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媽

奶媽

奶媽

在淫城有不少高檔住宅區,住的都是富人。每天清晨,這些社區的大門口,就會聚集著一些奶媽,供社區里出來的居民擠奶。現在,這些有錢人覺得喝買來

的牛奶不放心,都愛喝早上現擠的女人的鮮奶。

那些奶媽,都是些下崗女工,爲生活所迫,又不願意涉足色情業,於是出來

到住宅區門口供別人擠奶,也有的到別人家裡做奶媽,有的給多家做奶媽,也有

的只給一家做奶媽。

出來擠奶的有男有女,都是住宅區里的居民,擠出鮮奶回去給全家做早餐,

有的男的直接吃奶。

這些奶媽,年齡從二三十歲到五六十歲都有,都是大奶子女人,産奶量大,

有給多人餵奶的資本。

淫城有些中等住宅區的門口,也有奶媽。如孫誠租住的周豔娥的房子所在的

社區,每天清晨,大門口總是聚著二三十個奶媽。

且說那性感熟婦周豔娥,本是孫誠同學的母親,自從孫誠租了她的房子,她

就經常過來爲孫誠打掃,當然每次過來都會遭到孫誠的蹂躏。后來發展到過夜,

再后來,發展到孫誠的哥們趙大勇也加入。

再后來,趙大勇讓周豔娥的二兒子楊大雷也加入,形成三個人輪奸周豔娥,

趙大勇還經常把周豔娥母子亂倫的場面攝了像,然後出賣給熟婦網站。

昨天夜裡,周豔娥又被那三個家夥蹂躏了大半夜,到淩晨才昏昏睡去。

早上,趙大勇醒得早,見其他人還在昏睡,他先起身,看了看冰箱,裡面什

麽也沒有,就想下樓,到住宅區外頭買些豆漿油條之類的早點。

那趙大勇,34歲,和孫誠同歲,自己也開著一家公司。他下了樓,來到社

區大門口,只見二三十個奶媽站在那裡,正在給居民們擠奶。由於天太早,出來

的居民不多,還有些奶媽閑著。

有些奶媽還帶著她們十幾歲的兒子來,那些兒子的任務是幫著擠母親的奶。

還有些奶媽則在大門口一側的傳達室里供男人們直接吸奶。

趙大勇一見,忙活了大半夜的雞巴又有些發硬了,心想,沒想到這麽個中等

住宅區也有奶媽。他不打算買油條豆漿了,走上前去,選了一個閑在一邊的熟婦

奶媽,別人喜歡年輕的,他卻喜歡年紀大的。

經過交談,趙大勇把那位年紀大的奶媽帶進傳達室。傳達室的外間已經有幾

個奶媽在供男人吸奶。趙大勇給了看門的幾塊錢,就把那奶媽帶進了傳達室的里

間屋。

那奶媽名叫何惠玲,是附近大廠的下崗女工,今年54歲,她十年前生了小

兒子,小兒子一直吃她的奶,所以她到現在還有奶。

她十九歲的大兒子也吃她的奶,今天,她大兒子何進軍也來了,幫著擠她的

奶。

何進軍今年十九歲,沒有工作,就靠每天幫著把母親的奶擠到居民的鍋里,

掙點小錢。

何進軍在外面等著,客人直接吸奶,不用他擠媽媽的奶了。

那何惠玲,54歲,身高1米74,貌俊美,燙發,雖然年紀大了,卻是身

材高大,膚色白皙,大白腳長得異常俊美白皙,當然,她最吸引人的是她的大奶

子。

她穿著花襯衣,短裙,此時正值七月流火的酷暑時節,她光著美腿俊蓮,穿

著拖鞋,分外性感。

她沒戴奶罩,一解開襯衣,兩只大奶子就呈現在趙大勇眼前,那兩只大奶子,

長及腹部,黑色大奶頭子,大如葡萄。大奶子又白又軟,趙大勇見了,雞巴立即

起立,向那性感熟婦致敬。

他光著膀子,只穿了個大褲衩子,雞巴勃起,何惠玲看得清清楚楚,但她見

得多了,也就見怪不怪了。

趙大勇使勁地擠何惠玲的大乳房,大股的奶水噴湧出來,噴了他一臉,趙大

勇忙叼住那奶媽的大奶頭子,使勁吮吸起來。

何惠玲的大奶子被弄得又疼又癢,忍不住呻吟起來。

趙大勇不但吃奶,還按捺不住撕咬何惠玲的大奶頭子,何惠玲疼得驚叫了起

來。

如果客人出額外的錢,奶媽們是可以提供性服務的。趙大勇把何惠玲帶到里

間屋,就是要操她。

何惠玲的産奶量很大,趙大勇算貪婪的,但只吃了她一隻大奶子的一半奶,

就吃得飽飽的了。

趙大勇吃飽了婦人的奶水,雞巴更硬了。他見那婦人另一隻奶脹得滿滿的,

就問:“那隻奶脹不脹?”

那性感熟婦點點頭。

趙大勇道:“那叫你兒子進來一起吸吧。”

何惠玲又點點頭。

趙大勇又問:“你兒子可以隨意擠你的奶,肯定入你了是不是?說實話!”

何惠玲羞紅了臉,沒有說話。趙大勇立即撕咬她的大奶頭子,那奶媽疼得受

不了,只得招供,確實她和兩個兒子都亂倫了。

何進軍進來了。趙大勇道:“兄弟,我把你媽今天的奶都包了,還要請你一

起分享她。”

平時,何進軍都是擠完了媽媽的奶,上午九點多回家后才操母親,此時有客

人邀請,可以提前奸母,他當然樂意了。

他抓著母親另一隻奶,又吸又揉,弄得母親不住驚叫。

趙大勇撩開了何惠玲的短裙,見她裡面什麽也沒穿,便罵道:“真是個老騷

貨!”

他見何惠玲陰毛濃密,更興奮了,便去撕咬陰毛,舔屄。

何惠玲坐在椅子上,分開兩腿,亮出屄眼,上面供兒子吸奶,下面供客人舔

屄,她被弄得不住呻吟。

趙大勇蹲在何惠玲的兩腿之間,扒開她的屄眼,使勁地舔著,何惠玲淫水湧

出,都被他吃了。

吃了那奶媽的淫水,趙大勇更加獸性膨脹。

他和何進軍將那奶媽的兩條大美腿掀了起來,各捉了她一隻俊美的大白腳,

貪饞地吮吸起來。

何惠玲靠在椅子上,美腿高舉,被弄得淫水直流,不停地叫喚。

趙大勇獸性大發,他見屋裡桌上有根黃瓜,從中挑了根又粗又大的,洗干淨

了,一下子插入奶媽的屄眼,然後他把奶媽從椅子上拉起來,自己坐在椅子上,

拉下大褲衩子,他那又黑又粗的家夥,如同一頭鋼炮,高高地昂起頭來。

何惠玲站在趙大勇面前,撅著屁股彎著腰,手扶趙大勇的粗雞巴,大口吮吸

起來。

何進軍則站到母親的肥白屁股后頭,扒開她的精緻緊小屁眼,伸出毒舌,貪

婪地舔了起來。

何惠玲屄里插著大黃瓜,屁眼被兒子舔得很癢,她忍不住淫水直流,時不時

媚眼含春,看趙大勇一眼。她伸著柔軟的媚舌,細細地舔著趙大勇的大龜頭,一

路舔下去,舔遍了趙大勇的整根黑炮。趙大勇見這麽大年紀的性感婦人如此淫賤,

不由得雞巴越發粗硬了!

此時,何進軍舔得母親的屁眼塗滿了他的口水,然後,手持雞巴,慢慢頂入

了母親的緊小屁眼。

何惠玲更覺難忍,騷性更加難以按捺,大口吮吸趙大勇的雞巴,兩只玉手還

不住地溫柔撫摸那根黑炮。

趙大勇舒服得直喘粗氣。

何進軍的雞巴插在母親緊小的屁眼裡,也覺得舒服得不得了,使勁往母親屁

眼深處里頂,頂得那性感熟婦不停地呻吟。

何惠玲又用她那柔軟香舌舔趙大勇的龜頭,趙大勇實在受不了了,低吼了一

聲,突然精液射出,射得何惠玲滿臉都是。何惠玲忙一口將趙大勇的雞巴含在嘴

里,將趙大勇繼續射出的精液吃下。

然後,她還將趙大勇的雞巴吮吸得乾乾淨淨。

何進軍的雞巴也被性感老娘的屁眼夾得再也憋不住了,不由得是精液狂射,

都射入母親屁眼深處。

何惠玲又轉過身來,跪在兒子面前,將兒子那根雞巴吮吸干淨。

趙大勇躺在椅子上,舒服得直喘氣。

他付了錢,留了何惠玲的小靈通電話號碼,然後,何進軍幫著,又將她的奶

擠了些出來,趙大勇用鍋裝了,準備帶上樓給大夥吃。

他這一番折騰,足有一個多小時,上樓一看,那三個男女還在沈睡。

他見那周豔娥,看上去只有五十多歲,中等身材,豐滿白嫩,躺在那裡,一

身白肉黑毛,分外性感,他剛才喝的何惠玲的奶水和吃的淫水又起作用了,雞巴

不由得又硬了起來。

周豔娥脫下的肉色短絲襪扔在枕邊。趙大勇拿起那肉色短絲襪,使勁地嗅那

發黑的襪尖,那性感熟婦的醉人蓮香令他更加興奮沖動。

他撲上床去,熱烈揉摸那性感熟婦的豐滿乳房,吮吸撕咬她那大奶頭子。

周豔娥被弄醒了。趙大勇壓到她身上,一邊和她親嘴,一邊將雞巴插入她屄

眼。周豔娥被操得不住哼哼,兩條美腿不由得揚起,兩只嫩腳在趙大勇身體兩側

晃悠。

周豔娥的呻吟聲,使得她兒子楊大雷,還有孫誠,也都醒了,他們各捉了周

豔娥一隻嫩腳,盡情地吮吸撕咬。

周豔娥被奸弄得叫作一團。

又一場輪奸開始了。

這場輪奸一直持續到下午,餓了,就喝那一大鍋何惠玲的鮮奶。

晚上,趙大勇請大家去高新區的真弓夜總會唱歌。他給何惠玲打了電話,她

和她兩個兒子也來了。

在包間里,何惠玲和周豔娥兩位性感熟婦遭到包括她們兒子在內的趙大勇等

五位男性的野蠻輪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