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帽家丁1

綠帽家丁1

這是表少爺來到京城林府的第二天。

昨夜與巧巧梅開二度的表少爺此時正腰酸背痛地躺在床上,兩眼發昏。一晚

上瘋狂般地縱橫於洛凝和巧巧兩人身上,讓他全身酥麻,昨夜“日”上了三竿,

今天也睡到日上三竿。

巧巧和洛凝卻不得不拖著沈重的身子起床,因爲外出遊玩的秦仙兒就在今天

回府。她們要起身做好早飯,給仙兒洗塵。巧巧還要替仙兒打掃房間,因爲仙兒

不喜歡皇上給她送來的宮女,在林府又沒個可信任的婢女,所以就由巧巧代勞了。

當初林家的女人分別以仙兒和青璇爲首分成兩派,三哥爲了后宮的安定,特

地把巧巧、仙兒和洛凝安排在同一個廂房。仙兒不願意與青璇相鄰,而洛凝是青

璇方的二當家,所以就由巧巧做中間人,緩和兩方的關系。

昨夜巧巧和洛凝都與表少爺和四德盤腸大戰了一夜,廂房中免不了有些淫靡

誘人的味道,巧巧要在仙兒回來之前把這些味道都驅除了。

兩女盯著紅紅的眼睛,強打著精神正在收拾房間,就聽見仙兒的聲音。

“巧巧,巧巧……我回來啦……”仙兒不改活潑跳動的性格,一雙修長的玉

腿使起輕功就直奔巧巧的房間。

“仙兒姐姐!你回來啦,我在你房內呢……”巧巧聽見仙兒的聲音,先是一

喜,接著心裡一緊,生怕自己房間內還殘留著味道,急智中把仙兒喊了過來。

“嘻嘻,巧巧妹妹,又要勞煩你幫我收拾房間啦。”仙兒正要踏入巧巧的房

間,就聽見自己的閨房內傳來巧巧的聲音。纖腰一扭就向聲音的來源奔去,邊跑

邊輕笑著對巧巧喊道。

“仙兒姐姐……”巧巧可愛的小臉微微一笑,隨著一陣香風,與仙兒抱在一

起。

“那個狐媚子呢,還沒起床嗎?”仙兒輕哼一聲,嘟著小嘴問巧巧道。

巧巧知道她說的是洛凝,無奈地笑嗔道:“仙兒姐姐……凝姐姐哪裡是狐媚

子嘛。昨晚我和凝姐姐談心到深夜,所以沒睡好,有些乏了,她還在休息呢。”

“她哪裡不是狐媚子啦!那麽多姐妹中,就屬她得了相公最多雨露,小騷貨,

總是撩撥我家相公……”仙兒碎碎地罵道,卻也不是真個生氣,只是有點小醋意。

巧巧只是哭笑不得,她理了理仙兒的床單,回頭問道:“姐姐這次又去哪裡

玩了?”

仙兒“嘻嘻”一笑,拉著巧巧的衣袖,示意她坐在床上,然後親密地挽著她

的手臂說道:“我嘛,我回金陵啦!”

“姐姐回金陵了?”巧巧有些驚訝地問道。

“對啊。”仙兒笑著說:“回去看了看如玉坊,還去了趟蕭家和食爲仙,還

有微山湖……”

巧巧聽著仙兒的描述,思念家鄉的情感也慢慢在心裡升起,父親和弟弟的面

容越來越清晰,讓巧巧無比的想念,恨不能馬上回到金陵。仙兒自然也看出了巧

巧的心思,便玩笑似地問道:“可惜呢,我們還要在家等夫君回來,不知道,能

不能把金陵的家人們接來京城玩呢?”

“仙兒姐姐!”巧巧驚喜地看向仙兒,卻見她臉上帶著笑顔,不由感動得說

不出話來。

“咯咯,好妹妹,忘了姐姐是公主啊,不就是接幾個人的事嗎?”仙兒得意

地笑道:“明天我就讓父皇把董大叔,青山和蕭夫人都接來京城。”

巧巧可愛的小臉上泛起不可抑制的喜色,抱著仙兒的玉臂問道:“真的嗎?

只是不知道夫人願不願意來……對了,還有凝姐姐的弟弟,洛遠,也接過來,可

以嗎?”

“哼,看在你的份上,就便宜那騷蹄子一回……”仙兒撇撇嘴道。

巧巧半掩著小嘴笑了笑,心裡卻活動開了。爹和弟弟難得來京城一回,應該

怎樣給他們洗塵呢。她跟了林三許久,盡管還是原來那個惹人憐愛的小丫頭,眼

界和胸襟卻比以前要開闊許多。

兩女又聊了一會兒,仙兒撥弄著垂在胸前的青絲,對巧巧道:“妹妹,我聽

師父說,相國寺頂峰有溫泉之水,可以潤膚養神。”說到這里,她的眼神中多了

一絲狡黠,蠱惑著巧巧繼續道:“不如我們去泡一回?”

因爲林三在前線與胡人打仗,隨時有可能傳回戰報,所以衆女商量都留在家

里,以便第一時間得知林三的消息。只有仙兒和青璇知道,安碧如和甯仙子一定

不捨得林三犯險,一定會跟在大軍後面,所以並不像其他夫人一樣擔心。

巧巧聽得也有些心動,她也希望相公回來的時候能夠看到一個水潤動人的她,

但是在她心裡,林三是她的天,自小乖巧的她還是想留在家裡等待林三的消息。

所以,她掙扎了一下,還是搖了搖頭。

仙兒也知道巧巧是衆女中最乖的一個,所以也沒有太大意外,她悄聲對巧巧

說:“好妹妹,那我一個去吧,我想到相國寺住幾天,也好替夫君祈福。可是府

上一有夫君的戰報,你要第一時間差人告訴我哦。”

巧巧自然答應仙兒,兩人又討論了一會兒接家人進京的事情,巧巧便到別處

忙去了,仙兒也因爲疲勞而躺下休息。下午,仙兒醒后便急忙進宮讓皇帝把董大

叔和蕭夫人等人接進京,能夠再睹蕭夫人的面容,皇帝當然不會反對,馬上便下

旨讓人去了金陵。仙兒又陪父皇說了會話,便回府準備次日的再出行。   [本部分設定了隱藏,您已回複過了,以下是隱藏的內容]

***    ***    ***    ***

第二日。

仙兒早早地起床,收拾好行囊,因爲不想讓肖青璇看見,所以她消無聲息地

從林府的后門離去。卻沒想到青璇因爲胎動的關系,也一早醒來,從閣樓看見仙

兒半弓著腰,輕手輕腳地離去,不由地笑嗔了句:“傻丫頭!”一時間如花開正

豔,滿房麗色。

另一邊,秦仙兒很快就到了相國寺。

此時正值花開之時,相國寺的牡丹園中百花盛放,正如當日林三與徐芷晴斗

花魁之時,方一進園,便有一股濃香飄過,眼前萬株牡丹競放,層層疊疊,叫人

眼花缭亂,應接不暇。牡丹乃是百花之王,花朵鮮豔,七彩競放,紅的、黃的、

白的、粉的,擠成一團,時而缤紛,如仙子騰雲,時而羞澀,如窈窕淑女。金冠

墨玉,銀紅巧對,爭奇斗豔,儀態萬方。

說來,這牡丹園還是皇帝賞給林三的。此時,園中似乎又再現當日的錦簇,

“醉顔紅”,“顫風嬌”,徐小姐和蘇狀元所評的牡丹花魁又再一次綻放。

走進園中的仙兒也是被這百花所迷,一路目不暇接,名副其實走馬觀花。仙

兒此時踏著小碎步,在園中隨時行走,時不時撚起一枝鮮花,輕輕一嗅,絕美的

容顔與牡丹爭美一時,竟令百花都失去了顔色。

漸看漸行,仙兒已經來到大殿前,沒想到卻已經有人在殿門前守候。

“慧空大師?!”仙兒帶著些驚訝道。慧空大師是相國寺的高僧,輕易不出

寺接香客,此時看樣子卻已經等待了多時。

“阿彌陀佛!老衲見過霓裳公主。皇上已知公主今日要來相國寺,特命老衲

在此等候。”慧空大師無欲無求的聲音響起,如同禅院的鍾聲一樣悠遠。

仙兒聽得心中一暖,原來父皇一直在關心自己。她微笑著對慧空大師道:

“謝謝大師!大師是相國寺的高僧,就不必遵循那些俗理了,叫我仙兒就好。”

跟隨安碧如的仙兒實際並不太喜歡公主的身份,心性還是像白蓮教的小魔女,

縱意自由。

“那老衲便越距了。秦施主,請跟隨老衲來。”慧空大師做出一個請進的姿

勢,示意仙兒隨他先到寺內休息。

仙兒也不曾來過相國寺,有人爲她領路,自然是更好。聽得慧空大師的話,

欣然地跟在他身後。慧空大師邊行邊叫道:“悟淨!”隨著大師的聲音,大雄寶

殿側邊的禅房走出一個小沙彌。

“師父!”小沙彌立掌胸前尊敬地道。

慧空大師回頭看了仙兒一眼,輕聲道:“替秦施主執行李,帶她到內院客房

去吧。”說著歉意地對仙兒說:“阿彌陀佛,秦施主,老衲還要做早課,就無法

爲您引路了。”

仙兒對慧空大師燦然一笑道:“沒關系!大師你去吧,有這位小師父就行。”

慧空大師又對仙兒一施禮,才轉身而去。殿中只剩仙兒和那個小沙彌悟淨。

悟淨向仙兒一點頭,脆聲道:“公主,請隨小僧來。”他只是個小沙彌,並

不是慧空大師般的高僧,當然以公主稱呼。

仙兒跟著他的腳步,從他身後看著他。悟淨年僅十來歲,耳邊還有些帶著稚

氣的絨毛,小光頭上面還長著不及寸長的頭發,寬大的僧袍掛在他身上顯得有些

松垮。

仙兒對他這麽小便做了和尚甚覺有趣,開口問道:“小師父,你今年多大啊?

怎麽想不開,當了和尚呢?”

悟淨還是第一次接待公主身份的香客,心中自然緊張,聽仙兒問他,連忙回

答:“小僧自

出家,隨師父修行佛心,以度有緣人。”

“呵呵,你這麽小,懂個什麽佛心啊?”仙兒掩嘴輕笑。悟淨聽她發笑,擡

頭看著仙兒,卻見她半掩櫻桃,一雙媚眼如牡丹園的“醉顔紅”,嬌豔無比,如

剛開的花蕊,綻放著春天般的燦爛顔色,一時不由呆了。

“看什麽啊!傻和尚……”仙兒佯怒道。心裡卻有些暗喜,沒想到這個出家

人也會被自己迷住。平常男子若是這樣呆看著她,說不得她要提劍上去砍人了。

只是眼前是個小和尚,仙兒自然不會覺得他心中有什麽龌龊的想法。

悟淨被仙兒一嗔,醒悟過來,心中忙念道:罪過罪過!怎麽公主似乎比之前

看到的那位“大”施主更勝嬌豔……他生怕仙兒降罪,一時低著頭不敢說話,只

是默默地向前走去,連客房過了都不曾察覺。

他所說的“大”施主,自然是林三牡丹園評花魁時見到的安碧如安姐姐。那

時,他還向林三比劃安碧如胸前很大。

仙兒心中也並沒有生氣,卻見那小沙彌沈默地向前走去,似乎沒個方向。她

疑惑地問道:“喂,小和尚,怎麽還沒到啊?”

悟淨被仙兒這麽一下,才回過神來,發現竟然已經過了客房,前面正是…

…茅房!他心中尴尬無比,不敢擡頭看仙兒,慌忙地回身說道:“抱歉,小僧走

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