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崽的尷尬

打工崽的尷尬

打工崽的尴尬

深圳的天空里空氣总是潮湿的,有时候还有霾,潮湿得总是让人躁动不安,
我是个在深圳华强北一家科技公司上班的打工崽,每月工资两三千元,负担了不
菲的房租费,伙食费和交通费后就剩不了多少钱。但是钱不多也止不住内心那点
色色的想法。

这天中午,单位的经理派我去西丽办事情。去的路上坐在公交车里难免东张
西望,看到沿路不断增加的建築和新建的小区从眼前出现,不得不承认深圳的城
市建设是有着日新月異的变化。下了北环,过了珠光路就快到西丽镇了。随着道
路变仄,公交车开得慢了下来。我看到路边有好幾家按摩的洗脚的美容的一类的
招牌,看到那些门面的的状况,就知道哪一家是有戏的,哪一家是单纯洗脚而没
有戏的,心裡就暗暗的记下了。

办完事情一看时间还早,不急着回去。就信步走向了刚才来时看到可能有戏
的珠光小区旁边的美容店。进去的时候看到一个大厅,大厅门口是个收银台,收
银台里坐着一个男人,三十来岁,瘦瘦的。看起来就知道是老闆或者大堂经理一
类的。大厅裡面,面对门口是一排木头椅子,椅子上面坐了十幾个小姐,都笑咪
咪的向我问好,也有送茶水的,一下子鹦歌燕舞好不热闹。

对着满屋的美女,静下心来看了两遍才点了个中等身材笑容满面的小姐,和
她一起上了楼。楼上每个小姐都有自己的小房间,房间的墙上贴着性感的美女图,
很前卫很暴露的那種。看那图片就让人想入非非。房间裡面的床是竹席铺的,也
还干净。躺下后小姐先还真是按摩,按着按着,那手就往我的老二那裡摸去,其
他地方就不按了。

我的老二先前表现还不错,不为所动。小姐「咦」的一声又加快了抚摩的力
度,那老二就不争氣的翘了起来硬帮帮的在那裡站岗,很贪图表现。小姐就问道:
先生要做吗?本来上楼之前店裡老闆是讲按摩松骨40元的,现在要是「做」情
况就不同了,於是问她多少钱,回答150元。看来也是这个行情。自己原本就
有心思加上小弟被摸起来了,十分的跃跃欲试,那就做吧。

於是我躺着让小姐先脱了我的衣服。过程中感觉还行,那小姐换了两个姿势,
还用舌头在身體上遊走了一下,先是小姐骑在上面后来搞,动了幾下就滑的很,
屁股一坐一坐的越来越利索。后来换了我上去,知道她那裡有水,就不急着冲,
用经常在性吧看到的方法,先浅浅的送幾下再深入的冲一下,也就是什麼九浅一
深什麼的。没有完全按照九浅,反正七下八下都可以。

小姐看我搞的悠悠的,就啊,啊,呜呜的叫起来。叫喊的声音越来越大,很
刺激,怕楼下的一屋聽到不好意思,我就随着她的叫声快速的抽送起来,那小姐
的叫喊声愈发的大,好象要天下的都知道她在做爱似的。实在顶不住她的叫唤,
我最後趕紧拔着她的腰急急的冲个不停,幾分钟后射了。也感觉比较爽。

完事後先要我给了钱她並随我下楼,当着我的面小姐把一张100元和一张
50元的钞票给了坐在櫃檯的老闆。还笑眯眯的與我打招呼:先生慢走,欢迎下
次再来!带着心理和生理上的满足出门还没有幾步,小姐就追了过来。在马路上
她一边追还一边喊着先生,先生……

我不知道怎麼回事情,就等那小姐过来。小姐拢来了,拿出一张100的纸
币讲,先生,你这张有点破,换一张好吗?我一看,还真的破了个角,想想她们
卖肉的也不容易,加上在外面的大路上难免有人关注,自己刚才做的那点破事还
真不想别人知道。於是就很快掏出钱包给她换了一张。

那小姐笑眯眯的又回了店铺。刚刚放射了那个的我象做了壞事一样,匆忙往
汽车站走去。车站就在路边,深圳的汽车真多,不怎麼等就有车来了。来不及细
想,跳上汽车就跑。在车上掏钱包用另钱买票的时候又看了看所剩无幾的幾张大
钞。汽车开得快,我的思维慢。慢慢的,感到什麼地方不对啊?什麼呢?……哦,
是这幾张百元钞票!

再拿出来看看,越看越有问题。NND,这那是钱哪,不用眼睛看也摸的出
来是软软的,毛毛的,对着光线一照,防伪线都没有啊!我的钱都是发薪水的时
候由银行领出来的啊,怎麼会有假的呢?那小姐和老闆为什麼当面不要我掉换而
要事後派小姐跑到街上找我换呢?並且说什麼破了个角要换一张!啊……原来那
无良的老闆和小姐利用这个换给了我一张假钞。

哎呀,上当了,怎麼办?想着想着,转回去找他们,他们会承认吗?想着想
着,汽车已经跑完了龙珠大道,跑上北环大道也好远了。车子翻过立交进了梅林
了。刚才泡小姐的兴奋劲一点兒也没有了,想一想幾分钟前那女人在自己身下曲
意奉承的动作和呜呼哎呀的叫喊,当时还得意洋洋,以为自己能力还不错,谁知
道她们笑裡藏刀把我们耍了。越想越氣,不座车了。在梅林附近就下了车,一边
走一边懊恼。

走到梅林二村附近,又路过一排洗头房,先是姹紫嫣红的小姐门迈力的吆喝:
「先生进来洗头吗」,有的喊「靓崽进来啊」。由於心情不好也就没有搭理她们。

不知什麼时候,身边跟上了一个妹子,靠近我轻轻地讲:先生要玩玩吗?我
侧眼一看,身材很苗条,面貌虽不十分出众但也算可以的了,大大的眼睛亮亮的
很有神五官搭配也可以啊,一看就知道年龄不大,很象我自慰时暗恋的那个明星
的形象。心理那点色隐又被勾了出来。

於是问道,什麼價?她羞涩的说,我不是她们洗头店的,我在附近的老闆廠
打工,今天廠里停电我们休息,只要100元就好。啊,还有这样的生意啊!我
问道:那到什麼地方去做呢?她讲:你可以到附近开钟点房,也可以……「也可
以什麼?」我问道。「也可以到我们出租的房间去,但是要快点,我同屋的姐妹
上街去了,怕被她们回来看到」

我一想,这样也好玩啊,上个打工妹也不错啊,况且價格也便宜,於是答应
快点完事,要她前面带路,上她们宿捨去。拐了两栋楼房,到了一个很具备深圳
特点的城中村的出租楼,开了防盗大门,弯了好幾弯,上到五楼,进了右手的一
个门。四下一看,摆了三张上下铺,很典型的集體宿舍。

在路上就知道打工妹是湖N人,刚满19岁,老闆拖了二个月没有开工资,
想跟家裡打个电话都没有什麼钱了,男朋友在东莞那边打工,一般一个月才有機
会来看她一次。所以,妹妹们有时候也做点捞外快的事情补贴零用。

很快那打工妹先脱了外衣,呵呵,眼前顿时一亮:小妹皮肤好白啊,身材更
是该翘的翘该鼓的位置鼓,看到我诧異的眼神,她羞答答的低下了头,面孔红红
的。我越发喜欢了。就上去一把扯开了她的胸罩,两个硬硬的乳球就滚了出来,
乳球上的两个蓓蕾直直的望着我,好象要诉说着什麼。我的口腔里力马充满了口
水,轻轻的吸了吸这美妙的乳房,小妹就啊的一声抱住了我。

我也紧紧的抱住了她,顺着翘着的小腰摸下去,是豐满的屁股。一边摸一边
把小三角裤忙忙的退下去,腾开摸屁股的右手往两个人的中间,往下面摸,摸到
秘密的地方毛发还茂密的很,那毛发还很有弹性。再摸,就摸到洞口了,中指甲
刚刚扣进一点点,小妹的屁股就发颤,把手鬆开,再摸,又是一阵颤抖。恩,看
来这就是她的G点了,很敏感的。

那小妹因为有过男朋友,被开发过的,知道怎麼样撩男人。一边恩啊的颤抖,
一边拿手摸我的弟弟。小弟弟见到她就象亲人似的很快就被摸的昂头挺胸的表现
很好。小妹的嘴也没有闲着,低头含着我胸前平平的乳房,吸着,吸着,痒痒的,
越吸我的弟弟越硬,好爽啊!

两人来到那笮笮的上下铺,下铺不高,人坐铺上脚刚好落地。她躺在床铺上
面,两只脚在地上,张开着。好象在呼唤着我。欣赏着雪白的躯體,鼓鼓的乳房,
茂密的阴毛,那阴部一张一合的,煞是激动人心。尤其是她望着我的眼神,此时
已经没有了在街上和我搭讪时的羞涩,有的只是性的要求。

我三下五除二,慌慌张张的脱下自己的衣服,有的扔在地上,有的扔在旁边
的床铺上。来到小妹面前,挺起小弟弟,进到小洞口,水多啊,慢慢的进一点,
小妹就轻轻的叫唤,啊……啊……大哥轻一点……恩……恩……随着小弟慢慢的
深入,感觉紧紧的。我告诉小妹,放鬆点。小妹讲很放鬆,想我搞,但是请我慢
点。

我问她男朋友搞起来也这样吗?她讲。男朋友一共只搞了幾回,大约三次五
次吧,还有两次是到了门口就射了的,没有进去。我一聽,这不是相当於开苞不
久的处女吗。於是就慢慢的进出,慢慢的抽送。小妹也慢慢的適应了,那淫水越
发的多了起来;哥哥你真会搞,搞的我好爽……啊……啊……啊……我们的上下
铺架子床也叽叽的随着我们抽送的节奏叫唤着,好象床也在过瘾。

因为,刚才在西丽那边做过一次,因为在小妹实在不错,这回跟小妹搞的时
间就格外持久,我一边搞还一边唱着歌:「左三下右三下,我们来做运动,左三
下右三下……」搞的小妹也跟着我的节奏,恩……恩……恩的叫喊,后来她没有
力氣叫了,就紧紧的抱着我的腰。两隻眼睛往上翻着大腿夹着小弟弟。

这时她屁股突然一挺,一股热流从下面冲出来——她泻了!这股热流包围着
我的弟弟,又经过弟弟传到我的身上,全身不禁浑身一热,热浪迅速聚集直涌丹
田。正当我要借这股劲头趁勝追击时,泻爽了的小妹却晕睡过去了。而我的弟弟
还在那裡竖着呢。

休息了一会兒,小妹醒来了。看到我的这个样子,既高兴又惭愧地说,大哥,
我被你搞爽了,从来没有这么爽过。你的那个还没有出来,可怎麼办啊,我实在
没有力氣给你搞了。我问道,那你可以给我吹吗!她讲,我不会啊。我说,你张
开嘴,先含着他就可以了。「这样也可以吗?」小妹问道。「可以的」,我说。

於是,那小妹就张开小嘴含着我的弟弟,我就用弟弟在她嘴裡面抽送。她的
小红脸两边一鼓一夹的无师自通的随着我的抽送就吹了起来。在进进出出的过程
中,我看到小妹还摇头晃脑的,那头上用橡皮筋紮起冲天辫子随着摇动的头在那
里刷来刷去,有时候还刷着我的肚皮,肚皮就痒痒的。我的心情高兴的啊就不知
道怎麼形容。好象刚才在西丽被人作弄的懊恼全部都没有了。

当小弟弟被热呼呼的口腔刺激的快感过后,又感觉到冠壮沟周围也是痒痒的,
哪个爽的味道就不知道怎麼去形容。索性也不控制了,我小肚子前挺,啊,啊地
叫喊着一把把自己精子向小妹妹的喉咙放去……

就是在这个时候,安在门口墙上的对讲电话响了,小妹翻起身去接电话,口
里的精液来不及吐,只好一口吞了再讲话,原来是同房的姐妹上街回来了要她开
楼下的大门。五层楼啊,说慢也慢,说快也快。快,快,快穿衣服……我们马上
各人自己到处寻找自己的衣服。

小妹歪歪的带了胸罩也不整理就继续穿外衣,我拿起底裤往腿上套,套到一
半才知道穿反了,哎,反了就反了吧,又拉到了长裤的裤脚,准备穿长裤的时候,
因为我提长裤的时候是先提裤脚,所以裤代裡面的钱包刷的一下掉到地上,滑到
了小妹的脚下。

小妹在忙乱中又腾出手,弯下腰去帮我检那钱包时间实在来不及了,看到小
妹准备递给我的钱包,我一边扣衣服扣子一边讲:「钱就在裡面,没有时间了,
你自己趕快拿吧!」那小妹很聽话的从钱包裡面抽出一张100元的再把钱包递
给我。一分钱也没有多拿。到我穿好自己的衣服,还好,可以有时间出门。没有
和小妹抱一下就下楼了。

刚下到四楼就碰到一群提着大大小小超市包装代的美妹在上楼。呵呵,我装
做严肃的样子昂着头,目不斜视的和她们檫肩而过。她们唧唧喳喳的好象还在议
论着街上的事情,没有特别注意到我。以为我是到其他楼层会熟人的吧。

離开多情的梅林,一路上还在回味着小妹的可爱,回忆着和小妹做爱的一个
个细节。遗憾的是没有留她的姓名和电话,慌张的跑出来,只怕连她住那栋楼也
记不準(那边的房子都做的相差不大)。

到了晚上,吃过了晚饭。才慢慢回想起在西丽的懊恼。於是拿出钱包找那张
假钞。一张一张的看,怎麼找不到那张假的了!再仔细看一遍,还是没有那张明
显的假钞。壞了!一定是被梅林的小妹拿去了。天啦,面对小妹对我的一片真情
我怎麼把假钞给她呢?她要是拿了我的假钞票去用会遇到怎麼样的尴尬呢?

我,睡在床上,想到梅林小妹给予我的快乐,想到梅林的小妹发现手上是张
假钞后是个什麼样子,我一个晚上都在不停地责备自己。感到良心很不安。下一
步怎麼办?我要去向梅林的妹妹解释吗?我要去补还她100元或者更多的钱吗?

我去了会不会给梅林的小妹带来麻烦?我去找的到她吗?……回过头来再想
想,想到那西丽的妹妹在街上面不改色心不慌地胡弄我的样子,我心裏面又找回
了一点平衡。感到老天跟我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这个玩笑开得让我感觉到数学
上的帐好象算平了,心理上的帐却怎麼样也算不清楚。

左想想,右想想。心裡的不安不知道如何平定。我就想到性吧裡面裡面有很
多见多识广的朋友,我把这个事情原原本本的写出来,请朋友们帮助我分析分析,
出个主意,告诉应该怎麼办?

我在揣揣不安的等待……等待朋友给我出个主意。等待你的回復。在这里我
鞠个躬先谢谢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