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老師失身記

女老師失身記

李麗華,今年二十八歲,畢業於香港大學英文系,之後就在北區一所中學

教英文,這裡的學生成績也不很出色,李麗華雖然已當了六七年教師,但內向

溫柔的她,每次有學生與她鬥咀,她都會很不開心,都覺得自己不是個好教師…

就在四個月前的聖誕,李麗華與拍拖四年的男友結婚,丈夫鄭先生大她兩

年,是電盈人事部的AssistantManager,職位不高不低,但收入倒不錯;他外

表不英俊,但很高大,比起嬌小的李麗華高了一個半頭;至於李麗華,她不算

是個大美人兒,但也長頗標致的,特別是一雙楚楚可憐的眼睛,令人看見就有

種想愛惜的感覺;雖然只有五尺左右,但豐挺的乳房與渾圓結實的屁股長得很

是恰到好處。

李麗華的男人緣一向很好,在她結婚前還有個對她很好、長得頗英俊條件

又不錯的男子向她展開追求,但最後她還是揀了那老老實實的男友結婚,可能

,做老師的便是喜歡這些…

這天,她穿著一件白色緊身的短裙,紅色的純棉T
卹…成熟和豐腴、凸凹

的身體曲線和飽滿的胸部格外惹眼,豐滿的乳房挺立在薄薄的衣服下,隨著呼

吸微微地顫動,隱約凸顯著胸罩的形狀;渾圓的屁股向上翹起一個優美的弧,

緊緊地透出了內褲的線條,微微隆起的小腹和那肥腴的臀部,充滿著火熱的韻

味。一股令男人心動的氣息瀰漫全身,新婚少婦成熟的韻味和扭動起來的腰肢

,讓男人看見一種有心慌的誘惑。

校長李忠看見李麗華豐滿白嫩而又活力四射的身影從窗前走過,不由得一

股熱流從下腹升起…李忠來了這中學只有大半年;他是個不折不扣的色老頭,

五十多歲了,卻長了個慈祥學者的樣子,個子短小,比起李麗華還矮了小許;

儘管體貌如此不佳,可甚擅長風月之事,在他二十多年教學生涯中,利用自己

的職權,已經搞了很多個女老師了…

自他上任以來,就看上李麗華了,可惜一直沒有機會,四個月前李麗華結

婚的時候,李忠上火了好幾天,他一直懷疑李麗華結婚之前是處女,可恨沒在

結婚之前沒有弄上她;結婚之後,看著李麗華一天天的從一個少女的清純變成

少婦熟透了的感覺,讓李忠心裡急得要命。今天見到李麗華,一個陰謀在他心

裡產生了,一個圈套正在向她身上圈來,準備將她推向慾望的深淵。

李麗華這晚回到家,吃飯的時候把學生與她鬥咀的事和丈夫說了,可是他

根本沒當回事,一向粗心大意的他,只是隨意安慰了幾句,這態度令李麗華很

是不滿。

兩人悶悶不樂地上床了,過了一會兒,鄭先生的手從她背後伸過來在她豐

滿挺實的乳房上撫摸,一邊把她的胸罩推了上去,翻身壓倒了李麗華身上,一

邊揉搓著李麗華的乳房,嘴已經含住了李麗華粉紅的小乳頭,輕輕吮吸,舔嗦

著。

「我不想啊…」

李麗華不滿地哼了一聲,鄭先生已經把手伸到妻子的下身,把她的內褲拉

了下去,一邊將手伸到李麗華陰毛下邊摸了幾下。李麗華下身一般都是很濕潤

的,而且陰唇上非常乾淨,嫩嫩滑滑的,摸了幾下,鄭先生的陰莖就已經硬得

發漲了,迫不及待地就分開了李麗華的雙腿,壓到了李麗華雙腿間。

堅硬的東西在濕滑的下體頂來頂去,弄得李麗華心裡直癢癢,只好把腿曲

起來,手伸到下邊,握著丈夫的陰莖放到自己的陰門,鄭先生向下一壓,陰莖

插了進去。

「嗯……」李麗華哼了一聲,雙腿微微動了一下。

鄭先生一插進去就開始不停地抽送,發狂地在李麗華身上抽插著。

漸漸地李麗華下身傳出了「噗嗤、噗嗤」的水聲,李麗華的喘息也越來越

重了,嘴唇微微的張開著,鄭先生這時卻快速地抽送了幾下,精漿就灌滿愛妻

的子宮裡,便趴在妻子身上不動了。

剛有一點感覺的李麗華把趴在她身上的丈夫推下去,抓過床邊的紙巾在濕

乎乎的陰部擦了幾下,翻過來掉過去,心裡好像有一團火在燒,起身又打著電

視,渾身很不自在。

作為一個豐滿性感的少婦,丈夫顯然無法滿足自己的性慾…只是現在李麗

華的性慾還沒有全顯露出來,這為李麗華的墮落留下了不可磨滅的的伏筆。

第二天,學校書記就告訴校長要見她,李麗華頗感意外,但也來到了李忠

的辦公室;李麗華今天穿了一件水粉色的襯衫,和一條及膝的淡黃色紗裙,短

裙下露出的筆直渾圓的小腿,小巧的腳上穿著一雙白色的高跟小涼鞋。

「校長,您找我?」

李忠眼睛盯著李麗華薄薄的衣服,隨著李麗華說話有些輕輕顫動的乳房,

那豐滿的韻味,讓他幾乎是要流口水了。

「啊,MissChan,妳來了…」李忠讓李麗華坐在沙發上,一邊說:「如果

年底有機會,我準備讓你做英文科科主任。」由於李麗華坐在沙發上,李忠從

李麗華襯衫的領口斜眼進去看見裡邊穿的是一件白色帶蕾絲花邊的乳罩,李忠

看著豐滿的乳房之間深深的乳溝,下體都有些硬了。

「校長,我才教了這麼幾年,別的老師會不會……」李麗華有些擔憂。

「不要理那些小人,妒才忌能。」李忠的眼睛幾乎快鑽到李麗華衣服裡去

了,說話出氣都不勻了,「這樣吧,妳寫一個工作總結、個人總結,明天早上

……嗯,明天是周末,明天下午一點,妳送到我家裡來,我幫你看一下,週一

我就送給校董會去。」

「謝謝你,校長,明天我一定寫完。」李麗華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

「我家在這裡。」李忠在一張紙上寫了他家的地址遞給李麗華。

整整寫到晚上十一點的李麗華,仔細地檢查了一遍,鄭先生對李麗華的熱

情是不屑一顧,他上內心不太喜歡妻子比自己能幹;由於明天他有個同事結婚

,便早早上床睡了。

第二天一早起來,李麗華仔細地打扮了一下,換了一條及膝白色帶黃花的

絲質裙,吊帶的小背心,又在外面著了一件淡粉色的外套。柔軟的面料更襯得

李麗華的乳房豐滿堅挺,纖細的腰,修長的雙腿。

李麗華來到李忠元朗蝶翠峰住所,早在十年前他的老婆仔女都移民到加拿

大了;李忠開門一看見李麗華,眼睛都直了,「快進來,快請進。」

李麗華把總結遞給李忠,李忠接過來卻放在一邊,忙著給李麗華端了一杯

冰咖啡,「先喝一杯解解渴。」走了這一段路,李麗華真有些渴了,接過來喝

了一口,挺好喝的,就全喝了下去。她沒注意到李忠臉上有一絲怪異…

李麗華又喝了幾口咖啡,和李忠說了幾句話,突然覺著有些頭暈,「我頭

有些迷糊。」剛一站起來,就天旋地轉地倒在了沙發上。

李忠過去叫了幾聲:「MissChan,MissChan…」一看李麗華沒聲,大膽地

用手在李麗華豐滿的乳房上捏了一下。李麗華還是沒什麼動靜,只是輕輕地喘

息著。

李忠在剛才給李麗華喝的咖啡裡下了一種外國的迷藥,藥性很強,可以維

持幾個小時,而且還有催情作用。此時的李麗華臉色緋紅,粉紅的嘴唇微微張

著。

李忠把窗簾拉上之後,來到李麗華身邊,急不及待地撲到躺在沙發上的李

麗華身上。拉開她外套與小背心,李麗華豐滿堅挺的乳房帶著一件白色蕾絲花

邊的很薄的乳罩,李忠把乳罩推上去,一對雪白的乳房就完全地顯露在他面前

,粉紅粉紅的小乳頭在胸前微微顫抖,藥力的作用下乳頭慢慢地堅硬勃起。

李忠雙手撫摸著這一對白嫩的乳房,柔軟而又有彈性,他含住李麗華的乳

頭一陣吮吸,一隻手已伸到裙下,在李麗華大腿上撫摸,手滑到陰部,隔住小

內褲用手搓弄著…睡夢中的李麗華輕輕地扭動著。

李忠已挺不住了,立即把衣服脫光了,陰莖已如大鐵棒紅紅地挺立著,李

忠個子短小,但陽根卻比一般亞洲人粗大,頂端的龜頭更有如小孩的拳頭般,

很是可怖…

李忠把李麗華的裙子撩起,白嫩的肌膚很是性感撩人,脹脹的下身被一條

白色的絲織內褲包著…幾根長長的陰毛從內褲兩側漏了出來;李忠把李麗華的

內褲拉下來,雙手撫摸著一雙柔美的長腿,李麗華烏黑柔軟的陰毛順伏地覆在

陰丘上,雪白的大腿根部一對粉嫩的陰唇緊緊地合在一起。

李忠滿足地淫笑著,手伸到李麗華陰毛下邊撫摩,摸到了李麗華嫩嫩的陰

唇。濕乎乎的軟乎乎的,李忠雙手分開李麗華修長的大腿,整個臉埋在她的私

處,貪婪的舔起來。多月的宿願得償,李忠興奮得簡直有如瘋狂。

他一分一寸的舔唆著李麗華的身體,就連最隱密最骯髒的地方,都捨不得

輕易放過。舌頭由細嫩的陰部,直舔到緊縮的肛門,細膩的程度就如同用舌頭

在洗澡一般。

李麗華是個規矩的少婦,哪裡經得起李忠這種風月老手的玩弄?轉眼之間

已下身泛潮,喉間也輕輕發出了甜美的誘人呻吟,在強烈的刺激下,似乎要醒

了過來。

李忠舔得熱血沸騰,用嘴唇含住了李麗華那豐滿、嬌嫩的兩片陰唇,李麗

華肥嫩的陰唇頓時被李忠的嘴唇拉扯起來。李忠覺得十分刺激,反覆地玩弄了

一會,下體更是極度膨脹,急需找個地方去發洩,於是站了起來,把李麗華一

條大腿架到肩上,一邊撫摸著滑溜溜的大腿,一邊用手把如火棒的陰莖頂到了

李麗華柔軟的陰唇上,龜頭緩緩的劃開兩片嫩肉。

「人家的老婆我搞過不少,但很少有妳這樣正的…嘿嘿,妳的好老公要來

了!」跟著用力一挺,「滋……」的一聲,男性生植器便插進去大半截,直搗

黃龍,進入那夢寐以求的玉體,睡夢中的李麗華雙腿不期然地一緊。

「呀呀,好緊啊!好好屌啊!!」李忠只感覺陰莖被李麗華的陰道緊緊裹

住,感覺卻又是軟乎乎的,李忠來回抽動了幾下,才把陰莖連根插入,李麗華

秀眉微微皺起,「嗯……」渾身抖了一下。

李麗華腳上還穿著白色的高跟鞋,左腳翹起在李忠的肩頭,右腿在胸前蜷

曲著,白色的內褲掛在右腳踝上,在胸前晃動,裙子都卷在腰上,一對雪白的

乳房在胸前顫動著。隨著李忠陽物一抽一拔,粉紅濕潤的陰唇都向外翻起。

李忠偉大的陰莖在李麗華濕窄的陰道中密集式抽插著,不斷發出「咕唧、

咕唧」的聲音。睡夢中的李麗華渾身輕輕顫抖,不自禁地輕聲地淫叫著…

機械式抽插持續了快半小時,迷奸的快感令李忠亢奮不已,他知道高潮將

至了,於是緊緊的摟住了李麗華柔滑的腰,猛烈的抽動著老而彌堅的肉棒,急

速地抽送了十幾下,便拔出如箭在弦的陰莖,迅速放到李麗華微微張開的嘴裡

,陽具又是一陣抽搐,「啊……」的一嘆,巖漿一般沸騰熾熱的男人精華從亢

奮的頂端狂洩出來,熱乎乎的精液便注滿了李麗華的小嘴內…

發洩過後的李忠沒有立即將陰莖拔出來,他享受著陽根在李麗華嘴裡溫暖

的感覺,待得巨根開始軟下來,頂了幾下,才戀戀不捨地從李麗華嘴裡拔出,

由於李忠射得實在太多了,白濁的精液從李麗華的嘴角流出來;李忠喘著粗氣

坐了一會兒,再拿出一部DC,把李麗華擺了好幾個淫蕩的姿勢;她的私處一覽

無遺,紅嫩的陰唇中,不知是淫水還是精液在裡邊含著,白花花的液體,使陰

毛已經成綹了,李忠急急地拍了十幾張…

可憐的李麗華,就這樣被李忠這淫獸姦汙了…不過,這不是結束,只是淫

亂的序幕罷了…

李忠拍完了照片,赤裸裸的走到李麗華身邊,把她抱到睡床上,扒下她的

裙子胸罩,李麗華仰躺在床上,一對雪白豐滿的乳房在胸前隆起著,即使躺著

也那麼挺實,李忠光著身子躺在李麗華身邊,雙手不停地撫摸著李麗華全身,

很快陰莖又像鐵棒般硬了。

李忠把手伸到李麗華陰部摸了一把,還濕乎乎的。於是翻身壓到李麗華身

上,雙手託在她腿彎,讓李麗華的雙腿向兩側屈起擡高,濕漉漉的陰部向上突

起著,粉紅的陰唇此時已如鯉魚嘴般微微一開一合,李忠將堅硬的火棒緊貼著

飽滿的陰戶,碩大的龜頭噗的一聲,可怖的巨根又再次沒入了已為人婦的李麗

華不設防下體。

「這次我要將我的子孫灌滿妳的子宮…我要妳一生一世都有我的精華!!」

李忠又開始在李麗華的下半身苦幹…

李麗華此時快醒了,感覺已經很明顯了,在抽插的時候屁股向上擡了一下;

李忠也知道李麗華快醒了,也不忙著幹,把她的大腿盤到了腰部,肉棒磨著嬌

嫩的陰道壁波浪式的繼續深入,粗大的陰莖只是有節奏地慢慢地來回動抽送著。

被蹂躪的李麗華覺得自己好像作了一場夢,一場不知和誰的瘋狂激烈的造

愛的夢,酣暢淋漓的呻吟叫喊,使她在慢慢醒過來的時候好沈浸在如浪潮一樣

的快感中,感覺著那一下一下的粗獷的抽插。

「嗯……」李麗華輕輕的呻吟著,扭動著柔軟的腰…

猛然,李麗華感覺出了下體真的有一條很粗的很硬的東西在抽插著。一下

睜開了眼睛,映入眼簾的是自己兩條雪白的大腿之間李忠淫笑著的臉,自己渾

身上下只剩了小腿掛住的小內褲,下身還插著這個無恥的男人骯髒淫穢的東西。

「啊!!」李麗華尖叫一聲,她使勁推開壓在自己身上的淫獸,一下從李

忠身下滾了起來,抓起床單遮住自己赤裸的身體。但覺著嘴裡粘乎乎的,還有

一股腥腥的怪味。用手一擦,粘乎乎的奶白色濃郁的東西,李麗華再愚蠢也知

道自己嘴裡是什麼了,立即趴在床邊作嘔了半天。

李忠過去拍了拍李麗華的背,「別吐了,這東西不髒,是很補身的。」

李麗華渾身一震,「別碰我,我要告你強姦!你……不是人。」李麗華淚

花在眼睛裡轉動著。

「告我?這可是我家,在我家床上讓我搞了,怎麼說是強姦呢?恐怕是通

姦吧。」李忠毫不在乎地笑了…

「你……」李麗華渾身直抖,一隻手指著李忠,一隻手抓著床單遮著身子。

「別傻了,乖乖跟我,我不會虧待了妳,要不然,妳看看這個…」李忠拿

出兩張照片讓李麗華看,李麗華只覺腦子一下亂了…那是她!微閉著眼睛,嘴

裡含著一條粗大的陰莖,嘴角還流下一股乳白色的精液。

「不……」李麗華一陣暈旋,顧不得身上遮蓋的床單,撲過去去搶照片。

李忠一把摟住比自己還高小許了她,道:「剛才,妳像死魚般,我屌得也不過

癮,這下要好好再玩玩!」一邊把李麗華壓倒在了身下,嘴在俏臉上狂吻。

「你滾……放開我!」李麗華想用手推開李忠,可是連她自己也知道推得

多麼無力…

李忠一把扯開遮蓋著李麗華大半個下體的床單,又把她壓到了身下,雙手

抓住了那一對如同熟透了的蜜桃一樣的乳房,大力地揉搓著,一邊低下頭去,

含住了粉紅的小乳頭用舌尖輕輕地舔著,一邊右手食指,拇指捏住李麗華乳頭

輕輕搓著,一股股電流一樣的刺激直衝全身,李麗華忍不住渾身微微顫慄…乳

頭漸漸硬了起來。

「不要啊……求求你別這樣……嗯……我可是有老公的…」李麗華覺得自

己快要發瘋了,雙手無力地晃動著。

「有老公又甚麼了?我就是喜歡搞人家的老婆呀!」李忠的右手再次滑過

大腿,摸在了李麗華下身的陰唇上,兩片陰唇此時微微敞開著,李忠分開陰唇

,按在嬌嫩的陰蒂上搓弄著。

李麗華淚流滿面,眼睜睜看著自己從未向外裸露的陰部被老公以外的男人

搓弄著,「哎呀……不要……啊…求求你…」雙腿不由得夾緊,又鬆開,又夾

緊…

玩弄了一會兒,李忠的巨棒堅硬得如鐵了,他把手指按下醜陋的肉棒刺向

李麗華的股溝下緣。李麗華渾身一震,想著又要被侵犯了…著急的扭動腰肢與

屁股,躲開已觸到屁股肉溝的肉棒。李忠加緊用力的頂住李麗華臀部,龜頭由

屁股溝縫下緣緩緩擠進。

只得夾緊臀肉擋住了李忠的龜頭前進,李忠右手猛然用力將李麗華右大腿

往右掰開,雙腿擠入兩腿之間,無助的她只能張著雙腿,而李忠粗大的肉棒迎

著羞澀外翻的陰唇,毫不客氣地再次插進了李麗華的陰道。

「啊……老公,我對不起你,我被別的男人進入了……」雖說這根東西在

她身體裡出入了好多次,可是清醒著的李麗華卻首次感受到這強勁的衝激,李

忠的鬼東西比丈夫鄭先生的要粗要長得多。李麗華一下一下張開了嘴,兩腿的

肌肉都繃緊了。

「咕唧……咕唧……」李麗華的下身水很多,陰道又很緊,李忠一開始抽

插就發出水滋滋的聲音。

李忠的陰莖幾乎每下都插到了李麗華子宮深處盡頭,每抽插一下,李麗華

都不由渾身一顫,紅唇微啟,呻吟一聲。

李忠一口氣乾了四五百下,李麗華已是渾身細汗涔涔,雙頰緋紅,一條腿

在李忠肩頭,另一條雪白的大腿,此時也高高翹起了,伴隨著他的抽送來回晃

動。

「啊……哦……哎呦……嗯……嗯……」李忠停了一會又開始大起大落地

抽插,每次都把陰莖拉到陰道口,再全力一下插盡,他的陰囊打在李麗華的屁

股上,啪啪直響。

此時李麗華已經徹底放棄了抵抗,任由李忠的短小身軀粗獷淫慾的無情動

作,縱橫起伏,一波波強烈的快感衝擊得她不停的呻吟,聲音越來越大,喘息

越來越重,不時發出無法控制的嬌叫。

每一聲呻叫都伴隨著長長的出氣,臉上的肉就緊一下,彷彿是痛苦、又彷

佛是舒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她已經無法控制自己,不停地叫著…

李忠只感覺到李麗華陰道一陣陣的收縮,每插到盡處,就感覺有一隻小嘴

要把大龜頭咬住一樣,一股股淫水隨著陰莖的拔出順著屁股溝流到了床單上,

已濕了一大片。

經驗豐富的李忠,知道李麗華的高潮快要來了,他忽然快速乾了幾下,

「蔔」的一聲,便故意將濕淋陰莖拔了出來。

什麼對不起丈夫、什麼道德倫常,李麗華早已拋誅腦後了…她只希望李忠

粗長的火紅鐵棒用力乾死自己;但卻突然感到陰道一陣空虛,一望之下才知李

忠的奪命巨根已抽出來了,竟急道:「校長,你…你別拔出來啊…」

李麗華此言一出,李忠就知她今後都難逃他的淫辱魔掌了,「知道我利害

了嗎?想要我的精液麼?我送個健康小孩給妳好不好?」他拍了一下李麗華的

屁股,淫叫問道。

「射…射進來吧,我有避孕的…」李麗華不知羞恥的說。

「啊,這可惜得很呢!別小看老子,我的優越子孫,絕對能擊破妳的避孕

措施的,絕對能鑽進妳子宮深處,使妳受精!」說罷便把李麗華跪著的雙腿向

兩邊一分,整根七長的兇器又插了進去…

「哎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李麗華的陰道被這全力進入幾乎全部充

滿了,龜頭刺激著李麗華身體最深處,還差點以為子宮也給撐穿了!

李忠又開始快速瘋狂地抽送著;兩人的肉撞到一起「啪啪」直響。李麗華

上氣不接下氣的嬌喘呻吟。

終於李忠又把李麗華帶到了另一次高潮了…就在李麗華陰道一陣陣收縮時

,他把巨蛋般的龜頭抵在她的子宮頂部,「鳴呀」的一聲低吟,便把精囊裡滾

燙的精華全部灌入李麗華深閨的花房中,灼熱的液體高速從龜頭鑽進她從未向

老公以外男人開放的肉體深處。

李麗華渾身不停的顫抖,趴在床上一動也不想動了…李忠亦無意將陽物立

即拔出來,兩人的下身一直連在一起,他倒享受陰莖被濕潤包裹著的充實感覺

,可是剛剛他實在射得太多了,奶白色的精液便從李麗華微微腫起的陰唇間流

{:3_311:}{:3_311:}{:3_311:}
感謝大大無私的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