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綠帽

拒絕綠帽

拒絕綠帽

第一章 初識

我是一個大學生,個子不高,好吧,既然不能高大,咱就魁梧吧,橫向發展也是不

錯的,於是常年的健身房生活,造就了阿諾一般的身材。

  主角介紹完了,也廢話不多了,故事開始吧,小時候沒念好書,高中最後階

段抱佛腳,勉強考了個三流大學。

  和往常一樣,我沒事溜躂在校園裡,夢想著能撞到一個美女,然後開展一係

列俗套的劇情,「啊」

  沒撞到美女,撞到了學校的宣傳牆。

  好在我早已練的是銅牆鐵壁,沒事,晃晃悠悠的站起來,擡頭就看到了牆上

貼著一張紙,上面寫著:驢友活動,費用自付,內有美女,招壯男若幹。

  「內有美女,招壯男若幹」

  還沒看完,我嘴裡就念叨著,眼睛一下子直了,想起了在宿舍看的雲南混帳

門,這種機會怎麼能錯過呢,摸了一下,紙還點濕,說明還是剛貼上去的,膠水

沒幹,我四下張望了下,確定沒人後,唰的一下,撕了下來,然後撒腿就跑。

  我一個人單刷好像扛不住啊,算了便宜那幫臭小子了。

  回到了自己的宿舍,裡面一個人也沒,又去了隔壁的宿舍也沒人,於是從床

下拿出個喇叭,站在陽台上,喊:「宿舍裡來了個美女找人,你們誰叫來的,速

度來XX號,美女馬上要走了。」

  嗖嗖嗖,陽台和宿舍門之間只有10米,我沒走完,就發現已經來了好幾個

人了「美女呢?」

  「沒有美女」

  「二爺,你耍我們啊」

  二爺是我的外號,有段時間我想蓄個鬍子,好久都沒刮,長得又長又密,而

且我肌肉發達,打架牛逼,跟關二爺一樣,所以大家就這麼叫了,不過後來發現

長了不舒服,就刮掉了,大家叫順口了,也就這麼叫了。

   「啪」

  我把那張紙甩在桌子上,那幾個常年在電腦前看AV打飛機的初哥,女孩子

手都沒拉過的宅男,眼睛一下子就綠了。

  第二章 初識

三天後。

  紙被我拿走了,自然而然的沒有其他人可以看到,沒有了競爭對手。

  通過了紙上的聯繫方式我們幾個非常順利的,得到了此次與美女混賬的機會

,當然只是我們一廂情願而已,特別是幾個齷齪宅男已經在補腦了,幻想著在荒

郊野外,清澈的湖水中,美女們赤裸著戲水,到了晚上寂寞的美女們,在篝火旁

一個個鬼故事的,嚇的睡不著然後爬到他們的睡袋裡,開始了轟轟烈烈的造人,

各種不純潔啊。

  這一天,我們幾個早早的來到了約定的地點,已經站著七八個人女生了,美

女有,而且不止一個,還有很多,特別是有一個長的跟天仙一樣,熟悉各種校園

花邊新聞的我一眼就認出了那是我們學校隔壁的名牌大學裡的校花, 我在學校

的QQ群裡聽過這個女的,沒想到也來了。

  可是我們沒想到的是,漂亮的花都是有毒的,美女們笑嘻嘻的伸出一根根纖

細的手指,指向了那成堆的行李,這哪是旅遊啊,這是搬家啊,看著那幾個手淫

過度,身體空虛的宅男艱難的與一個個大包鬥爭,我終於明白為什麼是招壯男了

  忙了半天,我幾乎搬了大一半,而那幾個跟死狗一樣,趴在大巴的座位拚命

的喘著氣。

  這次的組織人是個女的,長相挺清秀,典型的江南女子,在路上嘰嘰喳喳說

個不停,各種注意事項,各種旅遊咨詢,不當導遊真是可惜了。

  她給我們每人發了個小牌子,可以扣在衣服上,上面寫著每個人的名字,大

家戴上後,我把頭往後伸,偷看那個坐在我後一排對面的那個仙女,當然是這裡

面最漂亮的嘍,白皙的皮膚可以掐出水一樣,粉嫩的嘴唇忍不住想讓人咬一口,

細長的眼睛流露出萬千風情,雖然她穿的衣服都是普通的地攤貨,但是穿在她身

上有這十二分的誘惑,一件貼身的T恤衫,將她的飽滿高聳勾勒出一條迷人的輪

廓,下身的牛仔褲緊緊包住了她的屁股,這女人的屁股不大,反而很小,但是挺

翹,是我的最愛,不像很多中年婦女一樣,屁股大的不得了,一個椅子都不夠屁

股坐的。

  小巧而富有彈性,用手指戳一下一定會像皮球一樣彈回來,我邪惡的想著,

可惜她穿的是運動鞋,把精緻的小腳包的嚴嚴實實,沒有穿的是涼鞋或者高跟鞋

  她旁邊的那個美眉就不一樣,和她不是一個檔次,穿的很華麗,一看就是全

身上下都是名牌,但是和她一比,就差得遠了,像一個榜上大款的富婆,穿的都

是最貴的,讓人一看就是被人包養的,而她就像一朵雪花那樣冰潔,樸實著也能

美麗,果然和外界的傳聞一樣,亂世妖姬啊。

  趁著她喝水的時候,我把頭又湊過去了一點,看到了她牌子上的名字倪雅,

不過偷看的舉動被發現了,她一把摘掉了牌子,不知是衣服太緊,還是她的胸圍

太過飽滿,她一拽,引起了一陣乳波,隔著衣服兩隻大兔子頑皮的晃動著,不甘

的想要跑出來透透氣,倪雅用護住了胸口,我看的眼睛發直,心裡燃起了慾火,

下體也有了反應,想不顧一切衝過去,撕開她的衣服,撫摸她胸前的柔軟,將她

壓在身下狠狠的蹂躪,「哼」

  倪雅發現我看到了她的窘狀,似乎有點生氣,狠狠的瞪了我一下,不過在我

眼裡,她像是用十萬伏特的電流點電了我一下,我整個人感覺輕飄飄的,她生氣

的樣子也是那麼的好看。

  我像個木頭的一樣頭朝後愣著,雙眼睜的很大,就差嘴裡流口水了,完全是

一臉豬哥相。

  我倆的反映都被倪雅鄰座的美眉看在眼裡,特別是看我的頭一直露在外面沒

縮回去,她直接笑了出來,清脆的笑聲引來的大家的側目,大家都盯著我看,我

猛一下醒了,感覺把頭縮了回去,尷尬的用手抓抓頭裝傻。

  「小雅,你看那個大叔,笑死我了,好傻啊,好好玩。」

  那個小美眉很無良的捂著嘴在倪雅的耳邊說著悄悄話。

  汗死了,我跟你們差不多大啊,怎麼成了大叔了,就是鬍子多了點啊,下次

一定要刮乾淨,嗯嗯「哪個男人看我不是這樣的,一副想把我扒光的樣子,想起

他們的表情我就噁心,哼,全世界的男人都是一個樣。」

  倪雅一臉厭惡,手還放在胸前,像是怕我的目光弄髒了她的衣服。

  那個美眉似乎習慣了倪雅這樣子,也沒多說了,只是一直用小手捂著嘴偷笑

,倪雅沒好氣的看了眼這個成天幸災樂禍的傢夥,不知道她的腦袋瓜裡又在想什

麼了。

  一路上,我神遊太虛,腦子裡不停的幻想著倪雅的身體,下體硬著有點發痛

了。

  又過了會,車停了,看著仍然是成堆的行李,一眾男人都苦著臉了。

  第三章 災難

美好的幻想總是殘酷的,到了晚上在營地裡並沒有發生什麼旖

旎的故事,我們幾個男生被迫擠在幾個帳篷裡,半夜三更的時候我突然有了不好

的預感,我起身離開睡袋,坐在篝火旁邊,閉上了眼睛,靜靜的感覺著,我從小

就有著超過常人的靈覺,預感一向是很準的。

  慢慢的一幅幅畫面在我腦中呈現,非常模糊,我想抓住它們看個清楚,看是

怎麼抓也抓不住,就已經消失了,不過一定有事。

  我跑到每個帳篷邊上試圖把大家叫起來,但是沒人相信,特別是跟那些女生

說的時候,換來只是嘲笑,老掉牙的泡妞方法。

  沒辦法了,心底下私慾的作祟,我也對不住大家了,你們不相信我,我提醒

過你們了,但是你們都不聽,我跑到了一個藍色的帳篷裡,將還在睡袋裡裹得嚴

嚴實實的倪雅連著睡袋一把扛在肩上,不管她怎麼扭動放抗,怎麼咒罵,也不放

她下來,拼了命的往高處跑。

  很快的,不知從哪裡來的水流,席捲著泥土石塊,無可阻擋的橫掃了山腳下

的那塊平地。

  我扛著倪雅站在山上目睹了一切,她也沒有聲音了。

  事後,我和她一起去了營地,已經面目全非,都是泥土和石塊,我們也沒有

看到大家,想是早已被水流沖走,活不了了。

  行李都沒了,在荒郊野外我們無法與外界聯繫,又是三更半夜的,我只好帶

著倪雅找個地方過夜,這個小妮子雖然像丟了魂一樣,兩眼無神的,但是防範意

識還很強嘛,我想去拉她的手,一把就被拍掉了。

  我們在一塊山壁下面休息,現在是夏天,但是半夜還是很冷的,我提出和她

共用一個睡袋的建議,被她嚴厲的拒絕了,還是警告我,如果我敢幹什麼,她就

把我小雞雞咬掉,這麼殘忍的女人,我的下體一陣涼颼颼。

  我只好起了篝火取暖,透過搖曳的火光,我看到了裹在睡到裡,背對著我的

倪雅,身體微微的顫動,一看就是在哭,我的同情心一下子就起來了,坐到了她

的旁邊,微紅的眼睛緊閉著,眼淚從長長的睫毛上滴下,孤男寡女的條件下我竟

然生不起一絲邪念,看著她哭的樣子我心底深處有些疼,她的淚水像是滴進了我

的心,如果能一直這樣就好,我溫柔的用手撫摸她的秀髮,她的頭髮好滑,還有

她身上傳來的清香,我一下子輕飄飄的,她感覺到了我的手,身體猛的一顫,也

一下子把我拉了回來,把手拿開了。

  她好像非常怕男人,有人跟她接觸了,她的反應會很大。

  「你很難過嗎」

  「……」

  她不說話,眼淚一直流,美麗的眼睛都腫了,像是兩個大桃子,看的我一陣

憐惜。

  沈默了許久「你能跟我說說話嗎」

  她主動開口了直到天亮,我們一直在聊天中度過,她說了很多,我對她也有

了新的認識,她很害怕,身邊的朋友一下子就不見了。

  她還說了好多,有關的她小時候的事,她說她有個很疼她愛她的父親,但是

有一年之後,她恨她的父親,有了別的女人,拋棄了她和她的母親,她的眼神裡

充滿了恨意和暴戾,究竟是什麼讓這個應該美麗天真的女孩變成這樣,我似乎察

覺到她對男人的厭惡是怎麼來的了。

  後來她打聽到他的父親死了,倪雅罵他死有餘辜,被判了愛情,說天底下的

男人的都是負心漢,都是混蛋。

  我尷尬了,趕緊辯解兩句「我可不是這樣的人,你看我還救了你啊,你不用

  我努力的想要安慰她。

哈。

  她看了我一眼,沒有說話。

  「你父親是怎麼死的」

  我隨口問了下「不知道」

  「別人沒有跟你說嗎」

  「沒」

  頭低下來了,看來是意識到了這一點。

  「也許我可以幫你」

  我看的出她很想知道,我的機會來了。

第四章 問米

作者雞先生

都被沖走了,無法聯繫外界,兩人走了小半天才到了有人煙的地方。

  途中這小妮子倔強的不得了,從小就長得漂亮,那是給人當小公主對待的,

捧在手裡怕摔了,含在嘴裡怕化了,沒吃過一點苦啊,那麼遠的山路,哪裡受得

了,在半道上我就看出不對勁了,走走停停,時不時伸手去摸摸腿,我要背她,

死活不肯,到後面眼睛都紅了,還撐著,我實在不忍心了,給她找了個樹枝在拐

棍,讓她把手搭在我肩上,就這樣,兩個人磨磨蹭蹭到了一個鎮上。

  當地派出所裡,我們說了昨晚的事情,錄了口供,但是不能走,因為估測死

傷嚴重,還得派救援隊去找,他們要先向上級領導匯報,我們就被留了下來,倪

雅跟著一個女警察去了她家住,我則跟著一個男警察。

  在這地方足足呆了一個星期,確定人一個都活下來,當地政府非常重視,出

了那麼大事,把出事地點都封起來了,我和倪雅兩人則被專車送回了唸書的上海

  回來後,我們回了各自的學校,剛落腳我就被校領導秘密接見了,先是臭罵

了一頓,說不能私下組織活動雲雲,然後委婉的表達出封口的意思,願意送我保

研,我當然知道我不是讀書的料,也委婉的謝絕了,並提出了精神安慰費。

  在跟幾個校領導吐沫橫飛的討價還價之後,我揣著錢滿意的坐著大巴回了老

家常熟,心裡那個美,四年的學費全給我吐出來了,學校裡還給我放了大假,那

幾個該死的課也不用考了。

  「倪雅,這裡這裡」

  悶熱的候車大廳裡,一個靚麗的身影似乎使得空氣也涼爽起來,她今天穿了

一身藍色的連衣裙,過膝的裙擺下是一截嫩白的小腿,白的炫目讓你無法直視,

一雙高跟涼鞋也讓我第一次看到了她的誘人小腳,圓滑粉嫩的腳趾白裡透,精緻

的小腳目測不超過35碼,特別是她剛剛站著累的時候,腳趾微微的向裡縮,想

要舒展一下,我就真想衝上去,脫去的她的鞋子,將不足一握的小腳放在手中把

玩。

  在我們分手之前,我們互留了電話,倪雅的學校還沒有放假,我就一直在老

家等著,今天她放假了,就直奔我這來了,家也沒有回。

  一段時間不見,她有點瘦了,興許是上次的事嚇到了她,不過她還是的那麼

美麗動人,瘦一點我更喜歡,呵呵。

  下了計程車以後,鄉下的路不好,只能走著了,一路上不少熟人看到我領著

個大美女,都誇我能幹有本事,找了個仙女,我當然不會解釋了,只是一個勁的

用手撓頭,不停的傻笑著裝傻,出奇的事,倪雅竟然沒有吭聲反駁,這可不像她

的作風啊,難不成她真的看上我了?不會的,我還是有自知之名的,應該是現在

有求於我的關係吧。

  不用看我也知道,她的小臉現在一定紅紅的,跟猴屁股一樣,哈哈哈。

  「現在我們要去的是我奶奶家,你看到什麼奇怪的別亂說話啊,我到了那裡

就能幫你了。」

  我也是第一次和倪雅說起,之前我只是說能幫她,具體的都沒說。

  我領著倪雅進了我奶奶家,在院子裡已經有幾個人了,我拉著她的手,她沒

有甩開,帶到角落,弄來兩張凳子坐著,我也蹬鼻子上臉,無賴兮兮的一直握著

,沒有鬆開,原來女孩子的手是這麼好摸的啊,軟軟的,就像沒有骨頭一樣。

  我把嘴湊到倪雅耳邊,她秀髮的香氣讓我一陣蕩漾,附耳跟她說「你看那個

人」

  我指著那個院子裡幾個人中的一個老太太「那是我奶奶,她很厲害的,那些

人是來找她問米的」

  看到倪雅眼神裡的疑惑,我也沒有跟她解釋,只是叫她好好看,不要說話。

  那邊開始了,那幾個男人的穿著不像是本地人「四婆,我想在叫我叔叔上來

啊」

  那個為首的男人說著蹩腳的普通話,他跟我奶奶面對面坐著,中間隔著一張

大方桌,上面放了好多東西。

  還有幾個男的都是站在他身後,跟電影裡的黑社會一摸一樣。

  「我知道,你又想叫你叔叔起來幫你看馬了」

  「是啊是啊,我特意從香港又跑過來的,你四婆本事大,誰不知道的,你就

在幫一次吧」

  「好吧,我也算是在積德了」

  四婆站了起來,在桌子上的一個碗裡抓了一把米,啪的一下撒了出去,然後

還起一張黃紙,在蠟燭上點燃了,用手拿著一頭,在空中比劃著,嘴裡還嘰裡咕

嚕的說個不停,慢慢的,也許是錯覺,屋子裡的光線似乎變暗,空氣也變冷了,

一股股不知道來的風拚命的吹著,蠟燭的火焰從筆直的開始搖曳,幅度越來越大

,我奶奶四婆的臉上也好像有一道綠光照著,整個屋子散發出說不出的陰森恐怖

,突然蠟燭的火一下子滅了,四婆一屁股做在椅子上,手啪的一聲拍在了桌子上

,大喊一聲鬼門開。

  「又是你個臭小子,是不是來給我燒東西了啊」

  四婆整個人就像個人似的,除了臉還是那張臉,其他的氣質神態完全是另一

個人,最不可思議的是,她的聲音變成了一個男人的聲音。

  「三叔啊,你在下面過得怎麼樣啊」

  那來問米的男人很激動。

  「我在那吃得好,住的好,還有妞泡,你說好不好呢?哈哈哈,我看你小子

要不要來陪陪我啊」

  「我可不要,我在上面還沒玩夠呢,對了,先不說這了,三叔啊,你可要救

救我啊」

  「你小子又去賭了啊」

  「是啊,你可要救我啊,我從香港過來,特意帶了這次的馬報,你給我看看

吧,透露點情報啊」

  「你個混小子,十二號肯定贏的啊」

  「是不是真的啊,上次也是十二號啊」

  「誰叫你我上次沒有找我啊」

  四婆身子往前一探「對了,乖侄子這次你要燒什麼給我啊,我們這缺個彩電

,你燒個給我吧」

  「啊,還要燒啊,我都給你燒了多少了啊,房子車子馬子你都有了啊」

  四婆突然目露兇相,雙眼看著綠光,用力一拍桌子,「你敢不燒,我會來找

你的」

  陰森的聲音拖長了「我燒,我一定燒」

  那人被嚇到了,肥胖的身體一下子倒在椅子上,若不是椅子有靠背,就摔了

  他後面的黑衣人拿出毛巾給他擦汗,房子裡的異象也消失了,四婆的聲音也

恢復了,跟他說他三叔回去了,那人連忙點頭感謝,從他小弟口袋裡抓出一疊錢

,塞給了四婆,然後帶著人走了。

  看來想一下子讓倪雅接受有點困難,她嚇得不輕,小臉蒼白,我忍不住佔便

宜摸了一下,冰涼的,還有她的手握在我手裡,手心裡全是汗水。

  我奶奶看到孫子牽著個仙女般的人物,別提有多精神了,眼睛都笑的跟朵花

一樣了。

  跟奶奶說了一聲後,她還要幫人問米,等等忙完了給我們做好吃吃的,我就

帶著倪雅進了房間。

  

第五章 真相

作者:雞先生

事,而是要幫倪雅問米。

  「剛才好嚇人啊,你奶奶演的真像啊」

  「什麼演的,這是真的」

  我瞪大眼睛,原來這小妮子還沒信啊。

  「不信,我在大學裡學的可是心理學哦,什麼鬼怪都是你的潛在心理暗示而

已……」

  倪雅說了一大堆術語,看來不讓她見識下還自己真不信了「你過來坐著」

  我拿了張椅子給她,又搬來張桌子,打開了櫃子,裡面拿出來蠟燭和米等工

具。

  「你也會」

  倪雅很驚訝,外面的老婆婆神神叨叨的就算了,生活在21世紀的年輕人也

會信這個。

  「當然了,我們家三代單傳的,就我一個會了」

  很快和外面一摸一樣的場景佈置好了「我來幫你問米」

一次做,以前只是在奶奶的幫助下學習過。

  現在倪雅和我是面對面坐著的,她太漂亮了,為了不受影響,我閉上了眼睛

以達到注意力集中,倪雅變成了一個好奇寶寶,睜大了眼睛看著,生怕錯過哪一

個細節,腦子裡想著他又耍花樣。

  先是抓起一把米,彭的一下撒出去,要魂遊地府,就要用米,米可以打開陰

陽路。

  念一段經文,拿起準備好的黃紙就是符,在蠟燭下點燃了,等待燃盡。

  拍可以拍開鬼門關,手拍桌子的一瞬間,溫度降低,陰風陣陣,和外面都一

  「小雅,是你嗎,好冷好冷」

  好像是真的很冷一樣,雙手抱在胸口,不停地哆嗦。

  「爸」

  多少年的想念,不管是思念還是仇恨。

  倪雅雖然沒說,但是我知道她已經信了。

  「爸,你為什麼當初要拋棄我和媽媽,難道我們做了什麼對不起你的事嗎?

  她哭了,眼淚一滴滴的往下流,掉在了桌子上。

死賤人勾結情夫把我害死了,弄得我現在不得超生。」

  十一年前,倪父出差,提前了一天回家,手裡拿著剛買的鮮花,想要給老婆

一個驚喜,剛進家門臉一下子黑了,瞬間怒發沖關,有一雙男人的皮鞋,還有一

雙高跟鞋隨意的散落著,擡頭可以看到男人的女人的,外套,褲子,羊毛衫,倪

父抄起一把在門口擺放著這金屬雨傘,往裡屋走,一路上,各種衣服,還有一套

情趣內衣,倪父拿起地上的內褲,這是他給老婆買的,但是倪母嫌太暴露了從來

也沒有穿給他看過,紅色的鏤空內褲已經濕掉了,倪父死死的攥在手裡,手上的

青筋暴起,傘也被捏的有些變形了,來到她們夫妻的房門口,裡面時不時的傳來

嬌喘和淫聲穢語。

  「我插的你爽不爽啊,我的大還是你老公的大啊」

  「不要叫人家回答這種問題嘛」

  「啊。。

  不要停,你的大你的大!」

  ……一腳踹開了門,那張曾經只有他們兩人才睡過的床上,兩條肉蟲在交纏

這,那男人躺在床上,女人坐在她身上,不斷的起伏著,屁股不斷的扭動迎合,

隱約可以看到一根粗長的雞巴在狠狠的來回抽動,他們身下交合處的床單都濕透

了,黃的白的都有,雪白的雙乳在空中拋飛,兩隻黝黑的大手死死的抓住了它們

,揉捏著,變幻出各種形狀。

  啪的一聲,那條內褲被狠狠的扔在了倪母的臉上,看到自己的老公突然出現

,時間凝固了一樣,正在交歡的兩個人傻了。

  倪父沒有說一句話,上前一把將倪母推到在地上,拿起手中的鐵傘狠狠的抽

打著姦夫,出於被動,而且驚嚇到了,那男的沒有任何還手之力,被打的身上皮

開肉綻,鮮血滴落在床單上,像盛開的梅花,不過是黑色的。

  「不要打了」

  倪母不知道哪來弄來的槍,用槍抵著自己的腦袋。

  「你不要逼我」

  倪父放下了手中的鐵傘,多年的夫妻感情不是一下子就能泯滅的,看到自己

的妻子要自殺還是緊張了。

  「不要啊」

  看到了倪母將釘在自己頭上子彈上了膛,要扣動扳機了「崩」

  倪父不敢置信的看著自己胸口的大洞。

  倪母的情夫是個警官,事情很快被壓了下來,而倪雅自然也不會知道真相是

如何的。

  「我不知道啊」

  倪雅也陷入了短路,剛剛的幾句話和這幾年日日夜夜的回憶都完全不同,到

底是怎麼了,她的認知被顛覆了,溫柔持家的母親,啊,我的頭好痛,她雙手抱

頭,將臉埋在桌子上的水漬裡。

  「我不要聽,我不要聽」

  「乖女兒,你下來陪我吧」

死死的掐住了她的脖子,按到在地上。

  「嘔」

  倪雅無法呼吸,眼神渙散,舌頭都伸了出來,腳亂蹬,雙手死死的想要抓住

第六章

作者:雞先生

一處酒吧裡,有一位美麗的小姐獨自坐在角落裡喝酒,看來

又是一個失意的傷心人在買醉了。

  她很漂亮,引得眾人側目。

  我叫倪雅,熟悉我的人都叫我小雅,我本來有一個完美的家庭,美麗賢惠的

媽媽,帥氣多金的爸爸。

  可是在我小時候爸爸離開了我和媽媽,媽媽說是爸爸不要我們了,我很傷心

,非常的恨他,認為他自私無情,後來我長大了,越來越漂亮了,身邊也出現了

無數在我印象裡跟父親一樣的男人,我變得冷漠,變得討厭男人,他們都是和父

親一樣。

  直到有一天,有個男人出現了,他幫我弄清了真相,我痛苦,為什麼會這樣

,我的頭很痛,天彷彿在轉。

  在父親將要帶走我的時候,我很平靜,這樣也許我不用痛苦了吧,放棄了抵

抗,任由脖子上的雙手慢慢的將我的生命擠壓。

  「冤冤相報何時了,今日犯下的罪孽,他日自會報應,你何必執迷不悟呢」

  「老太婆,他們害的我不得超生,我要讓他們都死無葬身之地,你別礙事,

不然我第一個就殺你。」

  一番爭鬥後,倪父的鬼魂自然被四婆收服。

  「我怎麼教你的,你還記得嗎,你個青肚皮猢猻精」

  我低著頭站著「記得,問米有三不問,不問己親,不問冤死者,不問無名無

姓」

  「哎,我們這一行有那麼多的規矩,就是怕怨鬼纏身,可你明知故犯」

  「我不知道他是冤死嘛嗎」

  「哎呦,你輕點,有人看著呢」

  我的耳朵被奶奶擰成了麻花「你會不知道?你下去找他上來的時候會看不出

,就這樣子還想騙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