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女兒們的後代

女兒們的後代

女兒們的後代

一大早我剛醒來。躺在床上微笑著。感覺真好。睡在我胸前的是我第六代的

女兒,蒂娜。她雙乳堅挺的乳頭緊靠著我。她的腿環繞著我。她的大腿內側還沾

滿了我的精液。

她的手臂放在我的肚子上,正抓的我的肉棒。我看了一下躺在另外一側的太

太,莎菈。她已經完全清醒了,還正對著我笑呢!

我已經九十九歲了還能享受性生活。我女兒剛過她的十三歲生日,和大家享

受了一段美妙的時光。希望她已經受孕了,不過我們會繼續肏她,直到她月經沒

來為止。

我很想活到一百歲,這樣我就可以親自抱抱我第七代的女兒。那將會是我的

曾曾曾曾曾孫女。

這一切的開始要從二十世紀的一個夏日講起。我在一個舊西部農莊社區長大

。莎菈住在我隔壁。我雖然比她大上幾歲,可是我很愛她,不過她對我沒興趣。

她十三歲的生日舞會時,我沒有被邀請。所以我跑到垃圾場,用彈弓打老鼠

發洩。我到了垃圾場發現一堆空瓶子。我想這些瓶子比老鼠好命中,所以就拿瓶

子來當靶。

我正要拿其中一個瓶子來當靶時,看到上面貼著標籤『歌羅芳』(麻醉藥)

,瓶底還有一點點液體。我想到了個主意。我要給她個教訓,誰叫她不邀請我去

她的舞會!

我馬上回家,將計畫付諸實行。我從櫥櫃裡拿出一塊抹布,從儲藏室裡拿出

一捆繩子。大概半夜時,我起床,拿著裝了繩子、抹布等的麻布袋,從窗戶溜了

出去,沿著樹往下爬,穿過籬笆,爬上種滿牽牛花的格架,穿過窗戶進入莎菈的

房間。

我倒了些歌羅芳在抹布上,蓋住她的臉,直到我確定她昏迷了。我從麻布袋

裡拿出繩子,將她五花大綁地綁在床上。拿出小刀割破她的睡袍。接著從睡袍上

割一段來塞住她的嘴。又割了一段來綁住她的眼睛,這樣當她醒來,她就不會知

道我是誰,才不會給我帶來麻煩。

她就躺在那兒,赤裸地躺在那兒任我觀賞與撫摸。用我的手指輕碰她的小乳

房,當她的乳頭硬起來時,我試著從乳頭裡喝到乳汁。當然不可能,那時我只有

十五歲,我哪裡會知道呢?

反正,回到故事裡,我把手放在她的嫩穴上,感受那柔軟的陰毛。很短而且

很柔軟,還不足以稱上『毛髮』,就像海邊細沙一樣。我在陰戶上頭找到她的陰

蒂,搓揉了一會。

她一定很喜歡我的撫摸,因為她將小穴向上挺來迎合我的手指。我猜她在我

的動作下已經慢慢醒來。我把頭湊到陰戶上,並將手指插入小穴內。

老天,又緊又濕的讓我興奮極了。我的手指又插更深了一點,被某種東西阻

擋住了。我想等她長大後,陰道應該會比現在更深吧!

我決定不再等了,因為我的肉棒硬到發痛了。我脫去我的睡衣,爬到她的兩

腿間。將我的陽具擠進她的嫩屄內,開始抽送。插進去了一點,不過被擋住了。

我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因為我看過狗兒交合。我知道我得用肉棒開始抽插

。所以我開始抽送,哇,實在太爽了,但是我太激動了,而且抽插的很大力,我

的陰莖都整支插進去了。

她因為這樣而突然驚醒,想要爬起來,卻沒有辦法,因為我把她綁的很緊。

我還是自顧自地操她,因為實在太爽了,我的雞巴和睪丸都有點刺痛,接著我開

始在莎菈的體內射精。

這時她一直想要掙脫,我想她爹地大概會上來看,為何會這麼吵,所以我拔

出了我的肉棒,擠出所有的精液,把睡衣放在麻布袋裡,光著身子撤退回到我的

臥房躲起來。

當我回到臥房時,馬上把睡衣穿上,把麻布袋藏在衣櫃後面,立刻躲進棉被

裡。我實在是睡不著,因為剛剛實在太刺激了,不過我也有點害怕就是了。幾分

鐘之後,莎菈房間的燈亮了,再過一會,警察也來了。

大約一小時之後,燈熄滅了,警察也走了,一切又再度歸於平靜。我想我安

全了。我把剛剛插到莎菈小屄內的手指湊到鼻子前,再度回味她陰戶的味道。味

道真的很棒,我把手指舔乾淨之後,沒多久就睡著了。

在那次迷姦之後,莎菈就懷孕了。兇手一直沒有被抓到。我自願要和她結婚

,好讓孩子有個爸爸。大家都說我還太小,要結婚還早,不過我很堅持。所以我

十六歲時就和莎菈結婚了,之後我第一號女兒安妮就出生了。

孩子出世後,我們就不再和莎菈的親戚一起住,她的雙親把莎菈祖父母名下

的八十畝的農場,送給我們。那農場在城外一哩處。我不喜歡務農,所以把農場

租給別人,不過我們住在農場裡的房子。我在莎菈父親的五金行工作,賺錢養家

安妮十三歲時,我下班之後,我們為她辦了一個生日舞會,反正明天是星期

六,睡到明天早上都可以。莎菈則在她父親的店裡幫忙,因為有個女職員請產假

。莎菈中午就下班回家,將生日舞會的東西準備好。

當她回到家時,她從客廳窗戶向內看,發現安妮只穿著內褲,躺在沙發上。

一個男孩在吸吮著她的乳房,而她正在為另一個男孩口交。不用說男孩子們被趕

回家了。不過如果我們沒有邀請夠多的人,那就辦不成舞會了,不過我們還是決

定立刻停止。

安妮在舞會後馬上被趕上床睡覺。我坐下和我太太談著安妮。莎菈說讓她冷

靜並保住她名聲的唯一辦法就是讓她懷孕。

我大吃一驚,問著太太這樣會有效嗎?而且要找誰來?誰能在幹完她之後不

會洩漏口風的?

她看著我,堅定地說,要讓她懷孕這件事只有我能做。我想那就好吧,可是

我說一旦開始我就會繼續幹下去,如果有必要的話。她說我們會把安妮生的孩子

當成自己親生的一樣來養育,就好像她從來沒懷孕過一樣,而且家裡又多了個小

孩。我們又多談了一會,決定現在開始做最好,在安妮惹出麻煩之前。

我們走上了樓梯。打開門,開燈,走進安妮的房間。安妮正用手在睡袍下,

撫慰著搔癢的小穴。

她迅速地坐了起來,怒氣沖沖地問為何我們沒敲門就進她房間?她媽抓住她

的雙手往後拉,把她的雙手放在床頭上。

莎菈叫我拿出小刀來(或許有人會懷疑,沒錯,就是同一把小刀。我想我的

小刀還滿能帶來好運的,都是用在女孩子的「舞會」上),割開她的睡袍。

安妮開始尖叫與掙扎。莎菈要我趕快動作,並脫掉安妮的睡袍,割成一條條

的,這樣我們可以用來把她的雙手綁在床頭上。綁好之後,

莎菈要安妮靜下來,不然就要塞住她的嘴。她說反正我們住的離城鎮很遠,

妳再怎麼叫也沒人聽的到,只是叫聲讓她耳朵刺痛。

莎菈說既然這是她的主意,她想先替我幫安妮「暖身」。她立刻爬到床上,

躺在我們女兒的身邊。她開始吸吮並輕咬著安妮的乳頭。

她把手放到我們女兒的大腿間,開始玩弄她的嫩屄,用手指在陰戶內抽插著

。莎菈看著我微笑著,她說還好我們來的快,因為她還是處女。

莎菈持續玩弄安妮的乳頭與小穴,大概玩了半小時之久,安妮已經高潮很多

次了,正處於幾乎是持續高潮的狀態。莎菈看著我說,安妮已經準備好了,要我

上床幹她。

我準備好了嗎?我光是看她們倆玩弄,幾乎就要射精好幾次了。於是我爬上

了床,移動到我女兒安妮的兩腿間。把我已經硬到不行的大屌放進她的幼屄內並

開始肏了起來。

插進兩吋左右就遇到了阻擋,我想我實在太幸運了。我幾乎把整支肉棒拔出

來,深吸了一口氣,然後深深地插到安妮的小穴內。

她的處女膜「啵」的一聲就破掉了,不過沒有人注意到。我差不多很快就射

精了,將大量白濃的精液射進安妮的嫩屄內。

我們大約休息了半小時之後,又開始幹了起來。莎菈先舔了安妮十五分鐘之

久。這幾乎讓安妮發狂了。她請求我肏她,並解開她的手,我們照辦了。

這次我操了快一小時,不過我可是用力忍住,才沒那麼快射精。當我最後終

於射精時,我們兩發出愉悅的叫聲。

莎菈和我將安妮的手綁在床邊,好讓她無法起身清理。既然我們都想讓安妮

懷孕,那我們想讓精液留在她的陰戶內,會比較好。果然有效,九個月之後,麗

紗誕生了。

莎菈說我們應該在每個女兒十三歲時都來辦個這樣的舞會。所以我們就決定

這樣做了。

每隔十三年,我就又生個女兒。其他女兒們有泰咪、瓊安、溫蒂和蒂娜。我

太太和我將安妮、麗紗和泰咪當成自己親生的女兒扶養。

泰咪現在仍和我們住在一起,並扶養著瓊安、溫蒂、蒂娜,可能也會撫養她

自己的下一個女兒。

安妮有一頭紅色捲髮。麗紗則是紅色的波浪髮型。其他的女兒們則是棕色的

波浪髮型。事實上最後三個女兒看起來非常相像,如果她們是同年紀的話,可能

會被誤認為三胞胎。

所有的女兒們,除了蒂娜之外,都已經結婚,有了自己的小孩。莎菈和我已

經有了很多各代女兒所生的孫子,來幫我們經營企業。我們對自己的生活實在很

滿意,雖然我們漸漸老化,動作開始遲緩。

昨晚對任何一個女兒來說,都是個最特別的『生日舞會』。

在吹過蠟燭,吃過蛋糕,拆過禮物之後,蒂娜被趕上床。

一小時後,莎菈和我所有的女兒們,還有我,一起上樓到麗紗的臥室。

我們走進了蒂娜的臥室。老天,我們嚇了一跳,沒人在裡面。之後我們聽到

麗紗的叫聲,從她爺爺奶奶的房間裡傳出來。

我們馬上趕到那房間去,就看到蒂娜坐在我們的床上,露出微笑,光著身子

。她說她正覺得奇怪,怎麼我們那麼久還不來,因為她都已經準備好了。

我不知道誰告訴她的,她又是如何知道的,不過她真的『準備』好了。不,

我想我現在不想告訴你。

今夜的這個故事,我改天再跟你們說。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