還在做, 還是那個姿勢, 被子被掀到了地上, 從爸爸的兩腿間可以清楚的看到結合部位,那裡被已經白色的泡沫淹沒了.

他們也會主動把我叫過去. 記得有一天, 媽媽捂著逼回去不久, 我在這邊正昏昏欲睡的時候, 聽到媽媽在那邊叫我說, 你爸爸讓你過來一下,接著就是吃吃的笑聲, 我大概知道是什麼事情, 過去一看,果然爸爸光著身子伏在媽媽身上一動不動, 我過去以後, 爸爸就下來了, 那東西軟答答的掛在腿間, 頂端還掛著一滴白色的精液. 我脫掉剛穿上的內褲, 趴上去, 媽媽的屄照例大張著, 一股白色的精液掛在張開的屄嘴邊, 兩片大陰唇分的很開, 因為充血顯得更加肥大, 像兩個小饅頭. 我找了一張衛生紙, 把媽媽的屄從裡到外仔細擦乾淨. (我跟爸爸不同, 我很反感別人的精液). 儘管如此, 那裡還是瀰漫著一股濃濃的精液的味道, 令不舒服. 我伏上去努力工作, 衝擊拍打媽媽肥胖的小腹時發出清脆的響身. 爸爸坐在床邊上喘氣,然後獨自去了廁所, 回來的時候點了根煙接著坐在床邊, 不時用手摸我和媽媽的結合部, 粗糙的手讓人感覺很不舒服, 偶爾他會伏下身去看我們的結合部. 每當這個時候我都覺得他好變態, 不過我結婚後發現很多人包括我自己也是一樣的變態. 如果大家都變態那可能就不算變態了. 我就是一個動作反復了很久, 媽媽也來了幾次高潮, 屁股下面墊著的浴巾也濕透了. 完事後我就下來, 用衛生紙擦擦下身, 走回自己房間. 爸爸照例撲上去聞了聞, 接著就趴了上去. 我媽媽只是說了聲, 老東西你還能行啊, 也沒有拒絕. 我偷偷的從下面看了一下, 發現他的JJ還是軟答答的在陰唇邊游動, 就是進不去, 白色的精液被他巨大的龜頭攪的佈滿了媽媽的大腿兩側. 我心想, 他這抗洪是徹底失敗了. 想到這裡心裡還忍不住的發笑, 於是趕緊逃離了那裡, 因為精液的味道實在另人不愉快,尤其是在剛剛射精的不應期.

類似的發生過幾次,具體過程不記得了(想起來再寫吧).

快高考的時候, 這種荒唐的事情就很少了. 爸爸的工作比較辛苦, 所以那個事情數量就很少了, 有時候一個月也沒有一次. 嚴格壓我學習, 限定每週最多一次,而且基本都是在周日.爸爸基本不參與了,也不管我們的事情.有時候我們在做,他會撞進來,不過馬上就出去了.

媽媽的逼是我見過的最白淨的, 接近白虎, 只有幾跟稀疏的絨毛. 大陰唇特別的肥大, 陰道也​​很寬鬆. 平時躺著的時候嘴是張開的. 不過一旦她興奮起來,又是特別的緊.

媽媽最喜歡我舔她的逼. 她說爸爸從來不給她舔, 嫌她那裡臟. 每次我舔她, 她都很興奮, 而且多半能達到高潮. 高潮的時候她會拚命把我的頭壓在她的逼上很久很久, 有幾次讓我幾乎窒息了. 雖然媽媽喜歡我給她舔,卻不喜歡給我口交. 每當我要她口交的時候, 要麼敷衍一下就說, 別胡來,進去吧.

週末的時候, 媽媽有時候會光著身子在家裡走來走去, 爸爸也不反對, 有時候還當我的面扣她的逼, 特別是在他喝酒的時候. 媽媽上街買菜或者倒垃圾的時候, 就在上身罩個睡裙或連衣裙.我真害怕她會走光, 不過好像她從沒有出過事, 有時候在樓下碰到熟人, 還會聊上個把小時.

有時候媽媽洗澡要我給她擦背, 爸爸也不反對, 因為媽媽讓他擦, 他或者不幹, 或者敷衍了事. 擦背的時候我常性起, 對媽媽動手動腳, 扣扣她的逼什麼的, 媽媽就會衝爸爸叫, 你看你養的這個兒子. 爸爸就說, 你他媽的那點心眼全長那兒了. 有時候撩的興起來會在廁所裡日她,不過這種事很少, 只有在她下面起反映的時候才會允許我插進去, 而且就是插幾下而已, 不能肆意的動作. 有次被爸爸撞見了, 不過他也沒說什麼, 尿完尿就出去了.

爸爸是個少言寡語的人, 在外面特別的老實. 也從來不在外面亂搞. 倒是媽媽有時候會在外面跟年輕人打情罵悄. 她有個同事,有時候帶她去舞廳跳舞. 那人其實就是兼職的舞女, 是靠那個賺錢的, 那是媽媽告訴我的. 不過媽媽從來沒有像她那樣賣身, 頂多是高興的時候讓人摸摸下面, 而且媽媽跟我說, 她只有她看的上眼的才和他跳舞, 就是圖個樂, 而且只有在跳到她下面起痰的時候才會讓人摸她, 不過僅次此而已. 至於她是不是真的像她說的那樣, 我也不能肯定, 就是做了我也不知道. 高考結束後媽媽也帶我去過那個舞廳, 還是滿正規的, 裝修也很好, 就是燈很暗, 幾乎對面不見人. 幾乎人人都是臉貼臉,我跟媽媽跳了兩曲,媽媽就被別人請走了.回來的時候看到她有點不高興,問她才知道,那人想摸她,她不讓.

還有一次和媽媽一起做公交, 一個小當兵的緊貼著她後面用JJ頂她, 我站在遠處看的一清二楚. 不過那個小當兵的畢竟膽子小,只是用JJ蹭她的屁股. 下車後我問她是不是讓那個小當兵的佔便宜了, 她說她當然知道, 不過她不在乎的, 她說, 什麼不損失, 怕啥呢?再說人當兵的也可憐,就當做好事吧.我沒好意說,老媽你那衣服裡面可是空的呀.

媽媽年輕的時候有過幾個外遇, 為此爸爸和她吵過不少架, 一般都是在我睡著的時候(他們以為我睡著了). 不過每次爸爸都是灰溜溜,因為他有短處. 後來只是說, 你找人可以, 不能讓外人看出來, 否則我在外面沒臉見人. 以後基本就是睜一眼閉一眼. 有的時候甚至會在晚上做愛的時候讓媽媽給他講和那人的經過, 比如問那人JJ大不大, 她舒服不舒服, 等等, 不過媽媽總是岔過去. 本質上媽媽還不是那種特別水性的人, 比較顧家, 對爸爸也是照顧的很好,她在外面找人實在是因為她性慾沒有滿足.

記得而且其中一個人她的領導, 後來為她當上科長出不少力, 中間我爸爸積力的鼓動. 媽媽以前有人他都會吵, 只有這次他是徹底想開了. 記得媽媽和他常在背地裡商量這事(以為我聽不到或者聽不懂), 爸爸總說, 要是他這次能讓你上(說科長的事), 他什麼也不管, 放手讓媽媽跟他搞, 帶回來都行, 媽媽還問, 這可是你說的啊. 後來常請那人來我家喝酒, 有時候就不走了. 那人在外面對人不錯, 我爸爸和他關係還很好.後來那人調走了.

記憶中從我跟媽媽發生關係以後, 她就再沒有過別的男人. 家庭也基本就沒吵過架. 尤其是我爸爸知道我們的事情以後, 無意中治好了他的毛病, 對性上面好像更興奮了,除了有點變態的感覺.

媽媽說跟我做她最高興, 最舒服, 因為不用偷偷摸摸的, 就是害怕影響我, 要我保證有了媳婦就斷, 否則就不讓上, 這樣反反覆復的保證我不知道做了多少.

媽媽還經常對未來的媳婦吃醋, 說我以後有了媳婦就會忘了她, 我向她保證不會, 她就說, 你媳婦的逼嫰呀, 你媽的逼老了, 我說媽媽的逼好(我們在一起常說髒話),她就笑起來,然後就會說,媽媽的逼好,你給我舔舔,說著就把我頭往她的逼上按.

我跟她也常提起她的情人, 她吃驚的問我怎麼知道的,我說我看到過. 她說你那麼小也記得事阿. 後來她也不隱瞞我, 有時候也講她的那些事. 她說, 媽媽也是沒辦法啊, 你爸不行, 媽媽的逼癢的沒抓沒撓的, 忍不下去, 她說一開始是被人強奸的, 我說去告他, 她說那不丟死人了, 再說想開了就那回事. 然後她又舉了很多例子, 說某某跟了誰誰, 某某又跟了誰誰, 列了一大堆, 多數都是我認識的, 很多人看起來簡直老實的要命, 中間又提到胡姨跟她兒子的事, 她說她也是看到她那麼做才敢的. 胡姨是她的乾姊妹, 兩人無話不談, 估計媽媽受她的影響很深.

胡姨是媽媽的乾姊妹, 從小一起長大, 無話不談的. 媽媽說她跟她兒子也有關係. 她丈夫兩地分居, 她跟她的兒子住一個一居室的平房. 她兒子我也認識, 有時在一起玩, 很老實, 沒想到也有這事. 我媽媽說她就是因為知道她有這事才敢跟我的. 有次媽媽被我弄的高興了,你胡姨也說你厲害. 我問你跟她說我們的事了? 她說我跟她幹姊妹, 無話不談的, 我馬上火了, 我說你跟她說這個乾什麼,她有改口說開玩笑的. 為此我跟她鬧了好幾天彆扭,後來也就算了.

以後每次胡姨來我家玩, 我看她的臉色都不正常. 有人沒人的時候都動手動腳的. 有次白天來我家, 爸爸媽媽都不在, 她居然伸手摸我下面, 我躲她, 她就說, 你個小逼樣, 你以為你跟你媽的事我不知道啊, 我嚇了一跳, 說, 胡姨你不要亂說. 胡姨說我不說, 過來讓姨親下子. 我之後把半邊臉湊過去, 沒想到她一把抓住, 就哼哼起來, 我說不行, 不行, 可是已經被她箍住了. 七弄八弄, 我下面也起來了, 撩起她的裙子就把手伸進去,她那裡簡直是水的不行了,毛也特別的多,剛把手指伸進去,媽媽就回來了,聽到開門聲我趕緊跑回自己房間了.

晚上媽媽問我, 你跟胡姨做什麼了, 我不敢隱瞞, 就從頭到尾說了一遍, 媽媽說, 你跟她弄了? 我說沒有, 就是摸了, 她說, 不要沒老沒小,讓人看出來就壞了.我說是.

和媽媽做愛的間隙有提起來這事, 她說胡姨早就跟她說想跟我弄一次, 她始終沒答應. 我說誰讓你跟人亂說了, 她說沒事的, 她們就像親姊妹,胡姨也不會亂說的,再說她跟他兒子的把柄也抓在我手裡.

後來放暑假, 胡姨就常過我家打牌. 其間有次我做在胡姨邊上看牌, 她就時不時用手摸我一下, 有個啊姨就開玩笑說, 你吃人豆腐啊, 胡姨笑哈哈的說,吃了怎樣,別看不是我兒子,跟我比跟她媽親呢.我偷眼看看媽媽,臉色不太好看,就回自己房間裡去了.

後來有一天, 我媽媽就讓我去胡姨家送的東西, 進去後發現她兒子不在家, 她讓我坐, 還給我吃西瓜,然後就貼上來, 我說我要回去了, 她說你個小逼玩意, 你媽讓你來就是送東西的嗎, 我突然明白過來了,一定是媽媽和她串通好了. 只好順水推舟.她那裡毛特別重, 還有一股騷臭味道, 我很不喜歡. 中間她又說到我跟媽媽的事, 死活追問我跟媽媽做的細節. 我都說了. 只是爸爸的一節, 一點也沒有提. 她說她常聽我媽跟她說我怎麼能幹,說的她心就癢了.

我也問她和她兒子的事, 她嘆口氣, 說她兒子不成器, 在外面學壞, 後來有一天在她睡午覺的時候把她強奸了. 以後就順水推舟了. 這些從頭到尾她都跟我媽媽說了.

回家跟媽媽講, 媽媽說, 沒辦法, 自打我媽媽跟她說了我的事, 她就一直纏她要跟我做一次, 她被纏不過, 短處有被人抓住了, 你就應付她一下,就這一次吧.

高考過後, 拿到了錄取通知書. 爸爸媽媽高興的合不上嘴, 快要動身的前幾天, 媽媽為我張羅行李, 我就在邊上, 聽她嘮叨, 說著說著就流眼淚, 我又去勸她. 晚上大家都喝了不少酒. 睡覺的時候, 媽媽又過來, 這次爸爸也跟過來, 我們就在那裡聊. 快睡的時候, 媽媽對爸爸說, 你去睡吧, 我今天就睡這邊了. 爸爸不太情願的走了. 那天晚上做的最瘋狂, 媽媽大呼小叫的, 中間爸爸也溜過來幾次, 不過因為他早上剛跟媽媽來過, 怎麼也硬不起來, 趴上去折騰半天也沒有用, 他讓媽媽幫她口交, 媽媽死活不願意, 就只好下床, 換我上來運動, 他就在床頭默默的看, 中間我射精後他又趴上去聞, 還試圖去舔, 被媽媽制止了, 到最後終於也沒能硬起來, 就自己回去睡了. 倒是我越戰越勇, 射了五六次(平生最多次),到最後媽媽的大腿,屁股,和小腹上全是滑滑的精液.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