誅仙之陸雪琪——淫女道

誅仙之陸雪琪——淫女道

黑暗的神室之中,放着一个金色的铃铛,泛着微微的金光。铃铛的旁边是一个體态曼妙的少女,在微微的光芒之中,透出迷人的曲线。樱桃小口喃喃着神秘的咒语,忽然间,铃铛—-变红,慢慢渗出如血般的邪氣。

少女一挥手,一张写着名字的神符贴到了铃铛上,渐渐隐入铃铛里,旁边的一盏蠟烛随之亮了起来……渐渐消失的神符上赫然写着「陆雪琪」!

「啊……」陆雪琪忽然从睡梦中醒了过来,自从张小凡走後,她一直睡不安稳,夜夜的思念,让她日日难眠,但今天却不知为何,居然昏昏沉沉地睡去了。而突然的驚醒却让她略有所失,感觉自己失去了某样东西,却不知道是什麼东西.心裡泛上一種空荡荡的感觉。抬眼窗外,银白的月色灑在桌台,温柔的夜再次覆盖上来。或许是我想他太多了,就这么想着,渐渐又沉入睡梦之中……

「祝贺你啊,第一盏灯已经亮了……後面的9盏也不难了吧……」鬼王雄浑的声音透过黑暗传来……

金瓶兒全身不由一震,马上用娇媚的声音回答到:「是的,宗主,她很快就会难以自拔了……抽魂换魄的妙法也只有宗主您才想得到了……」

「呵呵呵……好在合欢派有你这样的传人才行啊……」鬼王大笑道,笑意的背後却似乎藏着微微的嘲讽,「这些妓女还够用么?」

「启禀宗主,这些女人……还不够……」

「是么……让野狗再找点来……」金瓶兒从身边掏出一个小瓶子,裡面透着清清的液體:「那麼多人才收集了那麼点……淫精的提炼真是困难啊……不过,

再有一瓶应该够用了。那个女人真的那麼重要麼?」

鬼王默默点了点头。金瓶兒拔开瓶子,将裡面的水,倒了些许在蠟烛的底盘里,透出诡異的笑容:「烧吧……蜕变吧……」

温暖的水划过雪白的肌肤,很舒服的感觉。在撒满玫瑰花瓣的浴桶里,陆雪琪正在沐浴。冷若冰霜的脸因为热氣而泛着微红,反而更添上了幾分娇色。这幾日不知为何总是在半夜会突然驚醒,不知是不是他……他发生了什麼事么……已经是第三天了吧……

「啊……为什麼……」当夜,陆雪琪又一次驚醒了过来。娇美的脸上满是香汗,更可怕的是,她发现自己的下體,竟然湿漉漉的!刚刚梦中的一切到现在想起来还是令人面红耳赤。陆雪琪努力让自己定神,却发现自己无法做到,太荒谬了!修行了那麼多年,我居然……居然做了一个春梦……
..

睡梦中男人的样子已经模糊得记不清,但是接近高潮的感觉却还留在身體之中。现在回想的话,陆雪琪只记得男人粗鲁地玩弄着自己的乳房和他强劲地插入。而自己却在男人的胯下满足地呻吟着……陆雪琪透彻的双眼迷糊起来,彷彿沉醉在自己的回想之中,猛然间她摇了摇头,我这是怎麼了?难道还是对於他的期盼么?不管怎麼说,实在是不堪……

「这么一点淫精真的够了么?」野狗抱着疑问,颤颤地问妙公子。

「够了够了」金瓶兒微笑着,往第三根蠟烛里倒入一小盅「淫精」,一边解释道:「就这么点东西,足够让一个九贞烈女变成一个淫娃荡妇了……可是对她而言,还是多点的好……」

「我怎麼也不相信陆雪琪这样的人会变……」野狗不相信地摇摇头,「这幾天没看到她有什麼異样……是不是……」
….

「哼哼……看她能忍多久……」金瓶兒很有自信地挺了挺自己的胸部。

春梦,春梦,春梦……不知从何时起,一个个梦境变得越来越真实……而自己的行为越来越不堪,在梦境中越来越放荡……在昨天的梦境之中,我居然含着一个男人的肉棒……天啊……

陆雪琪无法解释最近越来越频繁的春梦……一个个春梦犹如一堂堂性教育课,展现给她一个难以想象的慾望性感的世界。奇怪的是,自己永远是梦中的女主角,永远被各種男人侵犯着,而感觉是如此的真实,自己却无法控制,每次在将近高潮的时候,梦突然间就结束了,留下一種难以名状的空虚。

对於还是处女的她而言,实在难以接受。当然,聪慧的她也—-察觉到这種梦或许並不如想象的那麼简单,但是内容实在难以启齿,因此也无法询问师傅,
….
即使连师姐也很难开口……怎麼办……想破头的她慢慢又—-堕入一个春梦之中……

「不行,完全没有效果……」野狗报告道。

「没有效果……不可能……」金瓶兒很难相信自己长时间地施法已经功亏一篑,「你看,她的三魄已经完全被淫精替换了……怎麼可能……」那三根蠟烛已经在淫精的浸淫下熄灭了。

「难道……她的修行太高……」金瓶兒思索了一会,或许是採取进一步办法的时候了。

文敏发现陆雪琪天天练剑练得很晚,常常一人在月下独舞,或许师妹还是忘不了那一个人吧……不过这次却是文敏猜错了。陆雪琪为了避免更多地陷入春梦之中,她—-强迫自己不睡觉,至少是少睡觉。

对一个修行多年的半仙而言,幾日不睡並不会影响他们什麼。然而,陆雪琪发现这些影响並不只是體现在梦境之中,今日来自己越来越难以凝神,手中泛着蓝光的天琅神剑,似乎也不如以往得心应手了。即使在练剑的时候还不时回想起春梦中的场景……天啊,我到底是怎麼了……

「雪琪,河阳城内有一小股强盗泛滥,你下山为民除害吧……」

「是……」陆雪琪很感谢师傅的一番好意。水月大师觉得陆雪琪最近进境不如以往,想来是因为张小凡的原因,此次派陆雪琪下山正是让她散散心,幾个毛贼怎麼是陆雪琪的对手……

御剑到河阳镇只用了半天的时间,河阳镇上人头集集,一副颇为热闹的景象。稍一询问守卫,便知道了那四贼的所在。陆雪琪提着剑随即来到一座古庙的门口。这是一座已经日久失修的破庙了,倒是很像匪类藏聚的场所。一路打探的感觉是,这些小贼似乎无意於平民的财物,只在於劫取良家少女,可见是一窝淫贼。

陆雪琪才走到庙门口,裡面就传来男女做爱的呻吟声,这種呻吟在她的梦中出现了幾百次,现在聽来仍然让她感到面红耳赤。陆雪琪双手结印,天琅神剑发出淡淡的寒光,很快一阵雾氣笼罩起来,围得古庙严严实实。裡面传来男人的惨叫声……很快一个少女赤裸着身體从裡面爬了出来,乱散的长发,手臂上的抓痕,
说明她是受害者。少女才爬到庙口就晕了过去。

陆雪琪立刻上前扶住她,顺手喂下一颗「抚心丸」。很快少女睁开了眼睛,呜呜」地抽泣起来……

陆雪琪见少女无恙,用她一贯冷冷的口氣安慰道:「我已经把他们杀了……」

那少女点点头:「多谢姐姐救命之恩……我家住在河阳镇的山脚,我一直和爹爹相依为命,不想被歹人抓去……把我的清白……呜呜……」

陆雪琪皱了皱眉头:「我送你回家吧……」

「有劳姐姐了……」

少女更衣出来时,陆雪琪才发现,原来她是个美人胎,一双眼睛灵动而美丽.皮肤的光泽與自己相比稍显逊色,不过也是人中極品了,那相貌虽不能和天仙相比却也算是妩媚迷人了,难怪歹人起了色心。

「姐姐,你救了小女子,小女子无以为报……爹爹不想也被歹人杀了……小女子虽然一人,但却也能活下去……」那少女顿了顿,彷彿止不住心中的悲苦,慢慢从身後拿出一件银色的肚兜和一瓶药丸。

「姐姐,这是我们家中传下的至宝,本是宫里的宝物,據说都是当年娘娘用的。这肚兜名叫『淫思』穿着舒適,又有养颜的功效,此药丸唤作『回颜』,沐浴中使用的话,令人身心愉快,回復天颜。像姐姐这样天仙般的人物,本来是用不着的。但是请姐姐无论如何收下小女子的一片心意吧……」说完这席话就跪下了。

陆雪琪本来就是不喜欢废话的人,这样一来盛情难却,只得收下了。留了幾
十两银子让她安身,便不做停留地回到了小竹峰。少女望着陆雪琪離去的背影,脸上缓缓浮现出诡異的笑容:「陆小姐,你慢慢享受吧……」

其实金瓶兒设计让陆雪琪收下的东西大有来头。一件是名为「淫思」的肚兜,由五大淫贼之首的色包天製作,乍看之下只是一件普通的肚兜。但实际却设计巧妙。胸部位置的材质具有凹陷之效,穿着之後,双乳自然挺立,彷彿双手托起,乳尖之处会被奇異的材质吸入其内,就似有人用嘴不停地吮吸。

全部的面料都浸淫过独特的春药,只要稍有出汗,药力随着汗水渗入人體,因为具有上瘾性,所以让人慾罢不能,身體日益敏感。若是染上了淫水,药力成倍递增,使人沉迷其中,获得无上的快感。

另一種丹药叫做「回颜淫慾丸」,也是色包天的傑作,经由温水进入人體的话,哪怕你道行再高,也难免慾火焚身。此药用一次,则使用者的身體越加敏感,使之極易动情。还有一个特效就是,使用後身上会带有一種香氣,使用者自己觉察不到,但是異性闻之会心神大动,有不可克制的性爱冲动,换言之,使用者被侵犯的幾率大大加高了。

当然,这些事情陆雪琪是不知道的。「淫思」精美的製作工艺,颇合她的胃口,而且她也只穿白色的肚兜。至於「回颜」对各種爱美女性而言都是種诱惑,对陆雪琪也不例外。

当她穿上「淫思」的时候,她发现这件内衣意外得合身。银色的肚兜紧紧地贴合在陆雪琪凹凸有致的肉體上,更凸显出她美妙的身材。豐满的乳房完全沉陷其中,彷彿有双大手缓缓的托起。更重要的是,乳头的感觉,微微地酥麻,彷彿如电流微微刺激着陆雪琪的心。陆雪琪下意识的託了托胸部,在镜子前面转了圈,微微点了点头。披上了白色的外衣,练剑去了。

天琅神剑的剑氣周身环绕,犹如出尘仙子的陆雪琪在月下独舞,剑光时而温和时而杀氣凌人,很快,陆雪琪就出了一身香汗。舞着舞着,陆雪琪发现自己的身體里有股热氣四散循环,胸前的乳头彷彿硬挺了起来,时时发散出丝丝的快意,很快她就发现,自己的下體—-湿润,阴部传来隐隐的抽动之感。

今天这是怎麼了?她只得停下剑,努力调整着自己的娇喘,把注意力从自己的身體反应上引开。今天就到这里吧,去洗个澡……她想起有「回颜」,不如试试功效……

幾日过去了……陆雪琪还是努力剋制着自己不再进入睡梦,但是黑眼圈提醒着自己,这不是一个可以长久的办法。令她疑惑的是,自己的身體越来越敏感了。早上在穿上丝质的白衫时,当衣服划过自己的皮肤,身體都莫名地感到兴奋和燥热。

而那件银色的肚兜她已经捨不得離身了,她发现再换别的衣服都不如它来得合體,重要的是那種丝丝的快感有时甚至让自己陶醉其中。最大的困擾来自於同门师兄的态度,当自己在他们旁边经过时,有些人表现出的神情,分明地标注着「淫慾」,这和以往「仰慕」的态度是截然不同的。

经过数天的忍耐,睡意最终还是沉沉地降临到陆雪琪的眼皮上。当她逐步在床上睡去时,间隔了数十天的春梦再次来了……但是这次的春梦却有些不同以往。感觉比以往朦胧的梦境真实了许多。

一双男人的大手从陆雪琪的背後伸来,握住她挺拔的双乳,两个食指隔着「淫思」不停的刺激着她的乳头。只是稍加挑逗陆雪琪经—-动情,下體骚癢起来,脸上春潮泛滥。

梦中的她没有機会反抗,只能低声叫着:「不要……不要……」如同普通女子般楚楚动人。男人的手—-揉捏陆雪琪雪白的双峰,因为兴奋,使双峰更加傲人。经过刺激的乳头也挺立起来,透过肚兜可以清楚的看到。陆雪琪不能控制地轻轻呻吟着,樱桃小口裡娇喘不息。下體的空虚感弥漫开来,让她产生一種羞人的期待。

「不要……不要再玩弄我了……」男人的右手—-伸向她的下體,在平滑的腹部抚摸。左手仍然不断地刺激着陆雪琪的乳房。

「啊……」陆雪琪轻呼着,她的身體已经彻底地背叛了她。她无意识地舔了舔自己乾燥的嘴唇,慌乱地摇着头。男人的手—-进攻她的阴阜,有节奏地或轻或重地挑逗她的小豆豆。每一次挑逗都让陆雪琪感到一股电流刺激着自己的身體。这些快感,汇聚成一团热氣,使她的下體更加期待着插入。

不过,男人並没有插入的意思。而陆雪琪的表情分明已经陶醉其中,而呻吟声变得妖媚勾人。男人突然间加快了右手的动作,陆雪琪迷人的身躯不由自主地扭动起来,快感如浪潮般不断涌来……要死了……就要来了……

突然,一切中断了,梦如同平日一般,醒了……感觉太真实了,陆雪琪仍然觉得自己身體火热,充满了渴望。她知道下面是湿的,忽然间,她起了个念头,这个念头正是她堕落的—-……或许……或许……我可以自己来……

陆雪琪犹豫着伸手觸摸自己的乳房,当她把手碰觸到自己的胸部后,慾望彻底打败了她的理智。葱白的手—-揉搓自己的乳房,陆雪琪生疏地用手指刺激自己的乳头,偷吃禁果的感觉,让她感受到很大的刺激,经过春药洗礼的肉體,让她體验到比梦境更真实的兴奋和快感……天哪……

「啊……啊……还要……更进一步……」下體的空虚催促着她把手指伸向阴阜,才一碰到豆豆……生平第一次高潮立刻席捲了她……好棒……好棒的感觉!陆雪琪闭上眼睛,颤抖着的睫毛表现出她已经完全沉醉在高潮的余韵之中。原来可以那麼快乐……

任何事情都是从第一次—-的……手淫也不例外……

第八盏灯终於熄灭了……第九盏也很快就要烧到了尽头。在法阵之中是一个少女疲惫的身影。

「呵呵,辛苦你啦……大功就快告成了……」鬼王的声音在这密室中沉沉地响起。金瓶兒回头一笑,尽管她的身體已经疲惫到極点,但是这一笑依旧妩媚之極。

「只是抽魂换魄的话,並不能使其堕入淫女道的……然而她抵挡外界诱惑的能力大大削弱,其思维更容易接受淫乱的尝试,通俗点说,很容易学壞……让我用灵魂淫音影响她……估计不久就会落到我们手裡了,变成欺师灭祖,人皆可夫的荡女……」

「很好很好……」鬼王狂笑起来,「到时青雲门变成淫乱之地,正道定然问罪,正道群龙无首,我们又有此内应,正好杀得他们片甲不留……」

「嗯……嗯……」陆雪琪轻咬着自己的朱唇,努力剋制自己发出快乐的呻吟。
自从上次手淫之後,这種销魂的快感深深吸引着她。从躲避春梦变得陶醉其中,每次在春梦中无法发泄,陆雪琪就躲在自己的小屋裡偷偷地手淫。

这種禁忌的快乐幾乎剥夺了她思考的能力,她不再去想为什麼自己会变成这样。她只觉得这真是一種享受,只是自己从来没有发现而已。刚—-的时候,她还只敢隔着肚兜偷偷地手淫,随着梦境的深入,陆雪琪的动作越来越放纵,虽然「淫思」紧包着酮體的感觉很好,但是,现在她更喜欢裸體。

直接觸碰敏感肉體的感觉,让她无比的兴奋。现在的她横躺在床上,雪白的肉體暴露在空氣之中,双腿交错摩擦,双手揉捏着自己的乳房。越来越豐富的手淫经验告诉她,前戏越是兴奋,後面的快感就越大。

陆雪琪努力幻想着春梦中男人干她的场景,以此提高自己的性致获得高潮随着双手伸入下體,豐满的玉腿分开两侧,手指不住地挑逗自己的豆豆。到了……快到了……啊……好棒……好棒……陆雪琪发出满足的呻吟……当她从高潮的余韵中平静下来时,和往常一样—-深深地厌恶自己。我……怎麼会……变得这么……
淫乱……淫乱这个词第一次跃入陆雪琪的脑中……不过那種感觉真好……

「终於……」随着第九盏灯的熄灭,陆雪琪的灵魂魂魄终於彻底被淫精所浸没了。对於一个喜爱淫乱的灵魂而言,只要教给她淫乱的方法就可以了。

「鬼厉,你想不到你的红颜知己,冰清玉潔的陆雪琪,陆女侠,会变成一个无性不欢的淫娃荡妇吧……」金瓶兒感到自己能给鬼厉带来痛苦她就感到丝丝快意。在红光笼罩的合欢铃下,一个美女的形體渐渐显露出来,浑身笼罩着紫媚的光芒——正是陆雪琪的魂。

金瓶兒微笑着抚过陆雪琪完美的酮體,笑着说:「亲爱的陆姐姐,我会尽力让你體验到淫乱的快乐的……哈哈哈……」

陆雪琪照镜子的时候,发现自己的瞳孔周围有了圈淡淡的紫色,她从未那麼仔细地观察过自己,尽管她向来知道自己的美貌迷人。从挺拔的双峰到豐满的大腿,削肩蛮腰,还有那令女人都倾倒的纯美的容颜,白嫩的皮肤,陆雪琪忽然发现自己实在是太完美了。

现在的她天天都会手淫,身體敏感的彷彿无时无刻不充满着肉慾,「淫思」的吸吮对陆雪琪而言幾乎变成了一種折磨,同时她又捨不得離开她。我应该要下
决心離开它!忽然脑子里充满这種想法,我要不穿「银丝」!我可以的!尽管它带给我这么多快乐……

陆雪琪解下她唯一的这件内衣,她试着换上其他的内衣,但是都太令人难过了。不要穿了,裡面什麼也不要穿了,声音再度响起……不过,裸體不是很好吧……
陆雪琪—-犹豫,从小到大她从来没有不穿内衣出门过,然而她也隐隐感到,裸體的想法让她兴奋。想想纱质的衣服在乳头上划过的感觉,想想你曼妙的曲线,想想吧,其实不会有人发现的,没人会知道你衣服下什麼都没有穿的……

是呀,没有人会发现的,陆雪琪—-安慰自己,或者说鼓励自己大胆的想法,直接套上了外衣。肉體直接贴在衣物上的感觉,让她浑身一颤,有点凉飕飕的,她微笑地想着。薄薄的丝织物掩饰不住她豐满的身躯,微微透出她粉色的乳头……  真有些暴露呢……不过没有人会发现的……她自我安慰着……

又是一月一次的议事,陆雪琪站在大厅之上却一个字没有聽进去。没有穿内衣的关系,使她产生一種暴露在各位师尊和兄长目光下的感觉,这種感觉让她不由自主的兴奋起来。她甚至感到自己的乳头在向上翘着,而下體的骚癢证明裡面已经是春潮泛滥了。

好想……好想手淫一下……灼热的慾望使陆雪琪的體香更加浓郁,这種带有强烈催情意味的香味逐步扩散到整个会议厅,女性弟子什麼也闻不到,而男性弟子却—-寻找味道的来源。

「是陆师妹的味道……」

「好香……」

「下面有点硬了……」

「她好像没有穿内衣么……」

「看她的胸前……」下面稀稀落落的声音,反覆着让陆雪琪脸红心跳的话,
但是她仍旧装出和平时一样冷冷的表情,只是脸上的娇红揭露了她内心的兴奋。好多人在看……好多人在看我的身體……

陆雪琪似乎已经难以控制地想要安慰自己的下體,但是那麼多师尊在场只能强自忍耐……但是随着她體香的蔓延,那些低级弟子已经表露出明显的淫慾,下體硬得已经蠢蠢欲动。而像萧逸才、曾书书等也不免多看了陆雪琪两眼,好在议事结束的快,否则那些下等弟子简直要不顾一切撲上去了。

一回到自己的居室,陆雪琪熟练地脱去自己的外衣,对着自己湿漉漉的下體手淫起来。被人视奸的感觉……真是……很快,她在娇喘之中获得了高潮,伴随这高潮,她又一次陷入春梦的包围之中,春梦里她和萧逸才性交,和宋大仁性交,甚至和她最讨厌的曾书书都发生了关系。

本来在睡梦中不开口的男人,现在都—-说话了,他们高声斥责她:「喊!
….
把你的快乐喊出来……」陆雪琪的呻吟声愈来愈大,但是男人们却仍然粗暴地对待她:「说,你是个荡妇!你要被男人操!你是淫女!你喜欢被干!……」很多的声音交汇在一起,令她迷失在其中。

不知不觉陆雪琪—-轻轻地叫道:「搞我……重点……我要……」春梦在即将高潮的时候又醒了……她早已习惯这種形式了,不自觉的,陆雪琪又一次把手伸向自己的下體。在获得快感的时候,她聽到自己的心裡不断传出这样的声音:把快乐叫出来……你才会得到更大的高潮……把快乐叫出来……

破壞春梦的真实感让陆雪琪感到害怕,真的叫出来我不是和淫荡的女人一样了么?心裡的声音说:没有人会聽到的……没有人会聽到的……尽力压抑着自己的声音,轻启朱唇:「给我……我要……干我……」

随着快感一波一波地涌来,声音变得越来越兴奋高昂,伴随着满足的呻吟,
…..
陆雪琪叫春声—-妩媚诱人。「啊……要去了……高潮了……啊……」陆雪琪满足地躺在自己的床上,白色的肉體香汗淋漓,原本清澈的眼神在高潮过后,变得淫媚迷人,叫出来果然更舒服了……

陆雪琪的小屋即使在小竹峰也是離群所居的,基本没有人会来打擾她的清修。所以当她在裡面忘我的享受性的乐趣时,同样没有人会来过问。如果现在有人再靠近这个小屋,離得100米就可以聽到娇声妩媚的叫春声。

陆雪琪把自己完全释放到这種快乐中,经过淫精浸淫的灵魂贪婪地享受这種快乐。然後却有个声音不住地在她耳边嘀咕:不够,这点快乐是不够的……

是的,这種快乐是不够的。到现在为止,陆雪琪體验的快乐仅限於手淫,而她能做到的,显然更多……梦中男人将肉棒插到她下體的满足感,时时让她回味无穷,手淫能够弥补一时的空虚,却解不了她内心的嚮往。

声音让她找些像肉棒一样的东西插入下體,但是陆雪琪非常害怕弄壞了自己的处女膜,她希望能把它献给自己喜欢的男人,张小凡。在声音一而再,再而三地催促下,她决心试试,但是不会插得很深。

前戏的时间陆雪琪做了很充分的准备,確定自己的下體已经门户大开,春潮泛滥了,她才怕生生地拿出那个准备已久的伪阳具。舔一下,它会更容易进去的,陆雪琪羞涩地用丁香小舌湿润了一下阳具后,带着一丝不安和期待,她把阳具缓缓地插入自己的小穴之中。

除了—-的阴道扩张的刺痛,很快这種痛苦的感觉被强烈的快感所代替。陆雪琪已经兴奋的被药物改造过的阴道,充满无限渴望地紧紧吸吮着伪阳具。敏感的肉壁充分接觸着阳物的抽动,快感充盈着陆雪琪的全身:「好棒……好棒……」
….

现在的陆雪琪已经习惯在获得快感时叫春了。插入的感觉和挑逗阴阜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当销魂的感觉充满了整个身體的时候,花心的骚癢却越来越明显,好想好想再深一点……手上只是微微一使力,马上顶上了自己的处女膜……呜……不上不下的……戳破它……戳破它……心裡的声音又一次想起……不要……这是留给……他的……但是他不会回来了……不会回来了……呜呜呜……

在痛苦和快乐的边缘,一丝理智就这么破裂了……红色的血丝从陆雪琪的阴道里随着淫液一起流出来……钻心的疼痛……但是马上被席捲而来的快乐所包围……终於,没有什麼可以失去的了……

「就这么堕落吧……」金瓶兒笑着,看着陆雪琪彻底迷醉在淫慾裡面,灵魂散发出浓厚的淫色紫媚的光芒。

有人说小竹峰里在夜晚会传出妖媚女鬼的呻吟声。这个消息是从一个低级弟
子的嘴裡传出来的。他差点就被这種声音所蛊惑,但是他还是逃出来了。接着更多的弟子说自己聽到过这種呻吟声,有些人别有用心地指出,好像不是呻吟,是叫春的声音。更有些人说是陆姑娘的声音……

「放屁!」从来不骂人的水月大师又把茶壶拍碎了,这样诽谤她首徒的传言真是让人难以忍受,「我要让萧逸才好好评评理!」

陆雪琪满脸通红地坐在堂下,努力遏制自己體内燃起的熊熊慾火。她清楚地感到,自己又要了。而她也在师尊面前第一次撒谎。其实发出叫春声的就是她本人……

经过萧逸才的再次疏导,由曾书书对小竹峰来进行巡查,以免那些居心不良之辈来破壞青雲门的声誉。曾书书暗喜,这是接近陆雪琪的绝佳機会。

为了方便行事,先拜访一下陆雪琪是不错的。说到陆雪琪,从曾书书第一天
..
进青雲门的时候,他就深深被这个美貌的女子所吸引了。除却她仙女般的脸蛋,豐满凹凸的身材,单是她的那份潔净出尘、冷若冰霜,就已经够让人痴醉的了。

如同一般的弟子一样,陆雪琪从来没有多看曾书书一眼。水月大师古怪的脾氣也让很多追求者望而却步。但是,这次機会真是千年难得了。曾书书一番窃笑,能够和这般美女離得近些都是幸福的。想着想着,他的老二硬了。如果能和陆姑娘一亲芳泽……嘿嘿……嘿嘿……

「陆姑娘,在下曾书书,因女鬼一事前来拜见陆姑娘……」

「曾师弟不必多礼,请进!」曾书书敏感地察觉到陆雪琪在微微地喘氣,以陆师姐的修行,居然会喘氣?当曾书书走进陆雪琪闺房的时候,他感到一股異味,混杂着勾人心魄的香味,很像是陆雪琪的體香,但是从来没如此强烈地闻到过。

这種異味已经让曾书书的下體蠢蠢欲动了。陆雪琪此时正躺在床上,脸面朝内,身上穿着日常的丝质白衣,背後简影,依旧勾勒出她完美的身體曲线。曾书书看着背影,吞了吞口水。

「曾师弟,我最近略患小疾,本不便见客。但是此事关繫到青雲声誉,所以特破此例,我就不下床施礼了……」

「师姐身體当心……不要为某些人伤了心……」曾书书感到陆雪琪身體一震,知道自己说错了话,「我不是那个意思……」

「曾师弟有话快说吧……」陆雪琪的语氣变得冷冰冰的。

「咳咳……这个……师尊有命……最近有谣言传说,小竹峰有女鬼出没擾乱清修之地。所以要我奉命彻查此事……」

「嗯……」陆雪琪突然发出一声似娇嗔的声音,曾书书心中一动,陆雪琪接下去说道:「那麼调查可有眉目?」语氣明显软了下来。

「我无能,此事並无进展,可能是谣言而已……」曾书书明显地看到陆雪琪的闺床一震,只见床上的陆雪琪慢慢直起身来……

「怎麼?还有犹疑么?」金瓶兒看着陆雪琪不断颤抖的紫媚魂魄,「诱惑他!诱惑他!他有真正的肉棒可以给你手淫所无法比拟的快乐阿!诱惑他!诱惑他!」紫色的光仍然不停颤抖着,彷彿挣扎着摆脱淫慾的控制。

「什麼!?到了这種地步,你还有底线么?」金瓶兒难以想象被淫精换了三魂七魄的女子居然还能抵挡住「淫音传魂」的引诱。

「果然还是因为他……」金瓶兒轻轻叹了一声,「如此一来,看样子又要我亲自出手了……」

曾书书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被陆雪琪趕出屋子来的,前面从陆雪琪身上感到的那種妖異的氣氛是从来没有體验过的。與其说是「妖異」不如说是「妖媚」才对,

虽然仅仅是背影,但是仍然让人留恋其中。

不过转瞬间的事,这股「妖媚」之氣消逝得无影无踪,一股艳寒之氣马上取而代之,让曾书书不敢近前半步。这到底是怎麼回事?曾书书百思不得其解。难道是陆师姐遭魔道中人暗算?不可能!陆师姐平日足不出户,何况区区魔道中人又能对其造成何種损害?即便是鬼王與之正面交锋,陆师姐全身而退也应该绰绰有餘……
想来还是我多虑了……

经过多日的调查仍然毫无结果,连不温不火的曾书书也失去了耐心。因为上次莫名觸怒了陆师姐,水月大师最近一直没有给他好脸色看。这样死皮赖脸地在小竹峰待下去也不是办法,乾脆早点走人吧。

曾书书告别了水月大师,说此次事件经过调查纯属谣言,回去后定会彻查此案找出散布谣言者!水月大师哼了一声,道:「你少来找小竹峰的麻烦就是,没
事也不要去找雪琪了……」曾书书板着个苦瓜脸,恭恭敬敬地退出小竹峰,御剑回萧逸才那裡復命。

御剑之中,疾风从耳边呼呼吹过,突然,他看到一个人影在旁边一闪而过,径直向陆雪琪的居所方向飞去……虽然只是一个照脸,但曾书书也是一代青雲高手,看出对方是个女子,所伴装束却並非青雲门下,於是心生疑惑。立马掉转剑
头,向後追去。

陆雪琪颓然地沉浸在手淫的高潮之中,原来清澈的眼睛充满着迷茫和陶醉,彷彿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雾氣。这时窗外传来一声轻响,等陆雪琪急待起身的时候一个身穿黄色丝衣的女子已经飘然进屋。

那少女體态豐韵,脸蛋更是娇媚无比,丝衣看似與陆雪琪的白衣无二,但是却略显透明,紧贴少女的體态,勾勒出少女完美的曲线。胸前的领口很低,可以
看到少女深深的乳沟,使之散发出一種性感放荡的意味。

「陆女侠手淫的感觉舒服么?呵呵呵……」少女一脸媚笑地看着陆雪琪,陆雪琪涨红了脸,整了整衣衫,左手自然的握紧手边的天琅神剑:「你是何人?」

少女不紧不慢地撇了一眼陆雪琪的床头:「陆女侠的淫水真是多呢……」呼的一声,一道蓝光向少女袭来。

少女身體一侧,躲过了陆雪琪的攻击,继续用娇媚的口氣说道:「陆姐姐想杀人灭口阿……」

陆雪琪此时已经站了起来,娇叱道:「你到底是谁?」

少女微微一笑:「我正是魔教妙公子,金瓶兒。」

不待陆雪琪迴音,金瓶兒已经掏出系着合欢铃的铁扇攻了过来。铁扇是短兵器,與陆雪琪的神剑相比其实本不是对手,所谓一寸长一寸强,高手之间对招更是如此。才幾个回合下来,金瓶兒发现自己居然难以近身,心中不由一颤,暗道:
..
这女人果然好修为。

陆雪琪虽然最近荒於修行,但是其功力不减,越打越顺,逐步把金瓶兒逼入角落之中。金瓶兒一见形势不妙,呼得往窗外一跃,跳出圈来。啪的一声收了展开的扇子,左手捏成兰指,口中施咒。待陆雪琪追出来时,金瓶兒咒语已经完毕,扇子底端的合欢铃微微一颤,一阵连绵的铃声在竹林之中弥漫开来。

只是一聽到铃声,陆雪琪马上失去了前面的氣势。整个身體软绵绵的,很快各種性幻觉从四周包围过来,身體里源源不断地湧出肉慾。

「铛……」天琅剑失去了蓝色的光芒从陆雪琪葱白的手中掉了下来。她疯狂地揉捏着自己豐满的乳房,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在敌人面前自慰起来!

「还好换了她的魂魄,否则我还真不是她的对手呢……」金瓶兒呼了口氣,用淫邪的目光颇有趣味地看着正在地上疯狂自慰的陆雪琪,「小美人,你别急,  姐姐会让你爽歪歪的……呵呵呵……」

金瓶兒将合欢铃一收,陆雪琪马上停止了动作,但是身上的衣物已经被自己撕碎,多处露出自己凝脂般的肉體,彷彿被人强暴一般。

「到底……这是怎麼回事……」陆雪琪还没有反应过来,金瓶兒飞身过来点了她周身的重穴,使之一时难以用力,然後抱起陆雪琪走进了内屋……

曾书书收了剑,走到陆雪琪屋子的门口,却又不敢贸然进入。於是,只能隔着门试探性地问道:「向陆师姐请安!」不想裡面却没有人回答。

但是内屋確有隐约传来声响。於是,曾书书转到内屋的窗外,透过浅浅的窗缝向内窥探……没想到!差点流出鼻血来……裡面好一幅香艳的画面!冷若冰霜、艳如桃李的陆师姐居然在和另一绝美女子缠绵……

金瓶兒把全身脱力的陆雪琪平放在床上,一双玉手缓缓地抚过陆雪琪全身,
….
淫淫地笑道:「陆小姐,在你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淫娃之前,你还有什麼要说的么?」

陆雪琪无助地睁大着眼睛:「什麼!?你要对我做什麼?」

「哈哈,难道你不知道,我已经对你做了什麼吗?最近你是不是『性致』高昂?经常手淫?充满情慾?渴望與男人交合啊?」

「你……我到底怎麼了?」陆雪琪被人说中了心事,羞红了俏脸。

「现在问已经晚了,我要让你更进一步……」说着,金瓶兒口中又—-喃喃出一段咒语,渐渐地她手中聚满了紫色的仙氣,骤然间向陆雪琪的眉间点去,柳眉之间霎时多了一个浅浅的紫点,然後马上隐退了下去。

「你……对我做了什麼……」陆雪琪犹如待宰的羔羊,驚恐地看着金瓶兒。

金瓶兒得意地笑着:「我要你记住一種感觉,让你的身體时刻处在这種感觉之中,使你不能自拔……」

「不要……不要啊……」陆雪琪慌张地摇着头,坚强的她居然眼睛里充满着无奈的泪水。

「真是惹人憐爱啊……哈哈……你很快就会享受这種感觉了……」金瓶兒开始褪下陆雪琪的上衣。很快陆雪琪豐满白皙的乳房暴露在了空氣中,她努力的用双手想遮住自己诱人的双峰,但是双手却被金瓶兒绑在床的两侧。

「不要……啊嗯……」金瓶兒用粉舌舔弄陆雪琪粉嫩的乳头,另一个手玩弄着另一侧的乳房,经过一番吸吮,陆雪琪的乳头已经不受她意志控制,慢慢地挺立起。

「好敏感的乳头阿……」金瓶兒有技巧地用手指挑弄着乳头中心的部分,时而夹弄,时而掐上一把。作为女性的性感部位,陆雪琪不可克制地感受着来自乳头丝丝的快意,彷彿一波波电流刺激着陆雪琪全身的性感。
….

「呜……不要……」陆雪琪的轻咬着自己的红唇,努力剋制自己的身體不受到淫乱的侵蚀。然而金瓶兒高强的挑逗技巧很快让她难以招架,金瓶兒的双手开始不断抚弄揉搓陆雪琪的整个乳房,陆雪琪感到自己的性慾正越来越旺盛,下體甚至都—-湿了,阴部传来渴望侵犯的骚癢感。

「啊……哈……哈……」陆雪琪逐步迷乱在金瓶兒的挑逗之中,已经明显显露出陶醉的神色。

金瓶兒看了看陆雪琪的表情,满意地点了点头,—-用手抚弄陆雪琪的玉腿内侧和小腹。陆雪琪早已经无力夹住自己的双腿了,只能任由金瓶兒淫玩。金瓶兒不断地在她下體周围游移,就是不碰觸陆雪琪最敏感的部位。很快,金瓶兒的目的就达到了,陆雪琪的口中发出苦闷地叹氣声,彷彿催促着金瓶兒攻击自己的下體。

「真是淫乱的女孩啊……陆女侠……」

「啊……好难受……快……」陆雪琪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要求什麼了,现在的她已经逐步沉沦在强烈的肉慾之中。金瓶兒微微一笑,用手指只是轻轻碰觸了陆雪琪的小豆豆,马上使得陆雪琪一阵抽搐,居然达到了一次小高潮。糟糕!不能让她真的高潮了……

稍稍缓解性慾的陆雪琪略微清醒过来:「不要……不要……」

「你真的不要麼?陆女侠?我看你的下面已经很饥渴了呀……」

「呜……」陆雪琪迷乱地摇着自己的头。金瓶兒—-用中指在陆雪琪的阴唇上来回的磨擦,而不再去刺激阴阜。这種挑逗方式无疑大大增强了陆雪琪渴望插入的慾念。

好想要……好想要……陆雪琪无法控制自己淫乱的慾望,平时的调教成果开始显露了,她最终把自己的慾望叫了出来:「插进来,求求你……插进来……我  好想要……」

「哈哈哈……」金瓶兒突然大喝一声,「止!」这種不上不下,强烈的要求性交,渴望交合,渴望快感,渴望性感的慾望突然间深深围绕在了陆雪琪的心头,这一瞬变成了她最平常不过的一種感觉。

「成了……」金瓶兒呼了口氣,撇了一眼在窗外已经看呆的曾书书,心裡想到,真是便宜你了。

随即她对现在已经充满妖媚姿色的陆雪琪说道:「这種感觉会随着精液而消失,消失后的12个时辰之内又会越演越烈,直到下次交合……如此循环反覆,你惟有不停地寻找男人才能减轻你的慾望。你的身體将从此爱上交合的快感。当第一百个男人佔有了你之後,你将摆脱这種术的纠缠。但是你的心已经被刻上淫乱的烙印。」

金瓶兒顿了顿,「另外和你干过的男人都会死,不过应该没有男人可以受得
..
了你的诱惑吧?哈哈哈……」

「啪!」的一声,一把剑飞入屋中,直取金瓶兒的首级。金瓶兒微微一笑,彷彿早已知道般,略一偏头便轻巧地躲过了。

「哟……终於来了?」金瓶兒媚笑着瞟了曾书书一眼,「可惜,我今天不想和你玩耶……」金瓶兒忽然间灑出一道白雾,瞬时消失在了房内。

「这女魔头……」曾书书鬆了一口氣,然後走向床头。白色的雾氣渐渐散去,床上的景象让曾书书的下面一下子硬了起来。

陆雪琪正侧卧在床上,玉腿交叠,一手托着自己豐满的乳房,满脸的春意,而她那勾魂夺魄的双眸正牢牢地盯着曾书书!

曾书书此刻觉得,被这双眼睛看过这辈子就算死了也值了。後面的事,让他产生一種雲里雾里的感觉。平日以来冰清玉潔、美丽动人的陆师姐,居然从床上
….
爬过来,讨好似地用手隔着裤子抚弄他的下體!

谁能经得起这種挑逗?曾书书的肉棒马上挺立起来,下面撑起了一个帐篷。陆雪琪近似疯狂地「扒」下他的内裤,迫不及待地舔弄起曾书书的阳具来。充满魅惑的眼神不停扫视着曾书书的双眼,盈溢着情慾的饥渴。

曾书书虽然好色,但是也是修道中人,一生不曾近过女色,更不要谈男女之欢了。而自己的下體居然被一个自己仰慕的美女如此舔玩,这还是人生头一遭。快感铺头盖地地湧上来,仅是一两下,就泄了出来。浊白色的精液一滴不剩地射
入陆雪琪的嘴裡。陆雪琪毫不犹豫地把精液吞了下去,甚至还淫乱地舔了舔自己的手指。

曾书书迷惑了,难道正如金瓶兒所说,陆雪琪,陆女侠,已经变成了一个人尽可夫的淫娃?曾书书经过高潮,舒爽得要死,但是陆雪琪的行为却並未停止。  在她玉手和樱桃小嘴的挑逗下,曾书书的肉棒又一次高高耸起。

「陆师姐……不行……我们这样……」曾书书努力想说服自己和陆雪琪清醒一点,但是陆雪琪此时仍然饥渴地套弄着曾书书的肉棒。对肉慾如狼似虎地饥渴不断焚烧着陆雪琪的理智,使她完完全全地陷入其中,变成一个淫乱的娇娃。

对现在的陆雪琪而言,男人是谁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男人的精液怎样才能填满自己的空虚。第二次,第三次……曾书书的阳物还未能进入陆雪琪的蜜穴就已经射了五次。修真之人本来储阳就很充盈,但是一射再射之下,他已经有点力不从心了。

「陆师姐……」曾书书一用力,想把黏在他身上的陆雪琪推开。但是陆雪琪仍然牵着他硬挺的肉棒,不断玩弄着,显然还是意犹未尽。

「陆师姐!不能这样啊!」此时的陆雪琪突然直起身,扶正了曾书书的阳物,
…..
对着自己的蜜穴,坐了下去!立刻下體的快感在两个年轻人的身上蔓延开来。

「喔……好棒」陆雪琪白玉般的双手握住自己的双乳,淫乱地揉捏着,同时扭动着蛮腰,做起了活塞动作。

「天哪……」曾书书的肉棒被陆雪琪夹得死死的,强烈的快感刺激着他的龟头。在这異常的快乐之中,他驚恐地发现,自己的真氣正源源不断地被陆雪琪引出體外,消散得一干二净。马上他连推开陆雪琪的力氣都没有了。
好文,
不得不推啊~
五樓快點踹共
是最好的論壇
好文,
不得不推啊~
大家一起來推爆!
每天來逛一下已經逛成習慣囉